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4

我甚至期待他的出現。
如果這個房間是我的世界,那麼他就是我眼中的那一抹顏色。

這幾天鐘炎每天都會來,像是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每天都嘗試不一樣的花樣。
起初他每次來時我還會觀察他是怎麼開啟那扇門的,但我卻從沒在門邊發現有什麼按鈕開關,彷彿只要他站在門前面,門就會自己打開。
幾次後,他發現了我的注意。
「沒有用的。因為感應器在我身上。」他揚揚他的右手腕,我卻看不出有什麼不同之處。「也就是說,若這艘飛船出事,妳出不去,也沒有人進得來,只有我能來救妳。妳最好祈禱我在外面平安無事,不然妳可就要一輩子待在這裡面了。」
現在不就是一直待在這裡面麽?或是他的意思是之後他會放了我。
我知道他是因為事業和哥哥的關係才綁了我。有次我鼓起勇氣問他什麼時候會放了我。他拍拍我的臉頰說:「等我玩膩了唄。」
有一次我趁著他開啟門的瞬間衝出去,卻發現外頭走廊的末端還有一道門,我依舊找不到任何可以開啟的機關。
鐘炎不疾不徐、好整以暇地走過來看著我在外手足無措的樣子,然後才把我揪回房間裡。

我好像愈來愈習慣與他做那件事。
可以說⋯技術愈來愈好⋯
我知道他喜歡什麼姿勢,
我知道怎麼做能讓他舒服,
該怎麼舔、什麼時候吸會讓他倒抽一口氣。
我甚至⋯覺得舒服⋯
一想到這點,我就羞愧得無地自容,我怎麼可以和他有那樣的感覺呢
愈是這樣我就愈懷念以前的生活,
我很想念哥哥、很想念我們的家,
想回到過去那無憂無慮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回到那個家。

他今天一進來,就脫下褲子,將我拉到床邊,沒有任何準備就直接從後背插入我。
這並不是他第一次這麼做,我只是他洩慾的工具。
一開始還有些刺痛澀疼,但我的身體就像是習慣了他的存在,漸漸地濕潤了。
他拉著我的頭髮,一邊頂著我,一邊要我延著床周圍走動。他將我的頭髮當作韁繩,他要我往哪我就只能往哪個方向去。
最後他將我的臉推到一面牆上貼著。他操控著一個像是遙控器的東西。「逼」了一聲之後,我聽到了男女纏綿時的嚶嚀之聲。
聽了一會,我驚得抬頭,看牆上呈映的畫面。
是我,正兩腳打開,面色潮紅正接受著他的施暴。
那個⋯是我!
他竟然拍下我和他做時的畫面!什麼時候!竟然!⋯
「妳該看看妳自己進步有多少。一開始只是哀叫只會哭。現在又會搖又會吸。昭渝該感謝我把他的妹妹調教得這麼優秀。」
「不要⋯不要⋯」我回頭想搶他手上的操控器。停下⋯讓這一切都停下!
他把手上的遙控器往最遠處的角落一丟。將我的頭扭向前方牆上的映畫。「妳看看妳自己淫蕩的樣子。是不是很爽?」
「不⋯是⋯⋯」
畫面中的自己還發出呻吟聲。
我⋯曾經那樣嗎?
我緊咬著下唇,生怕自己再發出什麼聲音。我巡視著四周,不知道哪裡是否還在拍攝。
「不叫啦,是不夠舒服嗎?」他故意更加用力地頂我,像是要把我搗爛般,毫不珍惜。
「嗚⋯⋯」我無法自制地嬌喘,他插弄的地方傳來陣陣的酥軟感。
我的兩腿間一片泥濘,腳幾乎要站不住地發抖。
「這麼快就到啦!」像是恥笑我般地說,他抽出沾滿我體液的陽具,用手用力推了我肩膀一下。
我身子一晃,往前一撲,跪倒在地上。
他捧高我的臀部,用他那堅硬的兇器往我臀瓣的縫隙裡塞。
我突然察覺他的意圖,掙扎地四肢並用往前逃脫。
他一手拉扯住我的頭髮,一手固定住我的下半身。
「啊⋯不要⋯⋯」我亂踢亂動。
他強硬快速地頂入我的肛門,完全沒入。
我氣息一窒。「啊⋯痛⋯⋯」我不敢動,生怕我一動,我的肛門便會撕裂開來。
好在他也沒動,他粗喘著,兩手放在我肩膀上。「妳放鬆點。」
「你⋯走開⋯好痛⋯⋯」我想往前逃,可是任何一點動作都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他緩緩地前後抽插。
「啊——」我尖叫。我的手往後胡亂地抓。「不要⋯啊⋯⋯」
如往常般,他沒有理會我的感受。
他開始愈來愈用力。
「不要了⋯求求你⋯」自從被他抓進來後,我從來沒有這麼害怕、感到脆弱。
我像是被拋到空中,然後不斷墜落,掉入一個沒有底深淵。
我怕,那種感覺,就像上廁所。我怕有什麼東西會跑出來。
他緊緊地抱住我,依舊在我身上馳騁。
我哭泣,只能攀附住環在我胸前的他的手臂。
他發出野獸般的低吼,一次一次地撞擊在我最脆弱的地方。
他環繞在我脖頸和胸乳前的手臂倏然束緊。
「呃⋯咳⋯」我好不容易拉下掐住我脖子的他的手,我拼命地呼吸,咳個不停,然後又哭了出來。
當他抽出他的陰莖時,我一陣顫慄,然後癱軟底坐到地上。
牆上的畫面,我正含著他的陰莖呢。
他走到房間角落,關掉畫面,房間突然一片寂靜。
我不敢看他,不想再看這個傷害我的人。他摧毀了我的人生,毀壞我的身體。
「起來。」他將我拉起,把我拖到浴室。打開蓮蓬頭就往我身上沖。
折磨我不夠,現在還用水沖我。
他伸手要摸向我的臀部。
「不要碰我!」我尖叫,拍落他的手。
他的眼神一狠,拉著我的髮將我扯到他面前。「妳這輩子都擺脫不了我。」
我也瞪著他。
是他先放開抓著我頭髮的手,然後繼續朝我沖水。
我像隻木偶,沒有感覺。
他將我從頭到腳地淋濕。然後開始洗他自己的身體。
我的眼睛被水扎得睜不開,搖搖欲墜,就快要站不住。
我感覺到他把我抱起,丟到床上。
我覺得好累好累,無法再管他要做什麼了。
我閉上眼睛,
多想就這麼一覺不起,
再也不想看見這沒有未來的明天。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5 thoughts on “春水4”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