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為你寫濕

上官黑熊,在山之中。風流君子,淑女好逑。
參差杏花,左右流之。風流君子,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杏花,左右采之。風流君子,情色誘之。
參差杏花,左右毛之。風流君子。書畫悅之。

晚上洗完澡的小狐狸剛從出浴室就看見上官也朝她走過來。
「我睡著了。」上官頭髮有些亂亂,迷迷糊糊的樣子也很可愛。
「睡著好啊。」當上官睡著,小狐狸一定不會去吵他,因為他總是休息那麼少,她喜歡看他沉睡的樣子。
「在幹嘛?」
「我剛洗好,這麼巧。」
「哈,緣份。」
他們邊聊邊走進小狐狸的房間。「我還要按摩呢。」
「按給我看啊。」
於是小狐狸讓浴袍從身後滑落,展現浴袍下光溜溜的身體。
上官吹了個口哨。「一開始就全裸,會不會太刺激。」
「我要按摩啦。」
「我看看妳怎麼按的。」
小狐狸對著上官微微一笑,一手一邊先用指腹在乳房周圍畫圈刺激穴道,再整隻手包覆住胸脯,指頭都陷入肉裡地用力揉捏,不斷地重覆這個動作。
上官看著小狐狸的動作問:「哈,妳之前的男友最喜歡妳哪個部位?」
小狐狸歪著腦袋想了想說:「不知道耶,沒有說過,問一定會說都喜歡。」
「哈。」
在上官的面前赤裸地揉著自己的胸部,小狐狸也有些害羞地低下了頭。
上官問:「這樣按摩不會有感覺?」
「我很專心在按。」每次按摩時小狐狸都在許願,對她下「快快長大」的咒語。
「那這樣。」上官從背後抱著她,寬厚的手掌一把握住她胸前的柔軟,像她剛才那樣揉。
一接觸到他的體溫,小狐狸靜寂下來,臉「唰」一下紅了起來,連耳朵都紅了。
上官的氣息在她耳邊吹拂。「馬上有感覺?」
「啊,我按完了。」小狐狸匆匆地想要收拾東西。
「妳的表情變得好快。」上官一隻手伸到下面搓揉,一隻手繼續幫她揉。他在她身後問:「妳喜歡人家這樣摸妳胸部啊。」
小狐狸咬著下唇羞紅了臉地輕喘。「這樣比較舒服,比較像在按摩。」
「了解。」
「單獨摸乳頭會感覺好奇怪。」以前男友玩小狐狸乳頭,都會被她推開。
上官點頭。「同感。」
小狐狸問:「所以你也不喜歡單獨摸乳頭啊。」
上官聳肩。「看女方摟,有人喜歡。」
小狐狸回頭神采奕奕地笑說:「摸你的耶。」
上官瞇眼說:「秘密。」
小狐狸嘻嘻一笑,她會再慢慢開發。
上官退開,回到他原本的位置上,輕笑問:「呵呵,剛剛一瞬間有感覺嗎。」
小狐狸靜靜地點頭。「嗯。」她已經快要被訓練成他一出現,就濕身,然後失身。
「呵,妳真的很淫蕩呢。」上官調侃地笑道。
「啊,是看人啦。」
「這我就不知道了,哈。」上官再問:「妳喜歡別人用舌頭舔胸部嗎?」
小狐狸坦承說:「嗯,有一點點感覺,不如下面強烈。」從小手淫的習慣,讓她對下半身的刺激很敏感。
「這是一定的啊,胸部跟下面一樣敏感妳豈不是連試穿衣服都會高潮。」
「呵。」小狐狸笑笑將修長的細腿抬到桌上,手指靈活地規律按壓腿部的肌肉。
上官問:「按摩腳?」
「是啊。」洗澡完後按摩全身已經快變成小狐狸的習慣了。
「嗯嗯,了解。」
小狐狸又坐到床上張開雙腿拉筋,拉玩筋再做仰臥起坐,接著再做瘦腰體操。
上官一直靜靜地看著她,偶爾小狐狸會確認他的存在,然後又靦腆地專注於正在做的事。
她想練出曼妙的身材,上官的鼓勵讓她更有力量做下去。
做完一輪,小狐狸才回到座位上。
「呵,結束了?」
「差不多這樣吧。」
「呵。喝點水吧。」
「有時候都會偷懶。」小狐狸調皮地吐吐舌,拿起桌上的茶杯往嘴裡灌,不小心喝得太急,嗆到咳出來。
「慢慢喝啊。」待她喝完水上官提醒她:「去穿件衣服。」
小狐狸到旁邊拿起運動服套上。
上官說:「把運動服下擺拉起來露出小穴。」
「我現在有穿內褲耶。」
「那就都來啊,一整個誘惑老師的感覺。」
小狐狸微微拉起運動服的下襬,下半身只穿一件白色蕾絲內褲,然後緩緩地將內褲拉至腳踝脫掉。
「嗯嗯,綁個雙馬尾。」
小狐狸找來髮束和梳子,直接在上官面前梳髮。
「哈哈哈哈哈哈。」上官看她慢慢成形的模樣哈哈大笑。
「你笑了啦。」小狐狸跺腳嬌嗔。「不綁了。你笑我。」
「很可愛啊,能不能綁在兩邊。」
