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冷得溫暖

在約定日子的前一天,小狐狸發現月經來了。
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愁,但當她告訴上官這件事時,還是沮喪得耳朵和尾巴都低垂著。雖然沒說要做什麼,但肯定有些事沒辦法做了。
上官只是說:「恭喜啊。」
「唔…七號晚上…」她在意的是他們約定的日子。
上官笑笑:「呵,沒關係啊,還是聊聊啊。」
小狐狸這才展露笑顏。「呵。」
「豪三郎會比較幹吧,呵呵呵。」
「哈哈哈。」
「呵呵。」
「在這裡,應該會愈來愈健康吧。」
「嗯嗯?怎麼說?」
「月經第一次這麼準時,很多人都說我氣色變好了。」
「嗯嗯,這是好事啊。」
「嗯,希望皮膚變好囉,變白。」最後才是重點。
「嗯嗯,希望妳在變胖點,說錯了,妳可以許願,胸部變大,哈哈哈哈。」
「哈,你希望再大嗎。」小狐狸低頭看著胸口。「我現在還會大嗎…」
「所以我說許願啊,哈,飲食運動保養,Ok的。」
「噫,我擦乳液的時候再幫她按摩吧。」
「要穿內衣啊。」
「嗚嗚…內衣。」一聽到那個字眼小狐狸的小臉都皺在一起。
「開始喝青木瓜四物飲吧。」
「哈。」
「哈。」
小狐狸決定:「這次回去再帶幾件來吧。」
「重點是妳要買合身的吧。」
「那個應該很合身的,我只是受不了有東西束縛著自己…」
「束縛?不如就用束縛感覺活著吧。」
小狐狸瞇眼用力地點頭說:「我試試看,怎麼感覺會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蛤?是現在還是穿上之後。」
「穿上後。」小狐狸從高中後,就不喜歡穿內衣。
「呵,繼續加油吧,我會努力幫妳的。」
小狐狸歪著腦袋。「你要怎麼幫我啊。」
上官說:「鼓勵跟建議,關心,然後把妳帶壞。」
「呵,好。」小狐狸笑著點頭說。「帶壞是…」
「就是帶壞,哈。」
「好期待喔。」
「呵,慢慢來。」
「嗯,慢慢變壞。」
上官搖頭晃腦:「是帶壞還是帶好,就給其他人評判了。」
小狐狸笑咪咪的。
上官提醒:「呵,平常也要運動啊。這樣肉才緊實,摸起來才舒服,呵」
小狐狸摸著小腹:「哎…我有肚子了。」好像被他摸啊。「好吧,再運動,不過…要做什麼運動啊。」
「查一些簡單的身形雕塑運動吧,」
「嗯嗯,先瘦小腹。」小狐狸的幹勁都來了,還記得當初也曾很努力地豐胸健身,那是在黑夜和鱷魚先生時代。
「嗯嗯,然後練出胸部。」
小狐狸叫道:「哎呀,還有屁股。」
上官瞄了一眼。「妳屁股還好吧。」
「阿百以前叫我可以把屁股練翹。」
「阿百?」
「我最好的朋友,他是同性戀。」
「呵,妳的閨蜜就是了。」
「是啊,不過他去澳洲打工了,他也是我認可的諮商師。」
「妳想去嗎?」
小狐狸眼珠子朝上轉了轉。「可能喔。」如果他們分開,她就想去很遠的地方流浪。「不過因為我吃素可能會比較麻煩。」
上官問:「呵,吃素的原因是?」
「我們全家都吃素,我從小吃習慣了。」
「妳全家都吃素啊。是宗教的關係嗎?」
「一貫道。」
「……懂了。」
「雖然自從國三開始我不太信那個。」
「嗯嗯,為什麼呢?」
「開始會去懷疑小時候他們告訴我們的理念,小時候他們說什麼就信什麼。但爸爸他們好像也不太能回答我。」
「嗯嗯,妳還沒說原因呢?」
「後來…覺得很辛苦痛苦的時候,神也沒來啊,他們常說要重聖輕凡。」
「嗯。」
「一貫道是民初所創的宗教,講的就是儒家思想。後來我想的是怎麼努力活著,不想去想什麼死後超生了死的事。即使是常常在佛堂的父母還是常常吵架啊。」
「嗯嗯。」
「就這樣。」
「懂了,所以妳對於玄學的態度是?」
「你指的是玄學,還是另一個世界的事。」
「兩者的差異是?」
「玄學好像是某種道理…」
「嗯嗯。」
「我想我相信有不同的存在,另一個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和世界。但他不會因為我相信就存在也不會因為我不相信就不見了。」
「嗯嗯,其實,妳信了,就存在;妳不信,就不存在。」
