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北京之戀

回城後發現大宅亮著燈,小狐狸有些興奮地來到大宅前,敬整衣冠後才冷靜地敲敲黑夜的門。等了一陣子都沒反應,小狐狸想黑夜也許有事在忙,所以又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裡。
不到一刻鐘時間,黑夜喊她過去,小狐狸笑咪咪地走進大宅,看見他髮尾的後端還有水珠的痕跡,黑夜表示剛才去洗澡。「很幾天沒看見妳了,好麼?」黑夜坐下來問她。
看到好久不見的黑夜,聽見那熟悉懷念的嗓音,小狐狸難掩興奮,尾巴搖得好快,忍不住大叫:「主人。」
黑夜說:「我五月份結婚。」
小狐狸還來不及驚呼,黑夜又繼續說:「前段時間一直忙…可能睡的也比較早,妳回來又晚,錯開了。」黑夜說了好多話,小狐狸睜大眼睛聽著黑夜說話。
主人會告訴她。
「是呀。」她說。是小狐狸生日的那個月份,主人終於要結婚了,這是必然的結果啊。
「還有的時候,我女朋友在我這裡住,我晚上就乾脆鎖上大門。」
「嗯嗯,我這禮拜要開始上工了。」
「什麼工作?」
小狐狸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賣家具。」
黑夜大笑說:「上周我剛買完。」黑夜溫柔地問:「用不著很晚才回家了吧。」
「一開始可能得兩頭忙,因為原本的還沒找到人手。」
黑夜鼓勵:「多多克服困難。」
小狐狸搖搖尾巴大聲說:「好。」
黑夜更叮嚀:「別忘了給我存錢。」
「存在盒子裡。」小狐狸笑著說。
黑夜摸摸她的頭。「乖。」
「我把對主人的愛都存在這裡。」小狐狸指著自己的腦袋說。「在這裡的小狐狸會一直愛著主人。」
黑夜獎賞地親了她一下。
小狐狸撲到他懷裡。
「和妳男友怎麼樣了?」
小狐狸說:「還不錯,有愛與幸福的感覺了。」
「那就好。還是一週見一次?」
「不一定,之後更不一定了。」
「越來越好就行。」
「嗯嗯,這個得兩人互相努力扶持。」
「嗯,妳還有心得了。」
「噫…只是覺得應該要這樣。」小狐狸靦腆地說。
「今後還會有很多相互的事。」
小狐狸說:「嗯,主人也是啊。」
「嗯。」黑夜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我最近經常擔心,擔心以後做不好一個丈夫。」
「嗯?怎麼說呢。」小狐狸關心地問,想聽他說更多。
黑夜揚眉反問:「妳就不擔心做不好一個妻子?」
「會啊。」小狐狸大聲說。「還會擔心做不好一個媽媽。」
「那妳理解了麼?」
小狐狸點頭問:「那主人擔心的是哪部分呢?」
黑夜的眉心深鎖。「總之有些擔心。」
「嗯。」小狐狸靜靜地聽他說。「主人會去想這件事情,那以後一定會做的更好。」小狐狸表示讚賞與鼓勵,她沒有辦法表達得很完整,至少黑夜在做一件事之前會去思索為什麼。
「……但願。」黑夜從菸盒抽出一支香菸,用兩根手指夾著點著了,瞇起眼睛吸了幾口,深深地吐出一口長煙問:「妳老公讓妳和別的男人做愛,妳會怎麼辦?」
小狐狸驚呼:「咦,不會吧。」
「換個問題,我讓妳和別人做愛,妳怎麼辦?」
「我會……」小狐狸淚眼婆娑的樣子。
「嗯?」
「懷疑…主人對奴的感情,然後很害怕因此和主人分開。」在以前小狐狸就想過這個問題。
「……」黑夜沉默了一會說:「有的話也可能是調教需要。什麼時候妳都要相信我。」燈光從黑夜的頭頂灑下,眩惑了小狐狸的目光,更攫住了她的心。
小狐狸抱住黑夜閉上眼睛說:「無論什麼時候都相信主人。」
「乖。」黑夜又親親她。
小狐狸快樂地搖搖尾巴。
她覺得奇怪,怎麼在黑夜面前,又很自然地變身成奴。
對她來說黑夜仍是個誘惑,就像朋友問的,如果黑夜突然要調教她呢?她沒有問黑夜現在還會不會想要調教她,但她拒絕的了嗎。
她對自己承諾,不想要再讓大狗狗傷心難過,所以應該是不會吧,而黑夜也像是恪守禮儀地站在線的另一端。
對於未來的發展可能性,小狐狸不敢深想,就讓它隨風飛吧。

20120228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