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神話

100_1958神話

每每小狐狸下山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河裡洗淨一身風塵,小狐狸最喜歡洗澡了,好像可以洗掉所有身上的髒汙,假裝自己是乾淨的,好像一切重新開始。
這天回來的路上,卻意外地在一家旅店前撞見許久不見的故人——臉譜。
他們已經超過半年不見,在這之前他是傾戀於小狐狸的臉譜,但小狐狸總是無法回應他的感情。好長一段時間不見,小狐狸以為他已結婚生子。
臉譜斜靠在客棧外的牆上,自懷裡掏出一根煙,一邊抽一邊與她閒聊。小狐狸新奇地觀察著他抽菸的樣子,以前從沒這麼近距離看,彷彿重新認識這個朋友,因為他總是戴著臉譜。
聽說起小狐狸現在做的工作,他問:「暫時的吧。」據他所了解這與小狐狸原本的夢想差距甚大。
「如果可以我不太會換工作,我不太容易離開一個地方,因為也沒有特別想做的工作,只想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小狐狸很了解自己,要她對一個人說分手或從一個地方主動提離別太困難。
「哦,妳喜歡這份工作嗎?」他依舊很關心小狐狸的那個臉譜。
「喜歡倒是其次,但我覺得有很多要學的東西。」
「妳喜歡安靜的不忙碌的工作。」
「呵,都是有代價的啊,錢和工作量一定是成正比。」小狐狸很明白,故也沒太羨慕追求高薪的生活。
「是的,這話現實。」臉譜呵呵笑說:「小狐狸開始成熟了。」
「捏,還好啦,本來就得這樣。你呢?」
「我還是老樣子,這段時間有點事,也忙,就不願意回城了。」他伸長手撫摸小狐狸耳後柔軟的白毛,眼裡充滿了愛憐。「看看妳,看妳變樣沒有。」
小狐狸輕巧地旋轉幾圈,在他面前變成一個女孩的模樣。
才一下子,小狐狸就變得毫無防備,很快地再度熟悉對方,隨著屋內演奏的樂音搖頭晃腦地哼著歌,抬頭見臉譜正如癡如醉地看著她,小狐狸害羞靦腆地笑,停下。
「繼續,要那種狀態,喜歡看妳陶醉的樣子。」
小狐狸臉一紅,說她想整理心緒,臉譜說好,於是不再說話,站到一邊,留一個空間給小狐狸找整理心緒時需要的感覺。
臉譜靜靜地看著她的背影,只見黑夜裡,小狐狸孤獨地徘徊在月光下,孤獨的影子在地上拉長,只有影子陪著她。
她想尋找溫暖的懷抱,她在回想曾經溫暖的懷抱。
小狐狸看著大宅的方向說:「黑夜結婚了。」
臉譜站在她身後說:「那是必然的。」他看月光在小狐狸身上灑下一層光暈。「我們不能相見,只能靠意境來溫暖彼此,幻想小狐狸在我面前獨舞,憂傷的眼神。」
小狐狸哀傷地說:「真實的我不是這樣啊,走過你也不會注意在意的。」在幻境中怎麼想像都可以,重點事實上她並不是那麼美好。
「妳的內心是這樣。孤獨的浪漫。」
小狐狸笑,仰天嘆道:「是啊。」
臉譜眼神溫柔地看著她:「我能感覺到妳,一種淡淡憂傷。」
小狐狸很感動,漾出花般的笑容。「謝謝你。」
「謝謝妳給我的感覺,跳支舞給我吧,小狐狸。」
小狐狸難過地搖頭道:「我不會跳舞啊。」
「妳會的,感覺到了就會了。」臉譜鼓舞著她說:「勇敢點,小狐狸。」
小狐狸搖頭,腦袋裡的東西太多了,必須整理出來,不然頭髮都白了。
臉譜問:「妳的主黑夜消失了嗎?」
小狐狸強笑說:「沒有啦,他沒有消失。」
「還是妳主嗎?」
「嗯…」小狐狸承認,在她心中依舊視黑夜為她的主。
臉譜了然,長嘆一聲:「妳還放不下。」
「嗯,放不下。」小狐狸痛苦地揪心說:「我會受不了。」這些話她從來沒有對人說過。現在才發現,她是多麼的需要對人說這些話。
