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回歸

appreciate

是不是打得愈用力,您就會愈疼愛我?

隨著凡塵俗事愈來愈忙碌,小狐狸愈來愈少有時間回城,每當事情忙完都已過了子時,只想早早歇息,感覺怎麼也睡不夠。久久回到城鎮一次,也只是見到大宅張燈結綵、歡樂囍慶的樣子。
又過了一段時間,聽說城鎮裡她那僅以依存小木屋垮了,待她倉促趕到現場,卻只見一堆殘垣廢墟。這間小木屋,雖然樣式簡陋,但至少還能遮風避雨。她從搖搖愈墜傾頹的危屋中檢拾出一包行囊,也在這時才體認到,什麼是最重要的東西。
小狐狸計畫在離大宅近一點的地方,買間條件好一點的房子,讓她可以將大宅的燈光看得更清楚。
小狐狸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度過那段時間,只是有如行屍走肉般,讓工作占滿生活,不去想有關主奴關係的事,好久都沒再想起黑夜,連她都感到意外,不禁想自己怎麼這麼無情。
半個月後,小狐狸托人幫她尋覓的新房子鑰匙終於交到她的手中,小狐狸立即帶著最重要的東西,乘風破浪穿過尖岩巨礫,再度踏入這個久違的迷幻世界。
新家的擺設簡潔大方,很乾淨。她草草整理過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抬頭,看向大宅的方向,依舊是一片閴黑。
她托風兒向黑夜傳遞她已歸來的消息,一會,就聽見黑夜沉穩有力的腳步聲。
「主人主人主人。」
小狐狸繞著黑夜轉,開心地高舉雙手向他報告她的新住處。
黑夜笑笑地聽她說完話,勾住她的後腦勺往他身上拉,唇瓣覆蓋住她的。
小狐狸興奮得一張小臉紅紅的。
「想玩妳。」黑夜的目光如鷹隼銳利,深深地攫獲住她。
小狐狸仰頭嬌滴滴地說:「主人,我也想你。」
黑夜神色一沉,再說了一遍:「我說我想玩妳。」
小狐狸咬唇難堪地別開臉,其實她早就聽懂,末了輕輕地一點頭應聲表示知道了。
她知道,她都知道。
心裡明明知道這是不對的,明明這樣的不是她想要的。
但是她無法隱瞞內心深處的渴望,只想在這一次,追從自己的心。
黑夜下令道:「今天妳手淫四次。」
光是這樣,就濕了。
小狐狸又驚又喜這突如其來的恩惠,溫柔地說:「主人,想著你手淫。」
黑夜瞇眼,往前邁步,伸手抓住她纖弱的手臂。這時,突然聽見大宅那邊傳來嫋嫋的呼喚聲,他評估了一會又放開了她,道:「嗯,我走了。」
小狐狸倏地繃緊的氣息與肌肉瞬間又無力放鬆,她惆悵地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告別:「主人晚安。」

20120519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