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哥不只是個傳說

很想,很想你……

修練時,不夠專心的小狐狸岔了氣,險些走火入魔。她一直想著夜狼,愈是混亂,愈想奔到他身邊,再聽聽他的聲音,讓他摸摸自己。
於是半夜中小狐狸衝出了修練之地,拖著發熱、混亂的身軀,衝向河邊,發狂地東奔西跑。
「哥…你在哪裡……嗚……」
河邊的濕氣與泥濘,弄濕、弄亂了小狐狸的毛髮。
她來到一個株洲的地方,在河間的一個地方,四周被河水圍繞著,洲上站著一個一個真人,擋住了小狐狸的奔跑。
「大半夜的,狐亂奔走,不怕危險嗎。」
「我在找…一隻夜狼……」
小狐狸東張西望著,就想翻遍每一吋土地,找到他的蹤跡。
至少……只要找到那個他們的窩,也許…就能再看到了……
「妳找他做什麼?」真人問。
「……」小狐狸突然間被問倒了,是啊……找到他要做什麼。小狐狸小聲地說:「我想…讓他安慰,得到這段期間沒出現的他的諒解……」
小狐狸一邊走,一邊吸嗅土地上的殘留的味道,真人踏著雲跟在小狐狸旁問道:「一定得是他?」
小狐狸抬起頭天真地望著真人。
「我可以代替他來安慰妳。」
小狐狸甩甩頭、搖搖頭,不想去想這樣的想法,於是加快了腳步,真人同時也加快了雲朵飄移的速度。
小狐狸說:「在用盡一切方法之前,我是不會放棄的。」
遙望河水的看不見的盡頭,她心裡想的是怎麼渡過這條河。
「妳是怎麼遇到他的。」真人轉了話題。
「在這…就在這個地方。」
真人說:「來這世上的生物,都是有所求的。」
「他待我很好的,我們至多是相互磨蹭脖頸,他不會勉強我做我不願做的事,像是化成人樣。」男人向來都是期望小狐狸化為人身,但夜狼不會。
真人哈哈大笑:「他的目的是得到妳,當然待妳好啦。」
小狐狸聽了微怒還想爭辯,卻不知道該怎麼辯駁,只好轉身繼續走。
「妳可以化成人身的吧,為何不現身呢。」
「我怕以人的眼來看對方的眼,我怕看見對方太真實的一面。」
「不是怕,是讓妳更可以激動、更興奮。」彷彿有過經歷,真人說得煞有其事:「其實妳內心是個真正的狐狸精,妳很期待讓妳慾望狂升的場景,只是還沒適應。」
小狐狸一片片揭開自己內心花苞的花瓣,想找出那害怕的根源:「我也怕…自己那笨拙的人樣,讓他看見了討厭自己……」
真人溫言道:「怎麼會,如果是我我會教妳,更不會說妳表現是否好。」
小狐狸心中感到一股暖意與害羞,睜大那水汪汪的眼望著他。
這激起了真人內心的衝動,忍不住更靠近小狐狸身邊。
「化為人後,嚐過愛戀的滋味嗎……」
小狐狸似懂非懂的樣子,扭捏地別過身去低聲道:「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妳平常會伸手去摩擦腿間嗎?」
「……」小狐狸的速度慢了下來,風吹散了她的秀髮,她看著他,緩緩地說:「現在只能用手了。」
反倒是真人露出詫異的神情:「不然還會用什麼?」
「以前有東西…後來不見了。」
「什麼東西?」
「假陰莖。」小狐狸盡量保持鎮定的樣子。
「會用假陽具的女人居然不保持人身,呵呵。」
「那是以前主人買給我的…」
「不錯,火腿腸、茄子、黃瓜都可以。」
「我……哪來那麼多東西?」看她衣袖飄飄,肯定裝不了什麼東西在身上的。
「買就是了。」
小狐狸小心地問道:「你喜歡看對方用東西插的……」
「不是,我喜歡對方真正的感受。」
「手也是可以很舒服的。」東邊的山頭已透露著微亮的光。「啊…天亮了。」
「只要妳舒服。」
話題越聊越偏,開始走上岔路。他們雙方停下腳步,看著對方。
「濕了嗎?」
小狐狸別過臉去,盡量地想走遠,樣子有些蹣跚。
真人發現自她大腿內側流下的透明液體,很誘人的場景。
「不…行了……」
小狐狸停靠在一棵樹旁,低喘著,想收攝心神。
真人靠近她的身邊,不顧小狐狸的阻止,扯開她的衣襟,用力扳開她的雙腿,用舌尖勾她兩腿間嫩嫩的肉縫,舔著那流出透明的水,一邊揉著她的雙峰。
「啊啊……」其實,小狐狸已經全身慾火焚身了。「要……」
「要什麼,要告訴哥。」
「想要……肉棒……」小狐狸衣著散亂不整的樣子,讓人很想淫亂。
「要哥插妳麼。」
「哥…插我的……」
話未說完,真人站起挺著下身插入她的口中。「插妳小嘴嘴。」
「嗚……」小狐狸皺著眉難受的嗚咽。
他插至小狐狸的喉嚨深處,小狐狸嗆著想推開他,又被他按著頭。
「嗚…啊……」
真人就這麼將下體頂在小狐狸的小嘴中恣亂發洩,直到…射了小狐狸一身。
小狐狸的眉上、髮上、鼻尖…盡纏上了白色的黏稠液體,樣子看起來很濕意。
真人抱著這樣的小狐狸來到他住的地方。
小狐狸的臉上露出彷彿找到哥哥般的安心模樣。
看著抱著她的真人,小狐狸激動地埋入他的懷中,睏意來臨,她向他說:「抱著小狐狸睡吧。」
「哥就住在這,可別再忘了。」
「嗯。」小狐狸用力點頭。
「小狐狸最乖了。」真人讚許,並將她放置在床上。「哥要看小狐狸。」他說。
小狐狸眨著很想就瞇上睡覺的眼,疑惑地看他。
「哥要看,聽話。脫掉衣服,哥要看妳現在穴的模樣。」
小狐狸有些猶豫,但還是滿足了他的需求,在床上擺出了撩人的姿勢。
真人好整以暇地坐在一旁欣賞,點頭說:「哥喜歡這樣的妳,長相清純但又淫蕩的妳。」他探近看說:「小狐狸被男人插過好多次了哦,騷穴都插黑了。」
「我……」小狐狸低下了頭,覺得自己很羞恥。
「哥想看妳騷穴流水的樣子,給哥看,聽話。」
小狐狸只好將兩瓣肉唇扳開,內心的花蕊雖看起來很水亮,但卻還沒有到流出水的地步,她皺著眉說:「怎麼都沒有水呢…」
「小笨笨,先用手指插進去在裡面攪動穴,然後把她掰開。原來小狐狸不夠騷的…要給哥看都沒水水。」
「不是的…」小狐狸焦急地都快哭出來了。
「掰開穴給哥看,哥要看裡面的嫩肉。」他指著自肉穴連至大腿上的白絲道:「那不是水麼,腿邊上留的,透明的水…」
「唔…」
「手指插在裡面,哥想舔妳的穴。」
真人站起來,一步步逼近小狐狸的床前。
「小狐狸的菊花都鼓起來了,肯定也是想哥插了。」
「我…沒有…」小狐狸害怕地往後挪,手指在嫩穴中抽插。
真人脫掉衣服。
「哥雞巴硬了,想插小狐狸了。」
「唔…」小狐狸小聲問道:「不是才剛射嗎……」她已經很想睡了。
真人欺壓至小狐狸的床上,臉頰磨蹭著小狐狸的粉頰:「才剛射了就不能再硬啦,小狐狸的手指太細,插自己的穴不夠粗。」
他的中指突然迅速插入小狐狸的後庭。
「插搔穴的時候無名指可以同時插菊花。」
「好痛……」
因為乾澀,真人的手指有些滯礙無法順利完全插入,又沾了點穴裡的水,更深入了裡邊。
「啊……」小狐狸痛得瞇起了眼。
「好乖,哥好想插妳。」
小狐狸其實已經又累又無力,睏得快要暈死過去,氣喘吁吁。
「哥啊……我已經沒力氣了,能讓我歇會嗎?」
最後一口氣力用罄,又縮回了那一隻雪白色的小狐狸。
真人拎起小狐狸的後頸,到他眼前說:「快再變回人身啊。」
白色的小狐狸撐著沉重的眼皮,微揮尾巴道:「我會昏去…」
「那等能變成人時再給哥看。」
「嗚…午時我還得修煉……」
「那就巳時再讓哥看一次。」
「睡覺睡覺……」小狐狸覺得快要死掉了。
「也好。」真人將小狐狸抱在懷裡躺著。「是不是插暈了。」
小狐狸哭著喊:「是想睡覺。」
「嗯,睡吧,哥抱著睡,親親了睡覺,乖狐狸。」
得到允許的小狐狸頭一靠,就此就入夢鄉。

