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看得最遠的地方

「我昨天把你的照片給上官看,他說很帥啊,哈。」
阿百嗤鼻:「說帥有個屁用。」
「不然咧,介紹帥哥嗎。」
果然他說:「對啊,要嘛就介紹幾位認識一下,這樣才對嘛。」
「哈,我跟他說。」小狐狸砰砰砰地跑到上官那裡,然後又砰砰地跑回來:「他問你喜歡哪一種耶,好認真。」
阿百大讚:「好!這個人靠譜。」
「怎麼說也是我主人。」小狐狸得意地說。「我說你range很廣從20~80都可。」
「現在少了。」
「是喔,變成怎樣。」什麼時候改的,她這個好朋友都不知道。
「25-35。」
「你想穩定的?他問你的理想條件耶,阿百,主人好帥喔。」小狐狸心花亂放。
「靠,這人好。」
「哈哈哈,對啊。」
「嫁了吧,哈。」
「哈。」就這樣隨便把好朋友嫁了,但小狐狸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會錯的。
阿百答:「穩定的。」
「理想條件呢?」
「高富帥,哈。」
小狐狸眉毛抽動。「是嗎。」
「肚子有點墨水最好,貼心有耐心,因為我也是。」
「呵,他懂了,內涵型,外貌呢。我問他那裡有那麼多人選還可以這樣挑喔,他說就先過濾。」小狐狸一邊轉述,一邊尖叫說:「好帥啊。」
「太胖太瘦都不好,剛好就好,哈。」
「嗯,他說你要適中結實的,懂了。」
「好,我等,哈哈。」
「哈哈。」
阿百也很興奮。「我出運啦,這才對嘛,之前講講,就沒了。」
「呵呵,好喜歡他。」
兩個呵呵哈哈各說各的也聊得很開心。

這天小狐狸工作時一直想東想西、忽喜忽憂,小狐狸不喜歡這樣的自己,她輕輕嘆了口氣,這時候就會想要在大自然裡發呆。
她想要在看得最遠的地方,披第一道曙光在肩膀。
她決定:「下次休假要去看日出。」
上官問:「去那邊看啊。」
小狐狸說:「在這的其中一座山,沒很高啦。」
「有危險的感覺,哈。」
「會嗎?」小狐狸更在意的是,上官擔心她嗎?
「沒啦。」
小狐狸安撫他說:「不會太遠。」
「哈。」
「不過要天沒很亮就起床就是。」一想起要在天未亮時便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探險小狐狸也有點害怕,但一想起太陽升起的瞬間她能被淨化獲得重生,可以再展現笑顏面對他,她幾乎就想馬上就衝去。
「嗯嗯。」
小狐狸一邊說話,一邊吃著百香果,吃完又吃奇異果,接著再吃柳丁
上官笑說:「呵呵呵,妳很愛吃水果呢。」
小狐狸笑瞇瞇地說:「才能變漂亮啊。」
「也是喔。」他低喃:「多吃點…青木瓜……」
「哈哈。」
上官小聲說:「哈,個人私心,唉…」
她好喜歡他這樣的私心,小狐狸知道上官的喜好了。她說:「我有天天按摩她,我妹好像最近也在吃。」
「嗯嗯。」上官馬上拿筆記下:「妳妹也在吃。」
「……」小狐狸無語地在後面看他。
「哈。」
吃完水果小狐狸又做仰臥起坐,上官在旁幫她加油。
「呵,夥伴都回來啦?」上官問。
小狐狸回頭看了一下說:「現在沒人,晚點應該會回來一個。」
上官笑說:「那就可以欺負妳啦。」
小狐狸疑惑問:「你不是在忙嗎。」