梳理好後小狐狸仔細地確認兩邊的高度,她已經很久沒有花時間在綁頭髮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官看了她的樣子大笑起來,他驚呼:「哈,天哪。我真的有犯罪的感覺了。」
「唉唷。」小狐狸低著頭,綁著雙馬尾,又戴著粗框眼鏡,一定呆呆的。
「呵,感覺妳好緊張啊,不會已經流到椅子上了吧。」
「沒有啦。」小狐狸從椅子上驚跳站起檢查椅子,她搖搖手指:「這次是不容易透過的。這件是白色的。」
「嗯???我不信。」上官瞇眼:「掰開來檢查檢查。」
小狐狸一腳在地,一腳跨到桌上,將最私密的部位在上官面前毫無保留地呈現。
「再開一點,皮整個翻開。」
小狐狸用手指將大小陰唇往旁邊拉開,露出原本被包覆住的粉紅色嫩肉。
「有濕嗎?」
小狐狸默默地點點頭,一隻手指頭插入陰道內挖弄,抽出時可見指尖上的水光。
上官問:「怎麼這麼快就有感覺了。」
小狐狸咕噥:「不知道…」他在旁邊,她總是很容易就濕。
「再拉開,告訴我陰核在哪?」
小狐狸用食指指出上方一點圓的小豆豆。
上官下令道:「揉它。」
小狐狸用指尖碰觸她最敏感的地方,刺激瞬間傳達到大腦,她倒抽了口氣。
「用捏得很痛吧。」
小狐狸還是輕輕地撚起小豆豆,皺著眉頭一點一點地加壓施力。
「要不要去拿個冰塊?」
「沒冰塊呢。」
「是喔,真可惜。」
「嘻。」小狐狸也感到可惜。
「妳的陰核蠻大的耶。」
「是喔。」小狐狸也沒看過其他女生的,無從比較。
「妳蹲在椅子上,把腳張開,把她拉開吧。」
小狐狸依言蹲在椅子上。
「這就真的整個打開了,看起來很淫蕩。」上官側頭問她:「想要嗎。」
小狐狸嚥了口口水。「要…」
「要甚麼?」上官故意問。
小狐狸深深地凝視著他。「要你。」
「我一直在這啊。」
小狐狸媚笑:「要你幹我…」
「怎麼幹?」
「…嗯…」她小聲地說:「狠狠的…」
「嗯?不太懂呢。」
「啊。」小狐狸失聲叫出,隨後趕緊摀住嘴巴,她緊張地看著門口。
上官也看了一眼緊閉的木門。「我怕妳媽也聽得到,哈哈哈哈哈,呵,然後被妳爸追殺嗎。」
「我剛去倒茶,就遇見全裸的我爸,在浴室門口。」
「你們家這麼刺激啊。」上官也無言的樣子。
「呵,還好啦。」
「我開始期待妳妹了,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瞇長了眼,眼神變得銳利。
「綁肉粽,三個綁在一起,還有一個紫米粽。」
現在提到妹妹小狐狸比較不會生氣,但還是嘟著嘴不滿意的樣子。
上官再問:「說說啊,希望我做甚麼。」
小狐狸輕輕地說:「希望你狠狠幹我…」
「沒有意願?沒意願今天就結束摟。」
小狐狸試著將一字一句說清楚。「希望你狠狠幹我。」
「幹哪裡用甚麼幹?」
深吸一口氣,小狐狸輕聲說:「希望你…用肉棒幹我的這裡…」小狐狸手指著大腿中間的地方。
「蛤???聽不懂。好沒感情喔。」上官打哈欠。
小狐狸焦急地又說了一次,她說話就是這樣,要怎麼有感情。
「妳挑逗人的功力好差啊,還是前幾任都會很直接?」
小狐狸挫敗得垂尾喪氣。
上官接起電話,對她擺手說:「等等喔。」
「好。」小狐狸微笑說。
這是第一次吧,聽到他的聲音,音調比想像中的高。
其實從一開始就可以聽得見他真實的聲音,只是小狐狸故意不說,還有聽見他點火的聲音,一聲一聲的吐息,好像嘆息。從聲音想像他現在的樣子,小狐狸覺得自己好像偷窺狂。
上官邊說邊慢慢走開,就聽不見他的聲音了。
一會,上官掛掉電話,回到座位。「乾了?」
小狐狸摸了一下說:「濕濕。」
「呵,今天想玩甚麼?」
「怎麼問我…」小狐狸咕噥,忽然討厭總是沒想法的自己。
「呵,妳跳蛋可以塞進去,我看好大一顆。」
小狐狸從床邊櫃拿出跳蛋,放在手心給他看。
上官驚嘆:「呵呵,好大顆啊。」
「還可以啦。」
「進得去?不要斷在裡面欸。」
「嗯,進去過了。」
「妳的穴好可怕啊。」
小狐狸困惑地問:「有比陰莖大嗎?」
「是沒有,但就跳蛋來說,算大顆的。」
兩人無語對視。小狐狸在等待上官的指令,上官在期待小狐狸的動作。
上官說:「我在等妳表演。」
小狐狸深吸口氣,這才將跳蛋打開,直接壓在陰蒂上,口中馬上傾溢出輕吟。
「夠濕嗎?」
小狐狸點頭,讓跳蛋來回地徘徊摩擦待完全沾滿淫水後,在洞口輕輕一推跳蛋咕溜地滑進去,她還撥一下試圖讓它在G點,然後聽從上官的命令直接開最強。
