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因為愛情

有上官陪伴的日子,小狐狸每天都睡得非常好,不用手淫就能安然入睡。
上官開始會關心,她很快樂,但每當快樂,她又非常害怕分離的時刻。
一回到住宿的地方,小狐狸就向他報平安。
上官問:「一切都好嗎?」
「我很好,昨晚我和男友提分手。」
上官眼睛倏地睜大:「嗯?怎麼這麼突然?」
「之前就有在想,只是昨天下定決心要說,不過,好像沒成功啊,昨晚他哭得很慘想挽回我,昨晚我還很堅定,不過今早在他懷裡醒來我又被說服了。」
上官點頭。「嗯嗯,懂了。」
「嗯嗯,困惑中。」小狐狸看起來很迷惘。
「困惑什麼?」
「困惑我自己的感覺和感情。」
「嗯嗯,了解。」
小狐狸輕嘆:「不過就先這樣吧。」
「嗯嗯,我覺得,妳只是怕孤單,不是要男朋友。」
小狐狸輕輕一笑。「呵。」
「有說錯嗎?」
「嗯…我現在偏好一個人。」
「嗯嗯,感覺妳的感情好像都是要逃避什麼或是索求什麼。」上官說。
「是喔…」小狐狸也低下頭沉思。「嗯…」
上官問:「妳到底是需要人?還是被需要呢?」
「而且我連自己的承諾都無法相信,自己的感情都無法確定。」
「妳第一任是幾歲呢?」
「第一任小我一歲。」
「我說妳當時幾歲?」
小狐狸恍然道:「喔,十九歲。」
「嗯嗯,當初怎麼在一起的?」
「遊戲…」
「嗯嗯。」
「不過當初是我很喜歡他。」
「喜歡的感覺是什麼呢?呵,妳是學心理學的,幫自己下個註解吧。」
小狐狸困惑地說:「不過即使當時是很喜歡,後來這個喜歡還是可能不見…」
愛誰不愛誰,喜歡誰不喜歡誰好像不是自己能控制。即使現在喜歡誰,她都無法保證能喜歡多久…有時候她都會被自己的無情嚇到。
上官輕笑:「呵,妳還沒回答我,喜歡的感覺是什麼。」
小狐狸想了一下說:「我想應該就是想和他多說一點話,想和他多在一起,和他在一起會很興奮很快樂,想起也會笑。」她把現在對上官的感覺說出。
上官認真地對她說:「我覺得妳需要時間思考,妳到底要什麼?」
「嗯,但我分不清楚愛和喜歡。」
「不不不,妳還沒資格說愛吧。」
小狐狸輕笑:「呵呵。」
「妳要分清楚的是激情與愛情間的差別。」
「這樣啊。」
「我的看法,妳可以不採納。」上官說。
小狐狸認真地想了一下,抬頭對他說:「嗯…我會去想。」
縱使現在想不通,之後她也會一直去想,因為這是她的人生。
「呵。」
看著上官的存在,小狐狸慢慢整理自己的心緒。
她習慣藉由故事記錄回憶,整理她的腦袋;藉由對話,更了解自己和他人。
深夜上官回來了,回來就敲敲她的門:「哈囉。」
「熊熊。」小狐狸燦爛地笑出,朝他飛奔過去。
上官往她屋裡一探。「在幹嘛?」
小狐狸說:「在看稿費。」
上官瞇長了眼。
「呵呵。」趁同伴不在旁邊的短暫時間,小狐狸終於有時間看休假時拍的照片,隨手就把剛才揀出不滿意的丟到垃圾桶。
上官叫道:「別丟啊。」
「我一開始已經丟了快三分之一。」
「別這麼急著丟啊。」
「有些真的不好看啊。」
「是喔。」
「嗯嗯!」
「了解。」
小狐狸懷裡抱著一大疊照片,歪著腦袋說:「可是,我突然在想,我要一次都給你看嘛,還是分批,這樣才有籌碼。」
上官聳肩:「隨妳摟。」
