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2015

「新年快樂。」
2013年的這個時候,他也說過同樣的話。

自從上次的念頭一轉變,小狐狸對上官的態度也變得輕鬆許多。她一樣會看著他。有想法就與他分享,他沒空她就做自己的事。
小狐狸每天起床的時候都會看看上官幾點睡覺呢,下班總是習慣與他說幾句,忍著睡意也要和他多說一點。
小狐狸忽然問:「你會怕冷嗎?」
上官說:「完全不怕,怎麼了。」
小狐狸露出欣羨的神情。「喔喔喔,完全耶。」
「嗯嗯,我冰抗點滿了。」
小狐狸哈哈大笑:「你點那個幹嘛。」
「我不知道欸,我點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
「果然都點些奇怪的技能,但總會有用的時候。」
「呵呵呵呵,希望摟。」上官聳肩。「比如讓人濕這個技能我就覺得蠻方便的。」
「哈哈哈。」小狐狸摀嘴紅著臉又笑了。
上官呵呵笑。
小狐狸說:「把妹容易喔。」
上官露出懷疑的眼神。「會嗎,這算變態吧。」
小狐狸歪著腦袋:「不會嗎?」
「並不會欸。」
「對我來說不是。」
「呵,妳比較特別。」
「有些聊過感覺不錯,但要再找都找不到了。」小狐狸滿足地說:「現在找熊熊就好。」
「哈。是喔,怎麼說?」
「因為我以前不喜歡留聯絡方式,要不然就是一段時間我會清理資源回收桶。」
上官點頭:「嗯嗯,這樣是對的,很專業的玩法。縱身花從過,片葉不沾身。」
「是喔。」
「嗯嗯。」
小狐狸看著他說:「但是我已經習慣你了,這專業嗎?」她已經不想讓其他人碰觸了。
「要那麼專業幹嘛?」
小狐狸嘻嘻一笑說:「我只是有潔癖,清光光。」
「呵呵呵,說不定那天也把我清光光。」
「不會啦。」
「難說喔。」
小狐狸凝望著他說:「你別跑掉就好。」
上官只是點點頭,說:「嗯嗯,會考慮的。」
以前總是嚷嚷著想要在大自然裡,現在她實現夢想了。
休假的時候小狐狸就一個人旅行,盼望以後有機會也能幫上官安排行程。
「這裡最便宜的房間,我一個禮拜的薪水都不夠,而且比我們高級的還不少…」小狐狸感嘆有錢的人真不少。
「婀…是多少啊。」
「最便宜的…」小狐狸比了個數字。
上官瞪大眼:「這麼貴,那我去玩還是住路邊好了。」
「沒那麼誇張啦,也有便宜的。」
「只有床跟電風扇,沒有浴室的那種?」
「聽說多也有不錯的,沒你說的那樣,只是房間沒好的view。」
上官說:「哈,沒VIEW也沒關係,我要有大浴室的那種。」
「哈哈。」小狐狸大笑:「大浴室,你要做什麼。我是喜歡有浴缸的。」
「嗯,還有大浴缸。還有,舒服的大床。」
「呵呵,什麼都要大的啊。」
上官強調。「這個很重要。」
「我會幫你留意。」
「再說再考慮,哈哈哈哈,說不定就住妳工作的那一間。」
「我會幫你爭取優惠啦,但聽說還是貴。」小狐狸吐舌。
「免客氣,哈,我要去也不會跟妳說。」
「嗯嗯。」
「呵呵呵,等住進去再跟妳講。」
小狐狸無言地瞇了眼。「這樣很刺激嗎?」
「妳覺得呢?」上官反問。
「然後我休假…」
「不不不,我會關注妳放假的時間的。」
「是喔……」
「嗯嗯,嘿嘿嘿嘿嘿。」上官露出壞笑。
「我先精通這裡,再告訴你什麼時間人少,適合去哪。」
小狐狸的完美主義又發作了。玩,也要玩到精通。
上官問:「那我要準備精通什麼?」
「你…不用啊,反正你也點滿了。」
上官進一步問:「呵,什麼點滿了?」
