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親近

大狗狗很好,不管有好吃的、好喝的,總是第一個想到她讓她嚐鮮,他們開房間慶祝小狐狸終於要出關了。
她常常會想起主人,這之間的關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不清楚這樣的情感又是怎麼一回事。
她會看著大狗狗想,想看出個答案。現在是她和他在一起,他會那麼盡心盡力地珍護她、保護她,讓她快樂,是因為他愛她,她應該要好好珍惜與這段關係,好好把握與他相處的時光。
未來是那麼不確定,她想著有主人在她一定可以的,但主人卻不在身邊,又,她可以這麼想麼…
小狐狸和大狗狗在外頭溜撘到了半夜才回到家,回到城鎮時發現大宅燈沒亮,便攜帶了一些畫具準備上茶館一邊聽評書一邊繪圖,正要出門,就看見大宅的燈亮起,傳來黑夜的呼喚。
小狐狸朝他飛奔而去,高興地說:「主人還沒睡呀。」
「我想看看妳。」黑夜說。
小狐狸立刻說:「好。」她緩緩地轉了一圈,在他面前變成一個嬌俏的姑娘,有些靦腆地笑、害羞地看著黑夜。
這時黑夜拿下面具,顯現出他少見的真實面容,小狐狸看得目不轉睛,想要把黑夜的樣子記在腦海裡,小狐狸深深地凝視,嫣然一笑。
「有什麼可笑的。」黑夜戴回面具道。
小狐狸樂呵呵,笑著說:「很高興看到主人啊。」
黑夜也笑:「哈哈,我就喜歡這種親近的感覺。」
小狐狸確認地問:「你是說可以看到對方的親近嗎?」
「不全是。就比如我看見妳之後就想給妳看。」
「哦。」她說:「主人想看隨時可以看。」
「把衣服脫了。」黑夜命令。
沒想太久,她肩膀一斜,本來就只是披著的毯子往下一滑,掉到地上。
黑夜坐在她面前沒動手,就只是看著,評道:「妳真瘦。」
「有胖一點點了。」小狐狸不太有把握地說,就是想多吃長胖也怕怕的。
黑夜還是那句評語:「確實瘦,可能跟妳不吃肉有關。」
「我很少吃零食飲料。」小狐狸希望不把原因歸到吃素上。從剛剛她就一直在不安地扭動著身子,終於說出口:「主人…」
「我可以跪下嗎?」「跪下。」他倆同時說出口。
小狐狸笑了。
「跪把,我還真不習慣妳坐著。」黑夜批准。
小狐狸長舒一口氣,跪在黑夜面前。
「有什麼可笑的。」黑夜對她的笑容很敏感。
小狐狸說:「看見主人每次都有這個衝動啊,這樣心理舒服多了。」
黑夜坐在椅子上道:「對,我也覺得這樣更親近。」
「因為跪著嗎?」
「對。」
小狐狸笑咪咪,原來他們有同樣的感覺,她看著黑夜的膝蓋好想躺上去。
黑夜問:「妳怎每次都是很晚才回來?」
小狐狸咬著下唇瓣道:「今天和男朋友出去,晚上有去汽車旅館…」她不安地偷偷抬頭瞄了一下黑夜的表情,不知道和黑夜說這樣的事情時他有什麼感覺,她好怕他們因此不親近了。小狐狸腰桿挺得筆直地跪著,手有點不知所措地易位。
「幾天見一次?」
小狐狸回答:「這幾天過年他有回來所以見面比較多,周末他就要回山裡了。」
黑夜露出疑惑的表情說:「汽車旅館老聽說這個詞,一直不明白什麼意思。在我的印象中,結合美國電影,就是…開車長途旅行中的旅館。」
小狐狸謹慎地為他解答:「就是像旅館,但是一樓是車庫。」
「哦,明白了。」黑夜了然地點點頭,後來又問:「下午讓他射了幾次?」
小狐狸據實以告。
「操了妳幾次?」黑夜再問。
小狐狸歪著頭,因為她不知道怎麼樣才算一次。
黑夜最後這麼說:「臺灣男孩還挺勤奮的,大陸一般都是口交的多。」
「哦,原來是這樣啊。」
「可能大陸男人比較懶,我也是這樣。」
「不過他也是常手淫,我口交很難讓他出來。」
「多練習。」
「是。」
黑夜說:「妳知道,一般主人都很少操奴的吧?」
小狐狸又傾頭問:「為什麼呢,主人?」
「都讓奴用嘴。享受,不費力。」
她說:「但是如果能讓主人操應該很幸福。」
「這是女人的心病。」
「心病啊…」
「女人的心理,會情不自禁地把感情考慮進去。」
「哎呀…」那這該怎麼辦呢…她想了很久,問:「男人比較不會嗎?」
「這種事兒,男女觀點不同,沒法評價。」黑夜不予置評。
「妳要跟我再一次,沒準一周我也不操妳一次。」
小狐狸驚呼道:「哇。」那再一次是什麼呢?
「肯定每天讓妳給我口交幾次。」
小狐狸掩嘴嫵媚地笑道:「那一定會很想要。」
「他操妳,有高潮麼?」
「好像有,但我不確定,也許手淫的高潮和插的高潮不同,很舒服但和手淫的高潮不太相同。」
「他看過妳手淫麼?」
「幾乎沒有。」
「給他舔屁眼麼?」
「他不太喜歡。」
「腳呢?」
「沒舔腳,但他舔過我的,我若跪著他也會拿東西給我墊或不讓我跪,他堅持我們是平等的。」
「哈哈哈,我看啊。」
小狐狸緊張地凝神傾聽。
「妳當他主人他也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妳當奴。」
「他很愛向我撒嬌,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是他很愛我對我很放心吧。」
「丑時我去睡覺。」黑夜說,他仔細地看小狐狸。「妳好像頭髮長了。」
小狐狸道:「是變短啦,之前更長呢。」他們有多久沒有袒裎相見了呢。
「現在還剃陰毛?」
「比較沒那麼頻繁,但前幾天有剃,長一點點了。」
「我看看。」黑夜說。
小狐狸移開手,讓黑夜能看見她的陰阜。
「可以了。剃陰毛舒服還是不剃舒服?」黑夜問。
「太長會癢,剛剃有時也會癢。」
「妳現在還經常手淫?」
「嗯,對呀,平均一天一次吧。」小狐狸睜著大大的眼睛,天真地望著黑夜,他還會給她要求禁慾嗎?
「他知道嗎?」
「知道啊,我還知道他比我頻繁。」小狐狸終於遇到對手了。
「挺和諧的。」黑夜的評語很微妙。他手一揮,也站起,道:「我去睡了,妳起來吧。」
「主人,謝謝主人。」謝恩完,她才敢站起。
看著黑夜離去的背影,小狐狸好想抱抱主人。

100_3659

20120126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