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養成

 

圖片來源http://loups.tumblr.com/image/151092864603
圖片來源http://loups.tumblr.com/image/151092864603

隔天晚上,夜狼又來了,這次她直接開門讓他進來。
因她正在寫一封給重要朋友的回信,故要他先等一會。她抽出一條剛整理好的心緒遞給夜狼打發時間,讓他看看她心中的他。
整理好的心緒,就像一個故事。
因為沒有桌椅,小狐狸就坐在地上寫,筆墨紙硯都放在地上,她細細思索該怎麼答覆朋友的問題。
夜狼感受放入他腦袋裡的心緒,閉著眼睛說:「看到了,與哥哥的,呵呵。」
「嗯,哥哥的,很久沒整理了。」因為這段時間占據在她腦海裡的盡是與主人有關的。
他強笑道:「哥哥要跟妳一起合作,譜寫世界上最淒美、最美妙的故事。」
小狐狸抬頭對他露出微笑,問:「為什麼要淒美啊,感覺好可憐。」
「哥哥知道我的寶貝心中容不下第二個人……」說罷他嘆氣低下了頭。
小狐狸也難過了,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發洩這情緒,她握拳重擊大腿,猛烈地搖頭,像是想否認什麼。
他握住她想打擊自己的雙拳,強而有力地制止,說:「喔,寶貝,是哥哥不好。不該出現。」
她哀戚地望著他說:「哥哥,不是的,不是你的錯。」
「就算是錯,哥哥也願意一錯再錯。」他堅定地看著她。
有什麼比這句話更令人感動,小狐狸停下了動作。
他目光溫柔道:「為了我的寶貝,一切都值得。」
他的雙臂開敞,做出迎接她的動作,小狐狸順勢撲進他的懷裡。
躺在他溫暖又厚實的胸懷裡,她摸在他的心胸上說:「哥哥,你好棒。」
夜狼輕輕撫摸小狐狸的臉,眼中充滿了愛憐,說:「哥哥喜歡我的寶貝嘛。」
一瞬間,小狐狸似乎看到了,那個追著黑夜的自己,曾經她也對黑夜這麼說,瞬間,淚水模糊了視線,她喃喃道:「哥哥…」
沒察覺到她的異樣,他繼續抱著小狐狸,溫柔地撫摸,溫和道:「哥哥就喜歡我的寶貝叫『哥哥』。」
她的手輕輕觸摸上夜狼的臉,她想摸摸這個喜歡她的人,從手掌、手臂,再摸到脖子,然後她輕輕一啄。
「小壞寶貝,妳好壞,明明知道哥哥好想妳……」他紊亂了氣息,屏息道:「故意碰那些敏感地方。」
她眼神迷濛幻想著若是夜狼在床上,他是不是會弄得她在他身下求饒。
夜狼一把抓住小狐狸的小手腕,威脅道:「要是妳再弄,哥哥就……嘿嘿。」他雙眼目珠赤紅,慾火逐漸燃盡他的理智。
小狐狸迷人的眼眸眨了眨眼,一對會說話的眼睛閃閃動人,坐直了身子,放下不安分的手,說:「不弄不弄,就到此為止。」
「小壞壞,故意把哥哥弄得想了又跑了,那裡有點兒難受了……」他顯得很痛苦的樣子,撫額道:「妳又不知道哥哥對妳的感覺,妳一弄哥哥就受不了了……」
彷彿非常關心,小狐狸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由下往上仰望擔憂地對他說:「怎麼難受了,該怎麼樣才會好。」
「那裡難受…好想我的寶貝……」
身底下的巨物開始成長茁壯。
小狐狸紅著臉,卻摀嘴輕輕笑著:「喜歡,看哥哥,被我點燃火的樣子。」
說著小手又摸上他敏感灼熱的身軀。
「小壞蛋,又挑逗哥哥……小壞壞,妳太壞了……」他輕責道,卻又喜歡這樣的感覺,想下手,又怕嚇跑了她。
小狐狸緩緩靠近,突然伸出舌舔舔夜狼沒有防備的脖子。
「喔,喔……」夜狼幾乎快到崩潰的臨界點,叫道:「妳好壞,故意挑逗哥哥,哥哥要妳……」
「抱抱我嘛,哥哥,好不好。」她的聲音好柔、好魅、好甜,軟軀貼在他僵直的身上,好可憐、很需要的樣子,哀求道:「好想…哥哥抱我。」
「抱……」他閉上眼,吸了口氣,嚥下口水以舒緩乾渴的喉嚨,道:「抱我的寶貝……」
懷裡的小狐狸,在夜狼的眼中是眼神迷離的,她那嘴巴微微張著,是好期待的樣子,弄得他的心都亂了……
被抱著小狐狸就乖乖的了,很舒服地貼靠著夜狼的身體,熱熱的,很溫暖。
但夜狼抱著她,感覺到她那軟軟的身子,正在他懷裡扭動著,扭動著樣子好美……多麼想一親芳澤。
小狐狸仰起臉,伸長鼻子對著夜狼猛嗅了幾下。小狐狸喜歡夜狼在外奔波的衣服那種努力的味道,夾雜著各式各樣的氣味與他流汗所散發出的體味,她喜歡有能力保護她的人。
夜狼的手僵硬地扶著她纖細的腰身,極力忍耐著。小狐狸那貪婪的樣子,在夜狼寬闊的肩膀裡,好溫柔、好柔弱的樣子,都令他好喜歡。
小狐狸吸吸嗅嗅,到處聞聞,夜狼的每一處,從脖子聞到耳朵,再來到肩膀、胸部、腹部、肚臍……更下面……
他開始喘息,道:「哥哥好想到床上看我的寶貝聞哥哥時喘息的樣子……哥哥好想看……」
「哥哥…」小狐狸垂下臉,柔柔地喚。
「打開房門,好麼?看妳聞哥哥時的誘惑,喔,那種感覺,一定會讓哥哥沉醉的。」
「哥……」嬌媚的嗓音,是任何男人聽了都要酥軟的聲音。
「嗯,寶貝。」夜狼把她抱得更緊了。
小狐狸含淚地望著他。「哥……」
「小壞壞,弄得哥哥那裡好硬……」
她忸怩想避開夜狼,卻更刺激了他。
「小壞壞好壞,故意地挑逗哥哥……弄的哥哥好難受……」
「哥…我沒有……」小狐狸的眼中充滿淚水,無辜地望著夜狼。
「明知道哥哥喜歡我的寶貝,還在哥哥身上亂吻……哥哥都能感覺到妳的喘息……柔柔的、好性感……」
「哥……我沒有…沒有…喘息。」她說,卻開始喘息。
「有。」他大聲說,抓著她的小手撫過剛才她聞過的每一處,由上至下。
小狐狸柔媚地聞聞那些證據,卻從口中流下一絲,滴到了他凸起的褲檔。
夜狼虎軀一震,將她擁至面前吼道:「小壞壞,還說不挑逗哥哥?是不是還要把哥哥凸起的地方解開啊?呵呵。」他將她的手放到剛才被她弄濕潤的地方。
眼見火勢即將蔓延一發不可收拾,小狐狸停下玩火的動作,對著夜狼猛搖頭。雙眼含滿淚水,委曲是說:「喔,不行啊……」
他失落地說:「喔,不行啊。」夜狼放開手整個全身癱倒在地,躺在地上。「好吧,如果我的寶貝不願意,哥哥不會欺負我的寶貝的。」
小狐狸也躺在他旁邊,抱著他低喚:「哥哥。」
「嗯。」
夜狼閉上眼,想退火,一閉上雙眼,又全是幻想中小狐狸的旖旎風光,好像比剛才更難受了,他痛苦地忍耐著,看著懷中安靜的小狐狸,問:「寶貝,還在想哥哥嗎?」
「冷靜點了。」小狐狸低著頭自責道:「小狐狸太壞了,不該這般逗弄哥哥。」
「寶貝,剛才,為什麼要對哥哥那樣。」他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只見她紅著眼眶含淚的模樣,又更令他不能自己了。
「剛整裡完與哥哥的心緒。」兩手食指在面前輕點,總不能說很好玩啊,她搖頭道:「我錯了。」
「妳好壞,弄得哥哥那裡好難受……現在更難受了。」他輕嘆。
「哥……」
