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秋楓少主(上)

在尋找夜狼的過程中,曾經過一家花花綠綠的旅店,旅店老闆娘邀小狐狸進來坐坐。
「我在找一個人。」
「找誰呀,我們這很多可以讓妳挑的。」
「找我的哥哥……」
「我們這很多哥哥的唷。」
「我想他應該不在你們這兒的…」小狐狸東張西望,這裡盡是男人。
空氣中瀰漫著濃稠的酒味。
「他不在這兒的,我要繼續去找他了。」說罷就想轉身離去了。
旅店老闆娘拉下她的手,要她繼續坐下。
「找誰呢,我們這兒也有你們同類的。」
她招招帷幕後有著一對狐耳的靦腆男子。
「不,我找的不是他。」她找的是一匹狼。
「何必呢。」老闆娘點燃一隻菸斗,放進嘴裡吸口,吹拂出煙說:「我可以讓妳坐櫃台。」
小狐狸搖搖空空的荷包,傾著頭:「有錢嗎。」
「看妳怎麼做囉。」
但考慮了好久,看著周圍虎伺眈眈的眼光與特別糾纏的老闆娘,小狐狸還是甩甩頭,拒絕了她。
老闆娘看似遺憾,於是招了一個下人來,讓他領小狐狸出去。
但是他帶小狐狸繞來繞去,繞了好久,都讓她想睡了。
空氣裡的一股異香,讓小狐狸不自覺地化為人身,她開始氣喘吁吁,想要找個地方靠一下。
就在這時身後有一股溫暖襲來。
回頭一看,只見一個看起來溫文儒雅的男子含笑從後抱著她。
下人一看見那男子,馬上對他彎身行禮。
「秋楓少主……」
那男子用眼神驅使他走,下人才趕忙退開。
秋楓看似疼惜的撫著小狐狸的臉頰。
「小狐狸精,這麼晚還沒有睡啊?要不要哥哥抱妳上床啊……」
小狐狸沉默一會說:「雖然很吸引,但是,我在找一個人。」
「找誰?妳的老相好。」
昏沉的腦袋讓小狐狸懶得再多做解釋:「可以這麼說…」
「小狐狸,天都要亮啦,哥抱妳上床,乖啊~」
秋楓懷著笑意,一彎腰,左手勾著小狐狸的腿彎,右手摟著她的背,將小狐狸抱得橫躺在他的懷裡。
小狐狸的臀懸在空中,正好貼在他的下體上,秋楓每走一步,下體就摩擦一下她的屁股。
「小狐狸,感覺到哥的什麼東西硬硬的,頂著妳了嗎?呵呵。」他壞壞地挑逗道。「喜歡哥這樣抱妳上床嗎?」
「你…一直誘惑我……」頭昏腦脹的小狐狸,覺得愈來愈難理智思考了。
「我哪有誘惑妳?我有嗎?」秋楓壞笑著狡辯道,下體更往上一頂,灼熱的尖端隔著小狐狸薄薄的衣裙都頂進股溝裡。
「啊…好柔軟啊……」秋楓呻吟著。
小狐狸他懷裡嚶嚀一聲。「我還在找人……」
秋楓不理會小狐狸的蠕動,踢開一間房門,將她抱著來到床邊,和她一起倒在床上,把她壓在身下,堅實的胸膛正好壓著小狐狸的胸脯。
「啊…小狐狸,妳比哥還壞,妳用奶子頂我。妳頂我,我也要頂妳喲。」說罷秋楓下體頂著小狐狸的下體,隔著薄裙,龜頭已頂在她的陰戶上。
「…不…不要……」小狐狸猛間驚醒。
「濕了嗎?呵呵。」他火熱的龜頭頂在小狐狸的肉縫間來回地滑動、摩擦,時不時的還用龜頭頂一下她敏感的陰蒂。
「啊……」小狐狸無力癱軟在他懷裡。
「呵呵,小狐狸怎麼啦?」
