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專屬限定

連續三天的休假日,小狐狸蹦蹦跳跳地趕回家。
深夜時分,上官來找她。「在幹嘛?」
一見到他,小狐狸就露出燦爛的笑容:「熊熊回來啦。」
「在上班,哈哈哈哈哈。」上官哈哈大笑說。
「晚班啊,難怪下午睡覺。」小狐狸時時刻刻關注著上官的動靜。
「哈,那妳今天有滿滿的衣服跟時間拍照拍影片了,哈。」
小狐狸很驚訝:「咦咦,上班也可以嗎?」
「可以啊,我都可以聊天了,為什麼不能看照片看影片,我昨天就是在上班啊,妳傻喔。」
上班時也能調教,好厲害的S。
小狐狸瞪大眼睛,一句一句地說:「那如果,上班的時候,硬了怎麼辦。」
上官笑說:「哈,那就給它硬啊。」不然能怎麼樣。
小狐狸大笑:「哈哈哈。」
「妳上班濕了怎麼辦?」
小狐狸想了一下,很有。「嗯…給她濕…」
「這就對啦。」
小狐狸笑咪咪地看他。
「呵,嗯?」上官也看她。
兩人默默對視。
小狐狸只好先發制人,問她的主君大人。「嘻嘻,熊熊今天想看哪一套呢。」
「妳想給我看那一套呢?」上官反將她一軍。
「啊。」小狐狸下巴掉下,啞口無言。
上官輕笑:「呵。」
「嗯…」小狐狸又是皺眉又是沉吟,像遭遇什麼難題困境。
「嗯?」
「我看看。」小狐狸硬著頭皮走到衣櫃前,但繞了幾圈還是不知道該換哪一套,於是又走回上官面前問:「有方向嗎?」
上官也很爽快地答道:「沒有,哈哈哈哈。」
「唔。」
「呵呵。」
小狐狸想了又想,最後只好變身為人,展現將自己現下的衣著。灰白寬橫條紋的毛呢洋裝。
上官說:「這件看起來胸好大。」
「咦。」小狐狸也低頭看看自己。「穿昨天黑色那件內褲,因為昨天弄濕了。」
「昨天弄濕了?」
「你叫我換的時候啊。」
「妳那時就這麼濕啦。」
「嘻。」
「嗯嗯,這套來個正面全身。」
「呵。」小狐狸坐在床邊對著她靦腆地微笑。
「婀…可以站起來嗎?」上官提醒她:「哈,妳的腿很漂亮,別遺忘它啊。」
「哈。」小狐狸站起,兩隻手不知道該怎麼擺,懊惱地說:「都呆呆的。」
「不會啊。」上官四處張望說:「妳房間真的整齊得可怕。」
小狐狸笑笑。
「下面那件是褲子?」
「內搭褲。」
「衣服下擺掀起來我看看。」
「嗯…」小狐狸掀起上衣下襬,現出下半身貼身的內搭褲。
「掀起來用手撫摸自己三角地帶呢。」
「嗯…」小狐狸用手輕揉陰蒂的地方,只是輕輕碰觸就有感覺了。
「妳的表情好可怕啊。」上官觀察著說。
「啊啊。一直灌水一直想上廁所。」
「呵呵,那等等可以玩到失禁了。」上官下了下一個指令說:「把內搭褲脫到大腿。」
「……」小狐狸將內搭褲往下拉到大腿,露出白皙的絕對領域和黑色的絲質內褲。
「哈,我猜猜,」上官繞著她走一圈,在她耳邊吹氣。「妳已經濕了。」
小狐狸摸摸鼻子。「嗯……這個…很好猜啊…我常常莫名其妙就濕濕的…」
「是這樣喔。」
「嗯……但你在更容易…」她又小聲地補充。
「嗯嗯嗯,把內褲也脫一半呢。」上官說。
「嗯…好。」內褲都脫了小狐狸才想到背後大開的窗戶,匆匆忙忙地將窗簾拉上。
「哈哈哈哈哈哈。」上官看她忙碌的身影大笑。「妳下半身比較有肉呢。」
「上半身比較沒肉啊…可能我都是靜態活動。」
「應該是因為妳大部份都坐著吧。」
「是啊。」
上官再下指令:「轉身背對鏡頭把屁股翹高。」
「穿著嗎…還是脫半的。」
「脫半。」
小狐狸彎下腰,屁股翹起,手扶著床尾,確認地回頭看他。
上官說:「頭再低點呢。」
小狐狸將頭低下。