小狐狸問:「熊熊呢。」
「我?我什麼?」
「對於玄學的態度。」
「一樣啊,信了,就存在;不信,就不存在。我有當過神職人員。」
「哇,基督教嗎。」
「都有,哈。」
「這麼多啊。」小狐狸開始想像上官當神職人員的樣子。
「西方宗教的比較少,至於台灣其他的,我也都有接觸過,後來理念不合,就離開了。」
「是什麼因素接觸那麼多啊,有人招嗎,還是說有人在傳教被拉去。」
「沒,大多數都跟我說,是天命,哈。」上官笑。
「呵呵。」
「呵。」
「接觸這麼多有什麼感想嗎。」
「嗯,想法還蠻多的。」
「是喔。」
「嗯嗯,所以才問問妳的看法啊。」
「嗯…我最後就變這樣啦。」
「哪樣?」
「我相信它存在,但我做我的。」
「呵呵呵呵,我之前是主事,替神明代言的,辦事辦到後來辦不下去了,我就跑了,哈。因為,理念不合,哈。」
「代言,你聽的到神明的聲音?」
「嗯。我覺得今生在人間道,就應該把人間道的事做好,再來談上輩子跟下輩子的事。」
「嗯,是啊。」小狐狸也同意上官的看法。
「嗯,所以,我想辦法幫助人啊,呵。」
小狐狸覺得上官的頭上多了神聖的光芒。
「呵,還以為妳吃素有什麼原因呢。」
「嗯,只是習慣了,吃不下肉。」
「懂了,那就多吃植物性蛋白啦。」
「嗯嗯,好的。」她會努力讓自己變好吃的。
他們各做各的,一會上官拍她肩頭說:「欸欸欸。」
小狐狸答:「又。」
「妳知道fc嗎。」
「不知道耶。」小狐狸估狗一下。「等一下,這是看A片的喔。」
「呵,我現在有點無聊。」
「有點無聊…所以你在找A片看啊」
「想逗妳玩。」
「耶…看A片不是要自己一個人靜靜的看嗎。」
「沒啦,我沒在看a片啦。想看看妳的反應,誰知妳知識淵博。」
小狐狸一本正經地說:「我很清純,現在被你帶壞才知道A片。」
上官立刻拿出小狐狸那張拉開兩片陰唇牽絲的相片。
「啊啊。」小狐狸叫道,忙著要把照片蓋起來:「嗚,是你弄的…」
「呵。」
聽見同伴回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小狐狸趕緊把頭低下,躲在草叢裡。「啊…他們回來了。」
「嗯嗯,那我可以開始欺負妳了。」
「……」
上官壞笑:「嘿嘿嘿嘿嘿。」
小狐狸眼中閃動著淘氣頑皮的光芒:「我也想欺負你,嘿嘿嘿嘿嘿。」
「怎麼欺負?」
「呵呵。」小狐狸跳到上官身上。
上官不為所動,好奇地看著她的表現。「然後呢。」
「……嗯……」小狐狸忽然間有點不知該從何下手。
「哈哈哈,這麼快就沒招了還欺負勒。」
「啊……」不甘示弱的小狐狸俯身低下頭,從他的臉頰開始往下舔、脖子、胸膛、肚臍…
上官躺在下面好整以暇地說:「這樣舔很乾喔。」
「哎唷。」
「呵呵。」
小狐狸一邊親一邊摸,慢慢打開他的褲檔,嚥了嚥口水像發現寶藏地雙眼發亮。「我喜歡吃…」
上官揚眉:「妳自己有幹嘛吃我的。」
「我沒有啦,可惡可惡。」
「呵呵呵呵。」
不理會上官的擾亂,她先輕輕地舔一下肉棒頂端,舌頭畫圈地含入又吐出來,不斷用舌頭刺激洞口。
上官忽然沒了聲音,小狐狸不管專心地挑弄他。她閉上眼睛含住前端的龜頭,往下慢慢整隻含入,頂到她的喉嚨,真空吸住再吐出,舌頭不斷在頂端撥動。
小狐狸已經很久沒有在這裡做,總是他讓她舒服,她也想服侍他。
她的手輕握他的陰囊,她從肉棒的頂端往下舔到陰囊的地方,將兩個睪丸含入口中,舌頭撥開柔軟的皺褶,手握著前面的肉棒,上下套弄,她的舌頭來到睪丸後的會陰,靈巧地滑動,繞圈地舔。
小狐狸沿著這裡繼續往下舔,舌頭在洞口徘徊,手依然握著肉棒套弄,舌頭一點一點地探入,深入,撥動絞弄。然後她回到前面,含住紅紅大大的龜頭,手撫弄著睪丸,指尖輕輕刮搔著會陰,小狐狸像舔棒棒糖一樣吃得津津有味,她很喜歡吃男人肉棒,只是這樣就可以感覺她的下體已經濕潤。
上官忽然出聲問:「妳這幾任都很滿意?」
小狐狸停下,抬頭說:「還OK啊,技巧也很重要。」
「所以都很滿意妳的技巧?」
「……每個都不同耶…」
「好奇問問。」
「和個人體質也有差。」
「怎麼說?願聞其詳,從最近的這一個開始說起吧。」
不過小狐狸從頭開始說起:「第一任我有吹出來過,也吃過…」
「嗯嗯。」