最後小狐狸還是毫無保留地,將她覺得比較滿意的,按照順序一張一張地放在桌上展示給上官看。照片裡的這些表情和姿勢,若有人在旁小狐狸是做不出的。
「這張好。有專業外拍的感覺。」
「哈哈。」
「呵。」
上官指著照片裡的馬甲吊帶襪裝。「第三張那件沒看過。」
「哈,是啊。」也是因為買那件衣服的時間,他們就很少連絡,說起來,小狐狸的換裝,上官幾乎都看過了。「不過不太合身,穿脫需要時間。」
「呵呵,是喔,太小?」
「覺得上半身跟身體構造不太合,在同人展買的。」
「呵,同人展。」上官聽到關鍵字。
「等我全部都穿上花兒都洩了。」
上官接道:「然後脫完,男人也軟了。」
「哈哈。」
看到後面上官突然激動道:「竟然有制服!!!」
「哈哈,這件你應該看過吧,老師。」小狐狸瞅著上官說。「而且我還穿同樣的內衣。」
「第一張看了好想欺負妳。」
「你常常在欺負啊…」小狐狸哀怨地說。
「也是喔。」
「哈。」
「呵呵呵。」
他們相視一笑。
看過一輪後,小狐狸猶豫著懷裡的其他相片能見人嗎。「嗯…還有很多張,不過…不太會挑。其他的我不確定好不好。」
上官說:「我幫妳判定。」
「很多耶…」
「夜還長著呢…」
於是小狐狸笑著又重新挑揀。
上官邊看邊問:「同人展到底展的是??」
「就是同人誌啊,然後有很多cosplay,像CWT那些,像我的狐狸尾巴和耳朵就是在那買的。」
「了解,妳的尾巴是一般的尾巴吧。我說的是,不是肛塞的那一種。」
「嗯…同人展不會賣那個啦。不過我有一個就是了,肛塞那個是那個番犬買給我的。」
「肛塞附尾巴?哈。」
「嗯。」
上官問:「番犬又是怎麼來的?」
「買的啊,他想調教我,但我後來不想,但他已經買了一堆東西。」小狐狸無奈地說。
「本島居民啊。」
「是啊。」
「所以妳倆碰過面了?」
小狐狸坦白:「嗯…而且做過…」
上官輕輕地說:「這樣啊。」
「嗯。」小狐狸眉心深鎖。
「感覺妳不是很滿意,哈。」
「對啊,不喜歡的回憶。」
上官問:「怎麼了嗎?」
小狐狸說:「沒呀,是我自己沒想好。」
「嗯?」
「前陣子發生的事。」
「豪三郎任內啊。」
小狐狸心虛地低下了頭:「嗯…」
「嗯嗯嗯,那我根本不算什麼啊,呵呵呵呵呵。」
小狐狸又深深地嘆了口氣:「哎…」
「嗯?感覺妳很多話想說,哈。」
「還好啦,只是不知該怎麼說,又不是很喜歡的回憶。」
「嗯嗯。」
「就在我空虛寂寞那時,剛好肆無忌憚地和他聊,一開始也沒想怎樣,但他的想法總是很積極,剛好他喜歡爬山我也喜歡爬山,那次外出有做,他說他不會勉強我,我也沒拒絕。」小狐狸快速地帶過。
「嗯。」
「但後來我覺得不喜歡,就找你了。」
「哈,我該高興嗎,呵呵呵呵。」上官乾笑。
「不知道耶…那時候不敢跟你說,就一直跟其他人說,但我還是想跟你說。」
「說啥?」
「說話。」
「嗯嗯,為何不敢。」
「因為…」小狐狸搔頭,這要怎麼說呢,總不能直接說我喜歡你吧。「我很想和你說話啊,前陣子都成功忍住了。」應該說她已經忍了兩年多。
「然後…?」上官精確地翻出她劈腿的偷情日記。「阿百又是…」
「我的閨密啊,呵,我都會跟他說,喜歡誰劈腿什麼的。」
「喔喔,想起來了。」上官無奈說:「到底現在有幾個人知道我啊。」
「哈哈,我媽我妹也知道。」
「………」
「騙你的。」見上官傻住的模樣,小狐狸哈哈大笑。「哈哈哈。」
「妳媽知道啊。」
