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人生如戲

複雜時,我想要簡單。
簡單了,我又不滿足地把它變得複雜。

那天小狐狸月經來不舒服先回家休息,也因為如此遇上了白天出沒的臉譜。
「好久不見,好久沒有看到妳了。妳瘦了。」
小狐狸張開手臂,轉了一圈,白髮飄起。「差不多一直都這樣,胖不起來。」
臉譜仔細地觀察她的體態、她的一舉一動、她的一切。被看得不好意思的小狐狸也開始看他,臉譜那裡好像很冷,穿著大外套。相較於以前,臉頰有比較圓潤。小狐狸微笑問:「最近好嗎?」
臉譜點頭。「妳呢?」
小狐狸無奈地聳肩:「時好時壞,心情不好的時候比較多。」
「現在呢?」
小狐狸想了想說:「還好。」
臉譜露出懷念的神情。「還是狐狸好,千年白狐。」
「我只是小狐狸還沒那麼老。但好像也不小了。」小狐狸撫著臉頰,想想這個年紀還說自己小會不會太不要臉。
「妳還是小孩,在我眼裡妳就是。」臉譜呵呵笑。
兩人溫柔地默默對視。
小狐狸微微一笑:「這麼久沒見面你還是一樣。」即使隔了幾千里,隔了幾百天,再見面,他們還是像昨天才見面,老朋友一樣。
臉譜也在回味過往。「嗯,我們的感覺一直沒有變。」
小狐狸向前走,遙望天邊:「但是,即使遇見了那麼多人,跟許多人在一起過,內心的孤獨感永遠無法滿足。」
「嗯,那是妳沒有得到妳需要的。妳在他們哪裡沒有找到過跟我的感覺,對嗎?」
小狐狸搖頭:「我想跟你在一起應該也是,就算和我喜歡的人在一起應該也是。」
「不是,找到瞭解妳的人,愛妳的人,妳就不會孤獨,妳要的是一種感覺。」
「我曾找到很瞭解我的人,我很喜歡他,但我們同樣孤獨。我的男友很愛我,我也喜歡他,但我好像總是無法滿足。」
臉譜瞭解她的說:「妳也喜歡品味孤獨。」
小狐狸說:「也許我喜歡一個人。」
「嗯,是夜嗎?」
「不是,是最後一個主人。」
「這幾年妳接觸幾個S,現實中的。」
「我還沒現實過,但下禮拜應該會。」
臉譜好奇地問:「跟誰呢?」
「但我沒喜歡他,他也不是我的S。」
「妳的男友知道妳喜歡這個嗎?」
小狐狸說:「他知道我喜歡SM,但我正秘密進行這件事他不知道。」
臉譜疑問:「不是S妳現實什麼?為了性?」
「對方也喜歡SM。」小狐狸說得有點心虛。
「妳跟他現實是為了什麼?」
小狐狸認真地想了想卻答不太上來,她嘆了口氣坦白說:「也許是為了性吧。很想發洩什麼,很想到達什麼。」
臉譜點頭。「嗯,好吧,妳願意就好。」
「嗯……」
「我們太遠,不能見面,呵呵。有緣無分。」臉譜苦笑。
「嗯。」小狐狸心想,假如他們很近,他也一樣無法滿足她內心的空虛。小狐狸說:「人生如戲。」
臉譜輕嘆:「嗯,是的,世事無常,太多無奈。」
「嗯。」看來臉譜也經歷過什麼。
「有時候我也很想發洩,做了又感覺不痛快,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要什麼。」
小狐狸說:「你想找有感覺的人。」
「對,太難了。」
「沒遇到合適的人嗎?大陸人這麼多。」
「單純欲望很容易,合適太難。」
「嗯,是啊。」這就是人生。
「有時候也分不清是欲望還是渴望。」
小狐狸問:「欲望和渴望有差別?」
「欲望是一時的,發洩過去就沒了,渴望是永遠需要的。也會突然想對著一個圈內人用下流的語言羞辱對方。」臉譜說。
「嗯,有嗎?」
「有過。這個圈子亂七八糟,什麼人都有。妳說過下流的話嗎?」
小狐狸搖頭。「我不會說。」
「說不出來還是不想說。」
「我說不出來,我不會罵人。」
臉譜說:「妳不要用現實的到的觀念來衡量自己的m狀態,不對等的。」
小狐狸皺眉說:「我是m,m要罵人嗎…我不喜歡罵人…那違背了我的觀念。」要她罵人就像她被罵一樣的痛苦。
「不是罵人,是下流的話。」
小狐狸這才說:「嗯…有時候自己想像的時候會罵自己,但不常。」
「妳會怎麼想像?」
「一邊做著很下流的事…一邊罵自己淫蕩之類的…什麼事都做那樣。」
「我記得我對妳說過下流的話,羞辱過妳。」
