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結

好長一陣子沒和島主聯繫,原先兩家間的小徑也長出雜草。
不再有人閒來沒事就來串門子,很安靜。
但好久不見這個朋友,也怪想念的。
她知道島主是為她好,她知道他的心意。
她尋到很久以前來過的偌大的海島風平房,很久沒來過了,因為總是島主主動來找她。
小狐狸讓下人進去通報,很快地就接到回覆要她直接進去。
看著窗外鄰近盞盞的亮光,小狐狸露出甜蜜的笑容,這樣子就十全十美了。
一看見坐在上位的島主,小狐狸本來啐口想說些什麼的,後來又吞回腹中。
島主居高臨下問:「妳怎又想到找我?」
小狐狸故意裝兇回說:「不行嗎?」
「又單身了吧。」
「才沒有哩,沒單身就不行找你嗎?」
「喔,可以阿。」島主聳肩,問起她的近況,也說起他的近況。「我大陸都來回兩三趟了,妳是去了沒?」
聊沒幾句,島主又嫌她穿太多了。
小狐狸沒大沒小地討價還價:「哪有,我沒穿內褲,你有,你穿得比我多。」
「我,哪有阿。妳這還是比較多。」
島主挑眉。「喔,怎,想看阿。」
「不公平不公平。」
「哪有阿,妳還穿比較多。」
「哪裡多?」
島主由上到下掃了她一眼:「有阿,上到下都挺多,快換快換。」
「我都換了你還沒換。」小狐狸深深地覺得這其中很不公平。
島主翻白眼:「妳哪有阿,這個還不是一樣。」
「我都換了,剛剛不是換了。」小狐狸含淚可憐地說。
「哪有,這又不算。」
「為什麼不算。你都沒換。」
「因為沒有啥差,所以不算。我在妳之上,所以要等妳光了再說。」
「哪有哪有。」小狐狸胡亂想爬到他頭上。
「很明顯的有。」
小狐狸很不服氣瞪著他說:「你只是年齡比我大。」
「還有其他都比妳大很多。」
小狐狸用力地想了想,理直氣壯地說:「你胸部沒有比我大,不然你脫掉我看看。」
他用蔑視的眼神看著她的胸口。「妳確定?妳的那麼小,都跟小籠包差不多了,還敢說大,大言不慚阿。」說完他還嘖嘖搖頭。
小狐狸抓狂地哭鬧:「你欺侮我。」
島主一副理所當然地說:「我就欺妳阿,沒騎妳就很好了,怎?」
小狐狸不理他,拍桌嚷嚷:「脫掉脫掉。」
「妳先光了再說。」島主露齒嘻嘻一笑說:「妳之前不是說要去大陸,有去嗎?」
小狐狸默落地低頭說:「我沒有。」
「喔,沒選到。」他們是多久不見了呢,選拔好像是好久以前的事。「也好,妳不太適合去,換掉衣服!」
小狐狸刻意忽略他的命令,露出疑問的表情。
「妳喔,要去了恐怕也很不習慣。」
「不習慣什麼?你都要去住了。」
島主說:「生活,水土,還有人民水準。」
小狐狸反問:「那你會習慣嗎?」
這時的小狐狸發現大宅亮起,小狐狸的眼睛一亮,她聽見風精稍來黑夜的傳喚。
島主沒發現,繼續說:「應該很困難,畢竟人民水準的東西,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先…先這樣。」小狐狸「咻」地變回狐狸的模樣。
主人就在旁邊的時候,現在她在做什麼?
島主不明就裡地追上來:「怎樣??」
小狐狸回頭難以啟齒地說:「主人…」
「主人?」島主問。
「主人叫我。」小狐狸看著大宅的燈光說。
島主才明瞭:「喔,大陸人阿。妳還沒醒啊。」
「不會醒啊…」她說,她會一輩子沉醉在虛幻的童話中吧。
「算了,不想講了,繼續做美夢吧。」島主忿忿道。
「嗯…」小狐狸的長尾低垂。
島主嘆氣:「唉,救不了妳了。」昏暗燈光下的他看起來很失落。
看著島主的神色,小狐狸心裡也難過,支支吾吾:「我…沒…做什麼……」現在的她只是與黑夜說說話,不再有調教,僅是如此也不行嗎。
追到門邊的島主有氣無力地說,不知是生氣,還是傷心。「妳,遇到大陸人,還是留點心吧,沒有妳想的那樣,言盡於此。」
小狐狸很認真地看著他的臉,也很認真地思索他的問題:「嗯,我會注意的,但我相信他。」
「Up to you.」說完島主便轉身入內,再也不看他。
「掰掰…」小狐狸看著他的背影,還是傷了他的心…
大宅的燈光搖曳,小狐狸無法抑制自己想趨向那道光芒的衝動,腳步一刻也不停地朝黑夜奔去。
沒有辦法,
人生這麼短,
她就是無法只與他相處就能活下去。

20120317,19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