「第二任很大,但他都要弄很久才會射。」
「嗯嗯。」
「現在這個雖然沒前面大,但我常會有好像快到又到不了的感覺,但我沒吹出來過,不知道是我太快放棄。」
「常會有好像快到又到不了的感覺,這句我不懂。」
「那個是指做愛啦。」
「喔喔。」
「就這樣。」
「嗯?」
「嗯?要繼續嗎?」她握著肉棒問,但老實說她已經快黔驢技窮了。
「呵,妳有感覺?」
「可能…反正我現在都濕濕的。」
「是血嗎?哈哈。」
「呵呵,分不清啊。」
「那我把妳推倒好了。」上官讓小狐狸躺著,兩腳併攏膝蓋頂到胸。
「哈。」小狐狸緊張地壓低身子說:「要是受不了怎麼辦…」但其實她很期待。
上官左手抓著她的腳,右手就往她下體摸,然後開始摳她後庭。
「我很想要…怎麼辦…熊…」小狐狸紅著臉叫道。
上官插進她後庭裡,開始用手指快速抽插,越插越快。
她低聲呻吟:「熊熊…求求你…」
上官停下來看她。
「嗚……」小狐狸喘息:「很想要…啊…」
上官繼續插,手指在裡面勾,結果手指拔出來是咖啡色的。
「……」小狐狸無語地看他。
上官也無言地看她。
「因為沒灌腸,哈哈。」
上官問:「可以抹妳臉上嗎。」
小狐狸大叫:「啊啊啊…不可…」
「不錯欸,好東西欸。」
「你的那個才是好東西。」
「那個。」
「嗯…射出來的。」
「妳要我的啊,早說啊,馬上好。」上官轉頭挖自己。
小狐狸尖叫:「那個不是啦。」
「哈,妳喜歡吃精?」
小狐狸縮著脖子說:「其實不喜歡吃,有味道…」但看到她卻本能地張開嘴。
「那幹嘛勉強,該不會前幾任都很愛給妳吃吧。」
「第一任吃過比較多次,這任還沒有。」
「嗯,中間那個勒。」
「我也忘了有沒有吃過耶,可能有射在裡面但我吐掉。」
「嗯嗯,然後每一任妳都不愛戴套?」
「除了這任幾乎都沒戴,前兩任大部分有。」
「嗯嗯嗯,他不願還是妳不願?」上官自問自答:「嗯,都不願,哈。」
「這任嗎,因為他好像很不容易舒服。」
「是喔。」
「嗯…到這任我覺得我弱掉。」小狐狸垂耳說。
上官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妳下次幫他含的時候挖他屁眼。」
「嗯。」
「說不定他會發現另一個自己。」
「哈哈,喜歡肛肛好嗎。」
「那他都射在裡面?」
「幾乎都是。」
「這樣啊。」
「不知道是他的還是我的問題。」
「他是想娶妳是不是。」
「是啊,只是我不想結婚。」
「難怪喔,妳每一次洗澡都有洗裡面?」
「一定啊,就像…你洗澡沒洗…」
「可能是這樣酸鹼度不對,變成對精子險惡的地方了,哈。」
「可是,怎麼可能不洗。」
「有聽過翻開洗的,沒聽過裡面天天洗的。」
「哪有人沒天天洗…不過…也沒關係,反正這樣就不會懷孕。」
「如果一輩子不能懷孕呢?我指的是洗裡面啦。」
「怎麼可能因為常洗就一輩子不能懷孕,而且現在醫療進步,其實要懷孕還是有很多方法啦。我無法忍受自己臭臭的…那個地方不洗會有味道。」
「懂了,妳喜歡的性愛是什麼樣子呢。因為聽了半天都是別人很舒服,妳呢?妳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小狐狸想了一下。「嗯…我還沒有做愛高潮過啊…」
「嗯嗯。」上官點頭靜靜地聽她說。
「是舒服,但是沒有最高點,以前覺得還好,反正也有舒服,但最近對於要到又不能到會有點受不了,手也不錯,這任比較不會用手。」
「嗯嗯,有那一任比較會用腳嗎?」
「沒耶。」
「哈。」
「前任要用腳碰我那裏我不肯。」
上官無語說:「我開玩笑妳認真回啊。」
「我一直都很認真啊。」
「感覺妳前任很有冒險犯難的精神啊。」
「是啊,試過很多,還有換裝,玩玩具,他喜歡我穿著衣服,他也會撕破我絲襪。」
「嗯嗯,說說看,妳比較深刻的。」
「和前任嗎還是。」
「都可以。」
「…現在想想沒特別…和前任幾乎都是去汽車旅館…和第一任曾在一些公共場所電影院百貨公司。我的經驗通常都是見面的第一天或第二天第三天就給了。」
「嗯嗯。」
「我喜歡強迫…和帶點SM意味的…比較有感覺。」
「嗯嗯。」
「還有真的很不會在上面。」
「哈哈哈哈,真看不出來。」
