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視眈眈

認識之初你便透漏有空會來找我,想看我靈魂的顏色。
那時候我心想:嗯,就當作像朋友見面一樣。
“認識”第13天,你說因為工作關係有機會到台中,想與我見面聊聊。
本來想等與你熟稔一點,那樣我比較好對你露出我的真面目。
思量之後,我還是答應了。
見面前你反覆跟我確認,你問我會不會怕你。
但我的怕是對“人”的怕,雖然你對我有好感,我相信你不會傷害我。
我只擔心,我無法對你表現出我本來的樣子。
你是個頭腦清晰、心思細膩,可以談心的朋友。
我想用真心對待你。

要見面前,我告誡自己,不要露出狐狸的勾引本色,我不想再增加你對我的戀慕。畢竟身為 “有夫之婦”,我不想傷害你。
直到見面當天,我才開始有點緊張的感覺。
觀察每個從出票口走出的人,但怎麼都沒有“好像”你的人。
過了一會,你從另外一個方向走過來,我站起來說:我應該沒有認錯人吧?
你質問說我哪裡跟網路上不一樣,都看到狐狸尾巴了。
你面無表情也不發一語,令我更緊張,有點不知所措都開始語無倫次了。
你坐下摀面說你需要緩和一下情緒。

我騎機車載你,你也恪守禮儀地與我保持距離。
我盡東道主之職,向你介紹廟東有名的,但因為我吃素,好不好吃都是根據以前友人的經驗,結果你只跟我吃了一樣的東西o_o。
我說:這樣以後別人問你說來廟東吃過什麼,結果你只過吃素的關東煮。
你說:妳以為我會只來一次嗎?(驚!
你真誠地表露自己的心意。
我用置身事外的語氣讚嘆你。
你微微地大聲說:我在說話。
我開始改變自己說話的態度。當你說話時,我會靜靜地聽完。
你心疼地看著我滿頭的白髮,伸手觸摸。
我微微閃躲,我警覺到那不是誰都可以碰的地方。
也許對一般人來說那是很普通的舉動,對我來說卻是無比親密的行為。但我沒有制止你。
你笑謔著說小狐狸不是最常說「不要不要」的,怎麼今天一次都沒有說。

我跟你介紹我很喜歡吃的鳳梨冰,但因為我感冒,所以很猶豫。
你說那就你買一杯,先給我嚐一口。我想想也好,我們兩個喝同一杯應該沒關係吧?我喝了一口,有跟沒有一樣地擦擦吸管,再交給你。(但這樣不就把感冒傳染給你了嗎!?

在留言交流時,曾一度覺得你那說話的語氣有點像上官。
但我很清楚你們是不同的人。
愈是了解愈會發現有更多相像之處,也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
我們有許多相似之處。
是說,同樣氣息的人會互相吸引聚在一起。
如你所說,我們是一丘之貉。

你有點和上官類似的技能。
我對說中我心事總是特別沒抵抗力。
我的反應完全表現在臉上。
我的心在你面前無所遁形。

你非常勇敢嚴肅認真地袒露心聲,開始進攻。
這是你與在網路上印象最大的反差。
也是你三夜沒睡籌謀的。

我的每一步都踩進你設下的陷阱。
才剛掉入一個洞裡馬上又掉入另一個洞。

你說我沒有得到我想要的,我很訝異,
我以為我已經得到我想要的了。

你發現了他沒發現的重點。
你說你會給我我想要的。
是我一直在追鍥的嗎?

你說你已經知道的我不用說,
你要我說的是想讓我知道的。

當你再次碰觸到我的頭的時候,我舒服地瞇起眼。
一次又一次…
當你撫摸我的臉頰時,我幾乎快要哭出來。

從他人眼中,我們只是坐在麥當勞裡隔著一張桌子面對面坐著。
瀰漫在我們之間的情慾氛圍,我們的表情和眼神比全身赤裸還煽情。

一緊張我就開始傻笑。
我不斷地深呼吸想平緩情緒。
我戴上口罩,試圖遮掩我的表情。
當你伸手要摘掉我的口罩時,我嚇得趕緊說,自己脫下。
不是驚嚇的那種嚇,而是不得不服從的畏懼。

我曾以為上官是我最理想的主人,但那不是他真正的樣子。
所以我問你,怎麼能確定我們要的一樣,你要的是什麼?
你要我掐住你的脖子,這樣我就會知道了。
我的手伸出一半又縮回。
雖然這不是什麼事,但我卻猶豫卻步。
我大約知道你想讓我了解的事。
一來是即使知道了,我無法回應你。
二者,從剛剛到現在我一直在聽話。
我很喜歡聽S說話。

我總是很容易被牽著鼻子走。
明明有過很多次教訓了,卻仍學不會。

你說今天只是來給我扣上項圈的。
無形的項圈更可怕。

我感到頭皮發麻,當太興奮我就會有點頭痛。
只是說話,我就快大腦高潮啦。
我全身都有感覺了,內褲濕到一度以為是月經來。

其實內心在OS:
我好喜歡這樣侵略進攻,
我好喜歡粗暴啊>//<,
好想你再多摸我一點。
天啊,笑起來怎麼愈看愈帥> <~
好想擁抱你健壯的胸膛身軀。

我們都知道我們彼此在互相牽制。
我說我想慢慢來。
我還是樂見這樣的變化,因為那表示有突破口,你只是催化加速反應。
我說:慢慢來,讓我再多了解你一點。
那時在我的心中早已有了決定。

你說你不會介入我與 “男友”之間,
但是啊…
你已經闖進我的心裡。

最後你才坦白這次來並不是因為工作。
你是特地來見我的。
(以後不可以再對我說謊了喔~)

你邀我晚上過夜,並保證在我想清楚決定以前,不會對我調教、做愛。只是想讓我清楚你要的是什麼。
我相信你說的,我比較不相信我自己…
你不斷地告訴自己不要示弱。
我伸出手給你,想給你一點力量,我說我只能給你這樣。
你說你不要。
明知道你會非常孤寂。
但那個時候的我不能,因為還沒處理好關係。
對不起,讓你一個人流淚了。

離別前,你說了句抱歉,在我額頭輕輕一吻,很帥地轉身就走,
我楞住看著你的背影淹沒在人群中。

騎車回去的路上,我神情有些恍惚。
不斷地告訴自己。
這時我更應該要好好的。

20160506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