「小壞壞。」
見小狐狸無辜的樣子,夜狼也心軟了,不忍再責備她,緊緊地抱住她嬌弱的身軀。
她也擁著他,很舒服、很溫暖,小狐狸滿足地笑著。
為了讓自己冷靜,一會後,夜狼提議出去走走。
扶著她站起來,走出屋外。
兩人手牽著手,在滿空星辰下漫步。
「小寶貝,今天過得好嗎?」他問。
「今天…還好。」小狐狸像個做錯事的小孩,絞弄自己的手指頭,頭低低地說:「有一次修練審查翹掉沒去,隔一週又有一點逃避地想用生理期請假,現在師父不接受,連最後的審查也不能了。如果這次又沒過,恐怕就要延後出關了。」
最後她淚眼汪汪,抬頭可憐地看著他。
「小壞壞老做壞事,被師父責罰吧?呵呵。以後要乖乖地修練喲。」
「嗯,我會盡量乖乖去修煉。」
「嗯,相信我的寶貝。」
她對他微笑著,露出了右頰的酒窩。
他帶著讚許的眼光,輕輕地拍拍她的頭說:「真是我的乖寶貝。」
「哥哥。」
「寶貝。」
擁抱了一會,他們又繼續走。
小狐狸問起:「哥哥京城是不是好冷了?」黑夜也在那個地方。
「有點冷,要穿毛衣了。」他問:「島上呢?」
「我的住處二十幾度,外面比較冷些。」
他嘆道:「好暖和啊,晚上有點兒冷吧?」
「嗯嗯,早晚溫差大。」
「寶貝晚上要注意保暖啊。」他拉拉小狐狸的衣領,讓風不會透入。
小狐狸笑得好可愛,雙臂舉高地討要,說:「哥哥給我溫暖。」
「好啊。」他摟著小狐狸,把她包覆在自己的大衣內。
小狐狸在夜狼的懷裡,好溫暖,好舒服。
好幸福的樣子。
「要是以後哥哥把妳接到哥哥為妳準備的巢穴中,一定每天都讓妳這麼幸福。」
小狐狸不敢去想像那樣的未來,變得難過。
「哥哥……」她輕聲呢喃。問:「哥哥為什麼不交女朋友呢?」
夜狼輕啄小狐狸的額頭,說:「哥哥有我的寶貝就足夠了。」
小狐狸難過地說:「我在島上,常常摸不到、碰不到。」
「哥哥感覺就在妳身邊,抱著我的寶貝,妳柔軟的身子,在哥哥懷裡……」說完他抱著小狐狸更緊了。
她溫柔道:「我常想你就在我身邊,我可以在你懷裡。」
她幸福地靠在夜狼的懷中,柔軟的身子,嫩滑的肌膚,摩擦他粗獷的身體。
「哥哥好喜歡我的寶貝。」他親親小狐狸。「寶貝又在挑逗哥哥,弄得哥哥心神蕩漾……」
慾火不但沒消,還更茁壯了。
「唔,沒有啊。」小狐狸委屈地辯道,她是真的沒做壞事的念頭。
「小壞壞。」卻如此惹人憐愛。
「小狐狸喜歡抱抱。」她笑著對他說。
無人能夠拒絕這樣的軟玉溫香,他雙手環繞著她的嬌軀。
他抱著她問:「寶貝,明天幾時修練?」
「辰時得出門。」
「寶貝每天這麼辛苦?好可憐。」他憐愛地將她抱得更緊。
這麼一說,小狐狸倒慚愧了,她搖頭否認道:「哥哥比較辛苦,我真的不辛苦,為生存打拼比修練辛苦好幾倍。」
「寶貝每天要修練,還要整理心緒,好費腦子的。」
「整理心緒時我很快樂的,整理心緒我不會覺得累,做我想做的事,不管多累都心甘情願與快樂。」
「真是個傻寶貝,呵呵。」他寵溺地揉撫小狐狸的頭。「如果哥哥跟妳一起製造回憶會更快樂,是不是?呵呵。」
「哥哥有這樣想做的事嗎?」她微微傾著頭問道。
他笑著說:「嗯,哥哥就很喜歡現在的工作啊,所以每天這麼忙也挺高興的,呵呵。」
小狐狸既欽羨又為他感到高興,說:「這樣真的好棒,可以喜歡自己的工作。」她在讚嘆地說:「好棒,哥哥好棒,我也想像哥哥那樣喜歡的事就是工作。」
「如果能跟我的寶貝一起,白天幹自己喜歡的事業,晚上幹我心愛的女人,那多好啊。」夜狼勾著小狐狸的後腦勺,讓她更親近自己。
「啊啊。」聽到夜狼這般露骨的對白,讓她的心中也不禁浮現出那樣的畫面。她笑著說:「感覺還不錯,這樣哥哥太辛苦了,很操勞呢。」
「哪有啊,跟我的寶貝做,讓哥哥好享受呢,呵呵。」他在她的耳邊悄聲說道:「幹完了睡覺,睡得好香呢。」
小狐狸嬌羞地紅了臉,小聲讚道:「哥哥工作時好棒,晚上時也好棒呢。」
「可是……」夜狼苦惱地嘆道:「好棒寶貝卻不讓哥哥……好難受的……」
小狐狸聞言難過地低下頭。
「哥哥……」
「好了好了,寶貝也別難過了。哥哥知道,其實妳也是被主奴思想毒害了。」
「咦?」小狐狸奇異地看著他。
「妳是自由的,沒有必要受別人控制。」他說。「我的寶貝與生俱來是自由的,妳的自由是上帝賦予的,誰也不能侵犯。」
小狐狸點頭道:「嗯,其實我知道的。」她都知道,但……「但是安全感和安心感卻從他們那邊得到。」
「安心主要來自於妳自己的心,別人誰也代替不了。」
聽完夜狼說的話,小狐狸迷離了眼神,變得害怕、無助的樣子,不住地顫抖。
「怕……」她害怕地雙手環住自己。
夜狼馬上拉過她來到自己的懷中,抱緊緊的。安撫道:「哥哥在,別怕別怕……寶貝。」
她卻開始輕輕啜泣,更害怕了,哭喊道:「哥哥……」
「喔,別哭別哭。」夜狼手忙腳亂地要擦去她一顆顆掉下的淚水。「哥哥在啊。」
「哥哥……」小狐狸雙眼含滿淚水,看著他。
「寶貝,害怕的話,抱著哥哥……」他握著她的小手放到自己的腰際。
「嗯,抱……」小狐狸聽話地抱住夜狼,漸漸止住淚水。
厚實的胸膛替小狐狸擋受著風寒,夜狼凶狠地環伺道:「在哥哥懷裡,誰也不能傷害我的寶貝……」
小狐狸笑了。
他抹去小狐狸的淚痕,溫言道:「把妳的害怕說出來,告訴哥哥……說出來就會舒服一些的。」
想了一會兒,似乎想起了什麼,似乎不願想起,她又濕潤了眼眶,說:「我真的不知道……」
「那就抱著哥哥……」他輕拍她的背脊,輕聲說:「在哥哥懷裡,什麼也別想,舒舒服服的躺著……」
「嗯。」小狐狸平靜下來,仰頭微笑對他說:「哥哥,你真好。」
風呼嘯而吹,卻絲毫吹不到小狐狸,夜狼將她保護得好好的。
想到了什麼,小狐狸在他溫暖的懷中,問:「若真的做愛完,你也會抱抱我嗎?」
「嗯,」他肯定地點頭。「如果做完了,哥哥還會緊緊地抱著我的寶貝…」
小狐狸好幸福的笑著。
「那就可以……」她說。「如果有機會…你可以。」
「…輕輕撫摸妳的身體。」他閉著眼說,雙手也輕輕的撫摸著小狐狸的身體,彷彿就像話中說的剛做愛完。
小狐狸也閉上眼睛,享受。
夜狼輕輕地撫遍她的全身。說:「讓那種感覺,最最快樂的感覺抵達妳周身每一個毛孔……」
小狐狸臉上泛出紅撲撲的顏色,像個紅蘋果。
他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一吻,說:「小寶貝好可愛,害羞的樣子,哥哥好喜歡。」
她嘟嘴辯道:「誰叫哥哥說著還摸摸人家身體,會有感覺的…」
「那麼有感覺嗎?呵呵。」夜狼笑著,又輕輕碰到了她的身子……
「女生做完後身體還是很敏感的。」
「哥哥知道的,呵呵。」他的手隨著話語撫摸她的身子。「所以,每次做完了,會輕輕撫摸我的寶貝……」
小狐狸害羞地躲進他的懷中。說:「哥哥,可以…抱著人家去洗洗嗎……」
「好的。」
說罷夜狼抱起小狐狸,走過一小段路,來到不遠處如池塘大小的溫泉。
她臉貼在他的胸前,很柔順、嬌媚的樣子。
夜狼忍不住俯下身親了她一口。