小狐狸呼呼地喘氣,想推開身前的龐然大物,可是怎奈全身使不出力。
「小狐狸,癢不?」秋楓把小狐狸的裙撩起,扯下柔白的底褲,然後將赤紅的肉棒直接頂在她光滑的陰戶上摩擦起來。
「啊…不…要摩啊……」
「呵呵,那妳想要哥怎麼做啊?」
「哥…?」聽見這敏感又熟悉的詞,小狐狸眼神迷濛地看著男子,好似又見到夜狼了。「想要…嗚……」說完她羞愧地嗚咽……
「啊…小狐狸精,妳下面流水了耶,妳的淫水把哥的龜頭都黏濕了。」
小狐狸彷彿快要哭,全身火熱難受著。
「不…行……」
「啊……」秋楓身子慢慢下沉,慢慢將那堅硬插入小狐狸的肉洞。
「啊啊……」小狐狸痙攣地弓起身來,皺起了眉。「痛……」
「啊…小狐狸,妳的陰道好緊啊…我碩大的龜頭都被緊緊地夾住了。」
「不行…痛…太大了……」
對小狐狸來說,人類男子的那話兒還是太大了。
「小狐狸妳說哥的什麼太大了啊?」秋楓壞壞地羞辱她道。「哥插疼妳了?」他輕撫小狐狸的臉、她的秀髮,看著她,下體暫且不動,只將碩大的尖頭淺淺插在洞口。
待小狐狸氣息平順下,他跪坐在她的下體間,一手抓著她的一只小腳,分開她的雙腿,將大凶器淺淺地插在小狐狸的陰道口。
「啊…小狐狸,妳的穴好緊,夾死哥哥了……」
小狐狸覺得全身好敏感,一點吹拂都撩起她最深沉的慾望。
「妹妹,妳剛說哥哥的什麼好大?」
「不……」
「說啊。」
「嗚……肉棒……」
「哈哈~小狐狸,羞羞喲,好羞喲。」秋楓一直挑逗著小狐狸:「哥哥的大肉棒插在誰的什麼裡面啊,現在。」
小狐狸想逃開,又被秋楓抓回來,定住她的臉,讓她只能看著他。
「在我的…濕穴裡……」
秋楓滿意地微笑,然後將小狐狸撈起,讓她坐在的身上。
「啊…來吧,妳在上面可以自己掌握深度。」
小狐狸害羞地扶著他的胸膛。
秋楓摟著她的腰,手捧著小狐狸的俏臀,堅硬的大肉棒淺淺插在她的陰道口,說:「妹妹,慢慢地坐下來,好嗎?」
小狐狸手足無措地顯得笨拙,最後只好咬著牙,緩緩放下身段,讓那具大一點一點沒入緊窄的肉洞,包裹、夾住他…
「啊……」秋楓舒坦地發出聲,摸摸小狐狸的下腹處,問道:「現在疼不?」
「若不動的話還好……」她小聲地回答。
他粗大的肉棒撐得小狐狸緊小的陰道滿滿的,秋楓自豪地說:「小狐狸,哥哥的大雞巴插得妳漲不漲?還疼不疼?」
「你……」小狐狸欲言又止。
秋楓挪動兩人的接合處,只見他粗大的堅硬撐得她緊窄的小穴,特別是那兩片大陰唇大大的分開的。
「啊…妹妹,妳的小穴就像處女的一樣,好緊啊…讓我們向結合處看去,啊…好性感啊…」
小狐狸害羞地臉紅了,像個紅蘋果。
她伏在秋楓身上,順著身體的感覺移動。
「啊…啊…好舒服……」
小狐狸感覺到自己的陰道緊緊地夾住秋楓的大肉棒,摩擦了起來。
「啊…小狐狸,妳要把哥哥的大雞巴夾斷了…啊…妳輕點,夾輕點。」
「我…其實我…不會在上邊的……」小狐狸求救著。
「啊……」秋楓感覺到小狐狸一放開,讓他的大屌鬆了口氣。突然又收縮,又把他夾緊。
小狐狸覺得他的反應有趣,起了玩心,弄得秋楓有如備戰般。
