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壞掉

100_4567

小狐狸自城外回家時遇上了半年不見的故友——含笑,兩人互相問起彼此的近況。
「後來去京城了嗎?」含笑問。很久以前,小狐狸曾對他說過,她想去京城尋主。
小狐狸悵然道:「還沒…」她說的是還沒,而不是沒有,總有一天,小狐狸會親自踏上那片土地。她問:「你還在京城嗎?」
含笑點頭:「在的,妳還來嗎?」
「想。」即使不見黑夜,她也想走上這一段傳奇,體驗他所在的那片天空下、空氣中,雖然若不見他那是多麼的寂寞。
「妳來了,會見我嗎?」
小狐狸露出怯怯的神情,她想的很實際,假如是為了黑夜而去,她也許就不會再見任何人。
含笑笑笑:「和芳芳做愛,一定很美妙。」
小狐狸也回想起了過往的巫山雲雨,害羞地臉紅了起來。
「芳芳在京城的主人呢?」
「結婚了…」她抬頭仰望新月。
「沒事,我來做妳的新主人吧。」
她用他以前的話堵回去:「你不是講究平等嗎?」
「妳喜歡,我可以嘗試下。」
「呵。」小狐狸笑笑搖頭說:「還是把他當主人。只是不太像以前那樣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當她的主人。
含笑扣住她的下巴:「芳芳會像小母狗一樣嗎?」
小狐狸別開臉難過地低頭:「我是小狐狸不是小母狗。」
含笑搖頭:「我不明白為什麼妳要選擇小狐狸。」當他們相識時,小狐狸還是人。
小狐狸也在想,當初會墜入畜生道的原因。「…為了勾引人吧。」
「妳成功把我勾引了。」含笑全身火熱散發雄性的氣息,強行一親芳澤。「芳芳,我想插妳。」
她媚眼一笑,摀嘴輕笑:「這麼快。」
「對,介意嗎?」
小狐狸輕聲說:「這樣我會壞掉喔。」
「壞?為什麼?」含笑露出不解的神情。
小狐狸撫著胸口說:「感覺不到心在跳動。」不管是對眼前的他,還是誰,都沒有感覺。
含笑無言以對,微笑目送含笑踉蹌走開,小狐狸這才轉身關上門。

