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Transform

我不知道該如何帶你到有光的地方
但我願是顆小太陽
我會定時行光合作用
用我的微笑照亮你

最近師兄有來露臉,小狐狸突然想到上次上官曾對看面相有興趣,於是便藉此機會問師兄:「給你看一個人的面向。」
「OK。」
小狐狸從山頭指向上官的住處,從這裡看的到上官的人影。
師兄一看馬上搖頭。「還蠻爛的人。」
一聽到小狐狸馬上紅了眼眶。「怎麼說。」
「比上次那個一夜情的還恐怖。」
小狐狸輕嘆:「哎,他是我喜歡的人,我的S。」
師兄說:「是上官嗎。」
「是他。」小狐狸點頭。「怎麼說。」
師兄搖頭:「不知道耶我的直覺是那不只一個住所。」
小狐狸傾頭:「不只是一個住所?那還是什麼。」
師兄聳肩:「不知道,有時候感應就是隨性地一看就告訴我他不只一個住所。」
小狐狸點頭:「嗯嗯,還有嗎。」
「哈哈,虛擬玩一玩就好囉,還是別見面的好。」
小狐狸瞇眼,認真地說:「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跟他見面。」
「哈哈,意思是妳就愛一個虛擬的他就好,不要真的愛上現實的他把他當男友。」
小狐狸說:「反正現在我很喜歡他。」
「我知道,看妳都和他在一起,上次妳帶我來自由之丘之後,這裡不小心就變成我最愛來的場所了。」
「哈。」
「我跟小師妹算是半分手了吧,最近想要點新的生活。」
「是喔!啥時。」小狐狸很驚訝,雖然之前就常聽他在抱怨。
「上上禮拜,大概來自由之丘也有影響。」他唉聲嘆氣:「傻傻地守候一個人,她卻已經變成了原本不是我要的人。」
「喔,所以一開始你就知道是他。」
「什麼一開始就知道是他?」
「我說給你看相時。」
「是壓。」
「嗯。」
「他會讓妳陷很深。像我算是沒有很深的S,但他很明顯可以看出來骨子裡都是滿滿的S。」
「但我想。他也幫了很多人,所以背了很多東西,我想陪他。」是他陪她,還是她陪他。
「幫了很多人?」師兄不解,又說:「他很重情意。」
「我也是他幫過的一個人。」
師兄問:「幫妳什麼。」
小狐狸回憶:「當時我還喜歡著大陸的主人,我第一個主人,他結婚了,我還是喜歡,上官試著把我拉出來,回到比較正常一點的生活。」
師兄笑說:「我知道哈哈,我是妳的小粉絲。」
「哈,那你還問我。」小狐狸瞪著他。
師兄大笑:「哈哈,那麼包羅萬象,我怎知道妳要說什麼。」
「哈。」
「我以為是每天的性幻想需求。」
「是我和他共同創作啦。」
「是壓,他很有潛力。」
「呵,超棒的。」一講到上官,小狐狸兩個眼睛都亮了起來,彎成了兩個月牙。
「哈哈,所以我跟他是完全不同類型,雖然我也很會調情。」
小狐狸說:「我最近有遇到一個跟你有點像的人。」
「真假,誰壓。」
「不過可能比你再更專業點,也是一個S。」
「哪方面,耍白癡嗎,哈哈。」師兄又在耍白癡了。
「關於外貌改造,食衣穿著身材等等。」
「哈哈,妳都不知道我現在又更提升專業了。」
「人家已經快40,以前賣醫療用藥的。」
「這不是比年紀的了。」師兄死不認輸。
「有過5個m,比女人還了解女人。」
「哈哈,我也是吼。」
「所以啦,我說他很像你,但更專精。」
「哈哈。不過我現在不想爭這個了,我想當正常人,最近在吃精神科的藥,讓自己變正常。」
小狐狸關心問道:「怎麼了嗎?專注力?」之前曾聽師兄提過覺得自己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做事很容易分心,小狐狸曾建議他可以去看醫生。
