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三寸天堂

小狐狸最近特別愛穿越到紫禁城閒晃,她發現從這個角度看京城,也很美。
在深宮裡,看的見黑暗中的大宅。她知道,有時黑夜就隱身在那黑暗中。
原來,不是只有她會看著他,這次換他,看著她。
她漫無目的、優遊自在地穿梭在重重宮闈中,突然有人拍拍她的肩,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這個空間的人選不多,她悠悠地回轉過頭,但來人卻是令她不敢期待的人。
黑夜全身沐浴在月光下。
「幹嘛呢?」
「主人。」小狐狸搖著尾巴,步步驚心來到他跟前。
「妳愛穿越?」
「嗯,還好啊,只要好玩的都看看。」
「挺想妳的。」黑夜摸摸她的狐狸耳朵。
小狐狸抬頭,內心百感交集。「主人…」很想說什麼,卻又只是喃喃道:「主人也會想我呀…」
原來不是只有以前的她會想黑夜。
黑夜倏地神色一冷,喝道:「廢話!掌嘴。」
小狐狸嚇得跪下,悽悽地喊:「主人……」
黑夜撥開她的碰觸,命令:「打!左右各三。」
「是…主人…」小狐狸立即照辦行事,一下一下,舉起手狠狠地攻打自己的臉頰。直到打完了,她說:「主人……打完了…」卻仍意猶未盡,覺得少了什麼。她顫抖著說:「多打打我吧……」
「打多了妳明天怎麼出去見人?」
她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也不管明天是否鼻青臉腫得見不了人,她只想…
小狐狸跪著握著黑夜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
黑夜沉聲說:「打!」
於是小狐狸再用力地狠狠打自己,像是多麼地怨恨自己,想要將自己毀壞,一下一下不停地打。她哭了,
這是黑夜的恩賜。
「最近有沒有讓別人玩妳?」
小狐狸回答:「最近沒有…」這才停下手邊的動作。「之前有…後來就沒有了…」她怯怯地說,愈說頭愈低。
「什麼叫之前有?」
「之前是水無月初時…」她回憶道,那像是在很久很久之前時。
「妳沒有對我講吧?」
「…是……」小狐狸全身繃緊,緊緊地依偎在他的身邊。「主人…」她在心中喊著:不要、不要、不要丟棄我……
「誰啊?」黑夜瞇長了眼。
「是島主。」
「上次就是讓他玩了吧?告訴我的那次?」
小狐狸小聲說:「後來又有一次……差點約了現實…但是沒有沒有…」她不停地強調最後兩個字…
黑夜瞇眼沉聲道:「妳越來越不乖了。」
「主人…主人……」小狐狸抓著黑夜的衣襬,無依無靠地喊。
不要、不要、不要丟下她……
不要不理她……
黑夜歎氣:「除了妳男友還有沒有讓別人玩妳?」
小狐狸搖頭:「沒有…沒有其他人…」她已經一個人孤僻很久了。
沉默了一會,黑夜說:「我不玩妳,很孤單吧?」
小狐狸抬頭看他,月光從黑夜身後照下,她的目光一下聚焦又失焦。「主人……我快要沒有方向了…」
「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連她自己也快要搞不懂自己是怎麼回事。沒有目標,好想死。
「跟妳男友也有問題?」
「感覺應該有變好…但是我太自私了…總是只想到自己……」如果她真的在乎他,怎現在還會跪在黑夜面前?……
「人都自私,不必太在意。」黑夜的目光望向那深不見底的宮苑。「我也是。想霸佔妳,卻又不碰妳。」
小狐狸呼吸急促,訝異地抬頭,彷彿有一股電流竄過全身,酥麻地快要軟下。她柔柔地說:「但是…讓主人霸佔很舒服啊…」
「我的意思是妳有時候控制不住自己,原因是妳無聊無助不知所措。」黑夜總是會去體會奴的處境。
「我不知道方向…沒有安全感…」她更搞不清楚自己對黑夜的心意,本以為自己已死心不再有感情,但此時此刻卻又心甘情願、千依百順。
「我大概能明白,但不太清楚。」
小狐狸笑笑,這樣,就夠了。她只想有人能夠明白。
黑夜問:「能到宅子裡?」
小狐狸眼睛發亮,臉頰紅潤,低低地說:「能……」
然後黑夜牽起她的手,走向大宅,進入密室。他打開燈,讓所有的燈全都照射在她赤裸的軀體。
小狐狸漸漸地適應燈光,看見了面具下的黑夜,習慣了他真實的模樣。雖不是英俊美男,卻是令她感到熟悉與安心的臉孔。「主人……」她喊。
在黑夜眼神的震懾下,小狐狸動也不敢動,依令聽從他的調教,雖然只是一些簡單的動作。
最後施教結束,黑夜帶她參觀大宅裡新房的樣子,小狐狸睜大雙眼想要記住黑夜居所住的環境,最後她的視線停留在,黑夜與其妻子站在一片綠地上的美好畫面。
剛好這時黑夜關上燈,他表示將要歇息了,帶她走出。
小狐狸彎著腰,低頭向黑夜問安道別。離開時,兩腿間一片濕潤泥濘。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