小狐狸低下頭支支吾吾。「嗯……」
上官湊近。「嗯?」
小狐狸抬起頭來,聳肩:「沒啊。帶著開心的心情就好。」
「我不知道我不懂。請妳告訴我。」上官睜大眼睛的樣子好天真。
「我說…這裡早晚溫差大。反正你不怕冷。」說完她呼出一口氣,還好她還有備案。
上官大笑:「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也傻笑:「呵呵。」
「是這樣嗎?」
「嗯嗯。」
「這樣啊。」
小狐狸微微一笑。
「這樣嗎?」
小狐狸用力點頭。「是的是的。」
上官瞇眼:「嗯?」
小狐狸睜著大大眼睛說:「看我真摯的眼神,沒騙你。」
上官無辜地說:「沒看到啊。」
「耶…不吵你了……繼續整理心緒。」小狐狸準備落跑。
換上官無言了。
「哈哈。」
「我,要看妳,真摯的,眼神。」上官一字一句地說。
小狐狸還是大笑:「哈哈哈。」
「哈哈哈。」上官也大笑。
猶豫了一會,小狐狸還是現身,靦腆地對他笑著。
「這算有誠意嗎。」感覺上官還不是很滿意。
「很有誠意啊,只有你有呢。」
上官還是很無言的樣子。
小狐狸嘻嘻哈哈。「捏……現在到處都有人,要乖乖的。」
「哈,今天人這麼多啊。」
「是啊。」
上官從懷中抽出小狐狸的裸照。
小狐狸嚥了嚥口水。「呃…那種程度的,至少要都沒人。」
「哈哈哈哈哈,妳照片都丟了?」
「還在啊,移到百寶箱了。」這種東西不能隨便亂放。
「這張勒。」上官抽出上次拍下高潮後下體淋漓的樣子。
小狐狸脹紅著臉說:「那個……我丟了。」
「我給妳,放好喔。」上官遞給她。
「啊啊。」小狐狸有如抱著燙手山芋。「我放哪啊……」有人會隨身攜帶自己的私密照嗎。
上官大笑:「哈哈哈哈,怎麼會問我呢?」
「嗯嗯。」小狐狸深吸口氣,收下放到自己的百寶箱。
上官湊近端詳她。「妳臉紅了嗎??」
小狐狸低頭不語。「……」
「好啦,讓我看看妳現在的表情,結束這回合。」
小狐狸緊張地扭捏。「同伴離我好近。」
上官揚眉問:「還是要我繼續抽牌?」
小狐狸叫道:「不不,我都有了。」
「可惡,妳的牌比我多。」
「哈哈。」
「想看看,還是要我使出技能滿點的攻勢?」
小狐狸倒抽一口氣:「……在有同伴的情況下會出人命的。」
上官笑笑說:「是喔,好像也不錯呢。」
小狐狸左顧右盼低頭小聲說。「同伴離我好近……」
上官吆喝:「快!妳的回合。」
小狐狸緊張了起來。「啊…我要做什麼。」
「我要看妳出什麼牌,決定我要出什麼牌。」
「嗯……」
「嗯!!!」上官目露精光。
小狐狸想了一下,翻出壓箱寶。「給你以前的。」她滿意的獨照。
「呦,原來妳藏了那麼多東西!!!上繳上繳。」上官拍桌。
小狐狸弱弱地說:「我以為你看過啊…」
「沒欸。」
「很久以前。」
「完全沒,難怪比較白。」
小狐狸想了想,很肯定地說:「你看過我放在一個空間。」
上官想起來了:「後來妳不是換鎖了?」
「沒啊,我都沒換。」
「我後來準備要把你們的照片搬出來就進不去了。」
「是嘛。」
「嗯嗯。」
「不過我沒改呢。」小狐狸奇怪地傾頭說:「怪怪,那裡也放了很多我百寶箱沒有的。」
「是喔,我比較喜歡妳給我呢。」
「很多耶。」
「慢慢來摟,可以當稿費,哈。」
小狐狸歡呼:「喔喔喔,那我就慢慢給,哈。」
「暫時可以用這個暫代。」上官瞇眼。
「哈哈。」
「那天我心情好,還勞煩您動動手。」
小狐狸嘟嘴。「是嘛。」
「是的。」上官一臉正經。
小狐狸翻出一張他與大熊熊的合照。