「黑阿,但最近感冒沒吃。之前吃了之後真的都不會有感應耶,當個正常人真好,不然煩惱的事太多了。」師兄開心地說。
「感應喔,那就好。」
「最近三天一次頭痛、一周一次發燒。」師兄皺眉東張西望說:「感覺有股力量不讓我吃那種藥,哈哈。」
「是喔,需要驅魔嗎。」
「妳要來幫我嗎。不過感覺妳更需要。」
「我需要啥。」
「妳色魔纏身嚴重。」
小狐狸無語地看他。「我只要和他一起,就覺得能量充足。」
「哈哈,這樣也是好事拉,不過妳會想讓他成為妳現實中的男友嗎。」
小狐狸搖頭。「是不是我不在意,那些無所謂,我只想和他的關係永遠維持。無論是什麼樣的形式。」
師兄聳肩。「那就沒差囉,那就這樣囉。我剛剛說他不好,是因為他在現實中是一個非常不適合當男友或老公的人,不過依妳的需求他就是一個很好的人。」
「嗯,有為什麼嗎。」
師兄說:「因為太重朋友了,其實對家人和未來的老婆都不會很重要。」
「嗯,了解。」
「只顧自己,做事也比較衝動,真的成為老婆的話,以後就不是真的sm了,真的妳惹他,他會打扁妳。」
「嗯嗯,他以前發生過,這樣的事,所以他一直在控制自己。」
「無法控制。」師兄搖頭。「因為他一直在放縱自己。」
小狐狸不解。「放縱?」
「嗯啊。舉例來說如果我這十年沒有控制自己的話,我現在應該跟他一樣,妳骨子裡看到我就會喜歡我,超標準S加暴力傾向,不過他就是喜歡這樣野野的生活。」
「你是在說你嗎。」
「所以以後真的有女生跟他交往,一樣會有暴力傾向,所以我才說把他當個虛擬S就好,現實中不要有,哈哈。」
小狐狸很想問他,那該怎麼辦,但這種事也不是問他就能知道。她難過地低下頭:「這也是他一直沒和誰在一起的原因,沒接受我的原因。還有他愛的是別人,哈。」
「所以我沒吃藥的話,說話還是很準吼,哈哈。」
「你沒吃藥喔。」小狐狸無言道。「所以吃藥以後這些感應就沒了?」
「是阿,吃藥就沒感應超誇張,不過不太想這樣每天吃。」
「那真巧我在你感冒時問你。」
「以後是想一個禮拜吃一次,嚴重再每天吃,狀況不一定。」
「你看情況吧。」
「之前嚴重的時候走在路上一次看到幾十個人可以瞬間分析全部的人。」
「感應太好好像也很不舒服喔,但我好像就缺乏這種東西。」
「是壓,然後會頭腦常常當機。」
「是喔。」
「我去年暑假就是這樣,上班上到一半就當機,我姨丈還要叫我好幾次。」
「是喔,這麼嚴重。」
「嗯啊。」
小狐狸換了話題。「那你妹還好嗎。」
師兄苦笑。「跳過這話題,哈哈,最近很不想去想,太複雜了,剛好今天頭很痛。」
「嗯,有時間去走走啊。」
「有壓,禮拜六要約唱歌認識新的女生。」
「哈,恭喜恭喜。」小狐狸發現自己說話愈來愈像上官了。
師兄摸著下巴的鬍渣說:「最近在想一件事情。」
「什麼事。」
「就是我該繼續這樣什麼都那麼考慮未來嗎,還是可以像妳這樣想怎樣就怎樣。」
小狐狸輕笑:「呵呵,你快樂嗎。」
師兄說:「我不是說她去日本玩瘋了嗎。」
「是啊。」
「然後好一堆時間在玩樂和煮飯,跟她說她就一堆理由。然後我昨天就跟她說每個人都有一個妳的目的,妳如果選擇了這個目的,妳過程中就會有所犧牲,如果妳不願意去犧牲,那妳就不能完成妳的目的。我就跟她說妳去日本的目的是讀書,所以食物吃不慣妳也要忍耐,玩樂也可以,以後賺錢再每年帶妳去玩。妳不要覺得我都沒有對妳犧牲,我其實比較喜歡會陪我玩的,甚至是床上玩的,但我跟妳交往的目的是為了未來幸福,可以有人陪我一起努力,所以我犧牲了跟那些人玩的機會。如果妳覺得妳可以這樣做,妳自己而不願意去為我們未來犧牲,那妳也等著,我要開始做我自己。」
小狐狸皺眉。「嗯,感情怎麼這麼痛苦的感覺。」
「是壓。」師兄苦哈哈地笑。