「腳開一點,好像我從背後插妳那樣。」
小狐狸腦海馬上浮現了畫面,低著的頭脹紅了臉,連耳朵都紅了。
上官走到她身後說:「手摸地板。」
小狐狸腳打開,使勁地往下伸展,但只有指尖碰到地板。
「喜歡這個姿勢嗎?」上官的聲音自頭上傳來。
「你是說這個姿勢還是從後面來。」
「這個姿勢。」
「這個姿勢啊。」
「嗯。」
「嗯…還好,昨天工作時我刻意盡量不蹲下,所以一直做這個姿勢,結果今天就難做了。」
「哈,那從背後來呢。」
小狐狸遲疑地思索了一會。「嗯…喜歡啊。會更有下賤的感覺…」
「嗯嗯。一邊拍妳屁股,對吧。」
小狐狸說:「拍屁股倒是還好,每個男友都拍過,不喜歡他們拍。」
「呵呵,是喔。可能以為妳喜歡吧,哈。」
「是啊。」
上官問:「感覺如何?」
小狐狸誠實地說出心裡的感覺。「好像在完成任務…不過也一邊濕了…」
上官微笑。「呵,同樣的姿勢把穴剝開吧。」
「嗯…」小狐狸彎著腰,從背後一手一邊將陰唇分開。
上官訝道:「妳也會這個姿勢啊。」
小狐狸臉上泛著紅潮。「啊,不是你說的嗎。」
上官問:「之前有做過嗎?感覺妳駕輕就熟呢?」
「…我也忘了耶…可能有可能沒有。」小狐狸半瞇著眼回想。「應該有吧。」好像是在鱷魚先生時代。
上官問:「妳說過妳覺得最淫蕩的話是?」
「啊…我很少說…」小狐狸吶吶地說,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競爭力。
「嗯?說說看啊,感覺妳是個在床上不太說話的女人。」
「呵呵,在床上聊天嗎。還是…做愛的時候說的話。」
「嗯。」
「如果只是…做愛時說的…」小狐狸嚥了口口水輕聲說。「再深一點…用力一點…這樣吧…」
上官點頭。「嗯,了解。」
小狐狸反問:「你,做愛時會說話嗎。」
上官揚眉:「看需要摟。」
果然,上官是個時刻注意對方需求的人。
「呵。」
「呵,用這個姿勢揉妳的陰核吧。」
小狐狸低著頭喘息地說:「總覺得,繼續這樣下去,最後會變成,看到你就濕。」
「妳怎麼知道我在做什麼。」
「啊啊。」
「哈。」
「然後你又不給我的話我不就完了。」
「妳怎麼知道我打算做什麼。」
「啊啊啊,壞人。」她完全被吃得死死的啊,卻又奈何心甘情願,欲罷不能。
上官問:「呵,要玩不准高潮的遊戲嗎。」
「不不不,不行啦熊熊。」小狐狸猛搖頭,拉著他的手哀求地說,在他身邊要她不准高潮真是要她死。
「呵,感覺妳已經流出來了。」
小狐狸用手指探了探小陰唇。「嗯…還沒…」
「那讓它流出來好了。」上官說。「跳蛋可以用嗎?」
小狐狸從床邊櫃的最下層取出跳蛋,有多久沒有使用了呢。「我找一下電池。」
「嗯。」
小狐狸翻箱倒櫃地找了一陣,茫然地說:「不知道被我丟到哪了。」
「哈。」
小狐狸不死心地又將所有可能的地方找過一遍,終於在桌子旁邊的抽屜翻到。「唷,找到,試試看。」
「嗯。」
裝上電池後扭轉開關,跳蛋開始劇烈地震動,她驚呼:「會動耶…」
「很強嗎?」
小狐狸手拿著跳蛋點點頭:「嗯。」
「來玩昨天的強制陰蒂刺激吧。」
「啊…」小狐狸忽然覺得下腹開始痙攣。
「嗯。」
小狐狸怯怯地問:「要站著嗎,還是,坐著。」
上官問:「站著妳受的了嗎?」
小狐狸臉「唰」的一下紅得像蘋果。
上官笑:「呵,躺著吧。」
「嗯。」小狐狸走到床上,在大熊熊旁邊躺下,撥開陰唇,找到挺立陰蒂,然後打開跳蛋,壓在上面。很快地就有感覺,小狐狸咬唇忍耐敏感處傳來的快感,但沒多久就尖叫出聲關掉。
「嗯,感覺如何?」
「太刺激啦。」
