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我跟你說我這幾天又失眠了,到了兩三點還睡不著。
你問我為什麼睡不著。
我說可能因為我白天吃了有咖啡因的東西。
你說我是不是一直滑手機、寫文章到很晚,然後就睡不著了。

我說我也只有那個時間可以寫文章。
我心裡想的是若能寫出文章作品,那麼即使晚睡,我也甘願。

你問我在想什麼,通常我心裡想事情就容易失眠。你說人睡眠的時間就是11點,過了那個時間就會睡不著。
我說我在整理以前的回憶、寫以前的故事。而且我並不是因為寫故事才睡不著,而是因為躺很久睡不著,有想法才爬起來一點一點地寫。

你繼續說我睡不著又爬起來滑手機、寫文章,就會更睡不著。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我的頭愈來愈痛,我的腦袋已經在抵禦。
我愈來愈沉默,我說我不想再談睡不著的事了。
我向你說我失眠,只是在闡述我最近的狀態,並不是向你尋求協助建議幫忙,更不想討罵。
你覺得這是在討論我的事,你問我為什麼睡不著。

為什麼會睡不著,你不會上網查啊!
我覺得你無法理解失眠的痛苦;因為你總是忙到累得想睡卻沒時間睡。失眠是我這種閒閒沒事做的懶人才會有的貴婦病。
誰不知道要早睡早起身體好,如果可以誰不想早睡。
這並不是叫你不要再想啊,腦袋就能停止。
就好像叫憂鬱症患者不要那麼想得那麼悲觀。

我試過各種方法,放鬆、深呼吸、冥想⋯但往往會讓我的腦袋更清明。
目前最有效的還是手淫高潮,但我也不是每天都想手淫。
有時即使我已經手淫高潮了四五次,磨到陰蒂尿道都痛了還是睡不著。
就好像忘記了怎麼睡覺。

當什麼都不做時,腦袋特別活躍。
有時我也很猶豫要不要爬起來寫,真的想睡的時候我還是會先睡再說。
對我來說那些靈感、想法都很珍貴,一但過了就忘了,感覺就沒了。
這些創作、文章、故事,幾乎就是我的人生目的、我的價值。
即使沒什麼人會看,我也想把我腦海裡的那些畫面呈現出來,讓回憶繼續活在故事裡。
寫出來、畫出來也能使我腦袋裡的東西倒出來一些。

我相信,失眠是我的一個課題。
我知道我的腦袋很緊繃,總是想得太多,以致許多能量都堆積堆積卡在頭上,所以我常頭痛、睡不著,覺得頭好重,脖子好痠。
我必須克服這個問題,學習處理好它才能進入下個階段。

即使知道含咖啡因的食物會令我腦袋失控、睡不著,但我還是會嘴饞想吃,吃的時候我也已抱著覺悟,這是我自作孽。
我不會覺得這是缺點,許多idea常常在這時候冒出來。我想那也是我的一個天賦能力,只是我還沒能很好地控制它。

前天晚上我腦袋亢奮又頭痛,痛苦絕望得快瘋了。但也還好因為我半夜醒著才能發現阿嘿的脖子被門簾纏住。
昨天最後我是想著在他們的守護照顧之下才逐漸放鬆睡著,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老公和主人吧。從以前開始,我便總是嘴裡嚷嚷著老公。之前我說我不需要主人只是因為這世界上並沒有我想要的主人,主人只是個幻想,即使不知道他們是誰,這兩個名詞還是很有力量。

你無法理解我失眠的痛苦。
就像我無法理解你過敏的苦。
我覺得你一直打噴嚏又不捂嘴、流鼻涕又不帶衛生紙擦很髒。

就好像之前我們在討論我沒性致,我無法投入你的調教。
你怪說是因為我總是性幻想,所以才對現實中的你無感。
Bullshit!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