小狐狸說:「是因為相處快樂才在一起,不快樂就享受分開的快樂吧。」
師兄說:「妳也是屬於不願意犧牲的所以才會分手。現在變成這樣了,她不願意為我們的未來犧牲,所以我也不想一個人傻了。去日本都花我的錢。」
「嗯,是喔。」
「這幾年假日努力工作只為了存結婚基金,所以現在我也想開始玩樂了。」
小狐狸輕笑:「呵,感覺,沒有那些什麼男女朋友還是結婚的束縛,可以延長感情。」
「就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感覺。」
「是啊。」
「我現在也想這樣了,永遠整個家、整段感情都是我在付出。」
「而且,比較自由。你想和誰在一起就和誰在一起。」
「嗯啊,難怪一堆男生不交女朋友。」
「哈,我現在就這樣。」
「哈哈,現在我也不羨慕妳了,我也要開始我的新人生。」師兄握拳說。
小狐狸笑咪咪鼓勵說:「加油啊。」
師兄忽然問:「妳還記得我們以前的事嗎,哈哈。」
「關於?」小狐狸想起一段不是很愉快的回憶。
那時還是跟著鱷魚先生的時候,小狐狸剛學完芳香療法,想多找人接案練習,師兄自告奮勇說他想試試,一開始還很正常,到了第三次,第四次,兩人角色互換變成他按她,雖然他也幫她很多例如怎麼穿搭衣服,但事後回想起來她覺得不舒服,她不喜歡他的觸摸,也是從那時候小狐狸開始慢慢地疏遠師兄,從那之後小狐狸就很少幫人按摩了…
師兄說的和她想的是同一件事:「妳那時候應該感覺我越來越有點邪念。不過真的就都盡量克制,我自己那時候的想法就是一樣想到女朋友就沒有什麼勇氣去亂來,就還蠻掙扎的就是了,不過後來我理智獲勝。」
「是喔。」小狐狸很無言,當時的她完全感受不到他掙扎。小狐狸用鼻子呼氣。「反正,後來我蠻不喜歡那段回憶。」
師兄說:「我也不喜歡。」
「嗯。」
「只是有句話能說嗎,不能打我喔。」
「你說啊。」小狐狸瞇眼懷疑地看他:「我們之間還說假話?」小狐狸覺得和她來往的人都沒必要說假話,如果是假話就不用說了。
「就是,在我心裡妳是我看過真的最讓我有衝動的身體。」師兄不太好意思地說。
小狐狸笑出。「哈,我就當作讚美啦。」
「很喜歡妳的胸型,我說真的拉,單純陳述而已不是讚美。」
「是喔,我說很像你的那個S才說我怎麼把自己的身體搞成這樣,衣服亂穿,皮膚不好,胸部外擴…」讓她覺得好像砍掉重練比較快。「因為上官,我最近一個月才又開始穿內衣。」
「哈哈,雖然理智上不喜歡那段回憶,不過我還是蠻懷念妳的胸部的。」師兄毫無誠意地道歉。「Sorry,實話實說。」
「哈,這部分我倒是很開心。」
師兄小聲說:「而且妳的陰部也真的很完美。」
「這樣啊…那就好。」
「所以在自由之丘聽到有人稱讚的跟我一樣,我都好想跳出來喊讚,哈哈。」
小狐狸哈哈大笑。
「只是沒機會了。」
「哈,你還有故事可以想像,呵呵。」
「A片看那麼多也沒找到類似的。」
「是喔。」小狐狸無奈地看他。
「對了妳現在有需要A片嗎?」
以前的小狐狸很需要A片,常常到處跟人家要。
「現在喔,老實說,我覺得,A片都沒有上官有聊,突然覺得A片無聊了,我很久沒看,想要就找他哈哈。」
「也是拉,妳每天有比A片更精采的。」
「呵,舒舒服服。」小狐狸一直很困惑上官到底是怎麼把她弄得這麼舒服的,已經到了無人能敵的境界。
「已羨慕。」
「你也可以開始你的春天啦。」
師兄苦笑說:「哈哈,當我嘴砲就好,其實現在很想封閉自己。朋友找都不太想出去,唱歌也是被硬拉的,要當分母+司機。」
「是喔,你快樂就好,無論什麼樣的形式。」
師兄搖頭嘆氣。「現在我真的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了。」