上官看了一眼說:「普普,不知道為什麼,沒感覺,哈。」
「有感覺的喔…」
上官探頭想看:「妳是有多少啊。」
小狐狸大致瀏覽一下皺眉說:「有感覺的應該很快就沒了。」
她拿出一張穿著情趣內衣大腿大開。
「我想,妳大概搞錯“有感覺”的意思了。」上官瞇眼。「為什麼都卡在重點部位。」
「嗯…因為…有露的我都覺得不好看。」小狐狸不喜歡太過著重在重點部位。
上官一張張地給評語:「這張不錯,很有感覺。」
「這樣啊…」小狐狸翻著百寶箱裡的相片,一邊思忖哪些有感覺,哪些沒感覺,一邊開始皺眉:「懶人的我很想全部直接給你。」
上官也說:「懶……」
「不過那樣就把稿費一次用掉了,我還是一張一張給。」
小狐狸又拿出一張戴著項圈,露出無辜的眼神。
「喔呦,這麼利害。」
小狐狸再給一張穿著裸露的內衣,卻只遮住重點部位。
「又是卡在重點部份。」
小狐狸反問:「呵,這樣才有感覺不是?」
「嗯……還OK啦。」上官趕緊喊停。「夠了夠了,其他改天吧。」
「嘿,好。」
「再這樣下去,換我這邊出人命了,嘿嘿。」
小狐狸笑咪咪,她很滿意這樣的反應,不動聲色地說。「總覺得我要存貨,不然沒稿費的時候就麻煩,我再去那空間看有沒有可以用的存貨。」
「婀…可以鑑定鑑定,給我的時候也可以說說妳自己的看法。」
「嗯嗯。」
「嗯嗯,我喜歡聽妳的看法。」
「呵,嗯……正猶豫要寫故事還是看書,還早寫一點。」
「呵,最近在看什麼書啊。」
小狐狸直接把書的封面給他看。
「森博嗣….妳喜歡推理小說啊。」
「我喜歡森博嗣的思想。讓我變成現在這樣,他影響蠻多。」
「哈,可以向他求償。」
「呵呵,不會啊,我喜歡。」
「我記得空中殺手也是他寫的。」
「是啊,但是那系列我就看不太懂。」
「呵呵呵,沒有什麼懂不懂,我想重點是,妳感覺到了什麼。」上官說。
「嗯嗯,也是。」
「嗯嗯。」
小狐狸又問:「你感覺到很多嗎。」
「我習慣去接受我感覺到了,但我還是比較喜歡保持自己,但我不抗拒我感受到的,呵呵呵。」
小狐狸問:「你從小就喜歡保持自己嗎?」
上官搖晃著腦袋。「不知道欸,發生了很多事,回過神就變這樣了,但我不抗拒其他事情喔,呵呵。」
「呵呵,那是什麼時候?」小狐狸很好奇是怎麼形成上官。
上官說:「十五六七八九歲吧。」
「呵呵,是學校的事嗎?」
「很多事,不光是單一領域的。」
小狐狸推算:「嗯,國三到大一。」
「也許吧,我比較傾向這二十多年塑造了現在的我。」
「嗯嗯,也是。」
「呵呵。」上官說:「去看最終兵器少女吧。」
「那個阿吼的?我是看動畫。」
「漫畫版的,我每看一次哭一次。」
「哇。」小狐狸驚呼,她也想看看那個能讓上官哭泣的作品。
上官說:「需要留流眼淚我就會去租來看。」
「哈哈,你怎麼判斷需要。」
「直覺摟。」
「直覺……我想,我可以安排這個行程,啊……反正傍晚才去男友那。」
「專程去過夜的。」
「因為他要上班啊,他下班再過去,隔天他也要上班。」
「我知道啦,開玩笑的。」
小狐狸困惑地說:「我常常分不清楚哪些是玩笑。」
「哈,我會跟妳說,如果沒有說…就可能…是認真的。」
「是喔。」
「哈。」
「所以遇到那種很愛開玩笑的我就會很困擾。」因為她都會很認真看待。
「不好意思喔。」
小狐狸打了個呵欠。「我覺得我過不久就會睡著。」
「這麼累啊,要我幫妳提神嗎?」
「呵呵。我昨晚喝了鮮奶茶,躺了一陣才睡著,後來,就手淫了,呵呵。我想同伴都打呼,應該睡得很熟,不會發現。」
