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蝴蝶飛飛蝴蝶飛

童話20120130

因為你就是我的太陽,很重要。
即使(就是)知道現實不是那麼美,
還是(才)想創造完美的童話。

主人的門口掛著一顆咬了一口的蘋果,看上去和以前有很不一樣的感覺,很多事情都在變。小狐狸輕推那顆紅蘋果,讓它在空中晃來晃去,她輕哼著歌。
主人吶,你聽見了嗎。
小狐狸站在遠方盯著大宅好久,才走入大宅喊:「主。」
黑夜摸摸她的頭說:「嗯,乖。」
小狐狸就很高興地搖搖尾巴。
黑夜遞給她一張紙條,小狐狸狐疑地看著手上的地址和人名問:「主人,小雪是誰?」
「母狗。」黑夜回答。
小狐狸睜大眼:「咦?主人的?」
黑夜說:「算是。」
小狐狸愀然,內心微微一揪。
黑夜手裡拿著那顆被咬一口的蘋果問:「這在島上多少錢?」
小狐狸再確認道:「這顆蘋果?」
「對。」
她沒回答,因為是她平常沒注意的事,又問:「主人換這個了呀?」
「嗯,昨天剛買的。」
「呵,好吃嗎?」原來她昨天接觸到的是熱騰騰剛出爐的蘋果。
黑夜把蘋果拋到空中再接住,咬了一口說:「還可以,挺簡單的,我都還沒看說明。在島上多少錢?」
小狐狸一邊翻箱倒櫃地尋找文獻資料一邊說:「正在查它到底多少錢。」
「大概就可以。」
終於找到黑夜問的問題答案,她回答說:「島上的價位好像也差不多。」
「肯定比大陸便宜。」
「主人買的是正版的?」
「對啊,蘋果嚴格意義上說都是正版,因為系統不能仿造,只有渠道不同而已。」
「渠道?」
「對。」黑夜向她解釋:「比如大陸要是想再便宜點,可以託人從國外帶,或者從香港臺灣過來的,反正大陸東西很貴。」
「哦哦,那主人是怎麼買的?」
黑夜說:「五千塊錢,花錢買的。」
小狐狸吐吐舌。「比我一個月薪俸還多。」
「我是說,裡面有些功能我很喜歡。比如,能跟妳說話。」
她驚呼:「哇,主人也好會說話。」其實以前她就看過島主啃蘋果了。
「那個有一些功能很好,比如我吃這個也可以看見妳和妳說話,等等都行。」黑夜擦著表面晶亮的蘋果說:「我跟妳說這些並不是炫耀,懂麼?」
小狐狸疑惑地傾頭說:「嗯,我不覺得是炫耀啊。」
「那就好,妳不像大陸的女孩。我就是希望妳也吃。」
她心中暗嘆以她的能力要吃到那顆蘋果不知到何年何月了。小狐狸問起前幾天在窗台下聽見的歎息聲。
「想做的事不能做,不想做的事偏偏要去做,這就是奈何奈何…」黑夜搖頭晃腦吟誦:「我本將心照明月,無奈明月照溝渠,奈何奈何。」
小狐狸沒完全聽懂,但卻很興奮大叫:「哇哇,主人唸詩了。」
黑夜哈哈大笑說:「很多事都是這樣的。」
小狐狸問了最想問的問題:「主人最想做的事和不想做的是什麼呀?」
「這個不是幾句話能和妳講清楚的,在大陸這樣的事尤甚。」
「哦,這臺灣和大陸不一樣嗎?」
「都是黃皮膚,至於每個人在想什麼差異就大了。」黑夜點燃根菸,徐徐道說:「和妳男友怎麼樣?」是每次都會問的問題。
小狐狸說:「嗯,還不錯。」她提到:「我這禮拜要拔智齒。」
「最後一次了吧。」
「嗯,可是以前的經驗讓我怕死了。」小狐狸一想起那段記憶還是嚇得撲簌發抖。
「害怕的時候就想想我。」黑夜說。
小狐狸馬上撲到黑夜的懷裡喊:「主人主人主人……」感覺好像多了不少勇氣。
黑夜微笑也抱著她,撫順她的白色髮絲說:「妳男友一定很介意妳心裡有我把?」
「嘻嘻,嗯,是啊,可是我也不太想要壓抑。」即使這段感情中,只是單方面的熱戀,不合理的痴迷,看不見未來,她還是一股腦兒憑著本能想要追尋。
「你倆要真能結婚,結婚之後可以來大陸旅遊。」小狐狸差點聽成他倆結婚。黑夜繼續道:「來京城玩,我還想見見他。」
「哇哇哇。」小狐狸驚呼連連。探前故意問:「怎麼不是想見見我呢?」
「想。」黑夜說:「妳是主要,他是稍帶。」
得到想聽的答案,小狐狸快樂地在黑夜周圍轉圈圈,一直繞。
黑夜呵呵笑問:「他一定很照顧妳把?好多時後我都覺得妳有些不懂事呢。」
「嗯,他對我很好很好。」好到小狐狸覺得前輩子不知是燒了多少炷香、做了多少善事,才能遇見他,那麼幸福。「我哪裡不懂事呢?」
「感覺。有機會讓我跟他聊聊。」黑夜說。
「咦咦!」小狐狸目瞪口呆,心想那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黑夜皺眉:「這是什麼意思。」
小狐狸說:「我會說看看的。」
「有機會吧,不用刻意安排。」
小狐狸前腳立在黑夜膝上,還是執意要問:「主人我哪裡不懂事?」
「感覺妳生活中很多地方都不懂。」
「嗯…」
黑夜捻熄菸,回頭走入屋內。「我去睡了。」
「主人晚安。」小狐狸很懂事地行禮。

20120310,11,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