「哈,妳一下就投降了呢。」
「嘻。」陰蒂是是她最受不了的地方。
「來個一分鐘的。碰到開始算。」
「唔。」
「然後這次…」
小狐狸大大的眼睛,天真地望著上官。
「用前彎姿勢。」上官說。
雖然很害羞小狐狸還是照做。她將腿打開,撥開陰唇,對準陰蒂壓上打開的跳蛋。她嗚嗚地輕吟出聲,一會便腿軟跪下,跳蛋的開關也跟著落地,「砰」地好大一聲,電池也掉出來了。
小狐狸嚇了好一大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官開懷大笑。
「哎。」小狐狸無奈地嘆氣。
上官忍俊不禁:「還蠻經典的。」
小狐狸壓低聲說:「我,太大聲。」
「呵呵,說不定妳妹也有一顆。」
「對面只有我媽啊。感覺跳蛋的聲音也好大聲,我還沒開到最強,哎唷。」一想起自己製造的聲響,小狐狸就覺得困窘。
「重來喔,哈。」
小狐狸光著屁股面對著上官彎下腰,再把跳蛋開到最強壓到陰蒂上,想要默數到60,還沒數完,就倒坐在地上喘息。
上官笑說:「哈這時候如果有人開門應該會很刺激。」
「我鎖住了。」
「哈,很濕了吧。」
「嗯。」
「有多濕?有機會我一定會把妳綁著,強制刺激20分鐘,或是直到妳失禁,哈。」
小狐狸皺眉,但卻又…光是想像就臉紅心跳。「很期待那天的到來。」
「有機會的。」
「還沒失禁過…第二任一直試圖要讓我失禁。」
「結果?他失禁了,哈哈哈哈哈。」說完上官哈哈大笑。
「哈,他叫我在做愛的時候尿出來沒關係,可是就是尿不出來。」
「哈,他傻。」
「哈。」
「剛剛那個姿勢不錯呢,體前彎那個。」
小狐狸笑嘻嘻的,還不知道上官要做什麼。
上官在地上用膠帶劃四個圈,說:「手腳放在裡面,不准離開。」
小狐狸不明就裡地睜大眼睛,仍是聽話地將手腳放到四個圈內,屁股翹得高高的。
上官的手摸上了她的大腿,外側、內側,撫摸著,往上滑,摸到了大腿根部,摸到了內褲。他隔著內褲,摸出她陰唇的模樣,開始刮弄。
小狐狸顫抖,但手腳還是不敢離開圈圈。
上官用兩隻手,把她的內褲脫下,她的淫水牽了絲,黏在底部。
他用一根手指,摳弄她的陰核,然後觀察她陰唇的型狀,然後把手指整個插入,直接到底,直到頂到子宮口。
他滑動了兩下,找到她的g點。再把手指退出,滑進兩隻,然後對著她的g點,開始強力攻擊。
一開始小狐狸還咬著牙忍,到後來只能放聲呻吟。小狐狸感到一陣暈眩,她閉上眼手扶著太陽穴,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上官,感受他帶來的歡愉。
「手腳不要超出界線。」他一邊快速地摳著,一邊提醒她,然後舌頭貼上她的臀,手指更用力更快速地攻擊。水聲越來越大聲,慢慢流到大腿,流到膝蓋,然後流到地上。他快速拔出手,發出清脆的聲音。
「啊……」小狐狸倒抽一口氣。
瞬間,小狐狸有點軟癱,手滑出了圈圈。
這時上官笑了。
「我要處罰妳。」他輕輕地說。
小狐狸抖了一下,回頭既是期待、又是興奮、又害怕地看著他。
上官把她壓在地上,只讓屁股翹高。他拿著潤滑劑,倒在她的股間,然後用發燙的老二,開始擠壓她的後庭,慢慢地壓進去了。
小狐狸尖叫,大聲地喘息。
上官直接用力滑倒底,然後開始高速抽插。
「啊……」小狐狸滑落下在地,輕喚:「熊」
上官停下動作。「到?」
小狐狸恍惚地抬頭張開雙臂:「嗯…抱。」
「嗯嗯。」上官點頭。「那就好。嗯嗯。」
上官任由著小狐狸抱著,她花了一段時間才平復心情。
高潮過後總是格外孤單。
莫大的歡樂,等價而來的是莫大的失落。