上官奇怪說:「誰跟妳說我在忙。」
小狐狸大大的眼睛,天真地看著上官。「沒有嗎?」她算好平常著個時間上官是在準備要回家的路上。
「沒欸。」
「咦。」
「現在很閒,可以欺負妳。」上官繞著她走一圈,說:「綁起來好不好?」
「呵呵,好啊,最喜歡給你綁。」小狐狸手笑著說。
上官把小狐狸的手綁在後面,他抓著她的頭用老二拍打她的臉,然後塞進她嘴巴,把她嘴當成小穴一樣抽插。
小狐狸試圖用舌頭刺激他的分身,但最後連呼吸都有困難。
上官讓小狐狸躺著,他趴在她身上,用老二幹她的嘴,把她內褲扯破,直接掰開她的穴,不管濕了沒,直接把中指插入,老二還是在她嘴裡。
「唔…」小狐狸身體抖一下。
上官手越插越快,壓著她的腿,他彎下去舔她陰核,手指一直在裡面勾,在裡面掏。然後老二拔出來,把睪丸貼在她嘴上,手指已經進去兩隻了。
「嗚……啊啊。」小狐狸都舒服得都翻白眼了,全身酥麻無力地扭動,還是本能地張嘴含住。
上官把手指拔出,來到她兩腳之間,把她腿狠狠張開,吸她陰核,吸完上官腰往前,用龜頭刮她陰唇,上下刮。
「嗯……啊…想要…」小狐狸叫道,她愈來愈受不了上官這樣的折磨。
然後上官用力一頂,直接插進去,開始狠狠插她,插著、用力插著,一邊狠狠拉扯她乳頭,一邊狠狠插她的穴。
「啊……」上官愈是用力小狐狸就愈舒服,她自己也主動往前迎合他,皺著眉頭舒適地呻吟出聲。「嗯…啊…」
上官拔出老二,讓她站著,他從背後插入,抓著她被綁住的手,在背後狠狠地搖。
「啊……」從背後進入,小狐狸更有感覺。
插到一半,上官拔出,讓小狐狸跪下,他把沾滿她淫水的肉棒塞到她嘴裡,又抓著她的頭把她的嘴當淫穴幹,他用力抓著她頭髮,還一直頂到她喉嚨。
「嗚……」小狐狸口水流了滿臉,只能張嘴承受,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卻快要高潮。
上官突然拔出,把她往地上一甩,然後把她屁股提起來,抓著老二開始硬插肛門,頂進去,就開始快速搖。
「啊……」就在他進入的那瞬間,小狐狸高潮了。
上官仍舊持續抽插,直到射在她後庭。
高潮後的小狐狸蜷縮成一團小白球,慢條斯理地梳理毛髮「在這裡腳開開高潮好奇怪。」
「哈,第一次嗎?」
「曾睡覺蓋著被子趴著偷偷手淫過,不過這樣是第一次。」
上官嗅嗅說:「整個都是妳淫水的味道。」
小狐狸臉紅了起來,羞得想找洞躲起來。
「妳月經結束了?」
「差不多沒了。」
上官朝她勾勾手下了「掰淫穴揉陰蒂」的指令,還強調:「要整個濕到發亮喔。」
於是小狐狸再一次把腿張開,展示他的成果,一手的指頭掰開陰唇,一手找到圓大挺立的陰蒂輕輕地揉,揉著揉著,感覺好像可以再高潮一次。
上官看著說:「插進去呢。」
在上官的面前,小狐狸一手用食指和小指頭將陰唇分開,另一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
上官說:「插深一點啊。」
小狐狸紅著臉,將手指完全沒入。「啊……」
上官說:「暴自己屁眼。」
「啊。」
「摳它頂它就好。」
「嗯…」小狐狸聽話地用沾滿淫水的指頭摸到肛門的地方,在那在繞圈,不時戳一下洞口。為了讓上官能看得更清楚,她將腳舉高,腿張得好大。