「啊。」小狐狸又紅透了臉,不敢看他。
夜狼抱著她蹲在岸邊,伸手試了試水溫,確定可以後,他緩緩地解開小狐狸的羅衫,露出姣好的身材,挺立的胸部。
他忍不住又在她的胸部親了一口。
小狐狸依偎在她身上,嚶嚀一聲,嬌喘道:「哥哥…這樣怎麼都洗不完的。」
被夜狼舔拭過的乳房,更挺了。
夜狼困難地吞嚥,低啞道:「小壞壞又故意給哥哥機會,挑逗哥哥……弄得哥哥又想了……」
「沒……沒有啊……」小狐狸皓齒咬著下唇,被風吹拂的柳姿顫抖了一下,說:「要來洗洗呢,小狐狸到水裡洗洗。」
「好,哥哥幫妳洗洗,好不好。」他好脾氣地溫柔對她說。
「好。」
小狐狸給夜狼輕輕放在水裡……
溫差的變化令她忍不住縮瑟了一下,但適應水溫後,來自身體四周的溫熱在她的體內擴散開來,打從心底傳來的溫暖與幸福。
她踢踢腳,手臂在水中浮滑,好幸福好快樂的樣子,她快樂地對夜狼說:「溫溫熱熱的水好舒服,小狐狸喜歡在溫溫熱熱的水裡。」
「溫熱的水好舒服?」夜狼溫柔地看著她快樂玩水的模樣。
「就像在哥哥的懷裡般溫暖,很喜歡,會覺得好幸福。」小狐狸舒服地閉上眼睛。
夜狼把水撩到她的身上,溫溫的水,溫溫的波浪拍打著他的寶貝的身子。
「哥哥……」小狐狸又忍不住靠到溫柔的夜狼身上。「太舒服了。」
溫水像夜狼的手一樣,輕撫著她的脖子,撫著她的胸。
「啊……」小狐狸把夜狼的手帶到她的身體,要讓他洗洗剛剛被夜狼弄髒的地方。
「喔,別別……」夜狼輕輕地想縮回。「寶貝,哥哥不要……哥哥不想玷汙我的寶貝的身子……」他痛苦地拒絕道。
「噫,哥……」她柔柔喚道。
「嗯。」早已酥麻了身心,夜狼輕聲應道。
小狐狸再靠著夜狼,安心地靠著他,小狐狸知道就算現在睡著夜狼也會抱她去床上睡的。
她靠著夜狼的身子,好溫柔、好陶醉的樣子,雖然夜狼的心裡好想……聞著她頭髮上散發的香味,夜狼有點兒醉了……
小狐狸很放心很安心。「好希望一直在哥哥的懷裡。」
「哥哥也好希望一直把我的寶貝抱在懷裡……就像這樣,摟在懷裡……」雖然水弄濕了衣裳,他也不鬆手緊緊地抱著小狐狸不放。
「是不是…夢……」熱水的蒸氣,讓她的眼睛看起來有些濕潤。「小狐狸覺得好像在作夢…夢醒就沒了……」她緊緊攀著夜狼的手,害怕會失去。
「是夢,真實的夢。」夜狼說。「夢醒了,哥哥還在。」
「哥哥……」她感動地看著他。
「寶貝還想讓哥哥撩著水,幫我的寶貝洗洗……?」他微微晃著被小狐狸緊抓著的手腕。
小狐狸這才放開,快樂地答道:「好。」
夜狼撩著水,波浪拍著她的身子。
小狐狸舒服得都快睡著了。
波浪拍打著她的肩,她性感的肩在水面若隱若現,好美。夜狼忍不住俯下身,親一口……
小狐狸「啊」地叫起來,連聲音也好美。
「哥哥……」她輕輕喚。
「渾身流淌著美妙的感覺……,是不是?」他微笑著問。
「哥哥……」她轉過身,攀到他身上,低頭咬住夜狼的胸乳。
「喔,小壞壞。」夜狼呻吟出聲。
「回報哥哥剛才偷親。」小狐狸吐舌,嘻嘻笑說。
然後又低頭繼續專心地咬咬舔舔。
「妳弄得哥哥……好難受……好舒服……」
夜狼的手要……伸向她的胸部,伸到水中……
她那股股的胸部在溫水的蕩漾下,一晃一晃的,夜狼的手輕輕一碰,好敏感,小狐狸「啊啊……」地叫了起來。
「哥哥壞……」小狐狸嬌嗔道。
「小寶貝叫得好騷,哥哥好喜歡。」
夜狼的手把她的乳房,捏在手裡……
「啊……」小狐狸仰起了頭,迷亂地吟溢出聲。
他輕輕地捏在手裡,一隻手捏住一個……
「哥……哥……」她嬌喘道。「哥哥……」很難受的樣子。
他低聲說:「哥哥知道,我的寶貝好想……好難受……」
「嗚……」
在夜狼的抓縛下,她的乳房變得好大了,乳頭好硬了,輕輕一碰好敏感。
「我的寶貝好想叫,好想叫哥哥……叫啊,寶貝,叫啊,哥哥喜歡聽妳叫……」他慫恿道。
「啊啊。」小狐狸在呼喚下叫出聲:「哥哥……」
「妳是我的女人,哥哥的女人……哥哥好喜歡聽妳叫……」
「哥哥……」小狐狸的身體在水下亂動,腿間的濕滑都流散到了水中,她想攀附到夜狼身上索取更多。
夜狼一手抱著她的背,一手玩摸著她的乳房,握住奶子,弄得小狐狸胸部好難受。「哥哥……」她再叫道。
她鼓脹的胸部挺得好高,高聳的乳房,夜狼玩弄著說:「好美,哥哥好喜歡……哥哥知道我的寶貝在叫哥哥,叫得好美。」
小狐狸喘聲道:「你讓人家洗不乾淨。」
「不著急,哥哥把妳弄得舒服了再一起洗……」他徐然道。
手再輕輕撫摸著她的乳房,圍繞著她的乳房畫圈,一圈一圈地,弄得她的乳,更鼓了……
夜狼偶爾用手指輕輕撫一下她的乳頭,輕輕撫一下……
每次輕撫,小狐狸都會好敏感,叫得更騷了。
「哥……」
「妳的奶子好豐滿,寶貝叫得好好聽,哥哥好喜歡。」
「啊啊……」小狐狸像全身著火般,一股熱在全身無法發洩。
夜狼的手握住她的奶子,玩弄於他的手裡。
「哥……啊……」
他吻上她的唇瓣,封吻住她的吟叫,說:「我的寶貝叫得好騷,哥哥好喜歡。」
他的手伸到水裡,玩弄她的奶子,她嬌嫩的俏乳隨著水波晃動,好美。
小狐狸耐不住地把他的手再往下拉到腿間。
「喔,好濕,黏黏的。」夜狼驚呼道。「下面流出好多液體……嗯,哥哥好喜歡。」
當他的手摸到她的柔嫩時,小狐狸的身體動得更激烈了。把夜狼的手夾著,用力夾著。
「哥…啊……」
「寶貝叫得好美……」他讚道,瞳孔縮小,也在臨界邊緣。
「哥……哥……」一聲一聲柔柔喚著,叫得好騷。
小狐狸的眼神好迷離,嘴巴張著。
「叫得好騷……哥哥好喜歡。把哥哥弄得都好想了……大棒子……好脹了……難受了,他挺起來了,他好想妳。」
夜狼脫光了也跳到溫泉裡,把小狐狸摟在懷裡,小狐狸抱著夜狼飢渴地磨蹭。
「哥哥…啊……」她喘息著。
夜狼故意把挺立放在她的兩腿之間,她柔嫩的洞口。
「啊……」
夜狼摩擦,持續地摩擦著,黏黏的液體愈來愈多了…在水中彌散開來。
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小狐狸近乎驚叫地大叫著:「啊啊……」
「寶貝叫得愈來愈騷了……哥哥好喜歡。」夜狼拂去小狐狸臉頰上弄亂的濕髮,在上面落下一吻。
「啊……」
「叫啊,叫啊,哥哥好喜歡聽妳叫。」夜狼摟著小狐狸,故意用大棒子捅她的小洞洞。
輕輕捅…
捅進去一點…就是不深入。
弄得小狐狸好期待,把他的身子往下按,想他進去,可是夜狼就是不進去…在外面輕輕捅…
輕輕捅……
「哥…啊……哥……」小狐狸意亂情迷,幾乎是哀求了。
「嗯,寶貝。」他故意問道:「叫哥哥幹嘛?」
「要……哥…哥……」她緊緊抓著他。
「要哥哥?」
小狐狸慌亂點頭,雙眼飽含著淚水,懇求道:「哥……」
「要?要哥哥就告訴哥哥啊。」在說話的同時,夜狼沒忙著停下過下身摩擦的動作。
「哥哥……我要哥哥……」小狐狸哭道。卻也沒忘了呻吟:「啊……」
「嗯,好可憐的寶貝,叫得好騷,哥哥要來了!」
夜狼屁股一挺……
插!!!!!!!!