「呵,有舒服?」
「有高潮。」
上官說:「那以後不需要我啦。」
「我要。」小狐狸急忙叫道。「那不一樣。」
「呵,說說細節吧。」
「呃…」小狐狸嚥了嚥口水,要在幻想的對象面前說出幻想…。「本來啊。」
「嗯。」
「我是想…」
上官靜靜地聽她說:「妳是想。」
小狐狸說:「在大大的浴缸,大大的床,但是摸了老半天都沒…所以後來我換個場景。」
上官接道:「哈,被綁著泡冷水放置三天。」
「……泡冷水,要死人啦。」小狐狸叫道,隨後咕噥:「雖然你會換玩具…」
上官笑說:「呵呵呵,不不不,說放置就放置,上次是有妳妹才放玩具。」
「啊啊!不可以。」小狐狸尖叫,她扁嘴威脅道:「我會哭喔。」應該…哭得出來吧。
「嘴巴都封起來了…哭有意義嗎。」上官繼續:「我去看電視睡我的覺。」
「……唔…好殘忍。」小狐狸低著頭垂下耳朵。
上官輕笑:「呵呵呵,換場景?然後呢?」
小狐狸於是說:「後來我想你把我綁起來吊起來。」
上官又說:「然後放置三天嗎?」
小狐狸嘟嘴。「才不會放置……那會做惡夢。」
「呵呵呵。」
小狐狸繼續說:「手腳被綁縛在身後吊起來,身體像鐘擺一樣一推就盪來盪去。」
「嗯嗯。」
「我不自主地往你的方向過去。」那個對象現在在她眼前。
「嗯。」
「剛好嘴會對上……」
「呵呵呵呵呵呵呵,繼續。」
小狐狸解釋:「不是對上你的嘴,是你的下面。」
「我知道,呵呵呵。」
「這樣子幫你口交,硬了以後,你就到我後面,從後門,很快就到了,結束。」小狐狸快速地一口氣敘述完。
上官逼近:「呃…這樣輕描淡寫一定有鬼。」
小狐狸倒退。「啊…哪有……不然還能做什麼」
「嘿嘿嘿嘿。」上官進一步逼近她:「沒有……嗎?」
「嗯嗯……就是那個動作而已啊,又愛又痛。」
「我指的不是內容,是妳敘述的方式跟情緒。」
「嗯……」
「嗯,所以,我猜對了嗎?」
小狐狸說:「嗯…我在想…因為吊起來,後門那個地方就必須要掰開才能進去,這樣是不是會很緊。」
上官也沉默了一會。「………好一個技術性問題,這要看怎麼綁摟。」
「呵呵,好想被綁綁看,要找到可以吊的也不多。」
「呵呵,叫豪三郎綁啊。」
「他不行吧……」
「簡單的開始吧,綁手。」
「他一直很想跟我肛交但我不想。」
上官疑問地看她。
「嗯,前兩個男友都有過,雖不常,但豪三郎要我一直不太肯。」
「原因?」
「一來,他那裡大部分時間有其他人在,二來……沒清乾淨,三來…嗯……我覺得這個地方,不太想給一些人進入,會有征服的感覺。」
「大概了解了,簡而言之,妳不想給他就是了。」
「沒很想啊……」
「會不會那天去妳家做客,就發現妳爸在磨刀,就就是結束之後找人埋伏,就看妳一堆叔叔伯伯都到齊了,妳爸一聲大喝『就是他!!!』然後我開始跑,大家開始追,還帶殺聲。」
「應該不會啦,我爸是好好人啊。」
「但當他看過妳故事之後也耐不住了,『上官!!!』然後脖子冒筋。」
「呃…應該不會吧……裡面玩弄過我的那麼多……」
「沒我的戲份多吧,我目前應該穩作寶位吧。」
小狐狸大笑。「哈哈,很好啊,有你的比較好看。」
「比較刺激的都是我的。」
「哈哈哈,請要一直蟬聯寶座喔,哈哈。」
「那妳記得給稿費啊,呵呵,不然怎麼有靈感。」
小狐狸叫道:「啊啊。」
上官一邊翻閱著小狐狸從百寶箱一股腦丟給他的照片。「很難想像妳這麼愛乾淨的人會喜歡躺在地上。」
「因為地板是剛擦過的。」
「看得出來」
「嚴重那時候天天擦。」