「為什麼?」臉譜問。
小狐狸想了很久,還是想不出來。「我不知道…」
「慾望?孤獨?思念?」
小狐狸只能說:「我覺得那樣子比較好。」
在她的心中有個美好的畫面,那是一個奴對一個主始終如一的永遠。
「那樣子還會繼續嗎?他會慢慢消失。」
「…不會吧…」小狐狸心中一驚,不確定地說。「…也許……」
「妳要的那樣子會消失。」
「我要的哪樣子?」小狐狸沒聽懂。
「妳說妳喜歡那樣子,妳說妳覺得那樣子比較好。」
小狐狸痛苦地仰頭,閉上眼搖頭說:「可是我沒辦法自己離開他,因為我很怕。不完全是,他很多都是我的想像,也許我喜歡的不是他。」小狐狸也怕當認識了完全的黑夜後,她不再那麼喜歡他,該怎麼辦。
臉譜了解地說:「我明白,一個幻想中的完美主人。」
「應該說是,若能是永遠會很美。」她想讓不可能的童話實現成真。
「既然知道就該明白,幻想可以有,但是不能過火。」
「也沒有過火啦,沒有做太超過的事……」小狐狸小小聲地說,看她都沒做出什麼踰矩的事。
臉譜搖頭:「妳是對他入魔,比過火還嚴重。」
「可是…我也的確喜歡他。」每當提起黑夜,小狐狸的雙頰就會染上兩朵紅雲。
「做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迷失自己,妳已經迷路了。」
小狐狸抬頭問他:「你怎麼說我迷路了。」
「對他迷路了,痴迷了。」他朝她伸出手。「站起來,慢慢起舞。」
月光孤獨地照在她露著光滑的後背上,小狐狸卻只是抱著膝蓋縮在巨石上說:「我自己不會跳。」除非有人引領,牽著她的手跳。
臉譜微笑說:「跟妳的畫相同的意境,妳的畫都透著淡淡憂傷。」
想起喜歡做的事,小狐狸也很高興。但最近幾乎忙到沒時間執筆作畫了,小狐狸頗為感傷:「很久沒畫,也很喜歡畫畫。」
「我能感覺到,那種淡淡孤單憂傷。」
他是唯一能體會自小狐狸的心緒中道出她心聲的人。
小狐狸高興地高舉雙手說:「整理心緒的時候很快樂喔。」
「那是進入到那種意境了。」
小狐狸微笑說:「能有你能理解,真好。」
臉譜也很謙虛:「也不能這麼說,我也在享受那種感覺…」話說到一半臉譜嗆到,咳得不停。
「你感冒了?還好嗎?喝喝水。」小狐狸趕緊進到客棧裡面要了一杯水給他。
臉譜擺手將小狐狸遞來的水飲下,喝完看見小狐狸關心的眼神與模樣,忍不住心神一盪。「我想抱妳。」
「剛剛那樣就很溫暖啊,就是在擁抱我。」能被人理解的感覺很舒服。
「我真的很想抱妳。」
「那就在夢中吧,夢裡可以給你抱喔。」小狐狸笑著說。
臉譜走向前:「我要現在抱妳。」說罷臉譜把小狐狸擁在懷裡,他輕輕地捧著她的臉,定定地看著她水亮的眼睛。
小狐狸害羞地想躲閃,但臉譜不讓她躲開,慢慢親吻她的唇,很慢很溫柔。
起初小狐狸還很掙扎,慢慢地也溫馴下來,不再反抗,生澀地回應他的唇舌。
再遠的都能聞到小狐狸身上淡淡的香味,聽見她急促的心跳。
小狐狸感覺到身上異樣的熱,因為臉譜將她抱得很緊。
「這樣就好。」她閉上眼睛說,她怕再下去會發生什麼。
臉譜更用力地擁抱她,臉頰摩擦著她的頭說:「我想把妳揉碎,揉進我的身體裡,讓妳成為我的一部分。」
小狐狸仰頭說:「那一定要粉身碎骨灰飛煙滅。」她無法隱藏骨子裡想毀滅自己的慾望。
臉譜激動地說:「不,是把妳鑲嵌在我的身體裡,變成我的一部分。」
小狐狸張開雙臂,風神將她的頭髮和衣袖吹動,彷彿就要起飛。「小狐狸會變成灰,飛到這個大自然,世界各處,不屬於誰,這時才真正的自由。」
「不,」臉譜大叫:「是我的,不許被人指染,因為小狐狸不能受傷,她傷不起。」
