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消失

100_3660消失

本以為她可以這樣,放下。
忘掉一切,離開。

小狐狸的工作是靠人吃飯,她的本性怕人,卻仍要堆起笑容歡迎上前。連續好幾日都忙到連進城的時間都沒有,但她很清楚這都只是藉口。不回城,是因為沒有那個吸引力。她該怎麼靠向一個有婦之夫的胸膛?
某次回城,遠遠地看見了黑夜西裝筆挺的樣子,與很久以前鱷魚先生的衣服一樣,戴上高高的禮帽,隱藏主人的身分,但是圈內人一看就知道的身分地位。小狐狸覺得既陌生又熟悉,她沒主動前往接觸。她不想,每次的話題,都只是慢半拍圍繞在他的生活邊際。
大宅總是一片漆黑,看不見任何東西。她知道,她明白,很多時候黑夜不方便。
當說著沒關係著,是否也表示著,她不那麼需要他?現在小狐狸沒有黑夜,也能活著。
比較沒有像以前那樣的衝動,但還是有莫名的悸動。
手上帶著工作時留下的傷痕,不知道為什麼,很開心。
久久才回去一次的小屋子,亂糟糟的,因為每次回去倒頭就睡,所有東西都擱著沒處理,就像她的心。
一天、一天、又一天。她能很肯定地說,沒有黑夜,她也能活的下去。
對於虐戀還是有渴望,對威嚴還是毫無抵抗力。
小狐狸已經不再為奴,不再是黑夜的奴了,也不是誰的奴。他也不是,她的主人…
她想,總有一天,她會消失。就像小時候她心裡想,總有一天,她會從山巔跳下,投向那大海。
小狐狸與大狗狗的感情,漸入佳境,他能保護她、照顧她。她會對他一心一意。
她想,這就是最好的結局:黑夜主人結婚,與他的妻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她相信,黑夜會是個好丈夫、好爸爸,她想像,黑夜溫柔地對待他妻子的模樣。她也會與大狗狗,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主奴關係就像是幻想的實踐,就像曇花一現,不可能會有的永遠。
在她心中有無數、千千萬萬個質問與疑問:
他要如何,永遠保護她?他只有一雙手臂,兩隻手,只能抱住一個人。她也是。
小狐狸這麼乖了。為什麼,黑夜不要她。
偶爾,她會問自己,真的能離開嗎?
想到這裡,小狐狸淚流滿面,眼淚不停地掉下。是因為,她沒有辦法再相信其他的主人,沒有辦法再相信,其他人有辦法帶來黑夜一樣的力量,她只有他了……
某天小狐狸心血來潮,悄悄搭上船,穿越黑水溝,回到久違的小屋。看見門口放著黑夜送來的思念之花之時,
她還是忍不住,摀住臉,崩潰了…原來,黑夜也是會想她的…
她不想被黑夜丟棄,卻不想這樣無聲無息地消逝,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傷害。
小狐狸將黑夜送來的花,冰封在高處,這樣就可以永遠看的見。
那天夜裡,小狐狸不斷地自夢中驚醒、狂哮:「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如果,他是她的主人,
為什麼沒有保護她……
因為…她沒有尋求他的庇護。

 

201207,04,5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One thought on “《小狐狸》消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