「到了這任是完全沒感覺,要嘛是不舒服,我都懷疑我自己,他說我舒服就好。」
「妳陰道比較深吧。」
「到了這任我才知道高潮不等於射精。」
「啥???他說的啊?」
「嗯,這任會射精但好像沒有高潮。」
「鬼扯。」
小狐狸睜大眼睛:「是嗎,所以你射精就高潮。」
上官無言地看她。
「我真的不知道哇。」小狐狸說。
「可能他比較特別吧。」
「是喔…」
「要不就我比較特別,哈。」
小狐狸吃吃笑道:「呵呵,這樣會比較簡單啊。」
上官找了文獻給她看《關於男人你一直都想錯了:高潮,不一定會射精》。
小狐狸讀了之後說:「所以是大腦的問題啊。」
「大概可以理解,因為我也有類似的問題。」
「是喔,射精卻沒高潮嗎。」
上官說:「不過,我是不射。」
「…這麼難射喔…」
「我到現在只有兩次做到射出來。」
「……」小狐狸瞠目結舌,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感覺我病的比較重啊。」
「嗯…那口交呢…」
「完全沒有。」
「是喔…真難攻陷的感覺。」每個人都有性愛的困擾啊。
上官又給她一篇《如何讓男人射的又急又爽?》。
小狐狸問:「呵呵,所以像她說的那樣會有感覺?」
「不知道欸,都是我折磨人。」上官自信地說。
小狐狸也目露精光。「我要再學習學習。」
「要變成高手?」
「呵呵,折磨人這個目標不錯。」小狐狸做事總是習慣要做就做到最好,做愛也一樣。
「呵,」上官笑笑,問:「妳跟豪三郎真的快樂嗎?」
小狐狸問:「你是指相處上嗎。」
「在一起這件事。」
小狐狸低頭沉思:「感覺我的愛很短,在那個時刻那個瞬間我覺得我應該是愛他,但後來常常會懷疑自己,也就不再說我愛你三個字,因為我不確定愛他嗎還有什麼是愛。大狗狗也是我到了很久才發現,我不愛他,從頭到尾。」
「嗯嗯。」
「這樣的我應該好好想想,卻又快速的進入一段感情,不過這是我的選擇,和這任在一起與其說快樂不如說是舒服。」
「嗯嗯。」
「所以…我現在有點像是走單身主義。」
上官輕聲笑道:「呵呵,可以理解,那妳應該懂我的感覺了。我們貪瀆了眼前的舒服,卻忽略了另一個人掏心掏肺的付出。」
小狐狸傾頭問:「這是你哪一段的感覺呢。」
「大實驗時代,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喔。」
「嗯,那一任?真要算的話好幾任呢,哈哈哈哈。」上官大笑。
小狐狸瞇眼:「這麼多啊…敬仰敬仰。」
上官搖頭:「不不不,妳這種兩三天就丟底牌的比較讓我佩服,然後底牌一丟就是兩三年的更讓我佩服。」
「哈,是嘛,那你都幾天。」
「我嗎。」
「嗯,多久拿到底牌。」
「我都是看女方。」
「嗯嗯。」
「也常發生還沒在一起就先丟底牌。」
「喔喔。」
「大概八成吧。」
「呵呵,這該說你厲害還是你誘人。」果然是實力派,她又嘴饞了。
「呵,應該說我看起來成熟穩重,人畜無害,但是骨子只是個專門推坑的禽獸,哈哈哈哈。」
「是喔…」小狐狸巧笑倩兮。「呵呵,我是看起來很乖,但其實,很色,哈。」
「不會啊,我一看就知道妳很色。」上官瞇眼。
「是喔。」
「哈。」
「那是因為你從部落看到我。」
「哈哈哈哈哈。」
「如果是在現實中第一次認識我就不一定了。」
「不不不,這逃不過我的眼睛跟鼻子的。」
「呵呵。」
「呵呵。」
小狐狸嘟噥:「還沒有人有你這樣的眼力。」
「這是感覺。」
「是喔…」
上官說:「嗯嗯,下次給自己一點思考的空間跟時間吧。」
小狐狸用力點頭:「嗯嗯!你記得拉住我。」
「拉了又沒用。」上官無奈地說。
「這樣嘛。」小狐狸嘟嘴。
「這一次同樣的話我記得有說過了,哈。」
「是喔…」
上官點頭:「嗯嗯,不過妳已經開始慢慢找到自我了,這樣很好。」
「嗯!」
「是往好的方向,不是往自己喜歡的方向。」
「不是往自己喜歡的方向?」
「嗯,以往妳都是我要怎樣所以我怎樣,但是這次妳心境的變化可能妳自己都沒發現,哈,沒有人天生就什麼都知道,所以一定要與人接觸才會有進步,才能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