小狐狸露出欣慰的眼神,因為有人終於了解她了。她像隻小鳥無依的樣子,蜷縮著膝蓋著說:「小狐狸需要人保護。」
臉譜大聲地說:「我就是小狐狸的保護神,她會在我懷裡找到溫暖和愛。」
小狐狸很感動地看著他,很感動。但是…她又露出茫然的眼神。「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
遠方響起的樂音,觸動了小狐狸內心的一根琴弦,她閉上雙眼,站起來,白尾翩翩隨歌起舞,她對著曠野大聲唱歌,彷彿只有在這時,可以傳達她的情感。
歌聲,就是她的心聲。
當曲音末了,她才轉向臉譜朝著他靦腆地微笑。
臉譜將手掌都拍紅了,讚不絕口:「好棒,寶貝,好陶醉的感覺。」
小狐狸笑得臉紅紅。「謝謝你當我觀眾聽眾。」
一起頭,就停不下來了,隨著樂音,小狐狸一首接著一首地唱。
臉譜站在一旁,享受地聽她唱歌。
她給他的感覺是一個迷途的羔羊,孤獨無助。她像個冰塊,靠太近了就會化掉。
在歌聲結束,臉譜著迷地說:「妳是我的心魔,讓我欲罷不能。」
「是不是像我對黑夜那樣,都是對方的童話呢。」
「不一樣,是神話不錯,但是感覺不會一樣。」臉譜用力地抱著她,似想把她揉碎。「想抱抱妳,狠狠的那種,搓揉那種擁抱!」
「那還是狠狠地…」她仰頭嫵媚一笑,大膽地說:「幹我,後再緊緊抱我。」
臉譜抓她後背,用力用他的雙臂勒她的身體,抓著她的頭髮,看著她的眼睛。用力親吻她的嘴唇,咬她的嘴唇,那樣才能發洩他心中的慾火。
倏地感覺到身後有陌生人走近,臉譜擋在她身前。
「不想讓他看到妳,妳是我的小狐狸。呵呵。」
「呵呵。」
他看看天色,也說:「我得回去了,小狐狸。」
她望著他道別:「早點休息喔,晚安。」
「親吻一下,噘嘴寶貝。」
小狐狸只是笑,卻不想動作。
「快點,害羞?」
小狐狸沒回答,就當作是默認。
最後是臉譜主動往前在她的唇邊輕輕一啄,小狐狸低頭,紅著臉退了一步。
「嘿嘿,妳好可愛,寶貝。想妳,想抱著妳睡。」
「晚安。」小狐狸笑著揮手。
他眷戀不捨地望著她說:「不能再想了,不然就…呵呵,我會想著抱著妳睡。」
「夢裡可以給你抱。」
「還可以幹什麼呢?」
小狐狸黠慧一笑:「那就夢裡再說囉。」
「哈哈,哪有這樣的,傷心,打妳屁股!」
小狐狸尖叫著跑掉,與他笑鬧著分手。
臉譜走後不久,小狐狸正想回到巢裡,突然聽見風聲裡傳來黑夜的呼喚,小狐狸猛地回頭,轉身往大宅的方向跑。
來到大宅下,大門深鎖,小狐狸輕輕地敲敲門,沒再回應,她以為黑夜正在忙,故也沒再發聲,盤膝坐在旁邊的花圃上,連這一點時間也不浪費,開始整理心緒。
等了好一會了大門都沒反應,於是小狐狸又敲一次,輕聲喊:「主人。」
小狐狸還以為黑夜出門了,才準備要走時,大門開啟,黑夜皺眉:「不知道怎麼搞的,聽不見。怎麼還不睡?」
「咦。剛剛在整理心緒。難得有時間,難得看見主人。」
「看妳說的,就是有時候不方便。」黑夜瞪了她一眼。
小狐狸笑呵呵,點頭道:「嗯嗯,知道。」她都知道,她能理解。
「妳還挺理解我,妳好些了嗎?」
「嗯,好些。可以整理心緒很高興。」小狐狸高舉雙手說:「雖然小狐狸跑來跑去,可是還是乖乖的。」
黑夜拉過她的臉,給她一個長長的深吻,小狐狸的臉頰很快地浮現紅暈。
「我去睡了。」
小狐狸搖搖尾巴說:「那我也一起睡。」
「好啊,一起。」黑夜也說。
話說一起,兩人卻背對著背走向不同的方向。
怎麼才這樣,就很高興了呢。
一起,所以小狐狸很高興地上床進被窩囉~

20120603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