「啊……」
進去了。
小狐狸的小洞洞裡面好滑,刺溜全進去了。
「哦,好滑。」他發出讚嘆聲。
夜狼插到最深,塞得她滿滿的。
「哦,好滿。」小洞洞把夜狼的棒子夾得緊緊的。
「啊啊……哥……」她呼吸急促,
還想要更多……
「哥……」
更多……
「哥……」
「我的寶貝叫得好騷。」
「哥…我要…我要……」幾乎忍不住,小狐狸自己扭動屁股前後動了起來。「要哥哥……」
「哥哥插啊……」夜狼要加快速度了,開始在小狐狸的體內抽插。「插插插…插死妳這個小騷貓……」
小狐狸一聲叫得比一聲還淫蕩。「啊…啊……哥啊……」
溫熱的池水被夜狼的劇烈動作弄得水花四濺,一滴滴水珠濺灑在小狐狸的頭髮上,脖子上,鼻子上,舌頭上……
「啊……」
「妳叫得好騷…」小狐狸酥柔入骨的喊喚聲,像是在鼓舞,夜狼幾乎發狂地用盡全力進攻、衝馳。
碩大的肉棒,在那濕淫的肉穴中進進出出。「插插插……插死妳……妳叫得好騷……」
「哥哥……還要……還要……再快一點……」
小狐狸用身體鼓勵著他,迎合他的衝擊。
「哥哥知道妳要哥哥快,好,哥哥加快……」他緊錮住小狐狸纖弱的肩膀,壯軀一挺,深深頂入花徑密穴中。
「啊……」
夜狼的抽動愈來愈快,快到不可思議。
彷彿要將小狐狸震碎。
「啊…啊……啊……」
「加快…加快……大棒子插插插……插插插……」夜狼唸唸有詞,不斷加快身底下的強力撞擊。
「啊……」小狐狸忘情地呼喊,每一下都融合了痛感與舒適感,每一下都讓她像是要到了天堂。「啊……」
像是再也要承受不住,她的聲浪中逐漸轉為悲切。
「喔…哥……不行了……」
她感覺到骨架像是要散掉,柔弱的身軀受不住夜狼狂力的插擊。
「哦…插插插……」夜狼的大棒子仍在插插插。
「嗚…啊……哥……」她的手扶著岸緣想要逃開,又讓夜狼抓回身下,強力抽插,插得她泣不成聲……
「插插插……插穿妳……」
「啊……」小狐狸在哭喊聲中,又再度達到高潮。
夜狼的大肉棒插穿著她,插得她高潮迭起,驚愕的情緒使得小狐狸的肉壁極度收縮,緊緻地夾住夜狼,讓他更發狠地橫衝直撞,插得她一次又一次高潮。
「夾得哥哥好舒服……」
「哥…啊…啊……」
「可是,哥哥不會放過妳,哥哥還要插……插死妳……插死妳……」夜狼健壯的身子緊緊摟住她,下面狠狠地插。
「啊啊啊啊……」
夜狼使勁全力地插,插得她的水水全流到池水裡了,到處都是小狐狸的味道。
「插死妳……」
「啊……」小狐狸浪叫著,曼妙的身姿彷彿在水中跳舞。
「插死妳……今夜,妳是我的女人……」他嚎叫。「哥哥的女人!哥哥要讓妳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讓最性感的女人也嫉妒妳。」
夜狼緊緊地摟著小狐狸,再次瘋狂的抽插。「插妳……插妳……要讓妳一次滿足一個夠……」
她的腰身動盪,柔俏的乳房亂晃。「啊…啊……」
「妳這個小壞壞,再不跟哥哥壞,再叫妳不理哥哥…哥哥插……插死妳……」他發狠地貫穿她的身子,弄得小狐狸在她身下死去活來的。
「啊……嗚……」
「還理不理哥哥?」他扣住小狐狸的下巴,要她回答。
小狐狸流著淚水,拼命搖頭,就是不回答。
「插……插死妳……插死妳……」
夜狼一邊插,一邊用手捏她的奶子。
夜狼的抽插已使得她渾身都好敏感,小狐狸尖叫出聲:「啊……」
夜狼用力捏、用力捏她的乳房。叫喊著:「看妳還讓不讓哥哥插,還讓不讓哥哥欺負?告訴哥哥,還讓不讓哥哥欺負?」
「嗚…哥……」小狐狸身子底下承受著夜狼的劇烈撞擊,她嬌喘著,還是搖著頭不回答。
「操妳?哥哥操死妳……操死妳……」
「呀啊……」她痛苦地緊抓著夜狼,在他健碩的背上留下粉紅的抓痕。
他用肉棒頂撞著她,威脅著她:「看妳還理不理哥哥?理不理?要不要哥哥?」
強烈的快感雖已令她無法思考,但她就是堅持不應聲。咬著唇,溢吟出聲。「嗚……」
「要不要?哥哥操死妳…操死妳……」
夜狼抱著她的屁股往上送,夜狼往下猛插、猛捅……
「啊啊……」她的汗水與淚水不住地往下掉。
「操死妳…操死妳…操死妳這個小騷妹妹。」
「啊啊……我還要……」小狐狸已經分不清是在哪裡,只覺得忽高忽低,快感忽強忽弱,她只能緊緊地攀在他身上。
「不要?」
「要……啊……」她癡癡地望著夜狼,那深情的眼神和口中流下的一絲…說明了一切。
「要?妳真騷,好,哥哥要妳,要妳……要妳……」他猛頂、猛頂,頂到最深、頂到最深。
夜狼的大棒子好大的,塞得她滿滿的。
抽出來,空了,
再插……
「啊……」
他頂到最深,再抽出來,
空了……
「啊啊……」
數不清次數的衝鋒。
「衝啊……」
猛衝……
「啊…啊……」
衝擊……
衝擊……
直抵花心的感覺,好美妙……
衝擊得小狐狸身子亂換,扭動著的身子像舞動的五線譜,製造出世界上最美妙的音樂。
「啊……啊…啊……」她已無力到快要叫不出聲,但還是叫著……
「哥哥好喜歡聽……哥哥都要醉了……妳好壞,叫得哥哥都要射了……」
「哥……啊……」她柔媚的嗓音即便摀著耳朵都能感受到。
「哥哥下面要爆了……別叫了……」他極力忍住,額上爆著青筋,面紅耳赤。
「啊…啊…哥哥……」小狐狸卻是愈叫愈激烈。
「別叫了……哥哥要……要插妳……」
夜狼最後幾下,努力掙扎插她。
「插妳……」
「啊啊……」
「哦…哦…哦……」
夜狼好難受了,憋不住了,要崩了。「啊啊啊……」
同一時間,小狐狸也叫出聲:「啊啊啊……」
「射…射…射……」就像在抽插小狐狸般。
「啊…啊……」
夜狼在每一次插入都射入精液。
全部射進去了。
他猛插,插到最深,射到裡面,射到她的花心。
「哦哦哦……」
一股熱流,射到小狐狸的身體裡。
「啊啊啊……」小狐狸大叫,潔白的身體抽搐著。
「好美……」夜狼緊緊地摟著他的寶貝,緊緊地摟著她
小狐狸身子顫抖著。
夜狼的大棒子插在她的小洞洞裡,小洞洞還一抽一抽的,夾著夜狼的大棒子,即使這樣夾著也弄得他好舒服。
「小寶貝,告訴哥哥,舒服嗎?」
「嗯……」小狐狸半瞇著眼,小小的身子縮瑟在夜狼身子裡,聲如蚊蚋,連聲音也小小的。
「渾身都好舒服,是不是?」他憐愛地撫摸小狐狸的臉,說:「哥哥也好舒服。」他舔拭去小狐狸眼角的水珠,摟著小狐狸。
夜狼緊緊地摟著他的小狐狸,巨爪一抄用岸上的衣服包覆住小狐狸。
在一瞬間,夜狼迅速地幻化成狼身。以驚人的速度,奔馳回狼穴,他的巢穴,狼王的位置。
來到溫暖的洞穴中,他輕輕地將小狐狸放置在鋪有軟褥的稻草堆上,他也臥在這個小巢旁,守護著她。
「寶貝,閉著眼睛好麼?回想哥哥給妳的感覺好麼?」夜狼摟著她,輕輕撫摸她的身子。
小狐狸張著眼睛一直看著夜狼,直到再也撐不住,慢慢闔上眼皮。
直到睡著……
夜狼的觸撫把那種感覺,最最快樂的感覺,帶遍她的全身。
他輕輕吻著她的額頭、她的眼、她的唇……吻著她的脖子……
