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一個女奴的一天

「主人…主人…
主人……」
每天晚上我都是在這樣的思念下睡著,想要夢見你,每天早上也都是在這樣的呼喚下緩緩醒來,一睜開眼,我最想看見的人是你,主人。

早晨,天才微微亮,我就讓設定的鬧鈴震動叫醒,通常得提早一個小時,反正一定得比主人還要早起來。
戴上項圈,代表一個女奴一天的開始。
主人的床邊是我睡覺的地方,由主人親自繫在床邊,半夜主人若要如廁,我必須立刻上前用口接住。
我小心地爬起來,以免吵醒睡夢中的主人,到房間外面簡單梳洗,為主人準備早餐,等到距離主人出門時間還有一小時,我才回到臥室。
每次看到主人毫無防備熟睡的臉,就忍不住偷偷在主人的唇上輕輕一吻。我輕輕地揭開被單的一角,鑽到被窩裡,主人的跨下間。晨勃的玉柱特別有精神,一看見主人挺立的肉棒,我的身體就發熱了,不由自主地張開嘴巴,俯下身子,含醒主人。
我像舔棒子般地舔著根身,嘖嘖有聲,連蛋蛋也沒漏掉,放在嘴裡溫熱,然後舌尖沿著龜頭中心一圈一圈地劃圓,一點一點地含住直到全部沒入口中,我開始上下吸吮含弄,舌頭不時在嘴裡給龜頭按摩,手掌握住主人的陰囊按摩。
主人動了一下,發出呻吟聲,我知道,主人醒了。
在我的含撫下,肉棒愈來愈大、愈來愈硬,我繼續認真地舔,舔得愈起勁。我先輕輕柔柔地舔去馬眼上的液體,延著根部的血管舔下去,舌頭像舔糖食一樣。我沒忘記手上一邊套弄著主人的陰莖,嘴巴慢慢往肛門處舔,舌尖伸入屁眼,靈活地攪弄,這時的我像是一隻狗,伸長了舌頭舔主人的屁眼。
手邊的套弄愈來愈快,主人的身體晃動起伏愈見明顯,主人抓起我的頭髮用力將我的嘴壓向肉棒,我張開嘴使龜頭直直地頂入我的喉嚨內,直沒深處,我忍不住想抬頭咳嗽,但主人的手馬上又將我壓回去。
我感到我的大腿間此時已是泥濘一片,主人控制我的頭,狠狠地插我的嘴。我的舌頭加強刺激按摩主人的龜頭,唇瓣緊緊地吸附住肉棒,配合主人的激烈。最後一下,主人用力一頂,全身顫動之後,在我的喉嚨內爆發,射精的同時我仍不停地慢慢舔弄主人的敏感處,這樣能延長主人的高潮時間。
許久,主人才慢慢平息下來。
我閉上眼心懷感恩地吞下精液,並為主人給雞巴舔乾淨。
「謝謝主人賞賜精液。」我說。
主人歇息一會兒坐起在床邊,打開雙腳,示意我跪在他面前。
「含住。」主人說。
我知道這時是聖水。我赤裸而卑屈地跪伏在主人了腿間,用小嘴包覆住主人的肉棒。
一會熱熱的液體便濺射入我的嘴巴裡,一邊用嘴承接容納主人的聖水,我一邊努力地吞咽,咕嚕咕嚕地喝下,一滴也不剩。
我滿足地對著主人笑了笑,主人上完時,拍拍我的頭。
主人走進浴室,我亦步亦趨地跟在主人身邊,服侍主人梳洗,協助主人換衣服。主人也讓我穿上貞操帶,鎖上後他將鑰匙放入他的口袋裡,如此我便不能任意地手淫。
在主人跟前,不許站立行走,只能跪著爬,或用四肢著地爬行,我由主人牽著來到廚房。
我跪著喂主人吃早餐,一口一口地喂,主人吃完漱口,我用嘴巴接住咽下。
主人吃完,我吃主人的剩菜殘渣。