「啊……妳這個小狐狸精,呵呵,調皮,老夾哥哥,喜歡夾哥哥的大雞巴?」
「喜歡。」小狐狸玩上癮了,一會收縮肉壁,一會移動摩擦。
「啊…夾死哥哥了,今天哥哥真是遇到剋星了,妳的陰道比處女孩緊啊,啊……」
小狐狸屁股坐下,再將他的大肉棒整根納入,前後推動著。
不一會就累得趴在秋楓懷裡喘息。
小狐狸小聲地問道:「您…能從後面插人家嗎……」
「啊…好啊…妳把小穴鬆開,妳夾死哥哥了。」秋楓呻吟著。
小狐狸覺得好無辜,因為她什麼也沒做。
「本來妳的陰道就緊,妳還用力地收縮夾我,妳想把哥哥的雞巴夾斷啊?」
秋楓將小狐狸抱離開他的上身,讓她背著自己趴伏在床上。
「小狐狸,趴下,屁股要翹高點喲。」
小狐狸聽從他的指令趴著,向後勾魂似地瞧著他。
「真是隻狐狸精。」秋楓握著大肉棒,頂上她的小穴。「屁股再翹高點,妹妹。」
秋楓將小狐狸雙手拉到背後。「來,小狐狸,妳自己把妳的屁股往兩邊扳開,妳的穴太緊了,不好插。」
小狐狸咬緊下唇,用手扳開兩股,露出濕漉的陰道口,潺潺的水從中源源而生,沿著大腿流下。
「小狐狸,妳說,妳現在像不像是隻小母狗啊?」
「嗚……」
「哈哈。」秋楓樂極了。他雙手插腰,下體向前挺起。他將小狐狸的頭擺向床旁的長鏡,顯現著兩人的結合。「小狐狸,看到什麼了,快告訴哥哥。」
小狐狸自立鏡中看見了自己紅潤的雙頰,雪白的肩頸,一絲不掛,全身火紅地趴伏在秋楓身前,像個蕩婦。頓時羞愧地想要離開。
但秋楓拉住不讓她離開,扳住她的目光,要她看著自己淫亂的樣子做愛。
「小狐狸告訴哥哥,妳看見什麼了。」
「啊……插入了……」
「看見誰得什麼,插入誰的哪裡了?」
「插入人家的穴了。」
「要說成完整的句子嘛,我的什麼插入妳的什麼裡了,妳連起來說說看。」秋楓一步步逼問著她。
「哥的大肉棒…插入我的濕穴…嗚……」
「這就對了嘛,呵呵。」啊了一聲,秋楓挺起下身。「小狐狸,妳自己把屁股向後挺,把哥的大雞巴吞進妳的陰道,好不好?」
「嗚…別這樣看…這樣好羞……」小狐狸想別開眼光,卻總被他的手帶回。
「呵呵,好看嗎,好不好看?妳看到你的淫水一直往外流,弄得哥的大雞巴上、陰毛上,還有妳的屁股上都是了嗎。」秋楓壞壞地笑著。
忽然下體往前一挺,「滋」的一聲,感覺到整根大肉棒完全插入小狐狸的體內。
「啊……」小狐狸舒服地呻吟出聲。
秋楓低頭一看,原來粗大的肉棒只插進去了三分之二,可龜頭已深深地頂到小狐狸的子宮了,他興奮地說:「啊…妹妹,妳的嫩穴不但緊,而且還好淺喲。」
「嗚…啊……」小狐狸感覺到下體被狠狠撐開的感覺,膨脹在自己狹小的身體裡。
他要小狐狸看著鏡子。「看見哥哥的大雞巴把妳的大陰唇撐開了嗎?就像盛開的花朵一樣,美麗極了。」
「嗚…別那樣看我……」
「啊……妹妹,妳的淫水好多。」秋楓將大肉棒慢慢拔出。「啊…妳看見沒,看見沒?妳的淫水被我的大雞巴抽得往外流。」
「嗚…不要,不要離開啊…」
小狐狸一感覺他的碩大離開,就空虛了身心。
「不要我的什麼離開妳的哪裡嘛?真是的,說話老是不說完全,再這樣哥不理妳了啊。」
