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2

我驚醒,茫然地看著陌生的環境。
四面牆連床單都是一片白,除了一張大大的床,空無一物,
我聽到左方傳來聲響,轉過頭去,旁邊的牆竟然自己往旁邊移動,打開一個洞,走進一個男人。
是那個鐘炎!
我看到他身後的牆又闔上,這個空間內只剩下我和他。
他走到床邊,斜著腦袋將我從頭看到腳。
「妳就是那個昭渝捧在手心裡的寶貝,仔細瞧也沒什麼嘛。」他伸手玩味地把玩我的下巴,我不住後退,直到後腦撞到牆壁。
他一步步欺壓向我,臉湊到我面前,輕描淡寫地說:「就不知道若他的寶貝兒被人玷污了會有什麼反應。」
我睜大眼怒視於他。
「呦。」他的手指頭輕輕地在我臉頰上撥弄。「妳的反應讓我有反應了。」說完唰地兩手扯開我胸前的衣裳,原本就輕薄的上衣被撕成兩半。
我心中甚至撇過那是哥哥送我的生日禮物這個念頭。我還來不及哭,他的手已經開始揉躪我的胸乳。
「啊⋯⋯」我回神拍落他的手,往另外一邊跑。
他一手抓住的的長髮,把我拖回去,一手將我箝制在他懷裡,另一手將剩下的衣裙往下拉。
「不要不要⋯」我還想護住僅存的遮蔽,但很快就被破壞殆盡。他手往我身上唯一的一件蔽衣,內褲裡,那個地方從來沒有其他人碰過。
「我不要⋯你不要碰我⋯」我大聲尖叫哭喊著。
可是我根本敵不過他的力氣。
他的手在我的兩腿間搓弄,突然他的手指伸入我的體內的洞穴,我感到一陣酸澀。
怎麼可以!「不要⋯⋯」
「還是未經事的啊⋯⋯」他縮回手,舔了舔那隻沾了血的手指頭。在我面前緩緩地脫掉自己的衣裳。
即使在家中,我也不曾見過哥哥或其他男人赤裸身體的模樣。
我看著他除下褲子,露出與我截然不同的身體樣貌,他的身下竟然還有一根翹起的肉棒子。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肯定不是好事,我繞過他往剛才他進來的那面牆跑去,但來到他剛才進入的地方就不知所措,我沒看到任何把手、開關,不知道他剛才怎麼進來的。
我嗚嗚咽咽地哭了,回頭見他一步步朝我走來。
「你不要過來!」我張惶找不到任何可以當作武器防備的東西。
他淡笑盯著我走過來,將我逼到無處可退,一隻手撐在我身後的門上,另一隻手的手指在我裸露的肌膚上畫圈,從脖頸、鎖骨、胸口到腹部,在肚臍周圍畫圈,再回到胸乳的乳頭。
我縮著身體,緊閉雙眼低著頭,好像這樣就可以保護自己一點。可是他手指觸碰過的地方都像是螞蟻走過般令我搔癢難耐,我的呼息聲愈來愈大。
他的手指勾起我的下巴,我不自主地抬頭,他俯身親吻我的嘴,我睜大眼睛,感覺到他的舌尖撬開我的嘴在我的口中攪弄。
一想到他的口水在我嘴巴裡我就感到噁心,他像是察覺到我的想法般吐出更多體液,我嫌悪地想吐出那些不屬於我的液體,手毫無用處地想推開他,但當手心觸碰到他堅硬的胸膛,我又意識到這是一個男人的身體,驚慌地鬆了手,卻讓他的身體更靠近我一步,我們幾乎貼著彼此,靠得好近,連呼吸都交纏在一塊。
一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想起哥哥、想到不知道是否還能回去家,我模糊了視線,流下了淚。
以前哥哥總是捨不得我流淚,我一哭他便什麼都依著我。
我身前的這個男人,打橫抱起我,將我丟在軟床上。他分開我的雙腿,直挺入我的體內。
我痛得整個身體弓了起來,想將他推開。
他開始前後擺動,在我的身體中抽插。
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在我的身體蔓延,既痛卻又酥麻,我無法思考,也擺脫不了他。
他將我拉到床邊的牆,從後面插入我,突然他不知道按了什麼開關,我眼前的牆突然變成透明的,我看到身邊的藍天白雲,底下的屋頂樹木。
我現在竟然是在空中,還在移動!
我認出了我住的城鎮,我的手摸著透明的牆,試圖想抓,卻抓不住,只能看著家鄉愈來愈遠,愈來愈小。
一想到那回不去的家,回不去的過去,我痛哭失聲。
他的擺動愈來愈大,愈來愈用力。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