「我媽知道我織圍巾啊,我妹看過我偷搬你家。」
「妳妹我會去認識的。」上官目露精光。
小狐狸面露青筋。
「六層人際理論,嘿嘿嘿。」
小狐狸用鼻子哼氣。「嗯哼。」
「所以,阿百也知道我。」
「知道啊,我幾個朋友也知道我喜歡SM。」
「妳家閨蜜的評語是…」上官自問自答。「應該不怎麼樣。」
「還好,一開始我有提到你人格和無法控制的部分,他有點擔心。不過後來再聊,他是沒說什麼,我和他蠻像的,像是,你對我就像興奮劑,豪三郎對我就像安眠藥,這也是他說的。他自己的狀況有時候也不是很好啦。」
「嗯嗯,這句我有知道,可是我的安眠效果好像比較好,哈。感覺阿百對於我的部份妳有所…保留?」
「我只是想不太起來啦。他是個蠻敏感的人,對某些東西也很敏感。」
上官瞇眼:「例如呢?」
「例如他好像曾被一些東西跟著,他覺得當他意識不清容易被上,我說他找我除魔就好,他說我的能量蠻強哈。」
「哈。感覺妳對於阿百的著墨比較少。」
「哈,他是我同學,所以說我們同屆,其實是他發現的,我跟他說我和你有共同同學。」
「呵……然後呢……」
「嗯,沒啦。」
「等等。妳彷彿藏了些什麼。」
「嗯?沒啊。」小狐狸皺眉,努力地想和上官有關的部分。「應該說我記性太差,還是不會敘述。」
上官還是一臉懷疑。「我最近比較鈍,不要欺負我。」
小狐狸拍手大笑:「哈哈哈,原來最近比較鈍啊,好機會。」
「好機會妳要幹嘛。」上官瞇眼。「等等,阿百發現了啥??這個比較重要。」
「沒啦,他只是發現我們同屆,是我太笨啦。」
「我最近邏輯思考比較差,妳不要欺負我。」上官滿頭問號的樣子好可愛。
小狐狸嘻嘻笑說:「呵呵,覺得欺負你好好玩。」
上官瞇細了眼:「妳下次回家什麼時候?」
小狐狸看了一下行程。「下次啊……兩個禮拜後了,哈,如果沒變的話。」
上官瞪著小狐狸說:「我要報仇,把屁股洗乾淨等著。」
小狐狸笑得好開心,好期待喔。「哈哈,那我要趁這段時間多欺負你,呵呵。」
上官略抬下巴。「我估記十二點過後我就可以恢復正常。」
「是喔……十二點你要變身了嗎。」
「我哪那麼厲害。」
「哈哈哈。」
「可能換個地方對付妳吧。」
「哈哈,是這樣喔。」
「呵……說說妳跟番犬發生的事吧。」
小狐狸輕嘆,該從何說起呢。「他也在部落認識我…」
她從接觸的最初開始說起,上官也認真靜靜地聽她說。
「就這樣。」
上官點頭。「嗯,嗯嗯,懂了。」
「呼……熊熊復活啦。」
「呵。」上官瞪了她一下。「原來,發生了那麼多事啊,感覺妳惹了不少麻煩呢。」
「嗯…」小狐狸愧疚地低著頭,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呵,今天先到這邊吧,妳早點睡,明早還要上班呢。」
小狐狸聽話地說:「好。」
上官最後又叮嚀:「天氣又涼了,記得保暖。」
小狐狸雙眼發亮。「我會給小熊熊保暖。」
「呵,放兩腿之間嗎。」
「在……兩乳之間。」小狐狸將小熊熊置於兩臂之間。
「就憑妳那荷包蛋,哈哈哈哈哈哈哈。」
「哎呀…」小狐狸還想再辯。
「快睡吧,乖。」上官摸摸她的頭。
於是小狐狸抱著小熊熊,溫順地閉上眼。「熊熊晚安。」
「晚安。」

20150109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