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3

我現在很怕見到鐘炎,他不是每天來,但每次來就對我施暴。他若沒來我就是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這個房間,什麼事都不能做,我快要瘋掉了。
自從他第一次來,我才知道這個房間並不是四面牆壁,其實有個隱藏的拉門可以打開,裡面有間浴室,甚至還有個非常豪華的大浴缸。第一次完事,他還在裡面泡了澡,我死不肯一起進去洗,直到他離開了,我才依樣地學他開啟浴室,清理自己。
每天靠近地面的一小塊牆會打開送來三餐,但奇怪的是那個碗就黏在突出的板子上,還沒有給餐具,我只能跪在地上低著頭吃或是用手抓起來吃。當我吃完後(就算我沒吃完也是),那碗就會換成清水。
自從他離開後,那面可以看到外面世界的牆就變回原本白色的樣子。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只能從給飯的次數大約計算。
不過也因為那次的開放,我才觀察到有時地面會有些微的晃動。
實在太無聊,我曾在四面牆探索是否有任何機關,但都找不到可以打開的,我甚至還把超重的床搬挪移動,但都沒有任何發現。
我發現只要我一段時間不動,天花板的燈就會自己關掉,第一次暗下來時我還嚇哭了,因為一片黑暗,但當我一動又亮起,所以常常一段時間我就要動一動。

今天當他來時,我正趴在地上喝水,因為不能端起碗又沒有任何工具,我只能像狗般伸出舌頭一點一點地勾起水或是低頭把嘴湊到碗裡吸。
聽見門開啟的聲音,我警覺地抬頭。
看見我的動作,他勾起一邊的嘴角,開始脫衣服。
我沒有衣服,自從第一次穿來的那件衣服被他扯破,還被他帶走,之後我就一直光溜溜的。
即使已經不是第一次看他的裸體,我還是無法直視他。
他走到我的面前,說:「舔。」
我低著頭看向他處。明知這樣只會使他的態度更為強暴,我就是不想照他所說的做。
一會他沒再動作,我抬頭偷偷地覷了他一眼,見他正緊緊地盯著我,我倒吸了一口氣,往後一退。
卻使他更往前進一步,幾乎是跨在我身上,他的陽具就在我眼前。我聞到一股腥騷味,我皺眉只想離他遠一點。
他將我逼到牆邊,這次他不像以前硬塞入我口中,就只是站在我面前,露著他的下體,當我想往左或往右移動,他會強硬地將我拉回。
但他卻又不逼近,像是在等著我做什麼。
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我不知道試著逃開多少次,他一次次地將我的頭擺在他的兩腿之間的前方,緊迫地盯著我。
我厭惡地看著他那恐怖的陽具,他在想什麼,我怎麼可能主動去舔他的。
我側著臉,又被他的手扭轉正。他將我的頭髮拉扯高,使我固定在他身下。
他再往前一小步,停在距離我嘴巴的一公分前。我緊閉雙唇,就是不想碰他那骯髒的東西,可是鼻間聞到的全是他身上的腥臭味。
「乖。」頭上突然傳來他的聲音。
我渾身戰慄,他竟然也會發出那麽溫柔的聲音。
我抬頭看他,卻不想唇瓣碰觸到他的前端。
我驚嚇地張開了嘴,這不是我自己主動的吧。
他正怪笑地看著我。
我正視眼前這個醜陋的東西,吞了口口水。
反正⋯做完他就會走了,快點做完他就快點走。
我試探性地伸出舌頭,輕輕地碰了一下他的,很快地又縮了回來。
我看見他的下體頂端有一滴晶瑩,那應該不是我的口水吧?
我又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嗯⋯鹹鹹的,不是我的口水。
我聽見上頭的他粗聲地吸氣。
我不敢再看他,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壞事。
握住我的頭髮的那隻手稍微放鬆,有部分髮絲垂落在我的肩膀。
「我正在等妳。」他的聲音很輕柔。
我卻紅了臉,換我呼吸急促了,等我什麼啦。
我想快點解決此事,這次我整個嘴唇含住他的頂端,但還是無法接受,很快地又離開。
他的手鬆開了我的髮,他兩手撐在牆上,我就跪坐在他與牆之間的縫隙。
我感覺到他正在漲大,本來還距離我的嘴巴有一公分,現在竟然直挺地抵在我的唇辮上。
我舔了舔嘴唇。
又聽到他在喘氣。
好像很好玩。
我再舔了舔嘴唇。
突然咚地好大一聲,我嚇一跳。是他握拳敲打牆壁的聲音。
但也是趁這時他的陰莖突入我的嘴裡,然後便再也不動,同時聽見他長吁一口氣的聲音。
我張著嘴也不是,閉上嘴也不是,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我閉上眼睛,下定決心,當自己是沒有感覺的人,我含著他的根身,嘴巴內的舌頭困難地動了動。
他的手摸著我的頭,我忽然熱淚盈眶,我想到哥哥也常常這麼摸我。
發現我不再動,他卻開始動了。
本來就已經在嘴裡的陰莖頂入我的喉嚨,我想推開他,馬上被他抓握住手固定在我頭上。
他的下半身規律地在我嘴巴裡前後移動,我無路可退,他愈頂愈用力,愈頂愈深,我噁心地想吐,嗚咽掙扎。
他頂到最深,將他的陰莖全部末入我的嘴。
我尖叫掙扎、痛苦地流淚,但他從來不是會因此而放過我的人。
我嘔出剛才吃下的東西,滿嘴的穢物,他抽插得更快,我就嘔出更多胃液。
最後一下他深深地插入我的嘴裡,還抽搐地抖了幾下,才緩緩離開我的嘴。
嘔吐物和精液交和在我的嘴裡,我噁心地乾嘔嗆咳。
他走進浴室,我聽到流水沖洗的聲音。
我還坐在地上,縮著身體,想離那些穢物遠一點,可是嘴巴裡的味道卻一直都在,我覺得自己好髒。
他洗完澡,在浴室門口待了一會,徑直朝我走過來。將我抱起來,丟到裝滿水的浴缸裡,然後他便走出浴室。
我呆呆地待在浴缸裡,慢慢地滑落水裡,將頭沈入水面下。
如果這麼死掉,就好了。
憋到氣用完了,我還是忍不住浮出水面大口地喘氣。
想到哥哥,想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的家,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哥哥⋯⋯」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