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秋楓少主(下)

小狐狸想走了,靠著好不容易積存下來的力量掙脫,這幾天旅店的看管已經漸漸鬆弛。
在清晨時分,眾人熟睡時分,悄悄來到走廊道底,她要從這扇窗門爬下。
在旁邊正好是秋楓的房門,小狐狸看著緊閉的房門發呆地望著。
對他,小狐狸不會太討厭,因為他從未勉強過她,他倆很明白彼此只是激情的對象。她摘下繫在腰身上的絲帶,想繫在他房門上後做為臨別禮物,就此離去。
正當要纏上時,卻伸出一隻手接住了絲帶——是那清俊逸雅的秋楓少主,他穿著淺藍色的長袍。
「我要走啦,秋楓。」小狐狸搖搖手,向他道別。
秋楓還是穿得完好的模樣,原來他還沒睡下。
「要走啦?」秋楓的樣子很驚訝。
「嗯。晚安啊,秋楓。」小狐狸的一隻腳已經踏上窗櫺,準備一躍而下。
「不要啊。」秋楓哀嚎著。
「啊,我再不走會暈死在這裡的。」就算是現在,其實也是很勉強地撐著。
「不准妳走。」秋楓追將前去,張開雙手,從背後將小狐狸緊緊抱住。
小狐狸想掙脫,爬不起來了,就趴在他身上,紅著臉嬌嗔道:「還來。」
「呵呵。軟軟的,舒服著呢。」
小狐狸好整以暇地,乾脆借力使力,說:「哥哥,你要抱人家出去啊。」
「嗯,好呢。」秋風嘿嘿笑著,突然有種想捉弄小狐狸的念頭,雙手將她的雙腿一掰,把她抱得就像給嬰兒撒尿的姿勢。他大笑著:「哈哈,這樣抱著妳出去,好不好?」
小狐狸拍了他的手一下,嗔道:「不好啦,那樣叫人怎麼見人。」
「嘿嘿,那就到我房裡。」秋楓壞笑著。
秋楓這樣抱著,小狐狸裙襬被分開的雙腿拉得張開著。他來到房裡的化妝鏡前,在他耳邊道:「小狐狸,妳看,妳的裙底春光外洩了喲。」
鏡中的小狐狸扭動著身。「不要…不要……放我走啦,好不好…求求你……」小狐狸神色甚是可憐地哀求著。
「捨不得我的小狐狸精妹妹走嘛。」
秋楓把她的雙腳放在化妝台上,用身子頂著她的背,她的屁股。
左手勾著她的腰,空出右手,拉下他外衣內的短褲,掏出了肉棒,直接從裙底頂了進去,把龜頭對準她的陰道口。
他雙手再次掰開她的雙腿,同時拉開她的裙襬。這下從鏡子裡看他們的下體更加清晰。
「小狐狸,看見什麼了啊?告訴哥哥。」他在她耳邊壞壞地挑逗道。
「不…不要…哥哥……」小狐狸哀求著。
秋楓的大肉棒一柱擎天地挺立著,抱著分開她的雙腿,她那嬌美的屁股懸掛在空中,抵在他的肚皮上。
秋楓下體輕挺著,肉棒深貼在她的肉縫裡,不時地摩擦起來。
「啊……」小狐狸渾身酥麻,心都快顫出了。
從鏡子裡,只見小狐狸羞得媚眼含春地微閉著。
「呵呵,是不是在偷看啊。」秋楓壞笑著,看著鏡子裡的小狐狸。
他挺著下體,向上翹起的肉棒頂著她的肉縫,頂得她那兩片大陰唇微微分開了,露出了陰蒂。秋楓龜頭頂一下,用龜頭刮弄一下,用馬眼親吻一下,每一下都讓小狐狸為之顫慄。
「小狐狸,舒服嗎?」
「嗚……你是壞人……」小狐狸又火熱了身體。
「呵呵,我怎麼壞啦?」他狡辯道。
只見他碩大的龜頭撐得她那兩片嬌嫩的花瓣盛開了似地露出了——花蕊,秋楓驚嘆:「啊…真美……」
他努力地調整著姿勢,把她的屁股向上托了托,然後,
一柱擎天向上翹起的大雞巴,
用龜頭挺了上去。
「啊……」小狐狸的唇中溢出了舒服的呻吟。