上官觀察她的反應。「呵,感覺如何?我還以為妳會叫出來。」
小狐狸歪著頭想了一下說:「麻麻的,跳蛋在裡面其實沒什麼感覺。」
「我想也是。」
小狐狸將跳蛋關掉,從身體裡面拿出。
「線斷掉。」上官嚇唬她說。「妳的陰核很漂亮呢。」
小狐狸笑笑。
「強制一分鐘。」
小狐狸露出驚懼的神情,懇求道:「可以不要最強嗎?」
「最強三十秒。」
但當一放上去,小狐狸根本沒心力再計算時間,她必須用所有力量抵抗自己把它拿開。她喘息問:「時間到了嗎?」
上官說:「沒欸,呵呵呵呵。」
小狐狸只好咬著牙繼續堅持,她向來就最受不了陰蒂的刺激,如果沒有強制她根本無法撐到這麼久,但自己操控還是會自己好點,沒使盡全力地壓在最敏感的地方,即使如此這個過程還是很煎熬,一直到夠久了,小狐狸確定已經超過原本說的時間,才關掉跳蛋。
上官問:「按摩棒跟跳蛋妳比較喜歡哪一個?」
小狐狸低下頭認真地思索。
「嗯?」
按摩棒可以插入很舒服她喜歡,但跳蛋帶來的歡愉也是無可比擬,她從未有過長時間刺激陰蒂,感覺繼續下去像是會到達她未知的地方,她想了很久。「如果一定要選的話…我選……跳蛋!」
「了解,還以為妳會選手指或我呢。」
「有這個選項?」小狐狸眼睛都亮了起來。「那我要選你、選你……」如果選上官就全部都有了,有肉棒、有手指…
「哈,很濕了呢,整個都張開了。很想要嗎?」
「想要…」
「嗯?掰開妳的穴跟我說妳有多想要。」
「我要…」小狐狸蹲在椅子上,雙腿大開,用手指將陰唇往兩旁拉開,都可以看見陰道內的皺摺了,這個畫面說有多淫蕩就有多淫蕩。
「一邊摸自己一邊跟我說。」
小狐狸一邊揉著自己的陰蒂,一邊懇求道:「…我要……」
上官雙手交叉在胸前。「我該怎麼做呢。」
小狐狸難以啟齒地說:「…把你的陰莖放到我的這裡…」
「進去哪裡?」
「這裡…」小狐狸用手指著自己大開的洞口。
「這裡是哪裡?」
「陰道…」
「妳的小淫穴?」
小狐狸點點頭。
「自己說啊。」
小狐狸只好又低聲說了一次:「我的小淫穴。」
「妳很色?」
「我很色…」
「有多色?」
「我是最色的…」
上官命令:「說說“請把你的肉棒插進我淫蕩又濕濕的小淫穴裡”。」
小狐狸哀求地說:「請把你的肉棒插進我淫蕩又濕濕的小淫穴裡…」
「妳很淫蕩?」
「我很淫蕩…」
上官又問:「有多淫蕩呢?」
小狐狸自己說:「我是最淫蕩的…」
「每天都想要?」
「每天都很想要…」
「每天都濕濕的?」
「每天都濕濕的…」
上官抬高下巴。「不要光我教妳說啊,給點誠意吧。」
小狐狸急得都快哭了,這時候就會很討厭自己的口拙,拼命地絞盡腦汁想該怎麼說:「…每天都很想要…」
「妳喜歡吃肉棒嗎?」
「最喜歡吃肉棒…只是含著…就濕了…」
「喜歡跪著吃?」
小狐狸點頭:「喜歡跪著吃。」
「有多愛吃呢?」
小狐狸飢渴地說:「一看到舌頭就會伸出想要舔…想要吃…」
「哪裡都可以吃?」
「嗯……」
「上班時,也可以?」
小狐狸愣了一下,上班的地方耶,但是為了能吃上官的肉棒,她小聲說:「…但要在沒人的地方…」
「就碰到妳,叫妳跪下,妳就開始吃?」
小狐狸心想著公司幾處人煙罕至的地方。「可以…」
「這麼愛吃啊。」
小狐狸微笑說:「嗯…最愛吃了…」
上官再問:「看電影時也可以?」
電影院暗暗的應該沒人會注意到吧,也不是沒做過。她說:「可以…」
「我掏出來妳就會吃?」
小狐狸訥訥地點頭。「嗯…」
「剛尿完釀妳也幫我舔乾淨?」
雖然髒髒的,但是上官的,所以…「…可以…」小狐狸感覺到下體卻更濕潤了。
「不要光說可以啊。」
「唔…」小狐狸又急了。
「用吸的也可以?」
「可以…」
「那妳上課時也可以吸?」
小狐狸還是很在意。「沒人的時候…」
「我掏出來,直接給妳舔,妳也ok。」
「大家都在看,我也掏出來,要舔嗎?」
小狐狸瞪大眼睛,大家都在看,但好像錯過了這次就吃不到。「要……」
上官微笑:「妳說的喔,在妳妹妹們面前掏出來呢,妳要不要舔。」
小狐狸張目結舌,妹妹面前!?「……」
「不願意?」
最終她還是屈服了,她喘息著說:「要…舔…我要……」
「那妳在上廁所,我也走進去掏出來?」
「只要你掏出來…我就會舔…」
「吃飯吃到一半呢?我掏出來。」
「一看到你的肉棒…我嘴巴就會張開…」