「嗯,不錯呢。」上官微笑。
小狐狸縮著脖子問:「可以洗洗嗎?」
上官笑著說:「要洗可以啊,有條件。」
小狐狸眨眨眼睛,一臉無辜的樣子。
上官說:「掰穴挖穴,挖久一點,然後把手指舔乾淨。」
「嗯…好…」
「加油,我很期待,久一點,表情淫蕩點。」他探前在她耳邊問:「該不會說到這邊妳更濕了吧?」
「噫……我不知道……」
「嘿嘿嘿嘿嘿。」
月光下,小狐狸靦腆地掀起和服腿大開,就像上官剛才做的,將手指頭深入陰道內抽插,淫水氾濫得一分開陰唇便流出來了,最後再將弄得黏糊的手指放到嘴巴裡舔。
「啊啊……」一做完,小狐狸馬上衝到溫泉邊洗。
上官走來說:「太黑了,畫面太黑。」
「嗚,這裡就是這樣啊。」
上官輕笑「呵,感覺如何?」
「嗯…我一直在調整位置…結果還是太黑。」
上官點頭。「下次改進就好。」
小狐狸低著頭。「嗯…就是害羞…」
「害羞阿。」上官故意說:「濕到有聲音,不簡單喔。」
「啊。」小狐狸臉「唰」的一下紅的像蘋果,連耳朵都紅了。
「很大聲呢,妳自己沒聽到嗎?」
「啊啊啊。」小狐狸摀著耳朵猛搖頭。
「哈。我已經想好下次要跟妳玩什麼了。」
小狐狸停下,一雙眼睛眨巴眨巴:「是喔…要先預告嗎?」
「不預告。」
「唔。」
「可以期待。」上官神秘兮兮的。
「呵呵,好期待喔。」小狐狸眼睛都發亮了。
上官說:「塞肛塞睡覺如何。」
小狐狸瞪大眼睛,下巴掉下。「我的那個肛塞好大……是太大了…如果我睡不著就把你吵醒。」
「來啊。」上官無奈說:「怎麼一下子就買這麼大的。」
「我沒想到他送來那麼大啊。」
上官大笑:「哈哈哈哈哈,當下有沒有傻眼。」
「我還以為送錯還是我買錯,因為幾乎比那個假陽具還粗。」
「妳是買…最小的?」
「我買的時候沒注意大小耶。」
上官也無言了。「要我送妳嗎?」
「……」小狐狸想了一下,很坦然地說:「好啊。」
一般人問的話她都會拒絕,但她想用上官給的。
上官說:「送耶誕樹大小的。」
「……」小狐狸徹底無言了。
上官開朗地說:「妳就變成星星了,哈。」
小狐狸皺眉:「這叫屁股開花嗎。」
「應該…算吧,哈。」
小狐狸嘟嘴:「壞掉你要負責。」
「我會要求賣家在包裝上註名 “肛塞”。」
「……」
上官遞給她一張蜜糖小熊的超萌可愛肛塞的廣告DM。
小狐狸失聲叫道:「這啥啊啊。」戴上這個還有情趣嗎。
「哈。」上官笑出。「不過妳也挺不簡單的。」
「嗯?」
「月經剛走淫水還這麼清澈。」
「我的月經第二三天就開始減少。」
「嗯嗯,了解,等於妳的時間都比較短就是了,幸運的女人。」
「我的命算蠻好的吧。」
「應該喔。」
「你看過,島主給我算的紫微斗數嗎?」
「沒欸。」
小狐狸翻出N年前島主幫她推算命盤的結果。
上官問:「妳覺得準嗎?」
小狐狸點頭。「嗯,蠻準的啊,其實我也大概知道,我的命。」
「嗯嗯,了解。」上官靜靜地將看完,又問一次:「所以,妳覺得是準的?」
「覺得還準,以前也算過吧,有重複的說法,也有不同的說法,個性方面也準。」上官的反應和小狐狸預期的不太一樣,還以為他也會說準。
上官拿著報告問:「嗯嗯,所以,這算是小狐狸攻略?」
「哈,參考啦。」
「哈。」
小狐狸轉述阿百的願望:「阿百說,如果你有認識的帥哥,也可以介紹給他。」
