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生命的價值

100_3704

這天早早小狐狸就打包了枕頭,來到大宅,說要睡在黑夜的床底下。
黑夜莞爾一笑道:「呵呵,怎麼了?」
小狐狸緊抱著大象玩偶,嘟嘴說:「就是想要睡在主人旁邊。」
黑夜拉張椅子在床旁邊坐下,揚眉道:「光睡在我身邊可不行,還得伺候我。」
小狐狸撲到他身前跪下。「親親主人嗎?每個地方都親。」她快速地搖晃尾巴。
「不僅是親,一切的一切。」
那有好多事要做。「伺候主人上床睡覺,讓主人舒服的,還有上廁所…早上再將主人含醒這樣對嗎?」小狐狸說出她所知道的一切。
這不是犯賤嗎?有人將她伺候得好好、舒舒服服的,偏偏她要來為黑夜作牛作馬。
黑夜補充:「喝水,讓我享受。」
「喝水,用嘴巴餵主人。」小狐狸很高興地喊,這個她最喜歡了。
黑夜微微一皺眉道:「妳是怎麼了?怎麼感覺妳變了?」
一瞬間,小狐狸退縮了一下,怔然道:「…我…」她撫摸著自己的臉說:「變成什麼樣了?」怎麼她都不知道。
黑夜說:「就是感覺有點變化。」
她想了想,說:「變得…又喜歡主人嗎?」其實她都知道。
黑夜點頭:「有那麼一點意思。」
她仰天而笑,脈脈地含情凝視他說:「喜歡主人的想法沒有變,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和主人相處好,所以一直在變。」
對黑夜的喜歡並沒有因為有了男朋友而減少。當他們不是主奴的時候,她與他保持一段距離,即使她對他依舊內心澎湃,熱情如火。當黑夜說覺得她冷淡,所以她變回和以前一樣的熱情,當黑夜說她常常明明看見他在卻不說話,於是只要看見黑夜她便飛奔而上,打開話匣子地講,她一直根據著黑夜的意思在變化。
也難怪黑夜感到困惑了,因為就連她也在困惑現在他們的關係是什麼。
「呵呵。」黑夜笑笑,俯身將小狐狸擁入懷中。
「主人。」小狐狸也緊緊地回抱著黑夜,將臉埋在黑夜的胸膛,感動得熱淚盈眶,這是第一次黑夜主動抱她,不管怎麼辛苦,一切都值得了。
明明這些動作,男朋友常常會對她做。
既然是主人的奴,就要將事情與心情報告給主人。小狐狸說:「過一陣子可能就得開始找工作了。」但她沒有講要做這件事情的害怕與恐懼。
黑夜回說:「趕緊找,多多掙錢。」
「好,我今年各給父母紅包。」
「我呢?」黑夜問。
「呵呵,我收到的紅包都給主人啦。」
「多少?」
小狐狸摸到腰際,打開儲蓄罐一張一張地數,每次數都不太一樣,她報告個數字。
「還有點孝心嘛。」
「對主人的孝心嘛?」她問。
「對阿。」
小狐狸樂呵呵。
黑夜問:「笑什麼?」
小狐狸趕緊斂起笑容,叮嚀自己不能傻笑,她說:「沒有人像我給錢還那麼高興的吧。」
黑夜說:「這只是剛開始。」
「是。」
「將來把妳的財產都孝敬給我。」
她抬頭望著黑夜問:「主人,那妳會照顧小狐狸嗎?」
黑夜承諾:「會。」
小狐狸幸福地笑了說:「好。」
「那妳老公呢?」黑夜問了最關鍵的問題。
小狐狸傻住,表情頓時茫然,想了很久才說:「有什麼辦法才能永遠和主人在一起…」
為什麼…不是想和男朋友永遠在一起…
黑夜也想了很久,他想的更實際,說:「這兩年恐怕不行。」
對小狐狸來說的永遠,是心意上的連結存在,她喜歡他,他喜歡她,對彼此都好。
不敢說對於黑夜所描繪的未來沒有恐懼,但一旦失去這些,她還有活下去的勇氣嗎?她一直藉由本能在尋找生命的意義。
她知道她一定無法倚靠一點微薄的愛存活,那就將她的生命燃燒殆盡吧,為了他。
無法在同一個人身上擁有,是她太貪心了。
這時又回到最初的問題:妳有從玩中得到樂趣嗎?

