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壞上神》柔軟的醋桶

送走了道姑,阿加雷斯回頭開始補完今日的業務量。
一方面處理著龐大的工作內容,另一方面無視腦中一直傳來震耳欲聾的念想。
阿加嘆了口氣,順道用念想指示士兵待會不要攔著任何打算衝進來的傢伙。
「阿加雷斯!!!!!!」
樓上傳來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響,伴隨著怒吼,屋子整個晃動了一下,連在地下室的阿加都知道大概指示是晚了。
不消一分鐘,船夫出現在阿加房間門口,怒目而視,身上還掛著兩名試圖阻止他而被撞得暈頭轉向的士兵。
「不要為難我的士兵⋯⋯」阿加淡淡地讓士兵們下去休息,繼續做著自己的工作。
「我們偉大的阿加雷斯大人,可以告訴我嗎?」船夫眼裡像是要冒出火似的。「為什麼她會遇到危險?」
「你為什麼會覺得那是危險?」阿加說著,手也沒停下來過。
「為什麼你要讓她遇上那種事情?!」船夫身軀靠前,不滿地說。
「不對,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她的喜好。再笨也該察覺到了吧?還是你覺得裝傻瞞得過我?」阿加輕笑著。
船夫一個箭步上前將阿加雷斯一把掐起,在一旁的支架上的烏鴉嘎嘎叫著。
「⋯⋯⋯⋯⋯」像是定格似的,船夫一動也不動地凝視著阿加雷斯,桌面上的文書散落一地。
阿加雷斯很無奈。「怎麼每個人都要來阻止我工作啊?⋯⋯」
「你就不怕失去她?」船夫怒目。
聽到這詞,阿加雷斯像是終於醒了過來一樣,緩緩地抬起頭,右手緊抓著船夫掐著自己的手。「你以為⋯⋯我沒有失去過嗎!!!」
「你明知道她會有危險卻又不行動!」
「我從一開始就看著,一直都在行動。」
「她不值得這種待遇,會壞掉的。」
「她喜歡的話,受器損壞又有何妨?」
「她那麼做你能保證她的安危?!」
「認真要說的話,送她進地獄的不是你?要保證她的安危就不要讓她進來!」
「你⋯!」
「說這麼多也沒用的,因為你只是在吃醋。」
「⋯⋯⋯⋯⋯蛤?」
阿加緩和了下來,換了個口吻。「你其實很清楚她的需求。你只是覺得那樣的事情讓你迷惑,讓你覺得自己好像不存在也無所謂。但其實她喊更多的是你的名字。」
望著船夫疑惑的表情,阿加拍了拍船夫的手腕,示意他放下自己。「你自己想要什麼?想要就去追吧。但自己記得,你沒有任何資格管制別人要怎麼做。」一邊整理滿地的資料,一邊淡淡地說。「就連我也是。」
「⋯⋯⋯」船夫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阿加。
「沒事就趕快走吧。道姑應該等你等很久了。」
阿加擺了擺手,示意要他離開。
船夫默默轉身離去之前,阿加又補了一句。「喔對了,她很喜歡被我吃,你要不要下次一起來?」
望著船夫臉色漲紅一陣青一陣白地快步離去,阿加癱坐在辦公椅上。
「引導人還真是累啊⋯⋯剩下要看你們自己嘍。」
「畢竟課業是你們的⋯⋯只是我這工作量能不能減輕一點啊?」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