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惡夢

這天小狐狸一下班就衝回住處,想整理腦袋,整理了一下卻愈來愈亂。
雖然早早就下班,她卻沒有馬上就找上官,到了很晚才找上他,上繳稿費。
「我看看妳氣色。」
「現在啊啊。」但小狐狸還是摘下面具。
上官看了一眼之後說:「月經結束後好好補補吧。」
看見湖面反映的倒影,小狐狸又叫道:「哎啊。」
「嗯?」
「沒事…」
「嗯…」
「醜醜…」小狐狸低頭撫著臉頰嘆息。「不過我也本來就長這樣。」
「我覺得不錯啊。」
「是喔…」
「表情自然,笑得也很甜。」
小狐狸這才展露笑靨。
上官說:「嗯嗯,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我喜歡人自然的表情。」
「呵,某些原因。」
「嗯嗯。」
上官沒再說,小狐狸也沒再問,有時候小狐狸都會擔心她會不會問得太多讓上官困擾了。
那晚他們沒聊太多小狐狸便先歇下。睡到一半小狐狸卻被惡夢被嚇醒,本想睜開眼紀錄下來,但還在惡夢的餘韻不敢睜眼,心想著起床後再紀錄,卻翻來覆去不安得睡不著。最後還是爬起來,看看時間正好是凌晨四點,小狐狸往上官的住處望,似乎剛歇下不久,他難得睡下,小狐狸就不想吵醒他了,雖然很害怕。
於是她縮在上官屋子旁的草叢裡,回想夢境靜靜地記錄,害怕的時候就看一下屋子的窗戶,再繼續寫。
突然屋內的燈光閃爍一下,小狐狸想都沒想就衝進去。「熊。」
上官微訝:「起這麼早。」
小狐狸找個離他最近的地方坐下。「做惡夢,被嚇醒。」
上官看著她問:「什麼樣的惡夢?」
「有吊死女人的…」小狐狸縮瑟地說,夢裡的那個畫面還是不斷浮現在腦海裡。
「所以是夢到鬼。」
小狐狸想了一下,疑惑地說:「到底算人還算鬼呵。」
「呵,死了嗎。沒死是人死了就是鬼了。」
小狐狸發抖地說:「但是她死掉的畫面好恐怖,死很久,還在旁邊寫了字,像厲鬼一樣。」
「呵,到此一遊?」
「長髮、紅色…」小狐狸眉心深鎖回想女鬼的樣子。
「很典型的厲鬼啊。」
「嗯…雖然可能是冤死,我還是嚇得不知道是在哭還是笑。」
「呵呵。」
「反正不想再看到,她被風吹得一直動。」
「嗯嗯。」上官只是安靜認真地聽她說。
「旁邊還有媒體翻拍的板子。」小狐狸一點一滴地描述夢境。沒有想要中的安撫安慰,但她卻在對話中慢慢平靜下,甚至能開始思索夢境代表的涵義。
上官輕聲問:「妳還好吧。」
小狐狸顫抖說:「我…還好…」
「嗯嗯。」
「還是醒來想記錄下…看著你…」
上官問:「妳常這樣做夢醒來寫東西嗎。」
「我很少做惡夢,但如果記得夢,我會想寫下,有時又繼續睡。」
上官輕笑:「呵呵,很有作家的感覺。」
「呵。」
「呵,感覺妳的夢都蠻寫實的。」
小狐狸問:「你的不寫實嗎?」
「我很久沒做夢了。」
「沒作夢啊…我幾乎天天作夢,而且好幾個。」
「不過以前常一邊作一邊掉眼淚。」上官說。
「是喔…潛意識,被釋放出來。」他平常太理性,只有在這時情感才得到解放。
「就是會把自己心愛的人殺死。」
「嗯……」小狐狸也感受到那份哀戚。「都是一樣的夢?」
「呵呵,都差不多,一樣的場景,差不多的服裝,一樣的情緒,不一樣的人。」
總是作著相似的夢通常代表著某種深刻的含意,但這點上官應該比誰都了解。
小狐狸問:「這是你睡覺不舒服的原因嗎?」
「應該不是,夢醒掉掉眼淚還蠻舒坦的。」
「嗯嗯。」
「嗯嗯。」
「那為什麼不舒服呢…」
「什麼不舒服?」
「你上次說,睡覺不是對每個人都舒服。」
「喔喔,呵。」上官笑。「這個啊。」
「嗯。」
「我只要躺下來就會開始思考,久了就開始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清醒的。」
「平常不會思考嗎…」
「也會啊,但外在干擾少了,就會清楚體會到自己在思考。」
「你不喜歡那種感覺嗎。」
「那種感覺?」
「開始思考,久了開始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清醒。」
「開始不能控制自己會讓我感到無力跟恐懼。」
小狐狸輕輕地問:「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會怕失控?」
「這個就忘記了,不過我的夢都是不能控制的,這倒是真的。」
「嗯。」
「有過意識到自己在做夢的夢?」
「有,還是不能控制啊,呵呵。」
「是喔…也有一種知道自己在做夢後就控制夢的內容。」
「嗯嗯,我很少碰到。」
小狐狸微笑:「呵,我很喜歡作夢。」不管什麼樣的內容她都喜歡,夢裡的她是自由的,每天睡覺她都期待著作夢,那就像是一場冒險。
上官點頭。「嗯嗯,妳比較感性。」
小狐狸傾頭疑問:「你不感性嗎?」
「妳覺得呢。」
「我覺得還蠻感性,感性和理性不衝突吧。」
上官說:「我是個很理性的感性的人,所以怎麼做都會被自己討厭啊,哈。」
小狐狸微笑:「呵,這樣啊,溫柔的人。」
「大概吧,哈。」
小狐狸又問:「為什麼討厭啊。」
「有時理性感性會衝突啊。」
「嗯,了解…」
「嗯嗯,別忘了還有一個,哈。」
「還有一個?」
「三個啊。」
「嗯。」
「嗯嗯。應該說,他們本來就站在不同角度。」
「嗯,也是。」
「嗯嗯。」
「熊熊…我寫完就繼續睡…」小狐狸已經比較不怕了,她彎身向上官道別。
「嗯嗯,快睡吧。」
「還以為你睡了,不想吵醒你。」
「呵。」
小狐狸嘻嘻笑說:「不過還醒著就吵你。」
「Ok的,繳交費用就好。」
「啊。」小狐狸叫道,摀著凹陷的臉頰。
「哈。」
「嘻。」因為是他怎麼樣都可以的,她也喜歡他們的這份羈絆。
小狐狸回到住處繼續記錄著夢,一邊看著上官的睡下。

20150110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