「這個慢慢想啊。」
「我跟妳像的地方是不論是不是這個人真的存在妳身邊,只要有那麼一個人可以讓我可以依靠就好。」
「嗯,你想要有這樣的人。」
「見不見面沒關係,一廂情願也沒關係,只要他願意在乎我。」
小狐狸突然想到:「還有一點就是,那時候,我覺得你一直想依靠我啊!」明明在其他人面前好像總是主導著一切的他,卻一直往她這個m身上靠。
「是壓,真的很想,超想一直抱著妳,因為很舒服自在沒有壓力,轉身後全都是壓力。」
「只是單純心理寂寞吧,你把自己逼得太緊了。」
「是現實就這樣,沒辦法放鬆。」
「你喜歡大自然嗎。」
「喜歡阿,所以上次去日月潭超開心,我朋友還說你沒這麼可憐吧,連去南投都可以成為你這十年來最好的回憶。」
「是喔,這麼不快樂啊。」小狐狸忽然想到說:「對了,你,有算過紫微斗數?」
「有壓,我跟妳說過。」
小狐狸跟他要來了八字,排出命盤看:「真的假的,你的命宮跟我一樣。」
「是壓。」師兄好像早就知道,毫無訝異,以前小狐狸曾經把島主幫她推算的命盤給他看過。
小狐狸無言道:「那命不錯啊。」
「不想,比較期待算出來放蕩不羈之類的,哈哈。」
「痾,你重新投胎比較快。」
「哈哈。最近有在想喔。」
小狐狸瞇眼看他。「命跟我一樣好。」
「不是桃花旺旺跟妳一樣嗎,哈哈。」
「可是,我算的對於感情是想太多,容易為情所傷,但基本上我會過得幸福,你的我不知道有沒有一樣。」
又聊了一會師兄身體不適就先去休息了。
聊完也差不多是要睡覺的時間,小狐狸砰砰地跑到上官的住處找他。
「熊熊。」
上官回頭疑惑地看她。
小狐狸笑咪咪地看著他說:「剛才有和學長聊到你。」
「蛤?」
小狐狸提示:「會看相那個。」
「嗯,他怎麼說?」
「我在想要先跟你說還是…」
「還是去妳那裏聊。」
「呵,好啊。」
小狐狸先跑回去,整理了一下才開門讓上官進入。
上官看著她空蕩蕩的房間。「妳又被流放啦。」
小狐狸說:「流放好啊,不要放置就好。」
「呵呵呵。」
「原來學長也會來自由之丘。」小狐狸以為只有番犬和上官是忠實顧客。
「所以,他來自由之丘看了。」
「所以他的印象有一些也會受我影響。但剛好他最近沒吃藥。」
「啥,好像有點複雜。」
「好像他容易有感應。」
上官疑惑問:「這跟吃藥…有關係嗎?」
「例如看到這個人他就會頭腦開始分析,他最近有去看精神科吃藥,就不會感應。」
「嗯嗯嗯,呵,百憂解啊。」
「呵,不知道耶。」
「呵。」
小狐狸說:「我一給他看你家。」
上官眼睛睜大:「我的嗎。」
「嗯啊。」
「……」上官靜默了一陣。
「應該只看的到身影吧。」
「也許吧,哈。」
「嗯…」看了上官的反應,小狐狸也很懊惱,她太大意了,竟然沒有保密個案的資料,就這樣輕易洩漏了。
上官問:「然後呢?」
小狐狸用師兄的口吻說:「我的直覺是他不只一個住處。
「啥?怎麼妳今天講的話我都聽不太懂。」上官皺眉。
小狐狸說:「我用他說的話說。」
「哈,代我轉達,我只有一個住處,哈。東西少是因為我隱藏或懶得弄,還有呢?」
「哈哈哈。」小狐狸大笑,又隨即換了另一種口吻說:「他很重情意。我剛剛說他不好。是因為他在現實中是一個非常不適合當男友或老公的人。不過依妳的需求他就是一個很好的人。因為太重朋友了。其實對家人和未來的老婆都不會很重要。只顧自己。做事也比較衝動,真的成為老婆的話。以後就不是真的sm了真的妳惹他他會打扁妳。」
「嗯嗯嗯,他看到了我的東西。
「他沒看你的東西吧。」小狐狸傾頭回想,當時沒看到師兄走近看,他幾乎是馬上說出來。
「我住處裡有兩個東西,兩個還三個,想丟了我一直找不到。」
小狐狸說:「我想他應該沒看。」
