《小狐狸》該何去何從的思念

真心奉獻給您20110808

她正在體驗沒有鱷魚先生的日子,就像在考驗自己,能撐多久,創下紀錄。

上午的修練一結束,小狐狸馬上奔向黑夜的辦公室。
果然辦公桌上還冒著熱氣的茶杯,證明他適才仍存在的痕跡。只是,似乎人不在位置上,她知道黑夜可能在忙、在工作,小狐狸也就坐在一旁,謹守在這個小房間裡看他平常上班的的地方。
房間裡還有其他也在辦公、或在休息的人,有人利用中午一點短暫閒暇的時間前來搭訕,但小狐狸只想和黑夜說話,對於其他人一概不理,久了,就只剩下她一人。
就在她等到已經快要睡著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黑夜閃亮登場,照得小狐狸眼睛亮晶晶,笑盈盈。
明明他也沒怎麼招搖,在她眼裡的他卻是那麼耀眼,吸引住她全部的目光。
臉紅,心跳,喘息……
發現了小狐狸的存在,黑夜笑笑,打了招呼說:「剛才人不在,是來很久了。」
小狐狸對黑夜愉快地笑了笑,身體自動地往他的方向移動,輕輕地親了黑夜一下。
「想你。」她痴痴地望著黑夜說。
黑夜笑著問:「哪兒想。」
「全部。」小狐狸看著黑夜說,臉上泛出紅撲撲的顏色,好像是害羞了……
黑夜哈哈大笑。
小狐狸也笑了,又抱了抱他,不住地在他的唇上、臉上親吻。
黑夜也伸長手臂,抱住她,回應她的吻。
小狐狸閉上眼,感受黑夜擁上的溫暖,嘴角微微上翹,臉上掛著從看見黑夜便再也沒垂下的笑容。
她沒再說話,他也沒再說話。
許久……
「我走了。」說完黑夜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便走出辦公室。
還來不及回應,小狐狸怔然望著他離去的背影,然後也走出辦公室。
他走了,她也沒再留下的必要。

雖然嘴裡喊著黑夜主人,其實只是她一廂情願。
與鱷魚先生維繫著有名無實的主奴關係,這是她自願的。
其實她沒有主人吧。
一想至此,小狐狸又縮得更小了。
也不是沒行情,是她太挑食。
如果不去等待,等待沒有回應的結果。
大部分時間,她都蜷縮著身體在睡覺,不願面對睜開眼睛後的世界真相。

地獄深處,一艘船在漆黑的河面上徐徐而行,背後是黑壓壓一片的黑森林,靜寂而陰冷。
「別忘記,妳還在我這渡假。」船上的人影說。
黑流抱著她,層層包裹得密不透風。
他發現了在外遊蕩的她,將她帶至此處。
她沒說話,只是當閉上眼睛的時候,眼角滲出了一滴淚。

20110412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