整個大龜頭頂進了小狐狸的陰道肉洞裡。
「噓,小聲點,別讓隔壁聽見了,再捉妳回去啊,嘿嘿。」秋楓的臉緊貼著她的臉,摩擦她飄逸的長髮,要她一起盯著鏡子。
「嗚……」想到前些日子來的遭遇,小狐狸摀嘴,怕自己發出太大聲音。
秋楓緊盯著鏡面,說:「啊…小狐狸,妳看,妳夾得哥哥好緊啊,看到了嗎?」
小狐狸兩片粉嫩的大陰唇緊緊地包裹著秋楓的大龜頭,就連陰道嫩肉都凹進他的龜頭溝裡了,卡得特別的緊密。
體內的巨大讓小狐狸無法忽視,她兩眼淚汪汪地說:「每次都要人家看……」
「小狐狸,妳再看仔細點,妳看到了麼?」
小狐狸的大陰唇在一收一縮,一夾一放的,就像嬰兒的小嘴一樣,開始夾弄、吸吮起他的龜頭來了。
「啊……」秋楓敏感的龜頭讓小狐狸夾得全身如觸電一般,抱著她,一起顫抖了起來。「小狐狸,妳感覺到哥哥被妳夾得、舒服得腳都在發顫嗎?」
「嗚…你……」小狐狸的大腿間不聽話地流下潺潺細水。「別一直欺侮人家啊……」
「嗯…?」秋楓的雙腿還在顫抖,他克制著,強忍著小狐狸帶來的舒服感。
於是秋楓的腿不再顫抖了,而是把她的屁股托得更高,他的下體向前挺起。小狐狸的身子靠在她的懷裡,她上半身跟著向後仰,也讓他們的下體更加得突出了。
「啊…小狐狸,妳快看,是什麼液體從我們的結合處流出來啦?」只見小狐狸的淫水,從花瓣四周,從被他龜頭撐開的周圍,慢慢地順著秋楓的大肉棒往下流,都流到睪丸上了,順著大腿往下流了……
「啊啊…哥啊…插我啊……」小狐狸覺得似乎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等著他…
「小狐狸,妳要哥哥的什麼插妳的哪裡啊?」見她的臉羞得跟個蘋果一樣,他還使壞地羞辱著她,想要她說出淫穢的話來。
「嗚啊……哥……」小狐狸全身顫抖著。「哥哥的大雞巴插人家的穴好嗎…想要了……」在這個地方多日的訓練結果下,小狐狸已經變得很敏感。
「哈哈,好羞喲,好羞喲,小狐狸。」
聽他這般嘲笑,小狐狸更羞得臉側貼在他的胸膛上。
秋楓抱著她站在地上,把她抱在空中,慢慢地將她的屁股下放,同時他的大陽具向上挺。
「啊…進去了…進去了……」他直盯著鏡子裡,只見他碩大、粗壯的大肉棒,一點一點地撐開小狐狸得緊窄肉穴,慢慢地插進去了。「啊…好緊啊……」
「哥…啊……」小狐狸的水流滿腿間,感覺到秋楓好大的肉棒,撐得她感覺快要裂開。
「喜歡哥哥的粗大嗎?」他的肉棒撐得小狐狸陰道滿滿的,沒有一絲空隙,整根大肉棒消失在她的肉洞裡。
「啊啊……」只見她那兩片潮濕的花瓣緊緊地夾在他的大肉棒根部,被他的肉棒撐得肉緊似地變成了個圓。
「啊…小狐狸…啊……好舒服……」秋楓也呻吟著,感覺到正夾著他的陰道內緊緻地收縮。
「啊……」小狐狸紅著臉,眼神迷濛。
「啊……這樣抱著的姿勢真是高難度啊…不怎麼好插耶……」
秋楓把她的雙腳放在梳妝台上半蹲著。
「嘿嘿,這姿勢像不像妳上廁所的時候啊?」秋楓壞笑著。
「嗚……哥…你壞……」
她半蹲在梳妝台上,雙腳分開著,讓整個陰戶面對著大鏡子。
秋楓站在台邊,左手搭在她的膝蓋上,幫她分開著腿,大肉棒淺插在他的陰道口。
「妹妹,妳瞧妳的淫水好多啊,要不是哥哥的大雞巴幫妳把肉洞堵住,淫水還會流得更加猛烈吧?會不會啊?」
「啊……」