「嗯嗯,繼續。」
無法控制。因為他一直在放縱自己。舉例來說如果我這十年沒有控制自己的話。我現在應該跟他一樣妳骨子裡看到我就會喜歡我超標準S加暴力傾向。不過他就是喜歡這樣野野的生活。所以以後真的有女生跟他交往。一樣會有暴力傾向。
「他看到的真的是我的住處嗎。」
小狐狸說:「他的直覺吧還有一些印象。」
「來自由之丘的印象?」
「可能。」
「呵呵呵呵,繼續。」
「關於你的部分,就差不多這樣。」
「呵,那其他部分呢?」
「其他喔。」小狐狸實在不願詳述那段過去,光是用想的就不舒服。「我整理回憶好了。」
上官很好奇:「不先透露一下。」
小狐狸用最簡單的方式敘述:「就是一個色色師兄,我給他按摩按到變成他摸我。」
上官也無語:「然後呢。」
「沒啦,因為我後來也不喜歡那段回憶,剛剛我和他才在聊那時候,不過坦承了就沒什麼。」
「嗯嗯。」上官看著小狐狸。
小狐狸也看著他。
「嗯嗯,瞧妳坐立難安的。」
小狐狸問:「熊熊覺得準嗎。」
上官反問:「妳覺得準嗎。」
「我只是覺得難過。」小狐狸不是很確定,但從上官的反應和過去一些零星的資訊判斷:「應該算準吧。」
上官笑得很大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妳都覺得準了,我還有甚麼好說的。」
「痾。」小狐狸看他。
「該不該說呢。」
「嗯?」
上官輕笑:「呵呵呵呵呵,我只能說,我很成功,因為,在到部落,在跟妳說妳鎖骨很美之前,我對sm其實一竅不通。」
「是嗎。」小狐狸睜大雙眼,天真地望著上官。
「真的。」
小狐狸驚嘆:「那也太有天賦了。」
「這是我另一個能力,我記得之前有跟妳提過,忘了自己是誰這件事。因為,我除了很會觀察,直覺很準,我還有另一個特長,就是變成不是我。」
「嗯。」小狐狸靜靜地聽他說。
上官繼續說:「觀察一個人的喜好,變成一種樣子。跟喜歡吃甜的人在一起,我喜歡吃甜,跟喜歡吃鹹的在一起,我喜歡吃鹹。所以很多人對我的喜好跟感官,都是模模糊糊,我甚至連抽的菸都不固定。」
「嗯。」
「妳抄過我家,妳應該知道,有一個很特別的人,說過一句話,我還想跟妳要過來呢。因為我也搞丟了,妳現在有檔案嗎?還是妳有印象,有一個叫…」
「有啊。」小狐狸打開專門放備份的櫃子,找出屬於上官的那一個箱子,這是當初部落關閉前小狐狸偷偷到他家一篇一篇抄下來的,但看著那麼多的檔案也不知道該從何翻起。小狐狸大膽地猜測:「你是說狐疑嗎。」
上官大笑。「哈哈哈哈,妳也讀得太透徹了。」
小狐狸敲敲腦袋。「偶爾還要複習,我記性不太好。」
上官鄭重地說:「所以,我想我需要跟妳道個歉。」
「嗯?」小狐狸全身都緊張了起來。要說什麼呢,這麼正式。
「就是當初變成S接近妳這一切,這算是欺騙。」
小狐狸瞪大眼睛看他。
上官看著她的表情說:「想哭就哭啊。」
「沒想哭耶。」她輕輕地說:「那現在呢。」
「不要還要笑出來,現在既然有這個機會,妳也找了人來分析我。」
小狐狸手摸摸臉頰,是乾的。「不過我哭不出來。」雖然哭不出來,但她卻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一看見人就會習慣性地露出微笑,這是一種反射動作,一種防衛機制,小狐狸摀著臉頰,不讓上官看見她的表情,臉部的肌肉就稍微放鬆了。
上官問:「妳滿意我們現在的相處模式嗎?」
「滿意啊。」
上官輕輕地說:「或許,變成妳喜歡的樣子。也算是一種愛護吧,但這份愛護的出發點是欺騙,所以以我的理性來說,這就是不對的。」
小狐狸不喜歡說謊,但上官的說謊,卻讓她充滿感激。「那第一次聊天,還可以聊那麼多,真厲害。」