依依不捨地送主人出門後,我換上絲質透明的女僕裝,跪在地上親手拭淨地板,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這本來就是我的專長。這期間好幾次貞操帶摩擦著騷逼,才不到幾個小時,我就好想主人了…
打掃完畢再去菜市場買菜,沒人知道在外衣下我脖子上戴著項圈,身下穿著淫蕩的貞操帶。我謹慎並精打細算地挑選食材,研究如何煮出能讓主人健康,又好吃的料理。
中午我簡單做了一些食物,把盤子放在地上吃。
下午若經主人允許可以從事一些藝術創作,或者打零工,總之別讓自己閑著。在家裡時,也得打開電腦,隨時接受主人的傳喚或者指令。
在主人要回來的前一個小時,我便到浴室裡給自己灌腸,把騷逼和肛門都清洗乾淨。
「啊…啊……」
很刺激,又很痛苦,但只要想著主人,一切都值得了。我進行了三次,直到流出來的水都是透明乾淨的才停下,等待主人回來時檢查受用。
我把晚餐的食材都準備好,待主人回到家就可以現炒,然後到玄關處等待迎接主人的歸來。
主人一回來,我好高興拼命地扭屁股,想撲到主人身上,舔舔主人的手。
「主人,歡迎您回到家裡。」
我用嘴為主人脫去襪子,舔腳。幫主人脫外衣,拿毛巾給主人擦臉,詢問主人要先洗澡還是吃飯。
主人解開我身上的貞操帶,從後方在賤奴的肛門裡放入跳蛋,賤逼內插入電動按摩棒,再鎖上貞操帶,要我繼續回廚房做菜,然後轉身就到客廳去看電視了。
我忍耐著做好一道道食物端到餐桌上後,請主人就坐。再也忍不住跪下,喘著氣,用臉頰磨蹭著主人的褲檔,求主人准許手淫。
主人答應了,但是不許到高潮。
我就在主人的面前,打開雙腿,表演給主人看。主人一打開貞操帶,我就忍不住開始拿著逼內的按摩棒瘋狂地抽插。
主人說停時就得停,主人說繼續就要繼續,時而刺激著通紅脹大的陰蒂。重複著瀕臨高潮、停止、再繼續手淫……沒有主人的准許,賤奴不敢到。
這樣一直反復動作直到主人快吃飽時,主人已不許我用按摩棒插,空虛的賤逼淫水不斷流出,弄濕了地板,我將流到地上的淫水舔乾淨,在主人命令的命令下我翹高屁股,舔著地上的黏黏鹹咸的春水。
突然主人拉住線頭拔出我屁眼裡的跳蛋,我僵直了身體,張開嘴嚶嚶叫。主人拿了一條生的小黃瓜,插到我仍一張一闔的屁眼裡,順手捅了幾下,並取了盤子裡的一顆鹵蛋,塞到我的賤逼裡。
「啊啊啊……」
我像只發情的母狗,伸出舌頭喘息,長長的口水流到地上,不斷用身體摩擦著主人的腳。
主人拿了餐桌上一個空的盤子放在地上,命令我不准用手將逼與肛門裡的蛋和小黃瓜「生」出來,這就是賤奴的晚餐。
我蹲在盤子上,很努力地想將身體裡的食物「生」出來,但兩個孔都塞了東西,不知道該哪邊使力。最後我選擇了肛門先,像上廁所一樣,使勁地將小黃瓜「生」出來。之後是鹵蛋,也許是因為其形狀,陷得很深卡住了。
我的身上、乳房、額頭都流滿了汗水,屁股下的地板也被浸濕了,盤子擺在騷逼前,像生小孩一樣想要將蛋給生出來。結果蛋沒生出來,淫水倒是流了一地,我氣喘吁吁,哀求地看著主人,爬到主人身前,懇求主人。
主人毫不留情地用皮帶在我的屁股上抽了十下,才允許我伸手深入賤逼內挖出。「波」地鹵蛋滾了出來,我爬到桌角將鹵蛋叼回到盤子上,開始食用混合著我自己體液的晚餐。
