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一夢如是

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應作如是觀。
——《金剛經》

看見小狐狸昨夜留在大宅門邊的殘花,黑夜曾捎來關心。
隔天,小狐狸收到風精送來的關懷時,沒有馬上回覆,而是轉頭看像大宅的方向,漆黑的別墅不見一絲光芒。
接近午夜時,黑夜來到她的新房子,一進門就問:「妳失落了什麼要去尋找?」
小狐狸看見黑夜,愉悅地搖晃了白色的尾巴,對於那個的問題,她哀戚地說:「主人。我沒有感情啊,沒有心,沒有愛,沒有感覺。」
黑夜挑眉,很快地否認:「誰說妳沒有,我覺得妳都有,而且很豐富。」
小狐狸露出可愛的笑容,至少在黑夜面前,她是有心的,而不是冷淡無情的。
黑夜輕撥她額頭的瀏海問:「妳沒事把?」
小狐狸笑笑,自顧自地繼續解釋:「大部分時候都是沒有感覺的。某些部分的時候,才比較有感覺,例如虐戀或主人或一些少數事。因為隱藏得太深了,假裝沒有感覺,連自己都騙過了,現在想要找回那個感覺…」
黑夜靜靜地聽她說,點了一支菸,徐徐地抽,緩緩地吐出後下句結論:「人不是對任何事情都有心情。」
小狐狸面無表情地說:「嗯,但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冷淡很無情,對男朋友的情感也一直反覆不確定。」
「……」黑夜沉默了一會說:「堅持,感情都需要執著和堅持。」言罷黑夜對她露出迷人的微笑。
小狐狸卻笑不出來,心情沉重地低頭小聲說:「前天晚上我讓島主調教了…」
「……」黑夜再度沉默,臉上布滿陰霾。「這個等會再說。」
小狐狸順服地答應:「好。」然後等待地看著他。
黑夜看向天空星辰說:「妳現在很迷惘?」
小狐狸說:「有時候。」
「和男友之間有時候熱度降下來也正常,總不能老是火熱。」
「火熱…」小狐狸反覆著琢磨這兩個字。
黑夜告訴她:「畢竟人活在世間,總離不開紛紛擾擾的生活。生活使人麻木、迷茫。」
「他很在意我和其他男生的來往。」
「人無完人。」黑夜說。「兩個人得互相理解,互相包容。隨著關係的建立,兩個人總要付出和犧牲,妳也得學著犧牲點。」
小狐狸說:「他也很依戀我,也是因為這樣他對我很珍惜愛護。」
「但同時,又讓妳覺得累?有些壓力。」
「嗯,會想要自由。」她吐出了口氣,說出了這一陣子一直以來的心意。
黑夜忽然聲色俱厲大聲道:「自由個屁,妳自由就讓別人玩兒妳?」
小狐狸搖搖頭,低頭很小聲地說:「不是……」
「那是什麼?」
小狐狸想了很久才說:「會很想坦白。」
「可妳沒有。」黑夜說。
「有時候很想拿繩勒脖子,很想有人保護。」小狐狸的目光閃爍著晶瑩。
黑夜挑眉:「想自殺麼?」
她露出苦笑說:「不會這麼做了,因為總是不會真做下去,所以會活著,可是還是期待世界末日。」
「妳死了就是世界的末日,但那天還上早。如果妳真的想死,我可以把妳殺死。」黑夜眼神而銳利地看著她。
「曾這麼想過呀。」因為黑夜以前說過。「但是…」
黑夜問:「妳到底有幾個主人?」
「具體來說只有你一個呀…島主我只當他朋友,偶爾聊聊,雖然他一直想我聽話,但我總不聽他的話。」
「那妳還讓他玩妳?」黑夜橫眉豎目怒道:「掌嘴!左右各五!使勁打!」
小狐狸低頭,揚起手,用力地往自己的臉頰揮下。「啪啪」地好大聲,不敢輕忽虛衍。
直到黑夜阻止她:「可以了。」他問她:「妳該打不?」
小狐狸點頭說:「該打。」她不應該讓其他人調教。
黑夜怒氣未消:「都怎麼跟他玩的?」
「是…後面放肛塞…前面拿玩具插…」明明是一段很長屈服的過程,現在要她說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沒了?」
「基本上是這樣…只是過程比較長。」
黑夜問:「多久?」
「一個時辰多吧,慢慢地先是換衣服…之類。」
「高潮幾次。」
小狐狸不確定地說:「應該是…兩次…吧…插的高潮我總是不太確定哪個點才算。」
黑夜沉聲說:「妳既然叫我主人有些事就不可以再和別人做,不懂麼?」
「懂…懂……」她說,她都懂,都快忘了心裡惦記著主人不能做許多事的感覺。
「那妳還做?」
「可是…」小狐狸大膽地說出這幾日來心結:「我不敢向主人依靠…主人結婚了,會不會不一樣…」
「還真是。」黑夜瞇起眼睛狂嘬幾口,啐道:「給妳自己找理由麼?」
小狐狸低頭道:「求主人懲罰小狐狸……」
黑夜命令:「穿的是拖鞋嗎?用拖鞋打!」
小狐狸聽話地拿起地上的拖鞋,遲疑了半秒鐘,閉上眼睛,開始狠狠地打,彷彿當自己是賤物,毫不愛惜,怨恨自己般地抽打自己。都快哭了,淚,還是流不來,留在眼裡。
也不知道打了幾下,早已超過黑夜當初的標準。
「看妳還敢不敢出去亂發騷!」
「主人。」小狐狸終於停下,望著他,微濕的頭髮貼在臉頰上,有些凌亂狼狽。
黑夜俯視疑問地看著她。
小狐狸腦袋一片空白,說:「沒有事…還要繼續打嗎?」
黑夜說:「沒打夠就補齊。」
小狐狸老實說:「剛剛沒有數很清楚…」
「左右再各打五下。」
「是。」小狐狸回答,再重新數數打過,太小力的也不算。
黑夜一聲不吭,不知道在想什麼。「妳可以脫光給別人看,但就是不能讓別人玩妳。」
「是的,主人。」小狐狸說。
「這鎮上就認識我和那個人了?」
小狐狸想著一些故友算不算,說:「其他人不太聯絡了。」確實她也沒太多時間到處串門子。
「這麼說現實了?」
小狐狸搖頭。「沒有,我想第一次現實是主人。」她一直覺得第一次應該要是與黑夜。她突然想到,第一次以後呢?
黑夜的神色也變得柔和。「我期待那一天的來臨,妳也要堅持住。起來吧。」
「謝謝主人。」小狐狸謝恩,攙著黑夜的手順勢滑入他的懷裡。
「和妳男友多久沒見了?」
「昨天今天才見面。」
黑夜叮囑:「妳好好跟他講講。」
「嗯,很想講可是不知道怎麼啟口。很想要全部坦白。」
黑夜道:「我結婚後還真是不怎麼方便了,聊聊天還沒問題。」
「是。」
黑夜又問問她一些存錢和男友互動上的事。
一會屋外的庭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主人,男友來找我了。」小狐狸不斷地憂慮地看著門口不停的敲門聲。
黑夜對她說:「去吧。」
「主人。」小狐狸撲到他身上。
黑夜摸摸她的頭說:「說話完就早點休息吧。」
「是。」小狐狸搖搖尾巴大聲應聲。
黑夜對她微微一笑。
小狐狸這時也漾開如花的笑靨。
一種感覺,如鯁在喉。
哭不出來。
她很想哭出,來。
趴,在他的膝上。
大聲,盡情,哭。

20120525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