秋楓用陰莖把肉洞堵住了,淫水還不住地往外流。他屁股往後一退,大肉棒從她陰道裡抽出,只見潺潺的淫水如流水般流出,順著他的大肉棒往下流,滴落在梳妝台上,濕成了一團。
「哥…啊……」
「叫我大雞巴哥哥,嘿嘿…」
「不要離開我…大雞巴哥哥……」小狐狸的淫水滿溢似地流出,是全身在渴望的證明。
「大雞巴哥哥沒有離開妳啊?我不是在這裡嗎?嘿嘿…」秋楓壞壞地顧左右而言他,只聽見「啵」的一聲,他堅硬的大肉棒彈動起來,在空中搖晃,就連只淺淺插在她陰道口的龜頭也拔了出來。
沒了他給小穴堵住,頓時,淫水如小溪水般潺潺流出。
「啊啊……哥啊……」小狐狸喘著氣說:「求你…狠狠地插我吧……」
「嘿嘿,小狐狸妹妹,妳的淫水好多啊,真是個妖精。」他指著鏡內小狐狸的兩腿間。「妳看,哥不用大雞巴將妳小穴堵住,是不是淫水流得更猛啦?妹妹,要哥用大雞巴再幫妳把浪穴堵住,免得淫水流出來不?」
「哥……」
「那妳的淫水是為哥哥而流的嗎?」
「是的…」小狐狸羞恥地低下頭。
「妳剛說看見哥的大雞巴就流水,是為哥而流的吧?是不是啊?」秋楓一步步逼問。
「是…」小狐狸的聲音細如蚊音。然後再抬頭,看著鏡中的秋楓,懇求著:「哥哥…哥哥……」
「來,妹妹,轉過身來,哥要妳看著哥的大雞巴給妳堵小穴。」
小狐狸緩緩轉過身來,半蹲著。
「呵呵,小狐狸妹妹撒尿時就這個姿勢巴?」秋楓壞笑著。
小狐狸的陰戶大開,暴露在壞哥哥色咪咪的眼前,羞得臉紅了又紅。
「哈哈。」秋楓開心地大笑。「看著嬌羞的小狐狸精妹妹妳…更讓哥哥心動不已。」秋楓雙手扶著她柔軟的身體,她的香肩。
「撐起妳的上半身,妹妹,低下頭來,哥要妳看著小穴被我的大雞巴插。」他命令要脅著。「看不看?不看哥不用大雞巴給妳小穴堵淫水了喲。」
「嗚…我看嘛……」小狐狸低頭,一看見兩人肉慾迷亂的接合處,臉「唰」的一下紅了起來。
「哈哈,就喜歡看小狐狸妳害羞的樣子,這樣感覺插起妳來更有情趣。嘿嘿,妳看,妳下面的小嘴也好害羞喲。」當秋楓的大龜頭一頂著她的陰戶時,她的大陰唇就害羞似地閉合了。
「啊……」
接著,他的下體慢慢挺起了,將她的花瓣慢慢給撐開,撐得像濕潤得花瓣一樣,美麗地綻放了。
「啊…真是太美了……」
那樣一點一點地進入,對小狐狸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弄得她心癢癢。「哥哥,插我…我要……更多…更多……我…要……」
小狐狸難受地在他懷間喘息。
「妹妹,大雞巴哥哥來了。」秋楓其實早已迫不及待的想狠狠地插她了。
小狐狸正想將蹲得發麻的雙腿放來懸掛在梳妝檯邊,被秋楓一手抓著她的一只小腳,將她的雙腿大大地方開,下體猛地大力一挺——「噗滋」粗大的肉棒狠狠地往小狐狸她淫水橫溢的陰道裡用力的插去。
「啊啊——」小狐狸一瞬間舒服地恍若要暈過去。
尖熱的,堅硬的,粗大的肉棒,一下子深深地插入小狐狸緊窄的陰道裡,龜頭深深地頂撞向她嬌嫩的花心。
「啊…妹妹…妳的花心深處都在顫抖耶……哥哥的大雞巴插得小狐狸精妹妹妳花心亂顫……」
「啊啊……」小狐狸感覺秋楓的巨大深入了自己的體內,深深的,彷彿身體快要被他插爆了。
秋楓的反應也很激烈。
「啊……妳夾死哥哥了……」