「所以除了把妳綁起來把房間弄亂以外,還要把妳脫光丟到沒擦過的地板上。」
「……」
上官認真地說:「那是病,我是說真的。」
小狐狸說:「現在好很多了。」
「所以有一天,我一定要把妳綁起來,然後在妳面前把你房間弄亂。」
小狐狸瞠目結舌。「你……把我綁起來就是為了把房間弄亂……」
「然後讓妳看著亂掉的房間放置三天。」
「……」小狐狸無語。
「哈哈哈哈哈哈!!!」上官大笑,忽然又停住。「哈……這個梗好像不好笑了。」
「啊啊啊……幹嘛一直放置,好可憐……這不是懲罰才會用……」
「因為我知道妳喜歡黏著啊。」
「嗚…」小狐狸嗚咽。「總覺得每次和人說話都有想要盡快結束對話跑開的感覺。」
上官問:「嗯嗯,沒想過克服?」
「……可是啊。」小狐狸說出心中一直以來的困惑:「為什麼一定要克服呢,就像為什麼一定要走出來。」
「也是喔,不與人交流也可以活下去。」
「是啊,離群索居。」
「每個人的選擇不一樣。」
「呵。」
上官說:「妳怕寂寞,又想離群索居,呵,矛盾的可愛。」
小狐狸接道:「哈,喜歡自由,又黏人。」
「哈,是啊,與其說,不善交談,不如說,不喜歡與陌生人接觸吧。」
「但是,熟人也不一定喜歡接觸。」
上官說:「我本來也是這樣。」
「是喔。」小狐狸很難想像上官自閉的樣子。
「不喜歡與人交流,算,怕生吧,但,慢慢就改過來了,呵。」
「是喔。」
「嗯嗯。」
「你有很用力想改變?」小狐狸問,為什麼她覺得要改變就覺得很痛苦。
上官說:「想幫助人,慢慢地就變了。」
「嗯。」小狐狸點頭。他就是這樣的人啊,一直在幫助人。
「不過妳長得這麼甜美,卻不喜歡與人交談,有點可惜就是了,呵。」
「哪裡甜美,一般人不是都覺得我長得很安全。」
「從上到下都甜美,除了個性,哈。」
這到底是褒是貶。「哈,才要說你嘴巴怎麼這麼甜。」
「我嘴巴一直都很甜啊。」
「哈哈。」
「所以是妳跟大狗狗分手之後,豪三郎跑來找妳?」
小狐狸訥訥地說:「其實是我找到他。」
「嗯。」
「那時候空虛寂寞想找人。」那時候上官好像很忙。
「呵呵呵呵。」
「本來要找的不是他,想找看看有沒有以前…感覺不錯但那時候我還沒進入SM圈子,但後來想想他根本就S嘛。」
「呵………結果?」
「結果找到豪三郎啊…然後才聊幾天就在一起…」
上官說「嗯嗯,好像大家都沒有習慣空窗一段時間思考齁,是我比較怪嗎。」
小狐狸皺眉。「我也覺得你那樣比較好。」
「是嗎。」
「嗯,多一點思考。」
上官自問:「我單身多久了?哈。」
「不過,你也空窗太久了。」
「哈哈哈哈哈哈。」上官大笑。「這樣說不準,妳說個時間出來,讓我看看妳對我有多了解。」
「什麼時間。」
「單身的時間啊。」
「嗯,但是,中間那種斷斷續續的不算嘛,以正式的來說。」
「嗯。」
小狐狸推算:「應該有快五年了吧。」
上官說:「錯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很驚訝:「啊,我算錯了嗎。」
「我是不是可以處罰妳?」
「……那處罰之前可以先給正解嗎?」怎麼好像是為了處罰找個問題。
上官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處罰完如果我心情好當然ok啊。」
小狐狸很無奈。「……」
「我突然發現,我用分身聊天人突然變得好賤。」
「……因為嘴巴動得比較快嗎。」
「心態。自己有感覺到,妳應該也有感覺到吧。」