「這就是我的能力啊。所以,妳師兄說得對不對呢?妳現在覺得呢?我也有同樣觀察跟看透的能力,但同時,我也害怕被人看透,所以我也有反制的能力。」
「嗯,變身嗎。」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什麼了,別人又能看透什麼呢?這是一種很悲哀的能力。」上官啞然失笑。
即使變身成另一個人,一定也很有上官的風格。
雖然還無法用言語描述,但小狐狸感受的到他的存在。
小狐狸問他:「是你想要的能力嗎。」
「雖然失去了自己,但我得到很多其他的,划不划算,下輩子再說,因為如果這輩子只有悔恨,那等於白活。」
「嗯。」小狐狸抓起床邊的小熊熊,抱在懷裡,輕撫他的後背。
「嚇到了?」
「不會啊。」現在能讓小狐狸受到驚嚇的事的不多,反而是一點大聲的聲響就會讓她驚跳起。
上官說:「感覺妳很悲傷。」
小狐狸微笑說:「我在安慰小熊熊。」
「呵,所以,妳師兄說的,我只能說,完全不准。」
小狐狸不斷地提醒自己機靈點,拼命地轉動腦袋。「呵呵呵,那你剛要說的那句話。」
上官無言地看著她整理好遞過來的箱子。「妳全部給啊。」
小狐狸搔頭。「痾,因為我也不知道在哪裏。」
「難怪那麼久,也太多了。」
「哈,而且,你說這只是冰山一角,其他你隱藏了。」
「大概三分之一吧。」上官打開箱子,小狐狸全部按照日期整齊地排列好。
「嗯嗯,原本更多啊,這沒什麼。」小狐狸聳肩,她只搶救下她看的見的,其他的都在上官的腦袋裡。
「妳會發現2010年的很少。」
小狐狸也往箱子探頭一看,果真相較於其他年份2010只有寥寥幾篇,那年發生什麼事。
上官懷念地翻動這些原本屬於他的東西。「然後,其實2006我來部落就開始寫東西了。」
「是喔。」又是小狐狸看不到的東西。
「嗯。」
「一直都隱藏啊,還是後來隱藏。」
上官說:「後來隱藏。」
「嗯。」
「嗯嗯。」
小狐狸也一篇一篇拿出來翻。「一開始還有小說,後來就比較少了。」
「都隱藏了。」
「是喔。」
上官無奈道:「因為寫得很爛,被妳抓到的是忘記的。」
小狐狸誇道:「呵呵,上官風流耶。」他可是比她早出道的寫手。
「上官風流的在別的地方。」
「是喔。」
上官從箱子裡拿出一包菸,露出複雜的笑容。「呵呵呵,狐疑啊……呵呵呵。」
「嗯。」
「嗯……」上官難得地出了神。
小狐狸問:「是她說的?」
上官展示給她看:
“妳每次都抽不一樣的煙?”我說
“如果光抽一個牌子,哪天買不到…那不是很難過?”妳笑笑
煙只是一種武器,這是妳說的…
沒有任何一種習慣,就不容易被牽制…..這也是妳說的
「嗯,原來是這裡,你學她的嗎,應該說她教你的。」
「她教我的。」
小狐狸看著他,默默地抱著小熊熊,輕拍他的背。
上官看著她說:「嗯嗯,其實我們兩個的心情跟表情是一樣的,呵呵呵。」
「是這樣啊。」
「我跟妳現在,的心情跟表情。」
小狐狸問:「是模仿嗎,還是,就是一樣。」
「就是一樣吧。我覺得稱不上模仿,因為兩個完全一模一樣的,反而會有距離。」
「嗯嗯,跟你變成另外一個人,是一樣的嗎。是為了同理才變成另一個人。」
「該怎麼說呢,我也不知道欸,很難形容。」上官想了一下:「妳是m我變成m這樣我們之間只會相同不會相吸,但是我變成S就不一樣了。」
小狐狸驚呼:「還會轉化,好像變形金剛。」
「呵,就像早上說的,我甚麼都點了一點,所以每個人碰到我都覺得我甚麼都會,覺得我甚麼都有潛力,但我只是剛好會我會的,不可否認我很厲害,打趴了黑夜打敗了很多人得到妳身邊的位置。」
小狐狸屏住氣息。「所以其他不是m囉。」
「其他?什麼其他,呵。」
「是啊,其他女生。」
