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地獄遊記2-4

「是這個不檢點的東西嗎?妳就這麼想讓我吃醋味的肉?」阿加雷斯手上的匕首插入道姑大腿內側。
「啊啊啊⋯⋯」道姑抽氣喘息,痛苦地扭動身軀。
「別動太激烈,我沒把它拔出來。不然馬上大失血就不用玩了。」阿加雷斯好心地提醒她說,再拿出另一把匕首。「上帝有說,左臉被打右臉也要讓他打。現在妳左腿被插,右腿呢?」
道姑大驚,猛地搖頭。「嗚嗚⋯」
「回答。」阿加雷斯目光凌厲地盯視著她。「不能回答嗎?那舌頭沒用了喔?」
道姑的舌頭被阿加雷斯拉出,他把刀子架在她的舌頭上。
道姑嚇得要哭出來,什麼矜持都管不著了。「請你,插入,我的陰道吧,求求你,求求你。」她自己把腳打開,像個騷婦般。
「⋯⋯」阿加雷斯默默地拿出西洋劍,在她面前晃了晃。
不由分說地將另一隻匕首插入道姑右大腿內側。
「啊⋯⋯」道姑哀嚎。
「妳要什麼東西,就要什麼代價呢。來,舌頭伸出來。」阿加雷斯說。
道姑深深地看著他,伸長了舌頭。
阿加雷斯把劍鋒靠近她的舌頭,說:「上面不要有血跡,舔乾淨。」
道姑努力一點一點、小心地舔。由於臉部一半以上的肉都沒了,任何動作都會牽動到傷口,口水也隨著她伸出的舌頭不斷溢流下。
阿加雷斯另一手拔出道姑左大腿匕首,鮮血噴濺得到處都是。
「啊啊⋯⋯」道姑邊舔邊哭。
「哎呀又噴上去了。」阿加雷斯露出邪惡的笑容。「舔乾淨啊,小道姑。」
道姑盡可能只動舌頭,伸長舌頭地舔。即使再小心翼翼,還是割傷了舌頭。
「舔完了嗎?」阿加雷斯問。
道姑姑點點頭,因為失血過多,她已經開始暈眩。
「舔完啦,那舌頭不需要了。」阿加雷斯輕鬆地說,順手就割掉她的舌頭。
「啊⋯啊⋯⋯」道姑痛得要昏過去,她滿口滿臉都是血。
阿加雷斯讚道:「很乖,給妳妳要的吧。」
道姑睜眼,一臉期待地看著他。
阿加雷斯對準陰道由下往上刺入。
道姑的大腿僵直,全身不斷地抽動抖動。瞬間到達高潮。
阿加雷斯譏道:「我才剛刺入就高潮?也沒問過我能不能。」才說完他就用匕首割掉她勃起的陰蒂。
「嗚嗚嗚⋯」道姑的腿在發抖。
阿加雷斯繼續緩慢地將劍刺入。
道姑尿失禁了,尿液流滿劍身。
阿加雷斯甩手。「妳這小母狗,我的衣服都是尿了喔。」
他拿起針刺入道姑的尿道。
「啊嗚⋯⋯」道姑發出慘叫,全身痙攣抽搐,又高潮了一次。
阿加雷斯將劍更推入,憑著手感猜測。「應該刺到子宮口了,嗯⋯⋯」他胡亂地戳兩下。
道姑垂頭喪氣,半瞇著眼。
阿加雷斯手上的劍刺進她的子宮,他再猛然用力刺穿,刀鋒沒入陰道。
「啊⋯啊⋯啊⋯⋯」道姑連叫的力氣都快沒了。
「劍尖好像刺到胸腔裡呢,不過好像扭曲了,大概刺到骨頭了。不然應該會刺出來。」似乎不滿意,阿加雷斯拔出劍,再刺入一次。
「嗚⋯⋯」因為高潮太多次,道姑已逐漸失去意識。
阿加雷斯微笑。「好啦,收尾了。小道姑,妳休息一下吧。」他收拾兵器,拉椅子坐在十字架上的道姑旁邊。
道姑在恍惚中,慢慢復原身體。
「嗯⋯⋯」阿加雷斯似在思考什麼,忽然他左手舉起,手指合成穿刺貌,刺入道姑的胸口。
才剛復原的道姑再受重創,吐出一口鮮血。
「很有力嘛。」道姑活生生血淋淋的心臟就在他的手上跳動,阿加雷思愛憐地撫摸著,他手指勾弄著她的大動脈。「要是割斷了⋯⋯⋯應該會很有趣喔?」
道姑的心在顫動,她楚楚可憐地看他。
阿加雷斯拔出他的手。「等我下次心情好再割。」
道姑大口地吸氣,胸口的傷口也慢慢恢復。
「並不是我現在心情不好⋯不,的確心情不好,因為跟妳玩了半天,我工作都還沒做完。」
「欸!那那⋯我不打擾你了。」道姑勉力站起,就要往門口方向移動。
阿加雷斯一把掐住她的喉頭。「這地方妳說來就來都說走就走?」
道姑感到呼吸困難,漸漸地臉部開始漲紅。到後來她閉上雙眼,享受死前的一刻。
阿加雷斯鬆手。「妳不會死,所以祈求我給妳痛苦吧。」他轉身坐上辦公椅。
「呼⋯」道姑撫摸著脖子上的勒痕,她開心地笑著說:「很少人,能夠做到這樣。謝謝你。」
阿加雷斯自信道:「不是很少人,是只有我。下次說話小心點,小道姑。」
道姑露出羞赧的笑容。「那我先走啦。」
阿加雷斯轉頭瞇眼。「魔女的衣服,下次再給妳一套。」
道姑低頭看那已破爛得無法蔽體的衣物。「對吼,壞掉了。」
「老闆那邊我再去就好。」阿加雷斯遞給她剛才所用的匕首。「對了,這給妳。」
「嗯?怎麼呢?」不明白他用意的道姑不敢接。
「有空餵他血。」
「唔唔⋯我⋯」她小聲地說:「⋯自己通常都下不了手⋯」
阿加雷斯揚眉。「幹嘛?他已經吸妳的血了,沒用了。妳不拿走我就要丟了他嘍。」
「咦!」道姑這才雙手收下。
「我沒要妳下手啊,下次找我時帶著他,我會用來刺入妳心臟。」
「好⋯⋯」道姑的臉紅噗噗的。
「走吧,小道姑。」阿加雷斯坐到椅子上,繼續辦公。
「謝謝你,阿加雷斯。」道姑再向他道了萬福,才轉身離去。
在她走後一段時間。
「道謝?有用嗎?下次妳有更好的道謝方式就做吧,溝通不止言語。」阿加雷斯低咕碎念著。

道姑蹦蹦跳跳地離開地獄,路上她就在心中呼喚著船夫。
剛才為了恢復身體和高潮數次已消耗了許多能量,她一直撐著,直到當看見船夫,她朝著他奔跑過去,在要觸碰到他之前,她的身軀往他的方向倒下。
她閉上眼睛,睡著了。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