我則留下收拾乾淨,都處理好後,來到客廳正在看電視的主人身邊。
我跪在下面,讓主人把腳放在我的背上,為主人揉腿、按摩。主人一邊看電視,一邊偶爾捏捏我的乳房,玩我的逼,我喜歡這樣讓主人玩著。
後來我站到主人身後為他做頭肩頸按摩,手指輕輕地在他的頭頂上揉壓,用指腹的力量讓主人漸漸放鬆,一次又一次輕拂過肩膀上緊繃的肌肉,讓肉變軟。(誤:可以開動了,咬~)
八點,主人帶我進入廁所,要我跪直、張開嘴巴,他朝我的臉尿,鼻子、眼睛、臉頰上都是尿,有些射入口中。
主人拉屎的時候,我在旁邊拿著煙灰缸,和主人說故事或唱歌給主人聽,等主人上完我就上前舔乾淨再擦。
服侍主人洗澡時,試好水溫後淋濕主人與我的身體,在自己的身體抹了沐浴乳貼上主人的肉體親密接觸摩擦出泡泡,我用乳房給主人洗身體搓背,用逼給主人揉大腿。
捧起最尊貴的肉棒,掀開包皮輕輕地舔舐,屁眼也是,先在周圍與表面淺淺地舔,然後再舌頭伸入深深地舔,並將陰囊細心地舔過一遍後,才用手上的泡泡為主人清洗。
主人的身體沖洗完擦乾,就先到房間去用電腦,我也把自己沖洗乾淨。
完畢我從冰箱拿出下午做的冰涼果汁端來給主人享用,另外還準備了一小杯的溫水。
我將果汁含在口中一口一口喂到主人嘴中,小心翼翼地讓果汁流入主人嘴裡,視情況要是從嘴角流出就上去舔,這是我最喜歡的項目。
剩下的冰塊與融化的冰水,我拿著連同溫水鑽到主人的電腦桌下,為主人口交。先含了一口冰水在口中,然後含住主人的雞巴,用嘴為主人套弄、服侍,十五秒後,再換含口溫水,為主人口交,主人一高興,就把冰塊塞進我的屁眼裡。
如此反復冷熱溫差的刺激下,主人的身體變得極為敏感與興奮。我最喜歡舔主人的雞巴,舌尖特別刺激陰囊和肛門間的會陰。
「口!」主人命令。
我立即湊上,將肉棒吃到最深處,將主人賞賜的精液舔得乾乾淨淨,又來回地舔了高潮過後仍充血的龜頭好幾次。
主人靠背喘息,我也將頭棲在主人的腿上,閉上眼歇息,享受主人的摸拂。
在主人的命令下,我端出工具盤,裡面放著假陽具、按摩棒、跳蛋、肛塞、皮鞭、夾子、繩子、蠟燭、針刺等,跪到主人面前,讓主人調教……
主人一件件將盤子上的工具用在我身上,或插入我的體內。
主人先在我的乳頭上分別夾上緊致的夾子,另一隻再夾到陰蒂上,瞬間的疼痛令我彎下腰去,馬上被主人賞了一巴掌。
「跪好。」主人說。
主人先為我戴上口球,只能睜大眼睛地看著主人。主人取了特大號的肛塞,用騷逼裡的淫水浸濕後,不由分說地插入我的屁眼裡。
「嗚…」驟然增大的劇烈疼痛,我驚慌地想逃,但只能逃到主人懷裡。主人讓我彎腰趴在他的大腿上,由他將我的手綁在身後,最後在逼內插入一隻特大號的假陽具,拍拍我的屁股說:「好好在旁邊跪著,夾緊它,要是掉了有得妳好受了。」我緊張地立刻攏緊雙腿。
主人流覽著網頁或與人聊天,不時會扯弄我身上的夾子,任由我的喘息聲愈來愈大,跪著的大腿漸漸開始顫抖,扭著身體發出輕吟。
「嗚嗚……」我含著口球無助地用眼神向主人哀求,他繼續看著電腦螢幕,不理會我。
我咬著口球,輕喘,要自己忍耐。
一會,我已經快要忍不住,自己夾著假陽具,擺弄身體,想藉由摩擦得到一點舒緩。
「嗚…啊……」我靠近主人。