「是喔…」一想到要多與人接觸,小狐狸就覺得腳步沉重。「嗯……」
「只是妳正好被我看到妳走向一個錯誤的地方,所以被我踢了一腳罷了,哈哈哈哈哈。」
「咦,黑夜那時嘛。」小狐狸忽然說:「我想問。」
「給妳問。」上官也回得很快。
「 “尋求一個安息的所在”你愛的人為什麼你們沒在一起呢?」其實這個問題她很早就想問了,到了現在才鼓足勇氣。
「就是沒在一起啊,哈。」上官苦笑。
「是喔…難得能讓你睡著。」
「妳為什麼是女的呢?」上官問。「哈,也許吧,很多事沒有答案的,由其是感情。」
「嗯…」小狐狸也低下頭,她想到了她與豪三郎,她與上官…
「呵呵。」
「你有兄弟姊妹?」
「一個姐姐,妳有兩個妹妹。」上官說。
「呵,你沒兩個哥哥啊,對稱一下。」
「呵,免了,妳們三個我包了。拿來綁粽子正好。我會記得比較黑的是妳,哈。」
「唔,每次都欺負我。」小狐狸股著腮幫子。
「不想被我欺負?」
「想……」一輩子都想。
上官摸摸小狐狸的頭。「嗯嗯,乖孩子。」
小狐狸抬頭笑盈盈地看他。
「突然很好奇一個問題。」
「嗯。」
「陰戶跟後庭,我叫妳掰開那一個,妳會比較害羞?」
「……後…」
「是喔。」
小狐狸不是很確定地說:「嗯…應該。」
見同伴都歇下,小狐狸也吹熄燭火。
「嗯?要睡啦。」
「是啊,我是乖孩子。明天繼續。」小狐狸笑咪咪說。
「好的,祝妳有個好夢。」

每天晚上總要聽到上官說晚安,她才肯安心地閉上眼睛。
因為月經來,所以小狐狸回家並沒有期待可以做什麼,只是期待,每天和他說話。
洗澡、吃飽、按摩完身體後,小狐狸一邊做運動一邊等上官。
沒有同伴,小狐狸今天可以解放了。
上官回來時說:「抱歉啊,今天坐船拖太久了。」
小狐狸一直笑。「呵。」
「這麼開心啊。」
「我也剛忙完。」
「剛在忙甚麼?」
「按摩啊…還有做一半運動,因為剛吃飽就沒做。」
上官問:「妳做甚麼運動啊?」
「剛剛才做仰臥起坐而已。」
上官目光銳利地說:「我看看妳的仰臥起坐。」
小狐狸照著平常的姿勢認真地做了幾下,在他的注視下感覺更有力量。
上官看著她呵呵微笑:「呵呵呵呵。」
小狐狸也讓他看得不好意思起來了。「哎。」
「今天穿白色啊。」
「不對。」
上官瞇眼。「我剛剛看到的是白色。」
「是米白色。」小狐狸堅持。
「那換個方向,面對我做三下」。
小狐狸依言將腳朝向他,做完時傻笑地看著他。
上官看著她說:「感覺妳心情不錯喔。」
小狐狸笑咪咪地說:「很好啊。」
「發生甚麼好事情跟我分享一下吧。」
「沒有啊…就很開心。」和他在一起時和想起他時嘴角總是不自覺上揚。
「哈,來,後空翻。」
「我不會耶。」上官總是叫她後空翻。
「哈。」
「你會嘛。」
上官無奈地說:「不會欸。」
「哈。」
「我會鐵板摔烏龜,哈。」
「那個是。」
「就是翻一半整個人躺在地板上。」
「哈哈。」小狐狸大笑,拍手開心道:「我想看。」
上官無語地瞪了她一下。「妳都不會經痛?」
「第一天。」
「然後後面就都沒感覺了?」
「後面只有穿衛生棉不舒服的感覺。」
「呵呵呵,幸運的女孩,我碰到的都是死去活來那一種。」
「可能現在身體比較好。」
上官微笑說:「呵,來換衣服吧。」
小狐狸大大的眼睛,天真地望著上官:「換什麼衣服。」
「換妳覺得比較好看比較正式的。」
「正式是…OL嘛。」
「這樣說好了,比如,妳要跟我見面,妳會怎麼穿。」
「……嗯……」小狐狸眨眨眼睛,吸了一口氣。「我需要想一下。」
「嗯嗯,慢慢來。加油,我對妳期待很高啊。」
小狐狸站在衣櫃前發呆,穿配衣服對她本是難事,要和上官見面穿的衣服更是整個等級加倍。
小狐狸打開衣櫃的門讓上官看。
上官叫道:「不要我配啊,我配一定乎近乎全裸啊。」
「全裸又不好看。」
「還好啦,不至於不好看。」
她苦惱地說:「話說,我不是很會穿衣服,每次出門都很苦惱。」
「所以啦,開這個題目給你妳啊,我要把妳調教成搶手的女孩。」
「嗯!」下定決心的小狐狸回到衣櫥前,繞了一圈還是不知道該從何下手,但總不能因為不會穿衣服就不出門,要和上官見面耶~要遲到啦!小狐狸想了很久,終於小狐狸選了黑白相間格子寬版毛呢洋裝。
上官看她穿上後笑道:「哈哈哈哈哈,這啥?另一件和服?」
