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遠水

致島主 001

因為沒辦法
這朵花需要感情來澆灌
不然
笑容會滅
花會枯

經過那一晚,小狐狸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和島主相處,若不是他先開口。
「這麼早回來。」島主拍拍她家大門,彷彿看到什麼稀奇的事擠眉弄眼。
小狐狸自門後露出半顆小頭,看見原來是他才鬆了口氣。「哪裡早啊。」回到城鎮早已過了子時,現在的小狐狸也只剩這個時間。
島主很自然地走進來。「妳不是夜行性,狐狸不都這樣。」
「…狐狸應該不是吧?」小狐狸忽然對自己的存在感到疑惑。「你才是夜行性。」
「妳去查查,還懷疑我。」
「那你是哪一種?」
「我都不是。」
「哦,那你是?」
島主說:「什麼都不是喔。」
聽到他這麼說的小狐狸略感神傷,低頭一副委屈的模樣地把玩手指。
島主不是什麼都不是…
島主看著她嗤笑一聲:「愛裝。」
小狐狸聞言抬頭,也不否認:「是啊。」到底哪個才是她的真面目。
「那就變回原形,在我面前就是狐狸,不要裝人啊。」
「不…」小狐狸不願在他面前露出真面目,還第一次遇到有人要她現出原形,而不是人樣。她弱弱辯道:「狐狸成精。」
「妳離精還久。」島主嗤笑一語道破,順手戴上桌上的面具。
小狐狸墊起腳尖伸手想觸摸他的面具。「你不見了。」
島主輕撥開她的手說:「妳還這樣子,當然看不到。妳耳朵尾巴怎不見?」
小狐狸可愛地笑著說:「那是因為我成功變成人啦。」
「想太多。」
小狐狸忽然又愁眉苦臉。「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不能在島主面前露出真面目,更不能聽從他的命令。
因為,她,不是他的。
「什麼怎麼辦?」
小狐狸嚷嚷:「你又不給我看。」以前他都不會這樣。
「看,看什麼?」
小狐狸看不見島主的表情,哀戚地看著他說:「不見了。」
小狐狸每次話都不講清楚,島主聽不懂說。「什麼不見。」
「你不見。」
「現回原形,就會出現,我只跟狐狸講話。」
小狐狸歪著頭說:「現在不是跟我講話嗎?」
「看到人的說話,跟沒看到人的說話。」他啐口道:「真慢,老半天。」
小狐狸認真地思索很久,最後還是搖搖頭,說:「我不行啦。」
「不行?什麼?」
小狐狸開始衡量評估:「只要露出耳朵和尾巴就好?」但想想還是不要,她不要在看不見島主的狀況下現出原形,小狐狸叫道:「沒看到你!」
只見島主一把扯掉臉上的面具,連衣襟一塊扯開袒露胸膛。
小狐狸嚥了嚥口水,喉嚨咕嚕一聲,露出兩只白色毛茸茸的耳朵。
「少磨磨蹭蹭的。」島主已經在這裡待坐了兩刻鐘,開始感到不耐煩。「妳喔,在磨啥?」
小狐狸白色的尾巴左右煽動。「猶豫啊。」
「……」島主無言,問:「哪個點上,妙了這個。」
總不能直接告訴他,島主不會喜歡聽的,但,那又確實是她不聽島主話的真正原因。
小狐狸輕輕說:「有主人…」
島主問她:「在哪?」他緊接著又替她回答:「虛無飄渺中。」
「沒有啦。」她想了一下,苦笑說:「本來主人就很虛無飄渺吧。」畢竟主人的形象本就是架構出的。
「一下說有,一下說沒有,都給妳說就好啦,是吧。」
小狐狸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什麼臉喔,有這麼苦喔。」
「就算跟了你,我還是會想他啊。」
島主不在乎地說:「想他喔,想啊去啊,他能夠出現在台灣或妳能夠出現在大陸?也許有機會吧,能夠近的才有意思,體會不到這點,那妳也就到頭了。」
「戒不掉。」小狐狸很清楚自己放不下黑夜。
「要聰明點。」島主說。
小狐狸低頭默不作聲,很久才說:「可是很笨。」
島主教她:「那就學著點,總會學聰明的。」
小狐狸很認真地看著他說:「可是你也很好。」她很相信。
「呵呵。」島主笑笑,聳肩:「沒啥,好與不好都一念間的。」
「那天睡得很好。」小狐狸微笑著對他說。
島主失笑聳肩:「是吧,嗯,好就成。」
「我也想過。」無數次。
「喔,怎樣個想法?」
小狐狸回答:「依附你。」看起來那是解決現狀最簡單的方法。
「喔,可行性高不。」
「可是我放不下喜歡他的心啊。」小狐狸總是妄想試圖完滿唯一主人的美夢。
島主嘆了口氣:「喔,因為什麼呢?哪些個點放不下?」
「我不知道啊,看到他就很高興。」
「喔,是嗎?」島主挑眉:「那比我還高興?」
「你,」確實,在某一層面下,小狐狸看到黑夜更高興。「我好像習慣不全部聽你的話耶。」
「喔,是嗎?」
小狐狸說:「全部聽話就不好玩了吧。」
「也未必了,各有各的樂趣。」
「認識很久了。」她突然感嘆說:「那你又怎麼看我?」
「怎麼看喔。」島主把她從上到下瞄過一遍,道:「沒啥主見的笨狐狸。」
小狐狸皺眉:「不然怎麼需要主人呢,有主見的奴嗎?」有主見的都當主人去了。
「當然不是,是搞清楚妳的位置,跟隨適當且適合的人。」
「不知道怎麼樣才是最好,想要把握珍惜每一個人。」
她想要和黑夜在一起,也想珍惜大狗狗,也想…是她太貪心了嗎?
「我這些年來體會到,選擇最近的往往都是最好的。」
「最好…」小狐狸喃喃,什麼是最好呢?
島主點頭:「嗯,遠水救不了近火。」
「遠水。」在一水之隔遠方的人兒吶,就和很久以前鱷魚先生的想法一樣,因為無法真正保護對方。想到這,小狐狸眼眶也紅了。
小狐狸差點沒說出口,那,就請他在她快要被燒死之前來救她吧。但是,就連島主也要變成遠水了。
會這麼想,是因為不信任黑夜了嗎?
一想起這麼想的自己,就悔愧得無地自容。

20120529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