「就想把它放在嘴巴裡?」
「一看到你的肉棒…我就想吃…」小狐狸一太興奮就會開始頭暈,她扶著額頭說:「我的手都麻掉了」
「是冷得麻掉吧。」
「就像喝咖啡一樣。」
「懂了。剛剛很濕喔。」
小狐狸微笑著點頭。「嗯…」
「我看看。」
小狐狸腳打開,手指掰開陰蒂,就被洞口透明的黏液弄濕,一片模糊。
上官讚嘆:「這麼濕啊。」
小狐狸輕聲說:「想要你的肉棒…」早已濕潤了等待。
「要我的肉棒幹嘛?」
「幹我…」
「有多想被幹?」
「全身都好想要…」
「呵呵呵,是這樣嗎?」
小狐狸指著陰部。「這裡…」再指到嘴巴。「還有這裡…」她不確定地指著後門的地方。「還有這裡…都想被你幹…」
「還有哪裡?」
「…全部的洞都想被你幹…」
上官故意說:「鼻孔?」
小狐狸猛搖頭,指著自己的下體。「這裡…」
「這裡是哪裡?」
「…小淫穴…」
上官瞇起眼,命令:「摳他,妳現在摸的地方。」
小狐狸將手指插入,一進去就舒適地輕吟:「啊……」
「我連妳的屁眼都看的見。想被幹?」
「想…好想要你…幹我…」手指在陰道裡攪動,慾火被挑起,更難耐了。
上官慢慢地玩她:「幹哪裡?妳的目標不明確我很難滿足妳。」
小狐狸急著說:「請把你的肉棒插進我淫蕩又濕濕的小淫穴裡。」
「那我掏出來妳嘴巴就會張開?」
「一看到你的肉棒,嘴巴張開,舌頭也伸出想吃。」小狐狸嘴巴張開,舌頭也伸出地說。
「這麼愛吃。那我在妳上班時看到妳就可以掏出來?妳要不要吃。」上官提醒道:「摸妳的陰核。」
「啊……」小狐狸自己揉著自己的陰蒂,她很清楚怎麼揉會有感覺。「我要…求求你……」
「那我就在妳上班時掏出來喔。」
「好……」
「那我就在妳同事面前掏出來喔,直接餵妳喔。」
同事面前!?現在已經管不著了。只要能吃上官的肉棒。「我要吃……」
「還會抓著妳的頭直接塞到底喔,妳願意含到底嗎。」
「可以…」
「可以甚麼?」
「可以直接插到底。」她的嘴就是為了服侍上官而存在。
「那我抓著肉棒給妳舔睪丸呢?」
「你的睪丸,肉棒我都會吃…我都喜歡吃……」
「愛吃嗎?」
小狐狸臉上泛出紅撲撲的顏色。「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歡吃…」
上官直接把她推倒,讓她直接趴在地上,在她上班的地方。他好整以暇地問:「妳要怎麼求我?」
小狐狸自己把褲子脫下來,自己將早已濕透淫穴掰開,懇求地說:「求求你…幹我…」
上官拍拍她的屁股說:「妳同事都在看呢,翹著麼高,這麼想被幹,還掰這麼開,水都流到地上了,妳真的很糟糕很淫蕩呢。」
「啊……」她的全身都渴望著他。「…我…要…」
上官繼續笑謔她:「同事都在看,妳還可以趴在地上,屁股翹高,還自己把淫穴掰開,求我幹妳,妳說妳是不是很淫蕩,妳是不是真的超想被幹的。」
小狐狸覺得像是全身有螞蟻在爬,慾望已經來到喉嚨口。一看到上官拉下拉鍊,她便撲過去張開嘴巴、含住肉棒拼命地吸,舌頭瘋狂地舔。
等她含硬了,上官把她推倒,讓她趴在地上屁股翹高,自己把陰穴掰開,當著同事的面。「妳這樣真的真的很淫蕩呢,妳說妳是不是很欠幹。」
「我很欠幹…」她已經喪失了理智。
「那我就當妳同事的面把手指插進去?」
「我要……」她語帶著哭音說。
上官當著小狐狸同事的面把手指插進去她淫蕩的小穴裡。
「啊……」小狐狸仰頭閉上眼叫出,像是空虛終於獲得填滿,但當插入後卻又不滿足地想要更多。
上官越插越用力,問:「妳可以嗎,我手指會越摳越用力喔。」
「你越用力我就越舒服…」
上官一直摳一直摳,不把她當人地摳。
「我…要…啊……」小狐狸覺得她快瘋了。
「那我可以當著全部的人面插妳喔。」
「好……」有誰在旁邊?有誰在看?現在的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只要他能將他放入她的體內。
上官直接從後面插進去,當很多人的面,直接幹,還抓著她的身體用力頂,一邊插還一邊用手指插她屁眼,把手指整隻都插進去,把她當動物那樣插,手指還一直攪。
「啊啊……」小狐狸撐在地上的手不斷發抖。
「我可以拔出來幹妳後門嗎。」
「可…以……」
於是上官直接不客氣地插進去,不管她怎麼叫他只會抓著她直接插到底,還抓著她把她當玩偶一樣甩,她只能趴著給他幹。