晚上小狐狸流了鼻水又打噴嚏,本來想打算直接就寢的,回到城鎮發現大宅的燈還是亮著的,繞來繞去還是硬著頭皮上前問好。「主人。」
黑夜正在二樓的螢幕前忙,只看了她一眼。
「感冒了。」她摀著擦得發紅的鼻子,帶有鼻音說。
「多穿點」
偏偏這時的小狐狸全身赤裸只裹著一件披風打哆嗦。
黑夜問:「妳不是晚上一般都不睡覺的麼?」
小狐狸訝道:「咦,會睡覺呀,昨天很早睡很早起,寅時就起床了。」
「怎麼這麼早?」
「戌時就睡了。今天也要早睡早起囉。」小狐狸舉雙手宣布,雖然說現在也已經不早了。
「去幹嗎?」
「如果起的來就整理心緒。」
「幹嗎這麼著急?」黑夜問。
黑夜的一番話提醒了小狐狸,主人在就應該好好把握時間不應該早退,因主人的需求而存在。但一會又冷得發顫,小狐狸拉緊披風縮成一團,她說:「因為感冒要早點休息。」
黑夜突然問:「妳現在還接觸其他主或者奴?」
「沒有啊,幾乎沒有了。」她搖搖頭說,自從客棧被查封,她也沒地方亂跑。「我只有您一個主人。」
黑夜摸摸她的頭說:「乖。」
小狐狸樂得在黑夜身上磨蹭。
黑夜說:「有空給我找找奴。」
「找給主人的嗎?」她不確定地問,這向來不是她的強項。
「對。」
小狐狸的表情變得可憐兮兮地。
黑夜沒氣好喊問:「幹嗎?」
她低聲詢問:「要怎麼找呢?」
黑夜有些不耐煩地說:「怎麼找隨意。」
「嗯…」小狐狸扭捏地應聲。
「妳不高興了?」黑夜問得很直接。
她慌忙搖頭:「不敢…只是不知道怎麼找…害怕和人接觸…」
「哦。」黑夜也點著頭說:「這倒是。」
「嗯…」小狐狸天真地看著黑夜。
「看緣分吧。」
「是…」
「對我其他奴,妳會介意麼?」小狐狸發現今天黑夜的對話都很直接,快人快語。
「我以為主人本來就有其他奴了呀…」小狐狸說。
黑夜教導她說:「妳對我的感情,要無私些,一切從主人的需求來出發。」
「是。」小狐狸說:「只要主人還對我好就好了…我也希望主人快樂。」她從不認為自己是黑夜的唯一。
「有沒有想過,妳一個人不能很好地服侍主人?要這樣想問題。」
小狐狸輕輕地說:「是呀…而且我在好遠的地方。」
「想給我生孩子嗎?」
她驚訝地抬頭喊:「主人。」的確,她想過。「我會想…」但是未來是怎麼樣,她不知道……
黑夜說:「妳身體素質太差。」
小狐狸委屈地低著頭,她就是吃不下肉。
「妳一輩子服侍我就好了,孩子別人生。省的妳疼了。」
「主人。」小狐狸將黑夜抱得緊緊的,腦海裡一直在構築黑夜所描述的畫面,卻顯得那麼不確定與不安。她問:「主人未來的畫面是怎樣呢?」
黑夜很快地回說:「還不知道。」
「嗯。」
過了很久,他們都沒再說話。
突然,黑夜說:「我想看妳喝尿。」
剛才一直坐著的小狐狸驚訝地跪落到地面:「現在嗎?主人?」
「對。」黑夜說。
小狐狸手足無措地等待黑夜的指令,她現在應該要做什麼…應該…還尿的出來吧…
一會黑夜擺手:「算了,改天吧。」然後便表示他要歇息,讓她退下了。
離開大宅後的小狐狸一直跪在庭院外,因為大宅的燈未熄滅,小狐狸拉攏衣襟抵禦寒風,本想直到黑夜關燈歇下才離開,後來實在受不了只好先上床睡了。
在與黑夜的談話就像是回到最初認識黑夜調教的那種感覺,令她萌生退意,她更害怕自己的這種想法與改變,這才是主奴關係的現實,這才是黑夜真正的需求,她一直活在自己的童話故事中。
過程中小狐狸不只一次想起大狗狗好,如果是他,他一定會將她的身子養好,如果是他一定會好好保護小孩,如果是他,會全心全意對她…
但人就是要這樣比較,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嗎?

20120129,30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