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理性與感性

小狐狸和姊妹淘相約遊玩,小狐狸也計畫著要喝酒跟她們說她的大秘密,她像個推銷員,丟了很多東西給她們:繩縛、SM分類…等等,然後才跟她們告白她喜歡SM和上官的事,還發現了其中一個閨蜜也是潛在m。
好友們趴在自由之丘上,看了很久。
小狐狸把這件事告訴上官。
「呵呵呵,怎麼跳到這個話題上的,我比較好奇這個。」
「我一開始就要講了,從格雷起頭。」
上官瞇眼:「果然。」
「從前前前男友開始講,她們都知道我換得很快,但不知道原因。」
「嗯。」
小狐狸喝著第三罐水果酒說:「喝完就要睡了……」偶爾讓血液暢通一下也不錯。
「蛤,妳突然丟個大炸彈給我,然後說妳要睡了。」上官無奈地看她。
「有嗎,這是炸彈啊。」小狐狸吃吃傻笑。
「婀……沒想到會被一群女生圍觀啊,還挺震撼的。然後大家一起濕嗎,我不記得我有點擴散傷害啊。」
「呵呵呵,有沒有濕我也看不出來。」小狐狸咯咯地笑。「對了,你有看過,我的妹妹雯雯。
「沒印象,怎麼了。」
小狐狸分出一本小書交給他,這也是她剛才丟出的其中一樣東西。
「怎麼突然分享這個,妳醉了嗎。」上官瞇眼。
「臉紅紅,熱熱的了。而且我一開始還不小心送到家人那。」其實她沒醉,意識還很清楚。
「……」上官瞇眼:「那邊熱熱的,哈。」
小狐狸摸著發燙的身子。「臉、肚子、下面都,熱熱,怎麼辦……」她抬頭看了看在四周的好友輕嘆了口氣。「哎……」有人在連自己來都不行。
「那一個怎麼辦。」上官無奈地問。
小狐狸迷茫地看著他問:「都怎麼辦呢。」
上官問:「送給家人怎麼辦,還是熱熱的怎麼辦。」
小狐狸輕喘說:「熱熱。」
上官建議:「去洗個澡吧,洗個熱水澡會好一點。」
「嗯…對喔。」但是一想到要再爬起來,脫衣服接觸冷空氣,小狐狸就好懶。「直接睡好了。」
「也可以啦,等妳清醒了我們在來聊這些吧,哈。」上官笑說。
小狐狸抬頭看著他,藉著酒勁,撲到上官身上。「熊,抱。」
上官拍拍小狐狸的頭說:「嗯嗯,乖,好好睡。」
好久沒聽到上官說「乖」,小狐狸渾身戰慄,像個笨蛋地傻笑說:「好。」
但是小狐狸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了好久,就是睡不著。
好熱,把全身衣服脫光了還是好熱。
她舔舔尖銳的虎牙,好想他。
這個時候特別想吃掉他。
想咬他的肉。
所以她又跑去找上官。「熊熊。」
「怎麼了。」
「熱得睡不著,好想咬。」
上官無言,命令:「去洗澡,快去。」
小狐狸呻吟:「啊……」
「嗯?妳不是四個朋友在嗎。」
「哎……」小狐狸沮喪地嘆氣。
「呵呵。」
「啊…」小狐狸盯著他精壯結實的身體。「好想咬你的肉。」
「不給妳咬。」
小狐狸看著他嘴饞地磨牙,像是隨時準備撲上,最後還是垂著尾巴乖乖去洗澡。
在接觸到熱不了的溫水,小狐狸瞬間清醒,洗好時連穿衣服都沒穿,直接鑽進被窩。
「好冷……」小狐狸縮著身體發抖。
「妳沒洗熱水啊。」上官無奈地看著她披著棉被,像一座小山。
「只有溫水,比體溫高點,我就泡了溫溫的水。」
「呵呵呵,了解,準備感冒吧,哈。」
他們從朋友開始聊,看到小狐狸以前的照片。
現在連上官也會說照騙,還記得剛認識時他會說資質好。
小狐狸袒露她偷窺的行徑,像徵信社地調查。
即使如此小心的上官,百密總有一疏。
但是…她卻好像只會用這樣的方式,因為無法單純從相處了解。
她走他踏過的足跡,去他到過的地方,讀他說過的,看他看過的,聽他聽過的…
不敢靠近,無法碰觸,只能遠遠地看,這也是她的技能。
「我無聊想你就會做這些事。哈,應該只有我這樣。」
上官咬牙切齒地說:「絕對,只有妳會這樣子。」
沒辦法忍受被人摸底的上官,決定斷尾求生。就像狡兔三窟,他還有些東西藏在其他地方,小狐狸發現的只是一小部分。。
如果這時候失去了上官的這些訊息。
沒關係啊,沒關係吧?