小狐狸抱頭叫道:「啊,不然我再換一件。」
上官問:「為什麼要掩飾妳的腰身呢?妳的腰明明很漂亮啊。」
「太塑腰的有些會讓我看起來太瘦。」太瘦穿衣服也不好看。
「懂了。」
小狐狸走回衣櫥前,換了剛才的第二選擇,深灰色的橫條紋長T,配上黑絲襪。「這樣呢…」
「這件超正。」上官豎起大拇指。
「不會黑媽媽。」
「還好欸,妳的膚色穿太白反而顯得黑。」
「嗯嗯。」
「退一點點我看看全身。」
小狐狸退了幾步,但身後有床,小狐狸乾脆害羞地半倚在大熊熊身上。
「這樣看超性感啊。我是說妳剛剛的動作,剛上床的動作腿看起來超長的。」
小狐狸又做了一次,坐在床的邊緣。
上官問:「妳有穿內衣?」
「嗯啊。」
「難怪看起來比平常大。」
「見你要穿內衣吧?而且沒穿內衣好像穿衣服不好看吧吧。」
「正確。」上官目露精光。「有沒有顏色淡一點的絲襪?」
「再來就肉色、白色是網襪吊帶襪。」
「哦……膝上襪?妳只有這件內褲?」
「以前我穿這件都是穿內搭褲。」
「嗯嗯,所以?」
「嗯…」小狐狸馬上在他面前換上內搭褲給他看。「這樣的。」
上官搖頭:「不好,這件配內搭不好。」
「嗯…我把好多衣服都帶去住處了。」小狐狸馬上將內搭褲脫掉。
上官說:「等等,妳退一步,我看看整身。」
小狐狸後退,靠在大熊熊身上,在上官目光的注視下,她緊張地握著大熊熊的手。
「嗯嗯嗯,這樣就很性感了。」上官點點頭。「有點太超過,哈。」
小狐狸靦腆地微笑。
「所以,沒有膝上襪?」
小狐狸馬上曲膝穿上膝上襪。
「站起來我看看。」
小狐狸聽著上官的指示,轉了一圈展示給他看。
上官說:「綁個馬尾。」
小狐狸將散落的髮絲在後紮成一束。
上官點頭。「很棒,所以這件配膝上襪。」
小狐狸點頭說:「好。」
「配絲襪ok,但就是要注意坐姿了。」
「呵。」
「婀……」上官低吟。「我硬了。」
小狐狸害羞地笑著將臉埋在大熊熊懷裡。
「妳會梳包頭嗎?」
小狐狸馬上再將頭髮全部盤起,綁起她許久沒梳的包頭。
上官豎起大拇指。「超棒啊。完美。起來轉一圈啊。」
小狐狸在他面前展現自己靦腆地原地轉了一圈。
「妳這個根本就是家教老師啊。我好像在玩芭比娃娃。」
小狐狸就是他的娃娃。「哎喲,要換一件嗎。」
「很棒啊,有成熟的韻味。」
小狐狸拍桌。「同學上課了。」
「呵,還有其他的嗎?」
小狐狸思索不語。
「嗯嗯嗯,妳有……低胸的嗎?」
小狐狸找了一下,發現好像她沒有低胸的衣服。「好像沒有低胸耶,夏天有領口比較開的。」她換了一件本來以為領口比較開,穿上卻不然的黑色上衣走過來。
「妳漂亮的衣服不少啊,妳也喜歡比較深色的啊。」
小狐狸想了一下說:「也有其他顏色的。」
「我是一直覺得奇怪,看妳在比較公開場合的衣服,妳好像都穿得格格不入,呵呵。」
「嗚…真的很不會搭…」
「高跟鞋嗎?」
「有啊。」
上官說:「其實,妳真的很漂亮。」
小狐狸愣愣地看著他,只有在他面前她才感覺自己是真的漂亮的。
上官說:「不要哭喔。」
「有一點感覺,但還不到哭出來的程度。」
「趴在床上。」
小狐狸聽著上官的指示臉貼著床,屁股翹高。
上官讚許:「很棒。今天是甚麼內衣?」
小狐狸彎腰拉開領口,露出水藍色的蕾絲胸罩上緣,和被擠壓集中的胸乳。
「其實妳很有料啊。」
小狐狸笑著搓手。「這個有集中效果啦。」
上官問:「妳這樣穿會不會冷啊。」
「其實比起住宿的地方,我覺得這裡溫暖多了。」
「是喔。」
「不過我也是容易手腳冰冷。」
「虛寒啊,血氣不足。」
「嗯啊,你也虛寒血氣不足啊?」
上官反問:「妳覺得呢?」
小狐狸傾頭推敲:「我覺得你血氣應該蠻足的,不過怎麼會手腳冰冷呢。」
上官無奈地說:「那是因為,真的太冷。」
「呵呵,海上比較冷。」
「還好欸,我在海上並不會冷。」
「是喔。」
「台灣的冷比較可怕,濕冷濕冷的。」
「是喔,但海風不會很冷嗎,海上不是濕冷?」
「還好欸,真的,突然忘記我要講甚麼了……還有嗎還有嗎?」
小狐狸站起身來說:「我找找。」
「妳不喜歡打扮嗎?」上官問。
「怎麼打扮?衣服嗎。」
「嗯嗯。」
「不會啊,因為以前懶+挫敗感+衣服都是媽媽買的。」
「挫敗???」
「就是…都亂搭,所以常常被媽媽說穿起來很奇怪還是怎樣。」