「嗯…是啊。」小狐狸也想起來了,臉上泛出紅撲撲的顏色。
「那是人的一種感情需要,人需要很多種感情,親情,愛情友情,這也是一種感情。」
「呵,是這樣啊。」
「我在調教m的時候有過一邊操對方,一邊羞辱對方,還抽打耳光,我有一段時間很喜歡這樣。」
「後來呢?」
「現在不是那麼衝動了,沒有感覺做不出來。」
「是喔,要什麼感覺呢?」
「有時候會那樣想過,分不清的感覺,也不知道是欲望還是渴望,也有把妳當成想像對象,呵呵。」
小狐狸本想說這對那個女生好像對不公平,但想想也許人家是你情我願的。「SM是很直接的,沒有對錯。」
「嗯,是的,簡單直接,複雜了就沒意思了。」
「嗯,是啊。」
「跟妳就很容易有感覺。」臉譜的目光中孕含著千種柔情,萬般蜜意。
小狐狸笑說:「呵,可能因為我們距離遠,所以想像空間多。」
「有這個原因,但是不是主要的,妳給我感覺很好,很唯美。」
「因為我們還沒有見面過啊,接觸到現實面也許就不美了,也許保持現在這樣最好。」
「見面也會一樣的,只是沒有這個機會。記得妳穿著襯衣在哪翩翩起舞,直到妳赤裸身體,那是很唯美的。」
「呵,我真的是不會跳舞。」
「我知道妳不會,妳是自然搖擺身體,不做作,所以很唯美,我嘗試過讓別人照著妳的方式做,沒有那感覺。」
「嗯,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要用不一樣的方式。」
「嗯,我是幻想著是妳。每次妳都那麼性感,老是誘惑我。」
小狐狸佯裝無辜的樣子:「我沒有啊。」
「有呢,不過我喜歡。」臉譜嘿嘿壞笑。
小狐狸朝他嘻嘻一笑。
臉譜指著她的胸口說:「剛才都看到妳乳頭隔著衣服立起來了,我很喜歡那樣欣賞妳,透而不露,好誘人,好性感。」
小狐狸攏了攏衣襟。「咦,有嗎。」
「有呢,妳不知道啊,但是很誘人,也很唯美。」
小狐狸臉紅嬌羞地笑了笑。
臉譜氣息變得粗喘:「小騷狐狸!我有欲望了,有時候就很想使勁糟蹋妳。」
小狐狸微微一笑,一雙妙目間情意流動,顧盼生姿。「其實我也很想說,盡你所能地糟蹋我。」
自從上次原本勾引要番犬卻玩火自焚,小狐狸好像身上某個開關被打開了。現在身體和心理都很敏感,無時無刻都很想要。
她的話很輕,卻讓臉譜全身震動,他罵道:「騷貨!」
小狐狸掩嘴輕笑。
臉譜自喉間發出低吼:「讓我交配妳好嗎!」
小狐狸仰臉,目光迷濛地問:「你會很用力嗎?」
臉譜大聲說:「會!會很用力的交配妳!用力插妳騷逼!」
「你能讓我高潮嗎?」小狐狸傾頭問,眼神那麼楚楚可憐。
「會讓妳高潮!」臉譜用力地說。「我喜歡妳高潮!那會妳是最美的!」
「那就可以。」小狐狸點頭說,不知想到什麼,整個臉紅了起來。
「可以什麼呢?說出來給我聽。」
小狐狸嬝娜地來到他身前,一隻纖手撫摸著他的胸口,在他耳朵輕輕吐息說:「一定要盡你所能地糟蹋我,狠狠地幹我,因為我全身上下都很想要,每一個洞都讓你幹…」小狐狸像是懇求地說:「你想怎麼對我就怎麼對我…因為我很需要…不要憐惜我地幹弄我,只要在最後高潮的時後抱住我就好。」
「賤貨!」臉譜狠狠地搧她一個耳光!
小狐狸撫著臉頰倒在地上,眼裡帶著笑意。
臉譜著火般地欺壓到她身上,扯開她的衣服,掏出硬的肉棒,直接插入她的體內。「讓妳做我的交配工具!」
小狐狸嬌喘道:「一個不夠…把我三個洞都塞滿吧。我已經等了千年…」她終於不用再假裝,可以坦承內心深處的渴望。
臉譜啐道:「騷狐狸!」
他將她的身體反轉過來,由後方硬生生地貫穿她的後門。
「啊……」小狐狸既痛苦又享受地哀嚎。
臉譜用力操她嘴巴、騷逼、屁眼,用雞巴操她全身,打她耳光,屁股。用力拍打她的騷逼!用雞巴抽打她騷逼!糟蹋她!蹂躪她,把她當交配工具那樣玩弄!
臉譜愈粗暴,小狐狸流出的淫水愈多。因為她的身體是渴望他的,最後是小狐狸求著他幹她…
臉譜抓著她頭髮用力操她嘴巴!每一次都插到她喉嚨的深處!
小狐狸的舌頭一有空隙就會幫她舔弄馬眼,用力地吸。
臉譜抓著她的頭髮,讓她頭不能動,然後用力插她嘴巴!
