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男人女人,主奴談平等

拿什麼拯救你,我醜陋的靈魂

看見大宅的方向發出晦暗的光芒,雖然燈沒亮,小狐狸還是衝了進去,一把抱住黑夜。
「怎麼了?」黑夜回頭問。
小狐狸打住,訕訕笑道:「沒事啦,看到主人的光闇淡。」小狐狸搔搔頭,疑惑地看了又看黑夜,難道是她看錯了?
黑夜笑笑,也抱了抱他。
小狐狸溫馴地搖搖尾巴,在他懷裡抬頭關心地問:「主人還好嗎?」
黑夜皺著眉說:「我就是覺得我的心理有問題而已。」
她微微歪著小臉蛋說:「主人以前不是說覺得自己的心理沒問題?」
「……」黑夜沉默一會道:「別人可以,自己的事就不行了。」
小狐狸聽不懂黑夜指的是什麼,又問:「遇到困難了嗎?」她緊緊抱住黑夜用力地說:「主人一定可以的。」她是深深這麼相信的。
黑夜糾結著眉頭,坐到軟椅上,點了根菸說:「就好像心理醫生也經常得心理疾病一樣。有時候我看待自己的心理問題,我看自己的問題,不像以前那麼客觀。可能人畢竟是有感情的動物。」
小狐狸倚在黑夜身邊,認真地聆聽他的說話,靜靜地點頭:「嗯,而且人會一直變化。」她微笑著說:「因為主人也是人啊。」
「呵。」
「不過我會給主人抱抱,一直陪著主人。」
「很多時候,不光女人矛盾。」
「嗯,男人也會想吧。」她稍微大膽地問:「主人在困擾什麼事呢?」
「有人說我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我覺得我不是那樣。」黑夜深沉地吐了口煙。
「主人會嗎?」她傾頭問。
黑夜肯定地說:「不會。」
小狐狸笑咪咪。
「還有就是男人女人的問題……」
「嗯……」
大半夜了遠方鏗鏗鏘鏘提醒她可以到新地圖的客棧進行抽獎,小狐狸一概撒手不管了,什麼鬼勞子抽獎,現在主人最重要。
「比如,妳會希望妳是處女麼?比如妳有過很多男人,他會不會嫌棄妳。」
小狐狸試著推測黑夜核心的問題。「他心比較寬。」她吐了口氣說。「他說重要的是現在和以後,雖然偶爾還是會嫉妒。」大狗狗嫉妒的時候,小狐狸就會感覺很委屈。
「哦,也就是說,大陸和臺灣差不多。」
「嗯。」小狐狸睜大雙眼,天真地看著他。
「但至少臺灣人會很坦誠,大陸人則不會,偽善。」
「大陸哪裡不一樣?」她問。
「女孩總是會裝純潔。」這是黑夜以前就指出的問題。
「這樣和傳統有關呀,臺灣比較開放自由。因為一般人總是希望女孩子那樣。」
「漢字的好,就是女子的組合。其實,我對女人的看法挺好的,但一些事實證明,我對女人的看法有誤。有些女孩確實很壞,但是呢…」黑夜自言道:「我又覺得男人也很壞。憑什麼自己壞就看作理所應當,別人壞,自己心思就難受。」
小狐狸好想摸摸他難過的心,她讚賞說:「嗯,主人能想到這點就很好了。很多事情都這樣…」她自己也常常有這樣的矛盾。「主人覺得女生哪裡好?」
「溫柔善良。」黑夜回答。「我現在覺得女人比男人淫蕩。」
「噫…但是男生女生都一樣不是嗎?」
「一樣麼?」黑夜反問。
「嗯…我覺得一樣…男生能做的事,女生也能做…」
黑夜問:「憑什麼我是妳主人?」
「咦!」小狐狸大驚,後退了一步。「不行嗎……」她思考了問題的答案很久,才說:「因為…我喜歡主人。」
「這個東西吧,沒法說。美國那樣高民主的國家也會有種族歧視,也會有男女不平等。」
「是呀。」
黑夜即使內心有疑問,還是很清楚的分析:「但中國,第一步怎麼民主,第二封建思想,第三社會現實,第四女人自身原因造就我認為男女不平等。」
小狐狸問:「自身原因是指自己本身覺得自己不平等?其實會不平等很多都是母親要求自己女兒做到。」她以自身的經驗出發回答。
「這個我覺得是從身體到心裡都這樣。我只能說男人做的女人都能做,但自身原因會限制或者說制約了女人。」
「什麼原因?」
「比如生孩子,做家務等等。在大陸,不比臺灣,由於歷史原因。」
「做家務啊…一定要女生做嗎?臺灣還是有中國的傳統思想在的,在東方應該都是這樣。」
「比如,在幾十年前,女人由於力量的原因,經常做一些細緻和不那麼費體力的事情,這樣的情況就被沿襲了下來。還有,男人和女人擁有彼此的方式不同。」
「擁有…」小狐狸喃喃琢磨這兩個字。
「男人擁有女人的方式比較癲狂,女人擁有男人的方式內斂溫柔體貼。但兩種方式是互相迎合的。」
「嗯,還是會有不一樣,可是也沒有說其他種方式就不行。」
「我不否認。憑什麼我當主人,妳當奴隸?平等麼?」黑夜又問了一次同樣的問題。
「是啊…為什麼主人可以有很多奴,我卻不能很多主,但是我不想要很多主。」她強調。小狐狸低著頭緩緩說:「有時候我也很矛盾,覺得男女應該平等,可是還是屈身於主奴的關係。」
「可妳就樂意,對吧。在小範圍內,一些人不論做什麼,只要彼此樂意就好。」
「是呀…我會這麼順服一定是儒家思想讀太多了。」
「還儒家思想讀多了,別胡扯了,跟那個沒關係,這是男人女人遇到就該這樣。」
「咦!」小狐狸垂下尾巴道:「是這樣啊…」
黑夜說:「有時候女人渴望被順從。」
小狐狸說:「男生也會呀。」
「男生?那說明在一起比較和諧,至少我這麼認為。這可能也和我的性格有關。」
這點她也同意:「嗯,主人比較陽剛。現在很多男人都比較柔順,但是比較陽剛的男生會不會就比較不容易展露悲傷的情緒。」她其實很擔心當黑夜黯然神傷時不願傾訴,是否只是一個人獨自承受,默默面對。
「呵呵。」黑夜淡淡地微笑。「人性的問題,咱倆探討不出個所以然,不過跟妳聊會兒好多了。」
小狐狸甜甜一笑,有達到目的了。無法做太多,她能做的,只是一直陪著他。她說:「只要活著就會一直思考。」
黑夜站起來道:「我去睡了。妳也早點睡吧。」
「好,主人晚安。」小狐狸說,雖然想和黑夜同時睡下,但又很珍惜現在的感覺想把這一刻永遠記錄下來,看著黑夜回房離去的背影,好久她才回到自己的小屋裡盤坐下來抽取出一根根的心緒,重新整理編序。
如果不是主奴關係了,那他們的關係,是什麼呢?
小狐狸還是不習慣站在同樣的高度看黑夜。不管他們的關係是什麼…她都希望黑夜能過的好。雖然早就過了預定就寢的時間,也沒完成預定的進度,但是今天晚上的談話她覺得,很值得。
小狐狸心不在焉地安撫大狗狗睡下,有時候會覺得這樣對大狗狗不公平。
可是就是覺得很重要,即使重來一遍,她還是會這麼做。

20120208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