上官輕笑:「呵呵呵,這是秘密。」
「好吧。」小狐狸很快地就妥協了。
上官說:「也有是m的,也有不是的,至少,跟你提到的,是。」
「但你卻是後來才成為S。」小狐狸疑惑。上官說過都S是天生的。SM本來就是原始的本能。
「我甚麼都點了一點,這就是我悲哀的地方,妳說,我到底是什麼呢?呵。」上官的表情看起來好哀傷。
「熊熊。」小狐狸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想碰觸他,的心。「你快樂就好。」小狐狸抬頭微笑地對他說。
無論是什麼樣的他,她都想擁抱他,她都想對他微笑。
上官甩頭。「這又是我另一個悲哀的地方了,因為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怎樣是快樂的。最起碼跟妳聊天很愉快。」
「那就好。」小狐狸露出舒心的笑容。
「欺負妳也很好玩。」
「哎唷。」小狐狸鼓著臉頰,不知是生氣還是開心。「沒關係我也很開心。」她也喜歡被上官欺負。
「在妳身邊當一個S好像也不錯。但妳需要的不只是一個S,妳自己有發現嗎?」
「是啊,我只是在這裡發現了有我想要的東西,%數比較高。」
「原來我是備胎啊,哈哈哈哈哈,有更好的隨時可以換這樣。」
「我指的是SM,SM裡有我想要的東西,在我想要的佔的比例高。」
「可是,我真的會綁人喔這是真的,呵呵呵。」
「哈哈哈,這是加分啊。」小狐狸吸氣舔舔嘴唇,好想讓他綁啊。
「就說了,我甚麼都點了一點,哈。」
「均衡發展。」小狐狸只能這麼說。
「等於無能。」上官無奈地說。
「無能還能這麼厲害。」
「那是假象。」
小狐狸反問他:「真的嗎。」
「嗯嗯,厲害只是假象,哈。」
「但我覺得很厲害啊。」
「只是剛好我選擇了妳沒有的。」
「嗯,不只是這樣。」小狐狸認真地思索,但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心中的感覺。「反正我覺得很好。」腳麻了,小狐狸換了個姿勢坐。
「我以為妳要站起來轉一圈呢,呵。」
小狐狸要自己打開所有的感官,用心感受他。「熊熊會覺得勉強嗎。」
「什麼勉強?」
「做這些事。」
「哪些事?」
「像是變身。」
「沒到變身這麼即時。應該說,接觸到的時候就會調整,所以沒有勉不勉強。」
「嗯。」
「有時我自己改變了,自己都沒感覺。」
小狐狸訝道:「已經是反射啦。」
「嗯嗯,可以這麼說。」上官瞇細了眼。「但,也有一個人把我這些全部打碎,在她面前我完全反射不出來。」
「是帶你看光的。」
「嗯。」
小狐狸想像著說:「嗯,那真乾淨。」
「啥?」
「反射不出來。」
「現在很髒嗎。」
「因為我心裡有東西你才反射的出來啊。」
「不不不,妳搞錯了。她心裡也很多東西。甚至,比一般人都還要複雜,而且,複雜的多。」
「嗯。」
「所以,我也很疑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呵。」
「嗯,好像科學現象。」小狐狸的腦袋一直在想像反射的畫面。
「“我們好像認識很久了”,“我好像從不認識你”,妳是不是也開始有這種感覺了。」
小狐狸說:「應該說,現在更能深刻體會這句話的意思。你還是你。」
「嗯,不過,妳師兄說對一件事,我不是好人,哈哈哈,其他都錯。」
小狐狸咬著指甲說:「呵呵,好人是什麼,能吃嗎。」
「跟他說他被當了,回去重修。」
「哈,還是回去吃藥。」
「想分析我的人很多,沒碰過這麼離譜的。」
「哈哈哈,可能我誤導他了。」
「真的啊,這不是開玩笑。」
「嗯嗯,那就好。」小狐狸拍拍胸腑。
