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

我還是覺得很生氣,非常生氣。
這時候我就很討厭他、討厭他討厭他。

這些都是一再重複的事,就如同我一再出軌。
我沒那麼認為的事,他就是自卑自憐地往那裡想。

今天我從書上看到這句話:
「所有外在的發生,都是從我們內在開始的。」
例如我覺得他在控制我,但其實我自己內心先控制了自己。
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觀點,記下來了,覺得自己以後可以朝著這個方向想。

睡前聊天,已經快沒話題。聊著聊著,我與他提到這句話。
他不解,要我再說詳細。
我只好再舉例書中曾提到一女總是覺得被背叛,被父親背叛,被男友背叛。
諮商師問她是否她先背叛了自己。
那是一種自覺自我探索,找出源頭。

但他想到的是,他覺得我背叛他了,所以他還必須檢討自己?
當他想控制我時,其實我已經很控制自己了?
他覺得總是他在承受我的不忠,是我把他攪入那個(開放式關係)漩渦。
他覺得我提到那句話,是在為自己開脫,讓自己心安理得。

我說我不是那個意思,
但我又說不清楚原意、找不到原文。

幹!
都是我的錯!
本來就是我的錯!
我承認。

他說過不會再拿我出軌不忠的事說嘴、翻舊帳。
嘴巴上說不在乎了,但其實內心還是非常在意,總是不自覺地又翻出來。
他最可憐、最痛苦,都是他在犧牲付出。

話題愈聊愈濃稠。
因為已就寢他不能說話太大聲,我又忙著一邊做其他事,雙方常常聽不太懂清楚彼此在說什麼,誤會再啟紛爭,聽不清楚再問又不想再說一次。
但沒聊開他睡不好,我只好繼續攪和。
腦袋愈來愈渾沌,頭都要痛了。
我嘗試讓自己腦袋清明,話題跳來跳去。
我不覺得這樣繼續聊下去能更好。
通常如果要聊開,有個好結局,都要半夜兩、三點了。
但聊天的品質本來就差。
一直有新爆點。

而且我非常討厭一個說法。
他說他只會有我一個選擇,所以他全心全意投入。
但我除了他可以有很多選擇,他可能只是一個過客。因此我就都隨便、對他就不在乎。
自己造的枷鎖就自己負責。

這個時候我也不想安撫他。
我覺得很憤怒委屈,他把他自卑不安的大坑灌到我頭上。
他不相信我是因為我的那些所作所為。
雖然我也是有很多洞。
深深覺得自己沒再出軌只是因為覺得太麻煩。

我討厭討厭討厭——幹!
即使討厭他、會這樣吵架生氣,
我還是選擇和他在一起。
幹!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