「啊啊……哥肉棒不要離開我的嫩穴…」
「嗯,這就對了嘛,呵呵,叫我大雞巴哥哥,叫大雞巴哥哥幹妳,操妳。」
「大雞巴哥哥幹我……」小狐狸已無力抵抗。
秋楓雙手捧著小狐狸白玉般的屁股,向中間擠起:「啊…騷妹妹,看到妳的屁股夾著我的大肉棒沒?妳的屁股真大,屁股溝好深啊…」
「啊……」
他看著小狐狸那柔軟的身軀,玲瓏浮凸的身體曲線在扭動顫抖。美白的、成熟的肉臀正向上一崛一崛的,頂著秋楓的肉棒,連小屁眼都一覽無遺地呈現在他眼前。
「妹妹,我想爆妳菊花,給爆不?」他手指在小狐狸後穴上勾呀勾地,又搔又摳。
「啊…那裡不行…」
「難道妳的屁眼還是處的?」
小狐狸驚懼得想逃,她的大白屁股,兩片臀之間流出了大量略帶乳白色的淫水,像江河決堤般不斷外流,正好沾在了秋楓的大肉棒上。她的屁股溝裡,連她下面的床單也濕了一大片。
秋楓扶著雞巴,用沾滿她淫水的龜頭頂在她的肛門外面,劃起圈似地摩擦,把淫水抹在她的屁眼外面。
「小狐狸,哥哥幫妳的屁眼破處,好不好?」
「嗚…會很痛的…哥哥的肉棒太大了……」
「小狐狸,妳願意嗎?」他的手指在小狐狸的陰蒂上快速搓揉。「呵呵,哥會很溫柔的,好不好嘛?就讓哥哥給妹妹妳的屁眼開苞吧,好不好。」
咬著唇,小狐狸仍是很猶豫地說:「好……」
「啊~小狐狸妳真好~要忍著點喲,哥哥盡量慢點,溫柔點,好嗎?」
小狐狸的屁股挺得老高,正方便他插入,他握著粗大的肉棒,把龜頭對準小狐狸的肛門,慢慢地往裡塞去。
「啊…啊啊……」那撕裂的痛讓小狐狸快要昏去,掙扎著要離開。「痛…痛……」
秋楓俯身趴在小狐狸的背脊上,雙手伸到前面,一手握住她的一個奶子。
「妹妹,偏過頭來,和哥哥親吻。」
他一邊握住小狐狸的雙乳揉動,一邊親吻她濕潤的嘴唇,一邊挺起大肉棒,慢慢地、慢慢地往她的屁眼裡插。碩大的肉棒把她的肛門一點一點得撐大,
撐開,
撐漲,
撐滿。
「啊……」小狐狸痛苦地淫叫。
「不疼,不疼,寶寶乖,啊~」好不容易終於將龜頭插進了小狐狸的肛門裡。
小狐狸想離開。
秋楓繼續往裡插,肉棒進去一半了。
「啊……」
他的嘴封住她的唇,小狐狸只能「嗚」「嗚」「嗚」地呻吟,他舌頭伸進她的嘴裡,纏綿她的舌。
「嗚……」小狐狸嗚咽。「痛……」
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秋楓的整根大肉棒完完全全地插進了小狐狸的肛門裡,完整地給小狐狸破了處。
「不要…不要動啊……」
直吻地小狐狸和他都喘不過起來,他們的嘴才分開。
他看著她,她看著他。
「小狐狸,哥哥給妳的屁眼開苞了,妳開心嗎?」
「嗯……」小狐狸此時冷汗直冒,渾身僵硬不敢放鬆。
看著小狐狸緊咬著牙,秋楓憐惜地說:「是不是吃不消,太疼啦?要不要哥哥把雞巴從妳屁眼裡抽出來,還是插妳的穴吧。」
「嗚……」小狐狸顫抖著牙說:「好……」
秋楓此時性慾高漲,把早已血脈賁張的老二抵住她的騷穴,那裡早已被淫液滑得一踏糊塗,然後他後腰一沉、稍一用力,擠開了洞口的嫩肉,直挺挺,地插了進去。