小狐狸的腳都快站不住了。
大家都在看,看她淫蕩的樣子。
上官幹到一半拔出來,走到小狐狸面前。
「可以塞進妳的嘴嗎,插過妳的屁眼的喔。」
小狐狸睜大眼不由自主地張開了嘴,她閉著眼睛眉心微蹙伸出舌頭來溫順地舔,品嘗她自己的味道。
舔完上官直接再插她屁眼,一插直接到底,不管她受不受的了,他都直插到底,然後一直插,不管旁邊有誰,他就一直幹。
最後上官射在她屁眼,射完還繼續插,插到整隻都白白的,他拔出來拿到她面前說:「舔乾淨。」
小狐狸伸長舌頭,用嘴將他全部包覆住,舌頭細細地舔舐,將他的和她的都吃進肚子裡。
「呵,休息一下,給妳喘一下。」
小狐狸這才趴在地上,蜷縮著身體,大口地喘氣。
「都忘了要抓著妳的馬尾了,失誤,自己鋪的梗自己都忘了。」上官輕輕地撫順她的髮。「這種玩法喜歡嗎。」
小狐狸幸福地微笑說:「喜歡。」
「有感覺?」
小狐狸害羞地點點頭。
「之前有玩過?這種逼妳說出來的。」
小狐狸虛弱地笑說:「有,一次,不過幾乎都是他在說。」
「呵,low咖。」上官別過頭哼了一聲。
小狐狸緊張地挺直了腰,他生氣了嗎。
「不錯,我功力還可以,可以多收幾個,我去問問妳妹有沒有興趣。」
小狐狸瞇細了眼。
「現在還很濕?」
小狐狸張開雙腿,讓他檢查。
「手指摸摸,插插,可以插出水聲嗎。」
小狐狸將手指放入陰道裡攪弄,又呻吟出聲,明明才剛高潮過。
上官說:「妳插插,我聽聽看。」
小狐狸摳得更用力了。「有聽到嗎?」
上官微笑著說:「沒欸。」
小狐狸只好更使勁地插。
「我看妳這樣又可以高潮一次。」
小狐狸停下,迷茫地看他。
上官說:「繼續啊。」
小狐狸的手指不斷地撞擊G點,又問了一次:「有聽到嗎?」
「沒欸。」
「啊……」
場景換到教室,上官在上課的時候掏出來,大家都在,他就直接抓著她的馬尾幹她,越插越快,越頂越深。
小狐狸只能仰頭喊叫:「啊…啊……」
上官戲謔道:「妳連在教室都可以幹啊。」
小狐狸趴在桌上,上官抓著她的馬尾,從背後用力幹,一直頂。
小狐狸只有褲子被脫一半,她還為了被上官幹,今天一天都沒穿內褲,隨時他一掏出來,她就會開始幫他含,然後他一拔出來,她就會轉過來翹高屁股,還自己掰開,他就會插進去,開始幹她。
「幹我……」
不管有沒有人,不管在哪裡,他一直幹都不停,不管她怎麼叫,不管旁邊有誰,她都只會一直叫,一直叫他幹她,所以他就一直幹她,一直不停地幹她,還一邊抓著她的頭髮,一邊往裡面頂。
上官拔出來,直接頂她的肛門,然後頭一進去,就直接插到底,一插到底,他就直接抓著她的屁股,開始快速的插。還抓她的背,抓得一條一條的。
小狐狸已經叫到沒聲音,還是全身渴望著上官。她就像動物一樣,只會叫。
上官直接幹,幹到她的水都流到地上了,他還是幹。小狐狸的屁眼都痛了,上官還是一直插,她腿軟趴在地上,他還是不放過她,繼續幹。
「啊……」小狐狸都高潮了,大叫了。
整個教室都是她的水聲,還有她淫穴的味道。
上官還是繼續幹,地上都是她的水了,他還是不停。
一直到小狐狸癱軟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上官蹲在她旁邊問:「感覺如何?連續兩次?」
小狐狸半瞇著眼,滿足地說:「很好。」
「那應該超濕喔,站起來掰開我看看。」
小狐狸搖搖晃晃地站起,將一隻腳跨在桌上,現在做這個動作已經很熟練了。
上官湊近看說:「再拉開點,沒看到水啊,手指勾勾。」
小狐狸一手將大小陰唇往左右撐開,一手深入陰道內攪弄,聽見水聲。
上官下了指令:「揉揉陰核。」
小狐狸纖長的手指直接碰觸腫大的陰蒂揉壓,明明已經沒力了,還是皺著眉頭輕哼出聲。
上官問:「要再來一次?」
小狐狸搖頭說:「腳軟了…」
他往後靠在椅背上微笑說:「呵,穿個褲子吧,別讓小穴著涼了。」
小狐狸拾起剛才被丟在一邊的內褲穿上。
「嘿嘿嘿嘿,腿軟的感覺如何?說說感想。」
小狐狸的臉頰染上兩朵紅雲,微笑說:「還不錯。」
「這麼簡單,不像作家該說的話。」
「我不是很會說話…」
「知道就好。」上官瞇眼。「這樣還想當m。」
小狐狸很快地接道:「就是因為我是m,所以才需要S的引導啊。」
「切!」
小狐狸開心地笑瞇瞇的。