她掙扎就抽她耳光,然後繼續用力插她喉嚨!最後全部射小狐狸的嘴裡,逼她嚥下。
小狐狸趴在他懷裡帶著哭音說:「讓我在你懷裡哭吧,你要狠狠地待我,讓我哭出來…」小狐狸一直很想哭…但哭不出來。
臉譜答應:「我會操哭妳騷狐狸,讓後讓妳在我懷裡,安撫妳。我會狠狠地糟蹋妳!然後會很用心地呵護妳。」
「嗯…那就好……」小狐狸放心地點點頭。
臉譜抱著小狐狸,輕輕地撫摸她,親吻她,給她療傷。
小狐狸靠在臉譜胸前,嘴角微微上翹,得幾乎要睡著。
臉譜哄著她說:「小狐狸乖,我抱著,讓妳睡覺。」
小狐狸安心地閉上眼睛。
臉譜抱著他,用雞巴頂著她。
小狐狸嚶嚀睜眼,見他昂然頂立:「那就沒完沒了啦。」
「沒完就接著操妳!」臉譜嘿嘿壞笑幾聲:「害怕我一直操妳嗎?」
「不害怕你一直操我,就怕你不操我。」小狐狸故作嬌羞一笑,擺出一副迷人的姿態準備誘惑臉譜。
「呵呵,我會一直操妳!」臉譜用手指輕輕的在她微微腫的陰唇上撫摸,很輕很輕。「我還喜歡玩妳騷逼!」
「嗯…」小狐狸呻吟。「我喜歡你的手,讓我在你的手裡高潮。」
小狐狸一直扭,很想他快點進入。
臉譜不讓她動,就是用指甲輕輕地劃過,來回滑動,很輕很輕。看著她的騷逼慢慢地流出淫水。
小狐狸叫道:「我受不了…快點…快點…」
「不,就要這樣慢慢玩你!」
小狐狸叫出:「啊……」她抓著他的手臂,攀到他身上,伸長脖子努力地想舔他的乳頭,啃咬他身上的肉,舌頭舔過他的身體,在他身上留下她的口水。
臉譜看著她的眼睛,慢慢玩她騷逼,還用手指沾她的淫水欣賞她,給她看自己的淫水。
現在是在比賽耐力,看誰先投降。
小狐狸的腿夾住臉譜的手,磨擦。
臉譜笑:「騷狐狸!我喜歡。」他的手指開始慢慢進入她的陰道。
小狐狸這才安份地躺下享受。
臉譜先是一個手指,可是小狐狸又覺得不夠,想要更多。
臉譜還用拇指撥弄她的陰蒂!
「啊……」小狐狸全身弓起。很想要他停又很想要繼續,臉色痛苦地泛紅。
臉譜慢慢欣賞她最美的一面,當手指沾滿她的淫水就抹到她陰蒂上,很滑很滑,開始很快地摩擦她陰蒂。
「啊…」小狐狸開始想逃跑。
「不許妳跑,妳也跑不掉。」臉譜把她腿分開,分別綁到她的雙手腕上。暴露著她的騷逼,開始慢慢玩她。
小狐狸不斷喘息,呻吟…
臉譜掰開她的騷逼,露出沒有陰毛肥肥的陰唇,粉嫩的陰道。臉譜讚嘆:「好美。」
「別看我…」小狐狸面對人還是會很緊張。
「就是要感受妳的那種感覺。」臉譜看她害羞、羞澀的樣子,只會讓他更衝動。
小狐狸羞得臉紅通通,像個紅蘋果。
「小可愛。」臉譜輕輕撫摸小狐狸的臉,眼中充滿了愛憐。想她的眼神、身體、奶子、乳頭、騷逼、屁股、她的全部。
臉譜將小狐狸脫光了放到大熊懷裡。「抱著它妳會很有安全感吧。」
「是啊。」小狐狸開心地在熊熊身上翻滾。
臉譜撫她清瘦的身軀嘆息:「妳在減肥嗎?不能再減了。要是真的操妳的話,妳可沒有體力承受我。」
「我沒減啊,我吃素。」
「嗯,怪不得不會胖。」
「我沒辦法吃肉,我只吃人肉。」
「哈哈,我這裡有妳最愛吃的肉棒。」
小狐狸甜甜一笑:「我吸精補揚。」
「騷狐狸。」臉譜罵道。
小狐狸頭靠在熊熊的腳上,躺在毛茸茸的懷裡舒服得都快睡著。
臉譜看她赤裸地抱著大熊,一臉安心,幸福的樣子,氣息漸漸平穩,偶爾因忍下腹陣痛而蹙眉。
臉譜喜歡看著她,她總是無助,那麼惆悵寂寞的感覺。
他一直陪著她,直到她入睡。

%e4%b8%bb100_7269%e4%ba%ba%e7%94%9f%e5%a6%82%e6%88%b2

20141030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