上官馬上答道:「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也回得很快:「你我包了,過不到他那。」
「阿百是1還0啊。」
「他是0。」
「懂了,他喜歡那一種的呢?」
「他的range很廣從20~80都可。」
上官說:「比我差一點。」
「是嘛。」
「我八到八十。」
「……」
「呵呵呵呵呵,愛情公寓啊。」
「呵呵,剛才求證他改25-35了,他也有在用一些啦,但很多都想一夜情。」
「喔喔,他想穩定啊。」
「呵呵。」
「懂了,妳繼續。」
「我要繼續什麼呢…」
上官說:「拍影片跟照片啊。」
小狐狸很驚訝:「是嗎!?」
「沒啦,阿百的理想條件。我說是的話妳會繼續嗎。」
小狐狸咕噥:「我都洗乾淨了…」
上官理所當然地說:「再弄髒啊。」
「肚子有點墨水最好,阿百喜歡歌劇,貼心有耐心,因為他也是。」
上官點頭。「嗯嗯,內涵型的,懂了。」
「嗯嗯。」小狐狸捧著臉頰,像一朵盛開的花。她怎麼覺得這時候上官認真得好帥。
上官又問:「外貌呢?」
「你那裏有那麼多還可以這樣挑啊。」
「就先過慮摟。」
小狐狸照著阿百的話說:「太胖太瘦都不好。」
「他要適中結實的,懂了。」
「呵呵。」小狐狸東張西望。「不知道同伴什麼時候回來…」
「再一場嗎,我ok喔。」
「沒啦,做到一半回來更冏。」不知想到什麼,小狐狸整個臉紅了起來。
「也是喔,呵呵。」
小狐狸伸長脖子東看看西看看,然後又縮回來嘆氣。「還是回來了…哎。」
上官問:「不希望她們回來?」
「比較喜歡自己一個人。」
「妳這麼想再一次啊。」
小狐狸紅著臉辯道:「不是啦…」
「呵,學著團體生活也不錯啊。」
「嗯……會互相影響…」
「呵。」
「現在和家人隔一段距離,不是和他們朝夕相處,感覺不會像以前那樣那麼避開他們了。」
「是的,這就是人奇妙的地方。」
離開家才會想家,離開家是為了回家。不過小狐狸還沒玩夠。「就讓我在外自由一陣吧。」
「我們是團體生物,又不是團體生物,呵呵。」
小狐狸呆呆地看著上官說:「……你說的是一樣的東西。」
「對啊。」
小狐狸想了一會才恍然大悟。「喔喔,懂了。」
「一個人活不下去,但又希望一個人,但又不甘願一個人。」上官下結論:「最後變成一個人,哈。」
「呵。」小狐狸說:「人本孤獨。」
上官站起。「嗯嗯,我先洗澡啦。」
「洗吧洗吧,也可以給我看。」
「好啊。」
「哈。」
「浴室對吧,Ok的。」
小狐狸指著上官吃吃笑說:「我要你精壯的身體。」光是想像就快流口水了。
上官認真地點頭:「我會納入選項之中的。」
「我上次試圖拍…結果霧濛濛一片。」
「霧氣太重啊。」
「因為熱水澡,哈哈。」
「哈哈哈。」
「除非夏天洗冷水澡才能拍。」
「我會期待的。」
小狐狸揮手道別。「去洗吧。」
「嗯嗯,妳早點睡。」
小狐狸看著他說:「好。」
「嗯嗯,祝妳今夜有個好夢。」
小狐狸猶豫了一下還是仰頭張開手:「熊熊抱。」
上官輕輕地抱了她一下。
小狐狸開心地用臉頰在他的胸口磨蹭。「晚安。」
「晚安。」

20150111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