小狐狸將他從頭到腳看了一遍。「是喔…變身了嗎。」
「變身?我要去拯救世界了嗎?讓怪獸高潮來拯救世界嗎。」
「呵,你說我才有感覺,因為我不是很確定你什麼時候用分身。」
「有感覺?感覺我變了嗎?哈。」
「哈哈。」
上官公布:「我大概單身兩年多一點點吧,詳細時間已經不可考了。」
小狐狸掐指。「嗯…我算算。」那是在他們認識之前的事嘛。
「不過這中間交的比較接近實驗性質吧。」
「還有實驗的啊,因為我是用103-5去算。」
「呵呵呵,挺聰明的。」
小狐狸疑惑地說:「但,我不是算錯了嗎?」
「實驗性的就是,有一段時間,我很懷疑自己對於感情的看法跟喜好。」
「是喔。」
「所以跟人接觸,用不同的方式,跟不同的切入點。但後來發現,這樣很不對。」
「嗯嗯。」
「因為我是清醒的,對方不是,所以我就沒再這樣做了。」
小狐狸問:「這樣會有什麼後果嘛,你不喜歡嘛。」
「嗯,對方全方面投入,而我有所保留,結果效果出乎預料的好,感情都談得很順。。」
「哎…」小狐狸怎麼想都覺得上官說的話前後矛盾。「嗯?怎麼說。那結果好是因為?實驗性?」
「就是因為不是真心的,所以我可以保有我自己,我可以顯得可有可無,我可以做到全方面,我可以很清醒。所以,我不會輸。」
「嗯嗯。這是你覺得好的部分。」小狐狸好像更理解上官的想法了,也發現他有一部份很脆弱,害怕地將自己包覆起來。
「但,這也是不好的地方,就是這樣。」
小狐狸反覆咀嚼著他說的話。「嗯,用不同的方式,跟不同的切入點,跟正常的有什麼不一樣。」
「就是,我很清醒啊。」
「喔喔,不清醒容易失控嘛。」
上官說:「嗯嗯,所以我想,失控可能也是愛的一部分吧。」
「嗯嗯,應該說,愛本身是失控的一部分。」
「不對啊,因為愛所以失控。愛是失控的表現,每個人看的角度不一樣吧,哈。」
「嗯嗯。」
「呵。」
小狐狸曲起一隻腳,若有所思地摸著腳。「我發現我腳指頭有一小部分沒感覺。」
「啥?是刀子掉下來插到,發現不會痛嗎?」
「常常去踢到的地方,感覺沒感覺的地方變大塊了,很像腳麻掉,你去戳她都沒感覺那樣。」
「哈哈哈哈,這算進化吧。」
「婀,進化到全身都沒感覺啊,我是怕應該不會要截肢吧。」
「不用啦。」
「嗯嗯,昨天撞到手,今天撞到頭又撞到腳。」
「每天這樣撞,會變聰明喔。腳指頭算是人身上一個很大的弱點,恭喜妳進化了。」
小狐狸看著他:「婀,是喔,那你有個地方有很大的弱點,要不要也進化一下。」
「哪個地方?」
小狐狸打消主意。「……沒沒…留著用,我都還沒用過呢。」
「說啊,只要妳說得出來的,就不是弱點。」上官很有自信地說。
「婀,呵呵。」
上官變得很挑釁:「來啊,讓我瞧瞧,妳都開個頭了,就不能停。」
「反正我知道你很強,我攻不進去啦。」
「說說看啊,別怕,說說我的弱點是甚麼,說不定我自己都沒發現喔。」
「……是喔…」
「嗯嗯。」
「愈想愈不是什麼弱點,所以,pass。」小狐狸打退堂鼓想退,饒了她吧。
「那你有個地方有很大的弱點,要不要也進化一下。哪個地方?」
「…是嘛。」
「沒啊,這是妳跟我說的啊,完全把我的好奇心勾起來了,快快快,我想知道。」
「噫。」小狐狸想乾脆說出來,但又在他面前說不好意思說出口,要用哪個說法。「啊,你沒弱點啊,超強。」小狐狸豎起大拇指,他是她看過最強的人。
「少來。」
「哈哈,真的啊,我又打不過你。」
「我都感覺到妳的虛偽了。」
小狐狸叫道:「啊啊,我很真誠。」
「不信。」