「呵呵呵呵,妳這一段會很難整理,哈哈哈哈哈。」上官大笑。「妳還得自己填上另一半,八成填到一半妳就濕透了,嘿嘿嘿嘿嘿,這樣我們稿費就一人一半啊。」
「稿費,我要你的照片。」小狐狸朝他勾勾手。
上官意外地乾脆:「可以啊,妳想看嗎?」
小狐狸高舉雙手歡呼說:「我要裸照。」
「妳想看哪裡?難倒妳了吧,理性與感性的掙扎。」
小狐狸完全沒掙扎,馬上說:「我要全身。」
「全身勒,辦不到。」
一想到他的身體,小狐狸興奮地手舞足蹈。
上官搖頭:「想看裸照爽成這樣,妳真的很糟糕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對啊。」
「直接承認啊,我有裸照,不過都不是一個人拍,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裸照。」
「我突然發現,妳不開口還蠻有氣質的,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裸照還帶動作。」
小狐狸嘟嘴。
「妳真的不擅與人交流嗎???妳是不是掛錯門診了。」
小狐狸解釋:「這是悶騷。」
「看得出來妳悶燒,但不知道有到這種程度。哈哈哈哈哈……形象破滅了……那妳在床上會叫得大聲?」
「嗯…會…」小狐狸也只會叫。
「多大聲呢?我有發生過隔壁抗議的,在飯店裡,大飯店欸。」上官強調。「有一次,女朋友來找我,結果碰到颱風,我們就四十八小時沒下床,然後我就被罵了。」上官很無奈地說。
「體力很好啊。」小狐狸舔舔嘴唇,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我還很年輕好嗎,我不是跟妳一樣大嗎,小妹妹。小妹妹下面有個大妹妹,哈。囝人的下面叫小弟弟,女人的下面不就叫小妹妹,妳的比較大,不就叫大妹妹。」
「那你的大弟弟。」
「錯,叫八五大樓,台北101也可以。」上官神氣地說。
小狐狸愈來愈肖想上官青春的肉體了。
「妳笑得好爽。我剛讓妳連高潮兩次,妳不回饋我,還跟我要東西?????」上官音量加大。「這個供需法則怪怪的喔,妳掛妳的名,稿費跟自己要,哈。」
小狐狸一臉疑惑,不是他說稿費一人一半嗎。
「妳笑起來臉好大,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捧著臉頰笑得合不攏嘴。
「嗯?笑得這麼開心,有問題。」上官瞇眼。「那下次見面我就真的直接掏出來喔,妳要做甚麼。」
「你敢掏…」
「敢怎樣。」
「我就敢…」小狐狸的話在喉嚨打了結。
「怎樣?」
「就敢吃…」
「吃甚麼?哈?話不要說一半啊。」
「你敢掏,我就敢吃!」小狐狸落下狠話。
上官啐道:「爛,妳要說『你敢掏出你的肉棒我就敢把它含進嘴巴吸到你噴出來我還吞下去』,大氣一點。」
小狐狸學他的話嬌嗔:「你敢掏出你的肉棒我就敢把它含進嘴巴吸到你噴出來我還吞下去。」
「有點弱。」
小狐狸豎眉:「你敢掏出你的肉棒我就敢把它含進嘴巴吸到你噴出來我還吞下去!」
「再說一次。」
「你敢掏出你的肉棒我就敢把它含進嘴巴吸到你噴出來我還吞下去!」
「台中火車站大廳?」上官聳肩。「我還好,我直接回高雄,台中留給妳,哈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微笑抱著曲起的雙腿,臉頰不住地摩擦手臂。
她很高興見面的畫面愈來愈具體了。
上官看著她問:「想睡了?」
「磨蹭。」高潮過後就會想睡,但她現在不想睡,現在只想賴在他身上。
「什麼?想再來一次,ok喔。」
小狐狸稍微大聲一點說:「想磨蹭。」
上官故意說:「什麼?想用按摩棒,也ok喔。」
「只是想磨蹭啦。」
「妳磨蹭我,我用按摩棒插妳,不錯吧。」
小狐狸想板起臉作嗔怒的樣子卻眼裡帶著笑意,隨後害羞地低下頭。
上官問:「妳按摩棒有會震動的嗎。」
「有,不過都不會動了,要手動。」
「玩到壞掉,妳也很厲害。」
小狐狸辯道:「是電池太爛,放在裡面太久,就會漏電,然後就整隻不能用。」
「玩到沒電,妳也很厲害。」
「是電池…」小狐狸鼓著腮幫子。
「呵,我看看妳的玩具。」
小狐狸將抽屜整個拿出來,將所有玩具一一拿出來放在桌上展示。這些都是從以前累積到現在,有些是在主人的指令下買的,當買好卻已經換了下一個主人。
