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自由自在的小狐狸

那是小狐狸偷偷一次跑出來,偶爾會這麼出來在危險紛鬧的樹林裡遊晃,找找食物、看看新鮮事。
她是一隻正在修行中的小狐狸,喜歡元神出竅到達凡塵看那花花世界。
明知這是不可以的事,但卻無法自拔地想要找到什麼。
曾有人有意願想要認養她,但小狐狸逃開了,她找不到她想要的東西。
她不清楚自己正在找什麼,直到,某次她看見了,
獵人的手,
輕輕撫摸著一隻漂亮的云兔,眼神中充滿愛憐……
本來,不甚在意的,但再遊盪一會,卻總是記住那個獵人的神盼與溫柔,一個自由自在,如風般的流浪。
於是,她又衝了回去,想找到那個原來看見的地方,終於,看見了,他還在原地,小狐狸放心地吐了口氣。
但只是在角落邊,睜睜地望著他。
她微微一笑,兩個眼睛彎成了兩個月牙,亮晶晶的像天上的星星,吸引了獵人的注意,他看著小狐狸,笑得合不攏嘴。
小狐狸再對他笑呵呵。
獵人丟了一根樹枝進火堆,烈火熊熊。
「天黑了,妳不怕啊。」
小狐狸靠近獵人一步,堅定地回答:「嗯,不怕。」
「是不總在夜裡出來啊。」
「喜歡自由自在的,想什麼時候出來就出來。」小狐狸看著他的眼說。
頓了頓又反問:「天黑了,你不怕嗎?」
獵人輕笑,似在嘲笑這個問題:「我可是老獵人了。」
「喔~」
小狐狸似懂非懂,已悄悄走進獵人身邊。
「怕了吧。」獵人嚇唬。
「呵。」
停擱了好一陣,獵人才又發話:「常來?」
「還好,想出來的時候來,出來的時候不一定能找到有趣的。」小狐狸歪著頭。
柴火劈哩啪啦作響。
「不睏嗎?這麼晚了。」
「再待一會,看看這個獵人。」
獵人隨心自在地棲在一棵樹旁,眼神瞭望著遠方,看草、看樹、看天空,就是沒看著小狐狸,良久,才道:「一樣,太難了。」
正吸嗅著他的味道的小狐狸抬頭,不解:「怎麼難?」
「看誰的眼力好,遇到投情的難。」
說到這小狐狸就得意了,搖搖尾巴:「看見你,你說我的眼力好不好。」
「這個地方太亂了。」獵人總是漫不經心。
「嗯。」小狐狸說:「所以只看你。」
滄茫人海中,她的眼裡只容的下他了。
「仙居何處啊?」獵人問狐狸。
「一個東南方的小島。」
獵人興奮地一拍大腿:「有緣啊!剛看過個小島,準備遊玩。」
「咿—」那麼是否以後有機會遇見他……「你呢?」小狐狸也想知道獵人的家鄉。
「生在冰天雪地,現在長江邊,時常流浪。」
話語中的滄桑令小狐狸感到心疼,只聽獵人又接續道:「很幸運,第一次就有收穫。」
這句話讓小狐狸在心底打了小歡呼,但仍面無表情故作鎮靜回說:
「呵,我應該不是那第一次吧。」
「妳猜呢。」
小狐狸搖搖頭。
獵人終於問了每個生物都會問的問題:「換個清靜的地方?」
小狐狸沒回答那個問題,但親近至獵人的身邊,溫言:「這位流浪的獵人,靠近點…」
獵人打了個囉嗦。
小狐狸在獵人頰上親了一點,暖語:「狐狸該走了…」
時間到了,該是必須回巢的時間,不然會被發現……
小狐狸不捨地緊緊抱住獵人,吻上他的唇瓣。
「也許不會再遇到了…」獵人悵惘。
「呵呵,嗯。有緣再見了。」
「為什麼呢。」
因為…不能說破的秘密,獵人並不知道小狐狸差點想引他到巢裡,但久了就會被小狐狸的主子發現的。故只說:「子時已過,該回神了。」
只希望他能再多挽留她一會,也許…就會被說服了。
「大海撈針。」獵人說:「留下個什麼讓我可以找妳,很想聽妳說話。」
「狐狸還沒修練成精是不會說話的。」小狐狸左右而言他:「真想親親你,不知道為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從一開始,就受了他的吸引,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還不想離開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喜歡他……
「也許如果我還是隻小狐狸,會希望你來將我帶走。」
獵人想觸摸,卻摸不著,手心穿透了小狐狸的元神,還是摸不到。
「很喜歡,但沒想到會是妳。」他許下承諾:「一起修練。」
一股直達內心的悸動,小狐狸早已動了凡心。
「你讓我很心動。」小狐狸說出實話……
「像一陣吹過的風,不會再回來?」
小狐狸的元神已漸漸在離析:「嗯,大海撈針……」要再遇見,就如大海撈針般,難。
其實她想與他約個時間、地點,可以再見到他,其實她想再待久一點。
「緣!也許真的可以。」獵人站了起來,突然變得有自信。
「謝謝你,讓我任性一次。」
其實她早已在心底許願,如果能夠再一次遇見,她要牢牢抓住。
「一樣。」
獵人輕輕撫摸小狐狸的臉,眼中充滿了愛憐,即使是碰觸不到的…
小狐狸快哭了,忍住笑著對他說:「那我走囉。」字句留在空中,只於下尾音:「很…喜…歡…你。」
小狐狸再度微微一笑,兩個眼睛彎成了兩個月牙,亮晶晶的像天上的星星。
獵人對著空中呼喚:「我會常在這裡的——」
小狐狸回盼:「嗯,我記著了。」
但求再相逢。

20100623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