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臨彼岸》1 赤說:殃途

彼岸,花開,
此岸,寂寥。

故此征戰,互殤,而無止息。

城鎮中迴盪著廣播,內容大概是「這不是演習,請立即尋找防護屋躲藏⋯」等這樣的訊息。
路上依然有零散的行人慌慌張張地找防護屋,但也不乏拿著手機不停拍照的不怕死人士,不過馬上就被警察架走了。
我望著目標,約是虎級大小的傳送蟲洞。
「隊長,還有三十秒。」身邊手持筆電、不停敲著鍵盤的一個斯文年輕人說。
他是傑克。我的隊員之一。
「⋯⋯隊長?」他看我沒回應,側顏望了望。
「沒事,傑克。我只是覺得這樣的年代⋯⋯戰爭依然持續著,前幾代赤聿琰也無法解決的隔閡,我有辦法處理嗎?」
「隊長,我想我們討論過這個問題了。」傑克嘆了口氣,「你是被黑血選上的對象。既然如此,你應該思考的是這些能力帶給你的任務是什麼,而不是說這些讓身邊人懷疑你是不是五月病發作之類的話。」
「⋯⋯如果可以這麼單純就好了。」想到最近六道與某些人權主義人士的抗爭運動就覺得頭痛。
「倒數十、九、八⋯⋯」耳機傳來後勤支援人員的提示倒數,我操起體內的黑血,導引至巨劍中。
這個世界是個受戰爭籠罩的世界。
即便遭受阻撓,但我們依然在保護著這個世界不受「他們」侵擾。
我們叫他們為「羅剎」。
「六、五、四⋯」
「隊長,蟲洞要開了!」「嗯。」
我舉起巨劍森羅萬象,亦做好了鎧化的準備。
蟲洞開始猛烈的向中心旋轉,這是要傳送羅剎的前兆。
「三、二、一!蟲洞開啟!」

我,是赤聿琰。
我們,是彼岸花。
我們,是這個世界的保護者。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在《《杏臨彼岸》1 赤說:殃途》中有 1 則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