小狐狸先拿出按摩棒介紹:「它本來會動,可是現在不會動了,要手動。」
「哈哈哈哈哈,換電池也沒用?」
「我也不確定它還能不能動。」
「現在試啊,妳跳蛋不是有電池?」
「它用的電池是大顆的。」
「哇嗚,大顆的。」上官拿起一個粉紅色的肛珠。「妳有珠鍊啊。」
「可是要小心,最外面的拉環斷掉了。」
「玩到斷。」
「是它太爛…」
「那還是不要再玩了,不要斷在裡面。」
小狐狸突發奇想:「最後一顆不要進去就好。」
「呵,都玩到有心得了。」上官很無奈地說:「如果斷在裡面呢,去醫院開刀啊,一定會上新聞。」上官又發現另外一隻會震動肛珠。「塞塞看?」
這些小狐狸很久沒用了,也不確定是好是壞,裝上電池試試看,一轉動開關就在手中震動。
「嗯嗯,他也會動。呵,塞塞看。」
小狐狸猛搖頭。「沒洗乾淨。」
「拉出來咖啡色的,哈。」上官問:「妳都怎麼洗啊。」
「我沒有灌腸的工具,都是直接用蓮蓬頭灌水進去。反正蓮蓬頭到處都有。」
「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麼直接啊。呵,以後妳家大概都是這種盒子。」
小狐狸羞赧地說:「應該不會啦。」該有的都有了,應該不需要再補貨了。
「難說喔。」
「這些我都直接放在旁邊的抽屜,一打開就看得到。」
「所以妳家人也都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他們知道了嗎。」
「結果發現妳妹也一堆這種盒子,會直接開妳抽屜。」
「他們現在比較少來我房間,她們都很正常。」
「難說喔,妳看起來也很正常啊,哈哈哈哈哈,不過我一掏出來妳就不正常了,哈。衣冠楚楚,站起來下半身全裸。」上官哈哈大笑。「乾了?」
小狐狸用手探了一下。「裡面還濕濕的。」
「喔。剛剛膚色的那隻拿出來。」
「這個?」小狐狸捧著美國碼的假陽具問。
「是的。」
因為很久沒用了,上頭沾附了放在一起的口塞皮帶的脫皮,小狐狸說想洗一洗。
「帶出去洗嗎,注意安全啊。」
小狐狸也很猶豫。「等一下我媽開門。」浴室剛好在母親房門外。
「是啊,然後妳媽說,這個借我。」
後來小狐狸還是打消念頭,仔細地撥掉按摩棒上的的脫皮。
「說,假屌。」
小狐狸抬頭愣愣地看他:「啊…」
「蛤?沒聽到。等等,說,假屌。」上官像老師教學生一樣:「來,跟我說一次,假,屌。」
小狐狸也不落人後勇敢地說:「假…屌…」
「哈哈哈哈,準備好了嗎?」
小狐狸手拿著假屌深吸一口氣。「嗯…」
「要不要先用嘴含一含。」
小狐狸將假屌拿至嘴前,像舔男人陰莖一樣,先伸出舌頭舔舔龜頭的部分,然後閉著眼睛將整支含入口中。
「放進去。」上官指導她的動作:「先放龜頭進去,直插到底。」
「啊…」小狐狸瞇眼低聲輕吟。
「感覺如何。」
「舒服…」
「那就開始插吧。」
小狐狸拿著假屌開始一點一點地貫穿入自己的體內。
「頂的到底?」
小狐狸使勁地往自己的身體裡插,直到再也塞不進去才吃進大約二分之一。
上官問:「感覺?」
「嗯…還好…」
「那就繼續讓自己高潮吧,我會看著的。」
看她使勁地抽插自己,想到又到不了的樣子。上官問:「要我幫忙?」
小狐狸搖頭,每次都是在上官的幫忙下到,這次她想自己試試看。
「頂g點?感覺妳放進去毫不費力呢。」
每一下撞擊幾乎都會撞到G點,但就僅止於很舒服很舒服,小狐狸從沒在插入時到達高潮過。
「用手揉陰核吧,坐好。」
小狐狸這才坐到椅子上,為了讓上官能看得清楚,她腳張得很開。
「還是來個肛塞?」
小狐狸搖搖頭。
上官再問:「珠鍊?」
小狐狸還是搖頭。
「腿打開比較有感覺?妳用妳有感覺的方法。所以我妳說妳之前都有到,我就有點存疑。」
小狐狸解釋:「腿打開到不了,要腿伸直用力。」
上官說:「不一定要用按摩棒啦。妳之前每次腳都打得很開啊,哈。」
「之前腳有伸直…」
「哈,懂了。妳繼續,我會好好看著的。」
小狐狸反覆地抽插自己,又揉陰蒂,她自己也眷戀陰道插入的快感,忙了很久還是到不了。
「要幫忙?」
小狐狸搖頭,她想讓上官休息一下。
想到上官正在看著她。
她閉上眼睛,開始幻想…
想著他…