「…要不然打看看就知道了,哈哈。」
上官摸著下巴沉吟。「我想,妳指的弱點應該不是肉體上的,應該是精神上的。」
上官說出小狐狸後來不敢說出的答案。「嗯…呵呵,嗯…也是。」
「開牌吧。別讓我煩躁。」
小狐狸緊張了起來。「本來…是想你,下面有個弱點。」
「…………」
「但是,你那麼強,那根本就不是弱點,想說你沒有弱點,但你不會沒有弱點,你的弱點應該就是精神上的。」
「完全順著我剛說過的話說啊。」
「…哪有,我很真誠在說了。」
上官面露青筋。
小狐狸絞盡腦汁地想有什麼方法讓他分心,於是從百寶箱裡抽出一張照片塞給他。
「呦呦呦,馬上給一張表情很鄙視的照片意思是?」
「不小心給錯。哈哈哈。」
「不過這個繳罰款的速度我很滿意。」
小狐狸呼出一口大氣,safe!分心成功。
「滿意但還不到原諒。」
小狐狸眨眨眼睛。「…是齁…」
「嗯嗯嗯。」
小狐狸問:「不然,你想怎麼做。」
「我想怎麼做喔?????????」
「……我真的很明顯感覺到,用了分身以後你變身了。」
「哈哈哈哈,怎麼說,我想聽聽我的變化。」
「有咄咄逼人的感覺,一直進攻。」
「嗯嗯,還有呢?」
「就像個大惡魔。」
「是這樣啊。」上官自顧自地點頭。「嗯嗯嗯,我會改進的。」
「呵,你覺得這樣不好嘛。」
「妳覺得呢?」
「我只是很緊張,有點手足無措,我也在接招。」
「哈哈哈,這樣喔。」
小狐狸點頭。「嗯。」
「好吧,妳罰款都繳了,就放過妳好了。」上官瞇細了眼。「妳的表情都比較不像奴,比較像女王,哈哈哈哈哈。」
「哈哈,要角色交換一下嘛。」
「其實妳是傲嬌吧。」
「呵。」
「反正我看過的就不能當稿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唔。沒關係,我看看是怎麼樣的要怎麼拍。」
「其實,只要是拍給我的,我都很滿意。」
「呵。」
「妳好像很想當女王呢。」
小狐狸歪著頭。「奴的表情是怎樣嘛。」
「妳自己滿意的照片都是很驕傲的感覺,呵,都可以啦。也有反差奴這種東西,呵呵。」
「呵。」
「妳可以拿去徵友,一定紅。」上官肯定地說。
「我徵友幹嘛。」
「婀,也是喔。」
「不需要了。」
「哈,不需要?怎說?」
「我不需要其他人那種男女親密的關係了。」她不擅長拒絕,只是覺得麻煩。
「嗯嗯,懂了。」
「我喜歡妳笑得很自然的相片,但偶爾也喜歡妳給一些比較刺激的照片。」
「哈哈。」
「呵。」上官問:「妳是不是該睡了?」
「好,那我關燈。」小狐狸乖乖地爬上床。
「好好休息,七號晚上對吧。」上官瞇細了眼,目露精光。
「哈哈哈。」小狐狸大笑。「你如果上晚班還是有飯局還是有約還是想睡覺…」
「嗯?我會空出來,除非妳不希望,我就不打擾,呵。」
小狐狸趕緊大聲說:「熊熊,我希望。」
「嗯。」
小狐狸說:「熊熊晚安。」
「晚安。」
但看見上官好像還要說什麼,小狐狸停下來期待地等他。
但久久都沒有。「咦,你要說什麼嗎?」
「嗯?不是妳要說什麼嗎??」
小狐狸大笑:「哈哈。」
「妳希望…?」
小狐狸低著頭說:「沒…7號晚上…希望你在…」
「真心話?」
小狐狸脈脈地看著他說:「希望一直都在。」
「嗯,那我去找側錄。」
「……是吼。」
「沒啦,祝妳有個好夢,抱著妳,快快睡。」
「會睡得很好的。」在他懷裡小狐狸安心地閉上雙眼。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