小狐狸靠在夜狼身上,舒服得快要睡著了……
夜狼的手輕撫著她的背,輕撫著她的腰、她的翹臀……撫摸著小狐狸光滑的身子曲線……
他的胸輕輕摩擦著她的胸部,按壓著……
小狐狸嚶嚀一聲,又漸漸睡著……
「好舒服……是不是?」他輕聲問。
小狐狸甩了一下尾巴,算是應聲,沒張開眼皮。
夜狼的手慢慢撫摸小狐狸,把剛才的快樂帶到她身體每個角落。她的乳房、她的肚子……
她的腿,外側、內側……
她的膝蓋、她的小嘴、她的腳、她的趾間……
「哥…謝謝你……」她躲在夜狼懷中,輕輕出聲。「讓我這麼舒服……」
「哥哥應該謝謝我的寶貝……」
夜狼輕輕地親了小狐狸一下,好深情。「是我的寶貝讓哥哥跟妳一起享受到最美妙的那一刻,那種同時達到的感覺,真得好美……」
小狐狸嬌羞的縮在他懷裡,仰起臉看著夜狼,臉上泛出紅撲撲的顏色,好像是害羞了……
他用臉頰輕輕地磨擦著小狐狸的粉臉,在她耳邊呵問:「美妙感覺的極致……哥哥知道,我的寶貝好喜歡哥哥給妳的感覺,是不是?」
小狐狸誠實地點點頭。「嗯。」
「哥哥也好喜歡。」他輕輕啃咬著小狐狸的耳背。
「哥哥……」她顫抖一下,喊出聲。
「我的寶貝好喜歡讓哥哥也好快樂,是吧?呵呵。」
小狐狸紅著臉,將頭埋在他毛茸茸的懷裡。
夜狼看了更是喜愛不已,抱在懷中,愛不釋手。
「真是哥哥的好寶貝,哥哥喜歡。」
「哥哥……」小狐狸也將夜狼抱緊緊的。
「寶貝,哥哥喜歡我的寶貝。」
小狐狸嬌羞一笑,睜大水靈的眼睛問:「哥哥,我們來睡覺好不好。」
她想帶著這樣美妙的感覺睡著,她想這樣在夜狼的懷中,進入夢鄉。
夜狼抱著小狐狸說:「嗯,把我的寶貝弄得好舒服了。這個時候,最喜歡抱著我的寶貝睡覺了。」
夜狼緊緊地摟著小狐狸,小狐狸幸福地靠在他胸前,嘴角微微上翹,連睡覺時都是一副迷人的姿態。
夜狼從後面摟著他的寶貝……
小狐狸像一隻小狗狗一樣,蜷伏在夜狼懷裡……
「哥哥……」小狐狸逐漸失去意識。
夜狼抱著他的寶貝,可憐的小寶貝。
他們都光著身子,夜狼的大棒子頂著她的屁屁……
他摟著小狐狸……睡覺……
夜狼的手繞到前面,捏著小狐狸的乳房……
「嚶。」感覺到微微異樣,小狐狸努力想睜開眼皮,卻又撐不住再閉上。
鼓鼓的乳房現在變軟了,但還是很飽滿……夜狼把兩個乳房都捏在手裡……捏著睡覺……
小狐狸閉著眼憑感覺舔上他的脖子。
「嗯。」他親她的小嘴嘴。「睡覺好麼?乖寶貝。」
小狐狸舔上他的嘴巴,舔著他的舌頭。靈巧的小舌,在夜狼的唇舌中遊蕩。
「小舌頭好壞,弄得哥哥癢癢的……」夜狼的大棒子又起來了,頂著她的屁屁。
「噫。」小狐狸驚得睜開眼。「不會吧,那麼快。」
「小壞壞,故意弄哥哥……」
小狐狸每一個若有似無的移動都像是故意在他的大棒子上摩擦。突然她玩心一起,舔啊舔舔到了夜狼的耳朵裡。
「別啊,小寶貝。」夜狼氣息一窒。「別了……」
小狐狸溫柔地舔拭他的耳背,用舌頭在上面畫圈。
「哦!!!」他差點要站起來,怕將小狐狸震下,硬生生是忍住了。「小壞蛋,妳弄得哥哥好癢……」
小狐狸舔到了夜狼的脖子後面。
「小壞壞,別。」
小狐狸像是抓到興頭了,伸長濕潤的軟舌,在他頸後的肩頭一直舔舔。
「小壞壞故意的,是不是?故意讓哥哥再爽一次?」
夜狼巨碩的身子站起,亙立在小狐狸面前。
小狐狸柔媚地摀嘴輕笑:「哥哥比較想我舔哪呢?」
他用狼身捲住小狐狸,制止住她的動作。「剛才就弄得哥哥好爽了……都射了,小壞壞。」
「嗯,可能哥哥要抱小狐狸睡,所以不想舔舔了。」她了然似地為自己解惑。
「妳的屁屁別亂動就行了……妳屁屁好軟……」
「呵呵,人家喜歡動啊。」說完小狐狸扭著屁股,故意摩擦夜狼的大棒子。
夜狼呻吟出聲。
「妳好壞,弄得哥哥好難受……」
小狐狸濕濕的地方,現在連夜狼也都濕了。
他眼目中晶光一閃,吼道:「哥哥要反擊了。」
夜狼把大棒子插到她的屁股溝裡,按在她的屁股溝裡。
「咦。」小狐狸這才查覺到危險。
他好硬、好熱……小狐狸的屁股溝好軟……他粗糙的手掌心,在她柔嫩的屁股上撫摸。「屁屁好滑……」
「唔,怎能這麼快就硬了……」她開始想逃了,悄悄地一點一點往旁邊移動,想趁機掙脫他的禁錮。
「嗯,哥哥是金槍不倒,好厲害的。」
「那我會倒的。」她臉上泛出紅撲撲的顏色,害羞地低下頭。
小狐狸輕輕搖晃著白柔的尾巴,像是翹高著屁股,她的尾巴搧呀搧的,細長的柔毛不只一次刺激到夜狼最敏感的洞口。
「妳好壞,弄得哥哥好難受……」夜狼大力地喘氣。「哥哥也要弄妳……」
「咦?」正想拔腿就跑的小狐狸,被夜狼抓住尾巴。夜狼把大棒子從她的兩腿之間,插在她的襠下面,讓她夾著。
「啊……」小狐狸驚慌地想逃。
「哦,小寶貝叫了……妳好壞,知道哥哥害怕聽,故意用聲音挑逗哥哥……」他受不了地抽動著大棒子,摩擦她的小洞洞,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暫緩喘口氣。
「呀啊……」小狐狸全身打個機伶,然後開始顫抖。
他一面摩,一面慢條斯理地說:「妳好壞,好壞的寶貝。妳好壞,還說不要跟哥哥呢,今天這麼壞,弄得哥哥好難受……哥哥都已經射了,還不放過哥哥……」
現在是誰不放過誰……
「不壞哥哥就不喜歡小狐狸了。」小狐狸委屈地說。
夜狼伸長手臂,將小狐狸勾在懷裡,親暱地吻著她的額頭、她的眼睛、她的眉……說:「哥哥就喜歡我的寶貝壞……就喜歡壞寶貝……妳越壞,哥哥越喜歡。要是哥哥下次去島上,一定去找妳,把妳騙到我住的地方……」
「咦?」
他用單手就制服住小狐狸的雙手,固定在她的頭上,一隻腳浮壓著她白皙的小腿骨上,面露兇光地說:「把妳幹了…跟今天一樣……」
夜狼的手拂過她敏感的乳頭,令她忍不住驚呼出:「啊……」
他繼續說道:「讓妳叫得好騷…扒開妳的褲褲…露出白嫩的屁屁……」
他用腳撐開她想的夾緊雙腿,手指伸到了她的兩腿間,若有似無地在光滑無毛的陰阜上輕輕摩擦。
「分開妳的雙腿…從後插到妳的兩腿之間…摩擦妳的小洞洞…流著水水的小洞洞…弄得妳盈盈地叫…叫得好美……」
小狐狸嬌喘著氣,想動又動不了,想逃又逃不了。「不能了…哥…你挑逗我……」
夜狼啃咬著她的脖頸。「誰叫妳挑逗哥哥呢,哥哥就要挑逗你……」
夜狼的大棒子,好熱……好燙……
已經昂然,蓄勢待發。
「啊……」小狐狸受不了這樣的痛苦,哭了出來。「妳讓人家著火了怎麼辦,全身都想要。」
他壞壞地笑道:「好難受是不是?讓慾火燒死妳,燒死妳這個小騷貓,渾身都要。」
「啊……」她掙扎地扭動嬌軀,哭喊道:「哥哥…救我……」
「用聲音求哥哥啊,求哥哥救妳……」
「啊…啊……」
「對,叫啊。對,叫哥哥救妳。」
「啊啊……哥……」像是吃了春藥般,她全身火熱難耐。
「告訴哥哥,哪裡不舒服?」他好整以暇地地好心詢問。
「嗚……全部……哥……」小狐狸急得眼淚都下來了,哭著回答他的問題。