想著剛才被他瘋狂地幹、強行插入自己肛門、她好想含著他的肉棒,小狐狸渴望地伸長舌頭哈哈喘氣…感覺愈來愈強烈,在高潮的瞬間小狐狸抱住自己,如果這個時候沒有擁抱,就會墜落到不知道哪裡的地方。
「呵,到了?」
小狐狸累得氣喘吁吁,她幸福地笑著。
「一個晚上三次,有破紀錄嗎。」
小狐狸回想了一下說:「應該沒有。」
上官問:「妳最高紀錄幾次啊。」
「不知道,沒有算過。」只記得不斷地手淫不斷地到高潮。
小狐狸掰開陰唇讓上官檢查。
「又很濕了?」
淫水被假屌插得變得濃稠,所以她深入手指,然後拿到眼前看指尖上的水光。
「舔舔看。」
小狐狸將剛才插過陰道的手指放到口中舔了一下。
「鹹?」
小狐狸點點頭,一點點鹹鹹的,自己的味道。
上官忽然站起說:「我想幹妳。」他從背後抱她,舔她耳朵,抓她胸部,掐她乳頭,舔她脖子,手往下,滑過腰,摸到小腹。
小狐狸有點不知所措,怎麼又突然開始了。但只要一接觸到他的體溫、他的氣息,她的身體馬上就有感覺了。
上官摸著她小腹,手滑著,滑著,來到她的穴口,在陰唇外摸。
小狐狸靠著他呻吟。
上官的嘴又回到她的耳朵、臉頰、她的唇、她的鎖骨、胸口,舔到她的胸,一邊吸她奶頭,一邊把手放進她的小穴。
小狐狸仰起頭,吐出舌頭地喘氣。
上官輕咬她的奶頭,手指滑出,他摳著,滑動著。上官把肉棒湊進小狐狸的嘴。他舌頭伸出,舔她的穴、陰唇、陰核,他還用手指翻開,舔到裡面。
「啊……」小狐狸弓起身軀,難耐地不斷扭動腰身。
上官起身,把老二對著她的陰唇,頂著它,然後慢慢頂進去,慢慢地滑,慢慢地滑,直到滑到底,然後開始抽插。
小狐狸雙腿夾住他的熊腰,自己主動迎合地浪叫。
上官把她翻過來,從背後插入,抓她腰,往裡面頂,越頂越快,然後讓她側躺,一隻腳掛在他肩膀,上官從側面插入,插得很深,插得很麻,一邊插,他手還一邊摸她的穴。
然後上官拔出,用她的淫水,抹在她的後庭,然後他抓著,慢慢地,慢慢地,插了進去。上官開始進出她的後庭,抓著她一隻腳,往裡面插。
小狐狸咬著牙承受他巨大的進出。
然後上官抱著她,讓她騎在他身上,往上頂,他越頂越快,越頂越快,手還往前,摸她的小穴,把她的小穴掰開,摸她的陰核,抓她的奶,使勁地插她,插到她都感覺內臟要移位,他還是往裡面插,一直用力,一直用力。
她已經叫到叫不出聲。
上官把她放平,然後拔出,對著她的嘴巴,再放進去,讓她嘗嘗自己的味道,他直接頂到底,頂到她的喉頭。
吃著上官的肉棒小狐狸卻更濕了。
上官抓著她的頭,直到他感覺濕了,再插進她的小穴,插進去,每一下都拉出來再插進去。他開始用力的撞擊,房間裡都是小狐狸的味道。
上官繼續用力,往裡插,一直插一直插,他壓著她的肩膀,往裡面頂,再抱著她的腿,往裡面頂。
在他身上,小狐狸一次又一次地到達顛峰,高潮迭起。
上官將她放下。「這次妳撐比較久喔。」
小狐狸低頭檢查下體。
「會痛?妳穴紅了吧。我要看我要看。」
小狐狸站起來抬起一隻腳展示給上官看,陰道經過多次的抽插小陰唇有點外翻,陰蒂也變得又紅又腫。
上官說:「揉陰核。」
都已經這樣了,小狐狸還是呻吟出聲。
上官問:「這時候用跳蛋會怎樣呢?」
小狐狸瞪大雙眼地看他。
「那就用用看吧,一樣的姿勢,一樣的位置。」
小狐狸保持這個雙腿大開的姿勢,將跳蛋按壓在腫大而敏感的陰蒂上。
上官下令:「強制,三分鐘,最強。」
一開啟,小狐狸就快要叫出來,腳都在發抖。
「跳蛋要上下動啊。」
「啊……」小狐狸咬著唇瓣呻吟,用全部的意志克制想拿開的衝動。好不容易三分鐘過後,小狐狸全身癱軟地趴在桌上。
「感覺如何?」
「沒力了…」
「哈,等下會很好睡喔。舒服?」
小狐狸笑著滿足地點點頭。
「那就帶著跳蛋上班吧。」
「這麼舒服?」
小狐狸只是傻笑。
「好了,妳該睡了,四次應該夠吧。」
小狐狸猛點頭。
上官問:「再來?」
小狐狸猛搖頭,再下去她就要說“你還來”。
「呵,好好休息。那就,晚安。」
「晚安。」小狐狸不捨地看他最後一眼,才鑽進被窩。
他是她的興奮劑,也是她的安眠藥。
那晚小狐狸一覺到天亮。

20150121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小狐狸》為你寫濕”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