回到家的小狐狸,一個人,終於可以卸下所有面孔。明明看見大宅亮著的燈光,卻不靠近,想要好好地坐下來整理堆積如山的心緒,做什麼事卻都讓她心煩意亂。
無法不去在意大宅的光芒,無法控制自己注意門外的動靜,任何風吹草動都讓她忍不住去期待。
當大宅的燈光暗下時,她竟鬆了一口氣。
午夜,習慣夜遊的島主晃到了她家,不請自入推門進來。
小狐狸用迷惘的眼神看著島主一秒鐘,很快地撲入他的懷裡。突然又感覺不對,她輕輕地推開他,退了幾步,站得遠遠的,與島主保持一段距離看著他。
島主朝她勾勾手指頭,要她過去。
小狐狸猶豫了一下,很快地又撲到他懷裡。
「嘿嘿。」島主拂順她的毛髮,露出得手般的得意笑容,故意輕薄道:「狐狸發騷了,淫水流流喔。」
小狐狸猛地自他懷裡抬頭說:「沒有!」她強調地大喊道:「沒有沒有!」
島主很順手在她胸前一抓,訝意道:「怎會變小。」
小狐狸委屈地低著頭說:「可能因為沒吃東西。」最近食慾愈來愈差,也無了活著的慾望。
「為啥不吃?」
「吃不下啊。」
他看著她身上的薄紗:「妳衣服穿太上面,弄下來。」
小狐狸看著他的吊嘎:「你也沒弄下來。」
「哇勒,還敢有意見。快!慢死了。」
小狐狸稍微調整了一下肩帶,讓衣服的胸圍下降一點後說:「下來了。」
島主翻白眼說:「妳這跟沒弄不一樣,靠!」
小狐狸再拉低一點,但看見自己的裸露的身體卻覺得很不習慣。
島主命令:「再低。」
「不要好奇怪。」
「快點。」
小狐狸說:「很奇怪。」
島主不耐煩地說:「快一點啦,有夠拖的。」
「這樣就好啦。」
「拍妳自己的奶。」
「不要!」
島主再命令:「拍到紅我瞧瞧。」
「不要不要!」
「唷,狐狸拍給我瞧瞧。」島主改用誘惑的語氣說。
小狐狸拼命搖頭:「不要啦,不要打自己。」
「喔,為啥呢?」
小狐狸勇敢地與他對視:「有種你自己來。」
島主也敢說敢做:「好!這周六。怕妳不出來。捆起來打,打完後翻過來扔床上去。」
她勾魂地媚眼一笑說:「你說的喔。」
很快地,他們約定好時間地點。
小狐狸不斷地以疑問句再做確認:「會有抱抱嗎?」
「會阿。」島主說。
「那就好。」
島主嘻嘻一笑:「妳男友會發現嗎?」
「哎。」小狐狸嘆:「說謊了,應該。」
她已經,快不行了。
島主瞇細長了眼,還是懷疑:「呵,確定喔,不要耍我喔,我會很生氣。」
「應該不會。」既然承諾,小狐狸會為自己說出的話負責,說到做到。
島主還是很不相信的樣子。「妳確定?」
小狐狸建議他說:「最好綁住不然跑掉了。」
「會綁起來,手跟腳。」他問:「妳多久被幹一次?」
小狐狸記很清楚上一次的日期,因為那是她的生日。
「這麼久,為什麼?」
「沒有,快要性冷感啦。」
「喔,沒有被綁起來,捅屁眼沒感覺。」
她冷笑一聲:「哈。」
島主故意問:「是不是阿誠實說呢。」
「可能也許。」
都約好後,小狐狸打個哈欠:「呼,要來睡覺囉。」
「喔,捨得阿。」
「不睡明天起不來。」說完小狐狸轉身就要走。
島主一把再把她抓回來。「是喔,明天上班穿怎樣?」
「一般。」
「去拿來我看看。」
不知為何,小狐狸很順地聽從他的指令,雖曾稍作反抗,但都很快地就屈服。
好不容易,換上短褲和島主最愛的背心。
島主滿意地看著她的裝扮:「明天就這樣上班,裡頭不穿內褲,我要妳隨時都有走光的感覺,嘿嘿。」
「不好啦。」
「妳不就愛給人視奸嗎?」島主嘿嘿壞笑幾聲。
「不愛不愛。」
「這是命令。」
小狐狸不理他。「要睡覺了。」
「嘿嘿,明天不能穿內褲,清楚沒。」
「可是不舒服。一定還要穿絲襪阿,那樣不舒服。」怎麼可能穿這麼短的褲子,露著光光的大腿。
「可以有絲襪,現在穿上瞧瞧。」
「不好不好,要睡覺了。」這樣下去一定又會沒完沒了。
「快點,換上換上。」
猶豫了一下,小狐狸還是翻出絲襪,在他面前緩慢地穿上,好不容易照著島主的指示換上。
「等下,腳打開。」島主露出如盯上獵物的眼神。
「不是要睡覺嗎…」
島主要求開始愈來愈得寸進尺。「騷狐狸,摸摸妳的逼,打開腳。」
「不要不要。」
「來咩。」
「不是你摸,不要不要。」小狐狸嚷道,她已經受夠了一個人自摸。
「沒多久,我瞧瞧、摸摸,打開打開。」突然島主目光一冷,嚴厲地命令:「快點!」
小狐狸心中一驚,哭喪地請求:「不要……」氣勢馬上弱了下來。
島主將她的手腕扣在後方,取了個跳蛋塞到她的下體中。
「啊……」小狐狸一麻,全身酥軟地攤在他身上。
島主眼帶笑意地看她喘氣、不住扭動的模樣。
直到她求饒,央求著他進入……
過程中,小狐狸一直都面無表情,不要露出一點舒服的表情。
豁出去了。
結束時,島主要求她就以現在的這身狀態去上班,戴著跳蛋。
「明天不行啦,工作要專心。」小狐狸很堅持,她不拿工作開玩笑。
「怕啥?淫水流滿地?」
「工作很重要。」小狐狸眼神堅定地與他對峙。
僵持了好久,島主才終於鬆口:「好吧,那就不放跳蛋。」
不知道為什麼小狐狸向他道謝:「謝謝。」
「乖乖,去睡吧。」島主輕輕地拍拍小狐狸的頭。
小狐狸瞇眼縮了一下脖子,他手心碰觸的頭頂傳來奇異的感覺。她還是做足禮數:「嗯,晚安。」
島主手一揮:「告退吧。」
小狐狸往家裡的方向,一個人在月夜下獨行,如喝醉酒般的跌跌撞撞。
與島主一起,她就不用期待,不用冀望對方要喜歡自己。
她撫著自己的胸口,終於有一點心痛的感覺了。
對著黑夜大叫:小狐狸壞掉了,快點把她丟掉!

20120605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