「渾身不舒服?告訴哥哥混身著火了,用聲音告訴哥哥……」
「哥…啊……哥……」她難受得說不出話,形不成句子。
「妳叫得好騷,真是個騷女人,世界上最騷最騷的女人,妓女、婊子。」他憤恨地羞辱著小狐狸。
「嗚……」
「哥哥的妓女、婊子……」他狠狠地在小狐狸的乳頭上一咬。
「啊……」小狐狸全身弓起,連痛苦的喊叫聲都那麼騷。
弄得夜狼慾火中燒,發狂地猛撲向她,把她按在身子底下。
翹起她的屁屁,像一個狗狗一樣,跪在地上,屁股翹著……
翹著…等著她的哥哥……
小洞洞從後面看的到,屁屁翹著,腿分開了。
夜狼的大棒子,從後面,對準她的小洞洞……
「想要嗎?說啊,求哥哥啊。」他拉扯她的秀髮,令她後仰。
「哥…要……」
「哥哥的大棒子好大的……知道嗎?」他在她的耳邊誘惑著她,就是不進入。「好粗……不怕?怕不怕哥哥的大棒子?」
「哥…哥……哥……」她顫抖輕喚著。
「要不要?妳這個小騷貨,叫得好騷。說,妳是騷貨,哥哥的騷貨……」
小狐狸搖頭不說,她不是。
夜狼搧了她一個耳光,兇道:「說!賤貨,說啊!妳是哥哥的賤貨,求哥哥插妳,插妳這個賤貨。」
夜狼從未這麼兇狠對待她過,小狐狸滿是委屈,兩滴晶瑩的淚花悄悄從腮邊滑落,心裡仍然記得她是主人的,將唇辦咬出血仍不回答。
「說啊!說啊!求哥哥插妳,插妳這個賤貨……求哥哥。」他脅迫著她。
一聲聲逼迫,再加上全身的慾火焚身,終於她嗚咽哭著說:「插…我……哥…哥……」
他露出滿意的笑。「好,賤貨,哥哥來了。」
夜狼的大棒子插……
「啊啊……」一股舒適感自小狐狸身下蔓延自全身。
像是在汪洋大海中終於找到一塊浮舟,得以暫時喘息。
「妳這個騷貨,為什麼叫得這麼騷?像一個母狗一樣。」他一邊羞辱著他,一邊狠狠貫穿她。「插…插死妳這個騷貨……」
不知道為何,愈是羞辱小狐狸淫水卻是愈豐溢,都滿出來滴到地上了。
「插死妳這個騷貨,插……插死妳這個母狗……」夜狼從後面插進去,狂肆虐淫她。
「啊…啊……」小狐狸像是迎合著他的辱罵,呻吟聲綿綿不斷,一聲比一聲還嬌媚。
「插死妳這個賤貨…插死妳……賤貨…插妳……」
「啊啊…哥…啊啊……」小狐狸的身段如浪潮般,扭腰擺臀,下身的唇口飢渴地吸食著夜狼的大肉棒。
夜狼著火似地瘋狂抽插,一次比一次還要大力。「妳好騷…騷女人…婊子…賤貨……告訴哥哥,有過多少男人?說,是不是很多男人都幹過?」
「不…啊……」
每一下都插到最深處,小狐狸吃不下夜狼異常仍在成長的巨物,撕裂著她原本窄窒的肉壁。
「幹死妳…插死妳…插死妳……說,有沒有別的男人?說!賤貨!」
「啊啊……沒有啊……」小狐狸搖頭哭喊。
又是疼痛、又是高潮,另她完全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只覺得夜狼不斷地帶她上巔峰,一直停在最高處。
「騷貨還有臉說沒有?賤人,插死妳…插死妳……插死妳這個騷母狗……」
「啊……快要被插壞了……」小狐狸在震盪中喊出。
夜狼紅了眼,從後插穿她,直抵花心。「妳這個騷貨,只配被哥哥插,插死妳,插爛妳…插壞了才好,插壞了就沒別的男人找了,賤貨…插死妳……」
小狐狸已無力抵禦,快要軟腳倒下,還是夜狼扶住,繼續瘋狂的抽插。
她伸手想往前挪動。「啊啊……不…行…了……」
「這樣就受不了了?還有更猛烈的呢。」夜狼插……插……
插進去……
插得好深,抽出來……
再插進去……抽出來……
再插進去……
節奏慢,但是深……
「妳的小騷逼好深,大雞雞全部都插進去……」
插進去……好深……
「啊……」
夜狼強行塞進去,慢慢抽出來,再衝進去,突然衝進去……
猛衝……
「猛衝妳這個騷貨……」
「啊啊……」她薄弱的身軀禁不起夜狼的全力衝刺,不知道該是享受,還是逃離這似天堂的地獄。
「衝……撞死妳這個小賤貨…撞死妳,妳好賤,妳只配被玩弄…」
「啊…哥……」
「撞死妳…撞死妳……撞死妳這個小賤貨,頂死妳這個騷女人…」
「嗚……」又毒又淫蕩的咒罵聲讓她忍不住又哭了出來。
「頂死妳這個婊子…妳這個妓女……妓女裡面最騷的一個……」
洞穴中陣陣的淫穢聲早已吸引了一大群狼聚集在外,有些年輕力盛的年輕狼探頭偷看,終於忍不住一步一步走進,瞧這一室裡的春光激情。
一隻進來後,其他的狼也通通跟進,一瞬間,窄小的洞穴中,擠滿了一隻隻眼紅發情的巨狼。
夜狼沒阻止,有意羞辱她,讓一群狼圍視。
讓她手扶在岩壁,屁股翹著。
夜狼腰身一挺,整隻肉棒又沒入她幽深的肉穴中。
「啊……」小狐狸摀著臉想逃,不敢面對那一大群狼。
夜狼開始瘋狂地插,插得她亂叫。
周圍,一圈狼圍觀,都在叫好,都在叫:「插死她……插死這個小賤貨,插死她……插死她……」
「啊……不要啊……」小狐狸首先難忍這樣的羞辱,叫出聲。
她叫得好騷,越叫,圍觀的人越是鼓掌。「插死這個賤貨,插死這個賤人。」
夜狼越發狠勁,受鼓舞似地頂著她的屁股。「幹死妳,是妳求哥哥插妳的,想不要也不行。」
夜狼將小狐狸按在穴內的岩石上,插她。
她的肚子抵著石頭,承受來自身後強力地貫穿。
「哥……」她哭喊求夜狼,希望盼得他一點憐憫心。
但其實內心為這樣的情況激動著,從她潺潺流出的淫水以及她越發淫浪的叫聲可見得。
「插妳,插死妳這個小騷貨…妳這個賤貨…賤得很……只有賤貨才會求哥哥插,哥哥不會放過妳的,插死妳…插死妳……」
大家說:「要不要再插啊……」
「插……」
「插死這個騷貨……」
「插死這個賤人……」
小狐狸用手撐在岩石上,小巧的乳房隨著每一次的撞擊都劇烈晃動。
「啊…啊……哥…哥……啊……」
「大家都說要插死妳,那哥哥就插死妳……插死妳這個賤人……賤人,賤婊子,妓女,叫哥哥幹嘛?賤人,是不是覺得哥哥插得不過癮啊?」
見小狐狸神智不清地猛搖頭,夜狼冷笑道:「要幾個人一起插?是不是要幾個人一起來?不是?來幾個健壯的一起插,好不好?」
「不要…啊啊……啊……」一想起那樣的場景,小狐狸就全身慾火焚身。
「不要?不要為什麼叫得更騷了?明明想,是不是?」他拔出肉棒,大喝一聲:「來啊,把這個賤人拖到草地上。」
狼群如獲珍寶,立時一擁而上將小狐狸拱出,扔到洞穴外的草地上。
冷颼颼的寒風吹在她柔弱的身軀,更顯單薄。
未來得及打顫,就讓夜狼從後面架住,托起大腿,私處袒露大方地獻給每位狼群看。
「插。」他命令。
前面來了一匹年輕力壯的巨狼,挺立寂寞難耐的陰莖,插入她的淫穴中。
「插啊……」巨狼大吼一聲。
插到小洞洞裡面,用力插。
「啊…啊……」
同時夜狼從後面插她的屁眼。
「啊啊啊啊……」她痛得倒抽一口氣,動也不敢動。
異物突然撐大她的肛門,強烈的抽插令她窄小的幽壁撕裂開來,流出血。
「妳個屁眼好小……插啊……」夜狼使勁地在這個狹窄的洞口中放肆。
