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後說

我總是在事後說,

認黑夜為主不久後,我主動提分手,但卻又走不開,暗戀著他。
然後受紅葉勾引到要受不了的當下,我告訴黑夜。
黑夜那時只回我說:妳那麼賤?

之後我總是還沒離開一個主人,又受到其他人的勾引,然後認了下一個主,再跟原本的主人說我要離開了。或是被其他人調教、和其他人調情了,我才告訴主人這件事。
當時的我會很愧疚,我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傷害主人,卻無法自拔地沈淪其中。
也有人告訴我只是網調,不要太用心在意。

對於父母我也是這樣,
第一次不回家睡覺,
事前我不敢講、不知道怎麼開口,
似乎可以預想說了之後的結果,他們一定不會答應。
所以我先做了,再傳簡訊說。

對父母,漸漸地沒有溝通。
只有告知。

現在我還在這個輪迴,
我幾乎快忘了當時的那種愧疚,因為太多次了。
但那也只是給自己一個心安,並沒有實質用處。

我不想再有那些事後說,
我想事先就先溝通好,
從主人開始練習。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