「啊……」插得小狐狸發出細微地哼聲,潔白的牙齒咬著性感的紅唇,苗條玲瓏的身體輕輕扭動著。
「怎麼?小狐狸,大雞巴哥哥我插疼妳了?妳吃不消了?」
「……哥啊…」小狐狸哭求:「想要……」
「想要什麼?」
「想要哥的肉棒用力插我的洞……」
秋楓雙手摟著她的腰,下體猛地大力一挺,「啪」下體重重地碰撞在她的屁股上,撞得她的屁股劇烈跳動起來。
「啊啊……」
隨著「啪」的一聲,秋楓下體碰撞在她大屁股上,整根粗大的肉棒,深深地插入了她的嫩穴裡,龜頭直頂她的子宮。
「啊啊……」
他下體緊緊地貼在她的大屁股上,讓整根巨大肉棒插在肉洞裡,撐的她的小騷穴滿滿的,漲漲的,龜頭死死地頂住她的花心。
「不…不行了……」
「這麼不經插啊?現在就不行了?」他一手按在她的一邊屁股上,下體開始挺動起來「噗滋」「撲滋」,大肉棒插得小狐狸的騷穴淫水直響。
「啊……不……快不行了…」
「小狐狸,妳聽見了嗎?聽見哥哥的大雞巴操妳的穴的淫水聲了嗎?噗滋~噗滋~噗滋~聽見了嗎?」
「啊……救我……」
「啊~~」他感覺到小狐狸的穴夾得越來越緊,一夾著他的大肉棒就不鬆開。
「啊……」
「啊~小狐狸妳要把哥哥的雞巴夾斷了。」
「不……」
「啊~」秋楓用盡全身力量插著,大雞巴對準小狐狸的陰道飛快地抽插。「啊~啊~小狐狸,哥哥要射了。」
「哥……」小狐狸一聲一聲嬌哼著。「哥~」
「啊~~」秋楓的雞巴被她夾得忍不住了。
「小狐狸,哥哥可以把精液射進妳的陰道裡,射進妳子宮裡嗎?」
「哥哥…可以…」
「叫大雞巴哥哥,叫大雞巴哥哥把精液射進妳的賤穴。」
「大雞巴哥哥把精液射進我的賤穴…」
「啊~」聽見小狐狸這樣說,給了他更強大的刺激,刺激得他下體猛地大力一挺,「噗滋」將大肉棒整根全插入她的騷穴,龜頭頂在她的子宮上,「噗」精液激射而出。
「啊…哥……」
突然感覺無力似的,秋楓趴在小狐狸的背上,兩人全身都是汗水,因為剛剛激烈的性交。
「哥……」
「小狐狸,哥在呢,怎麼啦。」
小狐狸伸出手,想要他的懷抱。
秋楓從身後環住她。
「小狐狸,喜歡哥哥用精液射妳嗎?喜歡哥用精液射妳的騷穴嗎?」
「喜歡。」小狐狸香汗淋漓。
「哥哥得精液燙不燙?」精液射在她的穴,燙得小狐狸子宮一鬆,「噗」一股陰精溢出,兩人同時達到了性高潮。
「啊啊……」
小狐狸全身癱軟了下來。
無力到彷彿隨時就可以睡著。
秋楓又是抱又是親地將小狐狸摟在懷中,親親她的小嘴,看著她迷離的眼睛。
「小狐狸,喜歡和大雞巴哥哥性交不?以後還會讓大雞巴哥哥操妳的賤穴不?」
「啊……」
小狐狸無力地想離開,讓秋楓扳住固定在床緣。
從那晚後,小狐狸一直逃離不開這個禁錮的性慾囚籠。
他們讓小狐狸失去力量變回小狐狸的形貌,然後再用薰香強制她保持著人身,旅店裡的男人輪番蹂躪,一次一次。
這一次幾乎將小狐狸打回原形,原神大傷。

20100725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