夜狼還在插,使勁地想將碩大的龜頭插入她的小菊花。
「呀啊…啊…啊……」
「妳叫得好騷,真是個婊子啊,叫得好騷。」
「啊啊啊啊……不要動…不要…啊……痛……」她緊抓住夜狼的手腕,想制止他的抽動,卻絲毫無法減緩他的速度。
夜狼拔出乾澀卻帶有血跡的肉棒。「是不是太難插了?哥哥在大棒子上抹點油。」
不知從哪找來的油抹在巨大的肉棒上後,夜狼再插,插屁眼,插進去了,插得她亂叫。
「啊啊啊…啊啊……」小狐狸撕心裂肺地喊著。
前面那匹巨狼從她的陰道裡面插。
「插……」
兩個人一起插……
還有人在旁邊捏她的奶子……
她的奶子亂晃……看在他們眼裡…好美……
那個人用力捏…用力捏……
「啊…哥啊……救我……」
周圍的狼越來越多,看著好幾匹狼在草地上強姦她。
好多狼都看著,有更多的狼過來玩弄小狐狸,摸她的奶子…摸她的屁股…摸她的腿……
「嗚…啊……哥……」
「嗯,叫哥哥幹嘛?還要不要?」
兩隻陰莖抵在一塊,刺激她的身子裡最敏感的區域。「啊啊……」
「聽妳這麼騷,一定還想要,哥哥的大棒子還挺著呢,妳這個小騷貨還蠻騷的嘛,這麼長時間還想要。哥哥換一下,從前面插妳的嘴。」
他拔出後穴中的肉棒,濕淋淋還帶有血跡,放到小狐狸的面前。
「張開嘴。」他喝道。「賤貨!張開!」
小狐狸閉著嘴不肯張開,旁邊兩隻狼一隻架住她的手腳,一隻掰開她的嘴。
夜狼馬上插進去,塞得她的小嘴滿滿的。
「唔……唔……」小狐狸睜大眼,拼命想掙扎開。
他抵者她的後腦勺往自己身上壓,塞得滿滿的,直抵她的喉嚨。「看妳還叫,讓妳只能嗚嗚地叫。」
「嗚……嗚……」小狐狸眼神向他求助,難過地想咳嗽。
「賤貨,看妳還叫,插滿妳的嘴,塞得滿滿的,跪下吃。」
小狐狸跪在夜狼面前,夜狼扶著她的頭,用力往裡面塞……塞……
「嗚……」小狐狸臉頰上流下了臉行淚。
「妳這個騷貨,賤貨,塞死妳,塞死妳。哥哥的大棒子,好吃嗎?」
他用力地抽插幾下才拔出。
小狐狸馬上不停地咳,咳出了淚。
他的肉棒拍打在她的臉上。「說啊,好吃嗎?說,賤貨,說啊,不說?」
「嗚…咳……」彷彿要咳出心肺,她停不下來地咳。
「好不好吃,再不說,我叫周圍這些人把妳幹了。」
一想起那行刑,她顧不得咳忙點頭說:「咳…吃…好吃……咳咳……」
「這還差不多。那我讓他們都看著,就哥哥來弄妳,哥哥插妳……」他捉起她的髮,讓她仰頭看他。「下面是不是好多水了?說啊,賤貨,要不要哥哥?要不要?」
「要…啊……」她哭著說…
「大聲!」
「要啊……」她大喊。
夜狼把她按到地上,分開她的腿,跪在她的腿之間,濕淋淋的淫水流滿大腿。
「好騷的淫穴,插……」
夜狼的肉棒再次侵襲小狐狸的嫩穴,摩擦得紅腫的花蕊翻進又翻出。
「啊啊……」
「插死妳這個賤貨……」
插…插…插……
「插死妳這個妓女,插死妳這個婊子……」
「哥哥…啊啊……啊……」巨浪來襲,小狐狸抵禦不了這波濤洶湧,只能浪叫。
「還敢叫哥哥?叫主人。插死妳…叫主人,叫主人,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
「哥…哥……呼…不要……」
只有這點,小狐狸抵死不從。
「要哥哥,再不叫主人,我就把妳賞給旁邊這些人。」
易主的過程是多麼辛苦,只有足夠能力能令她安心的人才能當她的主人。
「不要……啊…哥……」
「來啊,這裡有個賤貨,誰要啊……」夜狼叫賣著。
狼群圍得更近了,個個蠢蠢欲動,只待夜狼語令一落,就上了。
「主人要妳,要幹死妳。」他的大棒子不停地抽插。「插死妳……」
「嗚嗚……」
「叫啊,騷貨,叫啊,賤人……」
「不…要……」
夜狼兇狠地拋下小狐狸,叫道:「不叫,就插死妳,插死妳……來幾個人一起插死這個賤貨……」
一隻隻狼拳圍轟過來,把她抬起來。
後面一個,前面一個,嘴巴裡面還塞一個。
「啊…嗚……嗚……」小狐狸痛苦地流滿了淚,說不出話。
夜狼狠狠嘲諷罵道:「插死妳,插死妳這個賤貨,妳叫得還真好,賤人,妳就是讓人玩弄的賤人,賤貨,插死妳,插死妳。」他坐在一旁吆喝著:「不要抹油,這樣插更爽…插……」
後面那一個大雞吧好大,用力插她屁眼,毫無潤滑,塞不進去就用力塞。
「唔…嗚……」小狐狸睜大著眼哭,痛得差點咬合口中的陰莖,卻被甩了一個巴掌。
三個洞被人玩弄,她的淫水卻是從頭到尾氾濫不絕。
「叫主人……叫主人…叫啊……」夜狼看著她吼道。
小狐狸流著淚,搖著頭。
「插屁眼!用力插!」
小狐狸的屁眼好小,插進去,從後面插到陰道後面,在屁眼裡面摩擦。
抽出來,再插屁眼。
周圍一圈狼都在看,一起叫:「一、二、插……一、二、插……插屁眼……插這個賤人的小屁眼。」
「一、二、插……」
「嗚嗚……」
她的聲音那麼微弱。
被眾狼的嚎叫聲所掩蓋。
「一、二、插……插這個賤人的小屁眼。」
「一、二、插……」
「一、二、插……」
「嗚……」
小狐狸被插得幾欲要昏去。
「插妳……」
「唔…嗚…啊……」
夜狼拍拍小狐狸的臉問道:「小賤人,叫得這麼騷,舒服嗎?告訴我?到了幾次高潮了?」
前方那人抽出她嘴裡的肉棒,從她的嘴裡流下好多口水、液體……
「不……啊……」
「好多次?還要不要?賤貨,還要不要主人給妳?」夜狼發怒地喊道:「還要?要不要大聲說,說啊。」
「不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要,哥哥看妳也沒有玩夠,妳這個賤貨,今天就玩妳一個晚上,叫幾個人一起玩。」
夜狼到旁邊休息坐下,指使狼群中最健壯的插她的淫穴。
「快,抱著她,抱著這個賤貨。」
壯狼用力將小狐狸摟在懷裡,插進去,插進小肉穴裡面去。
「啊啊……」
「這個小賤貨好多的水……」那狼性奮地抽插。
一個雞雞好大的,夜狼讓他插她的屁眼……對準她的屁眼。
「除非叫主人,我就不要她插妳了。」那隻巨狼的大棒子已經對準她的屁眼了。
「叫主人…主人就不要他插了……」
夜狼盯著小狐狸的眼,等待著她的回應。
「不要……」她吐出這句話。
夜狼火紅著眼怒吼道:「插……插進她的屁眼……」
他的棒子好大,比夜狼的還要粗……插了進去……
「啊啊啊啊……」
「賤貨,哥哥知道,妳最喜歡插屁眼了,插得時候妳叫得最騷了……告訴哥哥,是不是喜歡插屁眼?」
狼群們輪番上陣插她身上的每一個孔,幾個沒有的拉著她的手握在雞巴上手淫,朝著她的臉,她的嘴,她的乳射精。
「哥…嗚…要……」她知道這時只有夜狼能將她從這樣的圍困中救出。
「要什麼?要哥哥插?插妳小穴還是屁眼?」
狼王站起,狼群退下。
剛拔出肉棒的洞還未閉闔,一張一合的吐納。
插的時候痛苦,拔出來時,又像是失去了大半的高潮。
「後…面……」她喘著氣說。
夜狼站起身來,挺著傲人的巨棒。「好,哥哥來了,哥哥來插妳屁眼。」
待小狐狸主動翹起屁股,夜狼狠狠地插!!!