上官瞪大眼說:「腿這麼長腰這麼細…有挫敗感?」
「可是,衣服亂穿就不好看啦…」小狐狸站在衣櫥前嘆氣,比較好看的都穿過了,感覺愈來愈難想了。
「妳比較喜歡褲子還裙子?」
小狐狸說:「嗯,我覺得連身裙不錯,就不用想要怎麼搭了。」
「哈,搞了半天是因為懶。」
「還有啊穿脫方便。」穿和服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
「穿脫方便。」上官聽到重點了。「所以妳沒有短裙之類的?」
「短裙有。」小狐狸的短裙很多種,但是她不知道要怎麼搭配,她將所有的短裙都挑出來丟到床上,和所有可能可以配的上衣也丟到床上。
「這樣子逼迫妳把房間搞亂也不錯呢。」
小狐狸在上官面前換上白色襯衫,下半身穿深色短裙。「我要去當老師了。」
「感覺裙子有點長呢。」上官眼尖地發現:「哈,真的肚子肉有比較多呢。」
「啊。」小狐狸忙用手遮住肚子。
「呵呵呵,側坐在床上,肚子就出來了。」
小狐狸嘟著嘴。
「哈,妳會踩空氣腳踏車嗎?我看看。」
小狐狸點頭,摘掉眼鏡,在床上躺著腳抬高在空氣中踩了幾下。
上官發現:「為什麼每次下定決心都要脫眼鏡,哈。」
「嗯…不妨礙。」
「懂了。感覺眼鏡是妳一個界線。」
「是嗎…」
上官點頭。「嗯嗯,尤其是現在。應該說,跟我聊的時候。」他又問:「妳最滿意的是哪一套呢?」
小狐狸在他面前又脫又穿,從冬裝換到夏裝,換上她不習慣的內衣。突然發現還有一件無袖輕柔短版洋裝,上下兩層雙色剛好緊束在胸口下緣的位置。「這件蠻低的。」不小心就會走光,一彎腰就看的見乳溝。
「好可愛。」上官說。「嗯?妳好像在期待甚麼?」
小狐狸馬上說:「沒有。」
「真的嗎?」
「真的。」
上官故意說:「沒有就沒有瞜。」他停下來等待。「再給妳一次機會,真的沒有??」
小狐狸摀著臉說:「有。」
「期待甚麼??」
「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現在她可以期待什麼。
「這件好像不穿裙子也可以穿。」
「非常短。」小狐狸直接拉下短裙,只見上衣前面只剛好遮擋住內褲,轉身後面正好露一點屁股,隱約可以米白色的底褲。
上官笑叫道:「哇,妳房間好亂喔,哈哈哈哈哈,我的目的達成了。」
「我會整理好它的。」小狐狸有種勢在必成的氣魄。
「有感?」
小狐狸歪著腦袋說:「它一直都濕濕的啊。」
「所以妳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感覺?說,實,話。」上官一字一句地盯著她的眼睛說。
小狐狸想了一下。「可能還好…沒到很多那種。」現在也無法驗證濕潤的的是血還是水。
「是喔,今天量多嗎?」
「比昨天少點。」
上官說:「如果……」
小狐狸靜靜地傾聽,她也在期待。
「妳好認真喔,剛剛都沒這麼認真。」
小狐狸摀臉叫道:「啊,我認真在聽你說話。」
「如果…」上官繞著小狐狸,走到她左邊的身後,輕輕地舔她耳朵,舔她耳垂,伸出舌頭往她耳洞裡舔。
小狐狸倒吸一口氣,呼息都亂了,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
上官右手摸到她右肩,慢慢撫摸她的背,上下刮弄,彷彿有在摸,又好像沒摸到。
小狐狸僵直著身體,用心地感受他帶來的每一分顫慄。
上官舌頭往下,舔過她的臉頰,舔到脖子。
小狐狸轉過頭去與他面對面,張嘴吻他的嘴。
上官輕聲說:「我可是很有把握。」繼續舔過她的臉頰,再往下脖子,用嘴唇去含她的脖子。
小狐狸忍不住低聲呻吟。月經來情慾不降,反而更厲害。
上官的右手,環過她的背,穿過她的腋下,摸到側乳,他用手指輕輕地刮,輕輕地刮,刮著內衣的外面。他嘴巴沒有停,舔到鎖骨。
小狐狸靠在上官懷裡,柔弱得只能任他擺布,所有的感覺都屬於他一個人。
上官右手抓到小狐狸的胸部,左手往下,從胸的下圍,摸到肚子,緊緊貼著,摸到小腹。他在小腹停留了一下,手掌在那裏滑著圈,右手翻開內衣,他整個手包覆著她的胸,讓它在他手掌上躺著。上官揉它,捏它,用兩支手指頭,找到她的乳頭,他輕輕地施力,再用力、再用力,直到她感覺到痛。