大肉棒一插入就被她緊緊地包裹著,夾弄著。秋楓舒服地,毫無停留地一插入就開始抽插起來。「噗滋」「噗滋」「噗滋」…操得她的淫水聲四起。
「啊…啊…啊……」
小狐狸躺在梳妝台上,秋楓站在桌邊,分開著她的雙腿,挺起堅硬的大肉棒對準她淫水氾濫的小穴一個勁地劇烈抽插。
「哥啊……」小狐狸就連哀叫的聲音也很好聽。
「妹妹,看到了嗎?看到大雞巴哥哥在操妳的穴了嗎?」秋楓喘著氣,強烈撞擊。
「人家就是要你那樣狂日人家。」小狐狸渾身火熱,兩頰也紅熱,幽幽嬌喘如蘭。
「我日……」
「我日……啊……」秋楓像喊著口號似的,說一下「日」就用大肉棒對準她的騷穴操一下。
「啊啊啊……」
他的下體很有節奏地挺動著。
「我日。」插她一下。
再喊一下:「我日。」
又抽她一下。
「哥……啊啊……」
火熱、堅硬的大屌在小狐狸猶如處子般緊湊的陰戶裡,急速抽送著。
「啊…啊……」她夾得他是如此之緊,使得秋楓每一次的抽送,都能與她陰道肉壁得到相當充實的摩擦,摩擦得他們全身都酥麻不已。
「啊啊……哥啊……」
「啊⋯啊⋯⋯叫大雞巴哥哥。」他與她全身熱汗直流,秋楓用力地挺動著,對著她的陰道抽插著,他無比地激動。「啊…小狐狸快叫大雞巴哥哥。」
「哥哥~」
「快叫大雞巴哥哥!」
「大雞巴哥哥…小狐狸快不行了……」
「以後一直要叫我大雞巴哥哥,聽見沒?」
「啊……」
聽見小狐狸的叫喚,讓秋楓無比激動、衝動,肉棒還在狂插她的小穴,可精液卻激射而出,射得她高潮來臨,淫水直噴,噴出穴外。他的精液,她的淫水,混在一起,噴將出來。
「呀啊啊啊啊啊~~~」
噴得梳妝台上、鏡子上、他的與她的下體間,到處都是。
「啊……」突然感覺整個身體被掏空了一樣無力似的,秋楓趴在小狐狸的身體,臉側貼在她豐滿的乳房上。肉棒依然插在她的陰道裡,不肯抽出。
「啊……」小狐狸也無力地喘息。
他親了一下她發硬的、粉紅的,挺翹著的乳頭。然後看著她因劇烈的性交而變得無比紅潤的俏臉。
「小狐狸妹妹,大雞巴哥哥插得妳爽不爽?」
小狐狸緊閉雙眼悶哼。「嗚……」
「呵呵,怎麼啦?」
「哥……我快累暈了……」
秋楓敲了小狐狸一下。
「不長記性啊,說了要叫『大雞巴哥哥』!」
說著趁下體還沒有完全地軟下來,又急急地挺動了幾下,對著小狐狸高潮後,特別敏感的陰道,又猛操了幾下,操得全身觸電般抖個不停。
「啊啊啊……大雞巴哥哥……」小狐狸顫抖著身軀,哀求著。
「嗯,這就乖了嘛。」秋楓拍拍小狐狸的頭,嘿嘿一笑說:「要是以後忘了叫我『大雞巴哥哥』我就用大雞巴操妳,操爛妳的小騷穴。」
「嗯……」
小狐狸蜷縮成一團的樣子很可憐,又累、又想休息、又想走。
「好啦,我抱妳出去好吧。」
秋楓抱著她,繞過旅店的大門,走到後門,他目送著小狐狸的離去,步伐有些蹣跚。
「哥哥…再見…那我走了……」
「妳叫的啥?」秋楓的目光閃過一絲精湛。
小狐狸趕緊說:「大雞巴哥哥。」
「好啦,快走吧,哥也累了。下次記得有空回來,再讓哥哥好好瞧瞧妳。」
「下次…」下次就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何時了……
踏著夜色,小狐狸再次流浪去了。

20100729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