主人扯動我陰蒂的夾子,命令:「忍住。」
接到主人的命令,我暫時平靜忍下,但不到幾分鐘後,又全身騷癢難耐。
突然「嗤」地肛塞在我腹部的出力下被我擠跳出來了,我嚇得睜大眼睛,暫時停止呼吸,動也不敢動、害怕地看著主人。
主人這時站起,他拿起盤子上的皮鞭,摘掉我的口球,令我自己打開雙腿,皮鞭抽在我的賤逼上,每打一下都要報數。
「啊啊…一……二…啊……三……」
第一下就把陰蒂上的夾子打飛,火辣辣的刺痛自陰蕊蔓延開來。
「…九…啊……十……」
數到這裡我已經痛得流出淚,還是繼續報數。
「十一……啊……主人……啊!…十二……嗚……」
逼裡流出更多的水,皮鞭落下濺起了淫水。
「啊啊……二十……嗚……」
打到第二十下時,主人丟下皮鞭,我倒在地下呻吟。
大陰唇紅腫得像小香腸,小陰唇外露在外,也是腫大在滴水。
主人用力擰著我圓潤的陰蒂,拉得老長。
「啊……」
主人毫不留情的揉捏我的乳房和摳挖我的下體。
「啊啊…主人…要到了……啊……」
幾乎每撥弄一下都要到高潮,但每快到時主人又停下動作,抽出指頭,弄得我氣喘吁吁。
到後來,主人要看我自己手淫,但不許到。
上半身倚靠在主人懷裡,身上的敏感點已經一觸即發。短短的幾分鐘內,我歷經了十幾次的高潮邊緣,每一次都是硬生生地喊停,馬上再催燃欲火。
一次一次又一次,我尖叫著無法抵抗,好像快要瘋了,實在已無力再繼續。
主人伸出被我的淫水弄得濕淋淋的手指,要我舔乾淨,我本能地含著主人的指頭輕輕舔。
正當我迷迷糊糊還靠在主人身上喘息,主人將我身上的夾子換上另一組夾子,每一個夾子上都綁著細線。
主人在我的舌頭上也夾上夾子,拉著陰蒂與乳頭上的夾子所系的細繩走動,全身的重要部位都被主人控制著,我只能伸著舌頭,不由自主地驅動身體跟著主人爬行。
主人一移動就扯動我身上的夾子,我一邊爬,淫水和口水不斷滴下,乳頭和陰蒂都被拉得老長,走得稍慢點就會傳來拉扯的痛,我必須加快膝蓋移動的爬動速度才能跟上主人,主人繞著房間走了好幾圈,最後牽著我走到浴室裡。
主人猛地講我的頭按向馬桶,我心中大驚想掙扎,嗆了幾口水,但不敢亂動反抗主人,主人施予更大的壓力,我的臉被按壓在馬桶裡面,我害怕地發出「嗚嗚」的聲音。
在壓了不知道多久,我已經沒氣了,主人放鬆了手上的力道,拉起我的頭髮,同時用力拉扯下我乳頭、陰蒂上的夾子。
「啊啊——」我痛得大叫,竟然高潮了,尿液流出,滾倒在地上哭泣抽搐,敏感觸仍一陣陣抽痛著。我爬向主人,靠在他身上哭出。
主人輕拍我的背安撫,用蓮蓬頭幫我沖掉身上的淚水、汗水,手指伸入騷逼內洗掉黏膩的淫水,在涼涼的冷水沖刷下我漸漸平息了,我嗚咽著向主人說對不起又把主人弄濕了,所以我又幫主人沖了一次澡。
最後主人用我擦拭完他的毛巾把我包住、擦乾,帶著我到外面,在我紅腫的傷痕擦上涼涼的藥。
今天晚上我緊緊抓著主人的手,不願離開主人的身體,一直想爬上主人的床,最後主人允許我拉著他的手臂。
依舊由主人親手綁在床邊,我靠著主人,一身的疲憊、紛亂,在這一刻得到安息。
睡夢中,我也是主人的奴。

20110607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