小狐狸皺了皺眉頭,輕吟出聲。
但上官沒有停,繼續用力。他左手往下,摸到她內褲上緣的蕾絲花邊,慢慢地滑著,輕輕地掀開,滑了一支指頭進去,在裡面刮著,不急著摸到重點,反而是對著她的皮膚調情。他手滑進去,摸到了一點潮濕,他還用手指掰她的陰唇分開,一隻手指摸到她的陰核。
小狐狸驚呼,緊緊攀附著上官,氣息又粗又喘。
上官的右手繼續大面積地揉著她的胸,嘴巴在她耳邊吹氣,他的老二頂的她的背。
上官把她抱著,右手在她的內褲裡,摸著她的陰唇,刮著她的陰核;左手,在她內褲裡,摸著她的的大腿。在背後,他的嘴,貼著她的背,吹氣,偶爾輕咬。
小狐狸的情慾已經完全被激起,痛苦地呻吟。
上官兩隻手把她內褲慢慢褪下,把她的腳分開,讓她的穴暴露在空氣之中,他把它拉開。
小狐狸有點害羞,只是這樣的暴露,卻讓她更濕潤了。她腳想閉緊,但上官還是用手把它分開,整個翻開之後,他感覺到她的陰核,開始揉它,右手持續地揉,左手,則往她的穴裡面走,塞進一根,他往裡面勾,頂著陰道壁勾弄,開始越摳越快,越摳越快。
小狐狸全身弓起,在上官的懷裡翻騰、尖叫、呼喊…
上官把她放倒,讓她躺在床上,他把她的腿大大的分開,右手中指,插了進去,舌頭,則舔在她的陰核,他用嘴唇吸它,手指越插越快,越插越快,她整個水都流出來了。
小狐狸太興奮了,太興奮就會頭暈,她半瞇著瞇眼蹙眉輕揉太陽穴,試圖撫平混亂不清的腦袋。
上官突然停了下來。
小狐狸迷濛地看他。
上官掏出他的肉棒,他用手抓著,開始刮她的陰唇,一直上下刮,一直刮,頂到陰核之後,他開始頂著它磨,然後慢慢地把龜頭放進去,很慢很慢地,頂到底,一直頂到子宮壁。然後開始扭動他的腰,頂她的子宮口。他把她大腿併攏,開始加快速度,越插越快,越插越用力,每一下都頂到底。
「啊…啊…」小狐狸大聲地浪叫。
然後上官放下她一隻腳,讓她側躺,他右手,摸到她的後庭,開始頂著它,開始往裡面用力。
小狐狸本能地有點想跑,但上官抓著她的腳,小狐狸只能徒勞地扭著腰。
上官繼續抽動,直到手指插進她的後庭,一個指節進去了,兩個指節進去了,他開始在她的後庭裡抽插。然後上官拔出老二,讓她趴著,他兩手分開她的屁股。
小狐狸知道他要來了,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那一瞬間還是讓她皺著臉叫出。
上官用老二頂她的後庭,他一手抓著她的屁股,一手抓著老二,就往裡面頂,慢慢地,頭進去了,往裡面擠著。
「啊啊……」小狐狸有些痛苦,但好舒服。
上官繼續用力,直到整隻進去,進去之後,抓著她的屁股,開始狂亂地抽插,越插越快,越頂越用力,然後他把她整個人抱起來。
「啊……」小狐狸顫抖地抽搐,癱軟地回身緊緊抱著上官。
上官向前的右手停下,問:「到了?」
小狐狸靠在他的胸膛還沒回神。
上官說:「點頭搖頭。」
小狐狸默默地點頭。
上官摸摸她單薄的纖臂:「穿件衣服吧,會冷的,和服披一下。」
小狐狸這才起身從衣服堆裡找出棉被,將全身裹成一團。
「這會不會太厚。」上官瞇眼。「我的成果如何?」
小狐狸滿足地說:「很好啊,每次都很好。」
「這樣嗎?舒服?」
小狐狸肯定地說:「舒服。」
「很濕?」
「嗯,高潮會比較濕。」雖然沒看,但那個地方一定泥濘不堪,站起來就會滴下來的那種。
「那我會繼續努力的。」
小狐狸笑說:「那我要繼續努力會穿衣服。」
上官說:「妳缺的是自信吧,呵。」
小狐狸全身埋在棉被堆裡,下巴靠在膝蓋上,滿足得昏昏欲睡。
上官微笑:「妳現在的表情好可愛,在想甚麼?」
「想睡覺了…」高潮後就會想睡覺,她已經被制約了。
「嗯嗯,去睡吧,明天再整理了。」上官指著堆成山的衣服。
「嗯。」小狐狸也是這麼打算。
「嗯嗯。」
小狐狸抬頭說:「在熊熊懷裡睡了。」
「嗯嗯,好好休息吧。」
小狐狸揮手:「熊熊晚安。」
「有事情在找我,晚安瞜。」
小狐狸躺在大熊熊的懷裡,安心地閉上眼,很快地就睡著了。

20150106,7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