那一次後,小狐狸開始避著真人。
因為…他終究不是哥,因為那只想要著小狐狸身體的心裡令她厭惡。
好幾次被他逮到,小狐狸總是這樣拒絕。
「我累了,快變回小狐狸了。」
直到之後遇見了新主人,某次與主人在市集裡親密地在一起,也讓他瞧見了。
他堵在小狐狸的住處,讓正準備回道觀拿東西的小狐狸嚇了一跳。
「還不爬過來舔我。」
小狐狸想繞過他從令一扇門走。
「別躲著我,讓哥看妳玩妳。」
苦著臉,小狐狸再拒絕道:「不……」
「這麼不聽話,打屁屁啊。快變成人樣啊,哥會讓妳瞬間就全身光著的,輕輕拍妳圓圓的屁屁。」
「呵…」小狐狸還想笑過,一笑而過,但不管她往哪個方向,真人就走哪邊。
「露個腳丫子出來也好啊。哥教妳,可以從腳丫子開始,先看著腳丫子,再慢慢往上。」他想抓住小狐狸,但小狐狸靈巧地跳開了。
「……不想做。」小狐狸難過委曲地看著他,那時她已經有新主人了,不能隨便與人胡來。
「不想做給哥看看總可以吧。」
「求你快走吧……」
「不行,妳每次要我走自己,找人插妳。」
「我沒有……」小狐狸自己也說得心虛。
「那些我都不管,哥就想看看妳。」
「你是想看著我做壞事吧。」有哪個男人可能只看不做。
「那是做好事。」
突然他身手敏捷地踩住了小狐狸的尾巴,將她整隻提起來,在他眼前晃著。
「哥會摸著妳的屁屁讓妳趴在我腿中間的,快變吧!」
她雪亮的眼睛也看著他,說:「現在這樣比較安全。」
「我看著也一樣安全。」
「不要不要。」
真人的神色冷了下來,將小狐狸丟至地上,「砰」的一聲。
「行,就當哥沒說。」
那之後真人在也沒來過,也再沒遇上。
那之後,小狐狸再也不願與人交談、接觸。

20100725,0803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