插進去,抱著她的屁屁。
插進去……插到最深……
「啊啊啊啊……」她發出如痴如醉的喊淫聲。
「賤貨,妳好騷,騷貨,哥哥插……插死妳這個騷貨,插妳的屁眼,插妳的屁眼好爽的感覺……」
瞬間的飽實感再度襲上她的感官,巨大的疼痛喚回她的意識,馬上掙扎著想逃說:「啊啊…不…行…了……」
「不行了?」夜狼插著她的屁眼,晃動他充滿力量的腰身。「哥哥也好喜歡插妳的屁眼。」
「啊啊啊……」每次都像在天堂,又像在地獄。
夜狼拔出來,再插進去,瘋狂的抽插。「捅死妳…捅死妳…捅爛妳的屁眼……」夜狼的肉棒將她塞得滿滿的。
「啊啊……啊……」
「插死妳……妳好騷,說,妳是個騷女人,說啊,妳是個騷女人,妳是個賤貨,插死妳這個賤貨。」
夜狼對準她的屁股,插……
「插死妳這個賤貨,說,妳是賤貨,說啊。」
「嗚嗚……啊啊……」
「插死妳這個賤貨。」夜狼的大棒子插……塞得滿滿的。「騷貨,說妳是騷貨,說妳是騷貨……說啊,騷貨。」
「我不是……啊啊……」
「妳是婊子,妓女,好騷,哥哥好喜歡。」夜狼抓起她的下巴搖晃。「說,妳是騷貨。說啊,哥哥喜歡妳說,插死妳這個騷貨。」
夜狼瘋狂地插到她的屁眼裡,插…插…插…
插……
「賤貨,插死妳…插死妳……」
「啊啊啊啊……」
夜狼插得她的水水流到腿上,全部都是……
「流到腿上……好騷,哥哥幫妳舔舔……舔舔妳的水……」
他拔出肉棒從小狐狸的腿上往上舔,舔到她的小淫穴上,再幫她舔舔她的屁眼……
「啊…啊…啊……」
舔得她癢癢的…拼命扭動著屁股……
夜狼滿意地欣賞他的傑作。「騷女人,扭得好騷,哥哥插,還是把妳弄到裡面來,哥哥一個人享用。」
夜狼把輕易地撈起小狐狸蒲柳之姿,扔到巢穴裡,只有他們倆的巢穴,舔她的屁眼……
舔……
「啊啊……」
洞穴裡很昏暗……她的屁屁扭動著。
「好美……」夜狼的舌頭不離開她的屁眼……
舔……
舔得她的屁眼上好多口水。
「舔妳這個騷女人,好騷……」
「嗯……啊……」
小狐狸的屁股還翹著,期待著……
夜狼就是不插她,讓她難受……
夜狼往上,舔她的屁屁,舔她的腰……
舔她的背……舔得她癢癢的……
舔她的肩……
「騷女人的肩,好騷……」夜狼舔她的肩……「妳的肩好敏感,哥哥好喜歡。」
他舔她的脖子,小狐狸的脖子扭動著,好難受的樣子。
「啊啊……」
夜狼咬她的耳垂……輕輕咬……
給她一吻……
夜狼的手繞到前面,摸向她的奶子……
猛地抓在手中……用力捏……
捏……
「啊啊……」
「妳這個賤貨,奶子還很挺嘛。」
夜狼用力按……
擠……
用力……捏……
「啊啊……不要啊……」小狐狸疼出淚來。
夜狼一隻手捏住一個,用力捏……
捏扁她們……
「賤貨,捏扁她們,看妳還騷不騷……」
夜狼一隻手摸到她的下面,摸到她濕潤的洞口,中指伸進去。
看小狐狸好期待的樣子,夜狼用指頭插進去。
「啊……」
進去了……
「騷貨。」夜狼罵道。
夜狼插……
慢慢插……
進去了……插到最深……
中指全部都進去了……
往外拔,拔到最外面……
「啊啊……」
小狐狸肉壁緊縮,拼命想夾住他的手指。
再插……
慢慢插……
插進去了……
「妳的小洞洞裡面好寬了,手指頭進去,好寬鬆……比剛開始鬆多了……」
夜狼插……
「哥哥要玩弄妳,玩弄妳這個賤貨,誰要妳不叫主人的?」
手指插……
進去……
「呀啊啊……」
他故意用手指,弄得她好想,但是又不能很滿足……
手指好細,不能塞滿,用手指插……
插進去……
「哥哥……我要啊……」小狐狸禁不起這樣的折磨,痛哭出聲。
「要?要什麼?」
「要…哥哥…嗚……」
「插妳?用什麼插妳?」
「用哥哥的……」小狐狸都自己把夜狼的大棒子握住要往她的小騷穴上插了……
「騷貨,賤人,哥哥的大棒子大吧。」
夜狼就是不進去,她握著也狼也不過去,小狐狸用力拔……
「騷貨,拔不動吧?」夜狼的手指伸到她的屁股溝裡面,輕輕摩擦她的屁股溝。從上往下…在從下往上……
「啊……」小狐狸全身都在顫抖……
「癢吧?」夜狼的中指,摸到她的屁眼處……
輕輕摸她的屁眼……
再弄她,繼續弄得她難受……
「啊……」
夜狼的手指插進去……
插到屁眼裡去……
「嗯啊……」小狐狸舒服地淫叫。
自己搖著屁股配合夜狼的抽插。
她的屁眼……好深……
夜狼的中指插……
「哥哥…嗚…啊啊……」
插到最深……
插到她的屁眼裡……
再抽出來,再插……
「啊啊……」
「插死妳這個小騷貓……插死妳這個小賤貨……賤人,還要不要挑逗哥哥?賤貨,還要不要挑逗男人?敢不敢趁著哥哥沒在,找其他男人?」
夜狼的大棒子,對準她的淫穴,插啊……
插進去了……
小狐狸的小洞洞好滑……
刺溜……進去了……
從前面,插進去……
夜狼把她的腿架在肩上,用力插……
「哥哥插!!!哥哥的大棒子插……騷妹妹。」
小狐狸的身體如浪潮般扭動。「哥……啊……」
「嗯,叫哥哥?妳好騷,這麼長時間還不滿足?還要哥哥?真騷啊。」
「我要…還要……」
「下面好想要?要哥哥給妳?哥哥插……插啊……」
夜狼插進去,插到最深。他加快速度,用力插……
插插插…
插……
插插插…
插……
三短一長。
「啊……」
好幾次她要失去意識前,他又將她拍醒。
他可還沒滿足。
插……
插插插…
插……
插插插…
「插啊!!!」
他頂到最深……
頂……
用力頂……
「哥哥插啊啊啊……」
「啊啊…啊……」
小狐狸身子一挺,顫動了幾下,一股熱流噴激出,再也無力軟下。
夜狼接住她,抱在自己懷裡。
小狐狸閉著眼睛,動也不動,要不是還有一絲微弱的氣息,還真以為她死了。
夜狼密密地將她吻醒,問:「寶貝舒服了嗎?」
小狐狸呼吐淺淺的氣息,睫毛輕顫,睜開眼看見了他,臉頰上有兩朵紅雲,低低地點了點頭。
「妳叫得好騷,哥哥好喜歡。」夜狼將小狐狸抱在懷裡,親密地貼著她的臉說:「寶貝,告訴哥哥,剛才為什麼叫得那麼性感呢?是不是好想瘋狂地放縱一次。」
小狐狸用手推了他的胸口一下,嬌嗔道:「還不是因為哥。」
「嗯,都怪哥哥,又欺負妳了。」
「是因為你才這樣。」小狐狸害羞地將臉埋在他的胸膛。
「真的?」
「是。」
他喜悅地緊緊摟著她又確認一次:「寶貝真的好喜歡哥哥?」
「是因為哥哥讓人家好舒服。」她仰頭在他的唇瓣上落下一吻。
夜狼溫柔地撫摸小狐狸的背脊,笑呵呵道:「嗯,哥哥好喜歡我的寶貝,所以想讓我的寶貝舒服。」
「謝謝…哥哥。」小狐狸舒服地抱著夜狼,輕咬著下唇嬌媚道:「剛剛真怕要是你離開我該怎麼辦。」
「哥哥不會離開的。哥哥今天知道好多寶貝的小祕密了喲,嘿嘿。」
「啊!?」
「哥哥發現,我的寶貝喜歡插屁眼,嘿嘿。」
小狐狸羞得就想掙脫他躲開,忸怩道:「不……」
「嘿嘿,被哥哥發現了吧?好像被插屁眼的時候,很騷的樣子喲,嘿嘿。」
「因為哥…」她咕噥。
「因為哥哥,所以喜歡插屁眼?呵呵。」夜狼搔搔她的粉頰,又問道:「是不是平常也有想過?是不是?」
小狐狸頭好低,下巴貼著鎖骨就是不說話。
「小寶貝不好意思哥哥就不問了,呵呵。」
「喜歡。」她輕聲說。
「呵呵,被哥哥發現了吧?」
小狐狸的臉似乎又更紅了。
「還有,寶貝喜歡好多人圍觀?被哥哥插?呵呵。」
「哥……」她喘氣。
「這麼騷騷地叫哥哥幹嘛,又勾引哥哥?呵呵。」
「讓人看…太丟臉了。」
「雖然丟臉,但還是想,是不是?嘿嘿。」
她還想狡辯:「不不…」
「呵呵,還有,寶貝有時候也好想很多人一起插妳,是不是?嘿嘿。很多人一起插得妳好興奮?」
她小聲地說:「可是不行的,我只屬於一個人」
夜狼將小狐狸捧在心口上道:「這麼性感的寶貝,哥哥才捨不得讓給別人呢。」
「那就好。」小狐狸放心,幸福地笑了。
「誰都不讓。」夜狼說,然後俯下深深地親吻小狐狸。
小狐狸抱緊了夜狼,閉眼回應。
「哥哥只是在探索如何讓我得寶貝快樂罷了。哥哥才不願意跟別人分享、不願意在大街上讓別人看、不願意插妳的屁眼,好疼的。」他輕輕地按揉小狐狸的臀肉,道:「喜歡哥哥吧?呵。哥哥會對我得寶貝很溫柔的,讓我得寶貝好快樂……」
小狐狸甜甜一笑。
夜狼摟著小狐狸嬌小的身軀躺臥入柔軟溫暖的巢窩。
「妳喜歡哥哥,哥哥好高興的,最喜歡我的寶貝了。現在好晚了,要不哥哥抱著我的寶貝睡覺,好麼?」
「好。」她乖乖應道。
夜狼抱著他的寶貝睡覺。「小寶貝這次別再亂動了喲,別又弄得哥哥好想了。」
小狐狸笑得格格亂顫。
「還笑,小壞蛋。不許笑。」
「哥……」小狐狸柔柔魅魅地喊。
「別叫了,叫得好騷,弄得哥哥心裡癢。」
「哥……」
「小壞蛋,不許叫,睡覺覺好麼?」
小狐狸笑著緊抱夜狼,調整最佳舒服的位置。
「哥哥陪我的寶貝睡覺好麼?睡覺啊,乖啊。」夜狼哄著小狐狸,看著小狐狸緩緩闔上眼皮。
「睡吧,哥哥看著我的寶貝睡。晚安,寶貝。」在她進入夢鄉前,他又親親小狐狸。
夜狼抱著小狐狸睡覺覺。

20101125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