「妳怎麼誤導他?」
「故事喔。」
「……用小說來分析人,會不會有點…」
「我也不知道啦,他的直覺。」
「呵,他的直覺有準過嗎。」
「痾,其他人我無法驗證,因為其他人我也不認識。」
上官說:「大概可以理解了,那也知道他這麼說的理由跟原因了。」
「嗯。」
「他還喜歡妳。」
「他只喜歡肉體吧,還有想依靠。」
「對,不是依靠,他要妳的身體。」
小狐狸聳肩。「反正他知道他沒機會了。」
「因為妳給人一種錯覺,可以在妳身上滿足所有對女人想像。這也是我當初覺得不妙的,因為妳都會在發生之後才考慮自己到底能不能接受。」
「嗯,這樣啊。」
「就像中古世紀的科學家一樣,把實驗室炸了才知道,a跟b是不能放在一起的。」
「哈。」
「呵。」
小狐狸回想起初見的畫面,他侃侃而談,完全沒有破綻,完全,是個S。
上官問:「笑什麼?」
「想到你剛才說我們認識一開始的事啊。」
「哈。」
小狐狸甩甩耳朵。「真是的,不過很和我胃口。」
「每個人都這麼說。」
「哈,把自己變的可口嗎。」
「因為,是量身打造的啊。」
難怪將她弄得服服貼貼。
小狐狸想說點什麼,但是腦袋一片混亂。
現在是他,還是轉化,他真正的感覺,還是反射出的感覺。
上官換了話題:「裡面又都沒穿啊。」
小狐狸攤開手展示:「嗯啊,有啦,有穿和服。」
「站起來拉開我看看。」
小狐狸站起身,解開束縛和服的繩子,露出裡面一套的內衣褲。
上官叫道:「嗯,犯規,有內褲,我被騙了。」
小狐狸得意地說:「我特地穿上的。」
「好樣的,難怪我覺得奇怪妳這麼久,還有穿內褲。」
「哪有…」小狐狸笑,將手放在嘴巴前呵氣。
「已經開始暖手啦。」
「不然摸胸部很冰耶。」
「我沒說要摸胸部啊。」
「我要調整一下。」
「嗯嗯,調整給我看。」
小狐狸一邊將乳房撥到胸罩內一邊問:「女生有需要這麼常調整嗎。」
「我不知道欸,呵。」
調整完胸部,小狐狸看著他,然後又低下頭。
「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啊。」
「在想要做什麼…」
「那想做什麼就直接做啊。」
以他們的默契應該不需要在一個指令一個動作,但小狐狸還在當機中。
「把腿打開。」上官下了指令。
小狐狸聽話地張開腿。
他走到她身後,在她耳邊吐息問道:「妳最喜歡別人摸妳哪裡呢?」
小狐狸輕喘,手往下摸到陰蒂。
「說出來。」
「陰蒂…」
上官的手放在她說的地方。「喜歡我輕輕揉?還是用力摸。」
「用力摸…喜歡你用力…」
最後小狐狸還是在上官的幫忙下,到了高潮。
上官離開小狐狸的身體。「到了,舒服嗎。」
小狐狸幸福地點點頭。
「讓我瞧瞧。」
小狐狸一隻腳放到桌上,將自己的濕潤的下體湊到他眼前。
上官瞇眼:「摳自己g點。」
小狐狸的手在自己的體內用力抽插,連自己都能聽見好大的水聲。
上官令道:「插自己屁眼。」
小狐狸用淫水沾濕手指後,將一隻手指插入自己的肛門,馬上叫出來:「啊…」
「說妳好愛我插那裏。」
「…我好愛你插我屁眼…」
「求我插那裏。」
小狐狸一邊插著自己的屁眼一邊說:「求你插我屁眼…」
「把小穴拉開說這裡也要。」
小狐狸一隻手插著屁眼,另一隻手插入自己陰道,淫蕩地叫道:「我濕濕的小淫穴也好想要…求你幹我……」
上官微笑地看著她表演:「好啦,坐好吧,感覺妳快抽筋了。兩點了,妳差不多該睡了。」
小狐狸害羞地坐回位置,看著他。
「快睡吧,呵,晚安,祝妳有個好夢。」
「熊熊晚安。」
就像恐龍,小狐狸到了醒過來才對這整件事感到驚訝。

20150203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