上官問:「今天的菜色還滿意嗎?」
小狐狸羞紅著臉說:「謝謝熊熊。」
「這次水有流出來嗎。」
小狐狸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下身。「中途很濕。」
「是喔,後來就乾了?」
小狐狸乾脆直接打開腿,手指深入陰道裡攪動,可以聽得見水聲。「是這樣裡面濕濕的,但沒流出來。」
「了解,呵。」
小狐狸將從剛剛到現在一直記錄下的影像交給上官。「總覺得我的手上開始有很多怪怪的檔案了。」
「哈,妳怎麼知道我要做什麼。」
「啊啊啊。」
「哈,越來越會拍了。」
小狐狸瞅著他微笑說:「你訓練的嘛。」
上官笑:「哈,妳去註冊個YouTube算了,哈。」
「婀,那我又要在做一次筆錄了。」
「可以隱藏…吧。」
小狐狸看著上官問:「是喔,你是認真的嘛。」
「55%吧,哈。」
「呵呵,這也是一個方法喔,只是在那上面看到自己的影片怪怪的。」小狐狸傾頭想了一下。「好像可以耶。」小狐狸試著上傳檔案,瞄見自己像A片的主角一樣撫弄自己,小狐狸驚呼。「天啊,真的好怪。」
上官提醒:「嗯嗯,記得把隱私權設定一下,我可不想看到妳作筆錄,或是妳爸拿刀向我衝過來。」
小狐狸格格笑:「呵呵,應該只有你看的到。」
「妳今天有穿內衣?」
「那個是運動型的。」
「嗯嗯,了解,難怪看起來比較大。」
小狐狸嘟嘴說:「我不是穿胸罩呢。」
「運動型也有一樣的效果啊。」
小狐狸微笑地問:「那我可以穿運動型不穿胸罩嘛。」
上官也微微笑說:「不可以。」
小狐狸笑得吱吱叫。
上官問:「呵,妳是高潮了頭會痛?」
「沒高潮,腦袋太興奮會暈暈的。」
「是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小狐狸補充:「但最後有高潮。」
「喔喔。」
「很少這樣。」到目前為止只有過三次,上官就占了兩次。
「每次看妳這樣,都很怕妳把它揉壞,哈。」
小狐狸摀額疑問:「你是說腦袋揉壞嗎,我有揉很大力嗎。」
上官無奈地說:「下面啊。」
小狐狸笑說:「呵呵,但我覺得你揉可能會更快壞耶。」
「哈,我嗎,怎麼說。我覺得我對於女人的下體還挺溫柔的。」
「是這樣啊。」小狐狸想像那樣的場景。
「嗯嗯,該粗魯時會粗魯。」上官自豪地說。「關於這方面我還沒被人投訴過。」
「呵,投訴啊。」
「呵,不過倒是有發生過一整個下午泡湯沒辦法出去玩的事,那是其中一任女友的事,哈。」
「婀,是,沒辦法走路嘛。」
「仔細想想好像常發生,就腿軟。我印象最深刻的是 “你還來!!!!!”、“你怎麼還不射啊…”」
「喔喔喔喔。」小狐狸興奮地拍手笑道:「好期待啊。」
「別太期待。因為期望太高,容易帶來失望,哈。」
小狐狸蹙眉:「嗯,但你不射就麻煩了。」
「看妳本事啦。」
「哎。」小狐狸輕嘆,她還要再學學呢。
「哈。」
小狐狸和上官在討論要將這些影像放在哪裡,怎麼樣才能讓上官好好觀賞。
「我在想我手上那些奇怪的影片,也要放上來嗎。」
「可以啊,偶爾還可以自己回味一下。」
小狐狸嫌惡道:「我不要回味啦,哪有看A片看自己。」
上官瞇眼說:「這是命令。」
「唔唔。」小狐狸住嘴了。「那我來睡覺啦,熊熊晚安。」
「晚安,祝妳有個好夢。」
小狐狸又看了他一眼,脫光了衣服,裹著棉被,才轉身投入大熊熊的懷裡,安穩地睡著。

20150120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