他們聊到了天亮。
這樣,感覺也不錯。

玩了一天的小狐狸回到住處洗完澡就睡著了,睡到半夜才醒過來跑去找上官。
上官問:「呵呵,今天過得還好嗎。」
小狐狸開心地說:「今天很好啊。」
上官說:「雯雯我快看完了,剩兩頁。」
小狐狸興奮地說:「好看吼。」
上官點頭。「文筆不錯。但我有點沒辦法接受,一個很愛哥哥的妹妹,跟一個很爛的哥哥。」
「很爛的哥哥啊。」小狐狸搖頭晃腦地回想故事劇情。「不過他的理由也好自然。」
上官說:「那叫無知的自我欺瞞。」
「呵呵。」
「就好比套子這件事,因為我碰過太多這種事了,所以每個在當下都會瞎編一堆理由,沒感覺、很安全之類的、一定會負責之類的。」
「喔喔,但小時候就很難控制啊。」
「小時候很難控制,呵。」上官輕笑。「要控制什麼?性欲嗎?還是感覺。」
小狐狸說:「控制對妹妹有性趣和感覺。」
「那是一回事。」
「那在縱欲時,是不是該保護妹妹呢。」
小狐狸點頭。「嗯,也是。」
上官有些憤慨。「沒有,一堆謊言,一堆藉口。」
「嗯嗯。」
「不過雯雯那篇我只能說,寫得很完整,不光是性愛的描述。」
小狐狸也笑說:「是啊,我覺得還蠻感人。」還記得當初她看的時候心情很激動,完全停不下來。
上官問:「結局嗎?」
「整個故事,心境也寫得很完整,他記得真清楚。」
上官說:「前半有可能是真的,中間過後應該是另外寫的。」
「是喔,我看不太出來。」
「應該是從迷姦開始就是編的,這是我的感覺。」
小狐狸讚嘆佩服地說:「嗯嗯,真厲害。」她完全沒察覺。
「亂猜誰都會,怎樣會厲害,呵呵。」
小狐狸眨眨眼睛說:「你猜對的機率比較高。」
「再者,他跟他妹的第一次妳不覺得怪嗎。」
「哈哈哈哈,我怎麼都感覺不出來啊,都很自然地接受他。」小狐狸完全沉浸在作者營造出高潮迭起的故事和的情感的曲折迴轉中。
「這個是有可能的。心理上的很好克服,但是生理上的,1就是1,2就是2。」
「嗯嗯!」
上官問:「妳第一次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小狐狸呆愣地看著上官。
「對方花了多少時間讓妳進入狀況?」
小狐狸想了一下。「嗯,你是說他描述得太詳細?」
上官搖頭。「No,不合常理。而且他說因此在洗澡所有有人所以不用等陰道準備,就可以暢行無阻。」
「呵。」
上官翻白眼:「……鬼扯。」
小狐狸哈哈大笑。「哈哈哈。」
「連自慰都不太會的,第一次這麼淡定?鬼才信。」
「是這樣啊,哈哈,是不合理的地方啊。」
「這樣講可能太偏激,作者可能沒做過愛…如果妳很愛一個人,其實在床上比例最重的,不是抽插,而是接吻跟擁抱,尤其是國中小女生。」
「喔喔喔,是喔。」小狐狸皺眉思索。「我有做愛過嗎。」
上官反問:「妳算一般人?呵,那何必硬套常理在身上呢。」
「也是。」
「妳不正常,我也不正常。」上官又說:「可能作者跟他妹也不正常,哈。」
小狐狸大笑:「哈哈哈。雯雯真可愛。」
上官露出悲憫的眼神。「我覺得很可憐。」
「嗯,也是。」
「嗯…」
小狐狸說:「可是看到最後又希望他們兩個在一起。」
「因為女的已經陷得太深了,而且是沒有選擇的陷。」上官很無奈地說。
「是啊,就這樣,從可愛的小時候。」
「所以我發至內心,覺得那個哥哥是渣。」
「呵。」
「不過作者倒是把男人為了做愛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的樣子,寫得很好。因為,我也經歷過那段不成熟的時光,哈。」
「呵呵呵,但是現在就比較能控制啦,但感覺作者沒有。」
「對,這是重點,男人一句沒感覺,女人可能要花一輩子來賠。」
「嗯。」
「戴套插處女沒感覺…他是牙籤嗎。鬼扯。」上官狠狠地說。
「哈哈哈。」小狐狸又笑了。「原來是這樣啊。」
「不是嗎。」
「不過這些當時我都沒注意到。」
上官說:「妳比較感性,我比較理性吧。」
「是這樣啊,我不太會去質疑,是到最近上一個工作才開始學發現不合理。」
「妳在享受情感的波折的時後,我在思考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嗯。」上官的腦袋會一直思考呢。
「嗯嗯,呵呵。」
「我昨天問同學,她說她不會性幻想,她都是看書,我發現啊,會看BL小說的女生,應該都比較能接受肛交吧,哈,或對肛門比較有感覺。」
「呵呵呵,可能吧,呵,bl我以前有寫過。」
小狐狸下巴掉下,很驚訝的樣子。「你怎麼寫的啊。你的創作range也蠻廣的啊。」
「就,看一點資料,就可以寫啦。」上官聳肩。
小狐狸很疑惑。「那怎麼會想寫?」
「因為有人喜歡看,哈。」
「哈哈,是這樣喔。」
「嗯嗯,進行的方式不同,但人的情欲其實都是差不多的。」
「嗯嗯,那,你會有感覺嗎。」小狐狸好奇地問。
「同樣一句話,只是性別換了罷了,比如說,不可以。」
「呵呵。」
上官舉例說:「妹妹臉紅著抓著被子,有點憤怒,有點顫抖但堅定的說出 “不可以”,但自己卻又沒辦法忽略兩腿之間的黏稠。」
「呵。」
「學弟臉紅著抓著被子,有點害怕,有點顫抖但堅定的說出“不可以”,但自己卻又沒辦法忽略兩腿之間的黏稠。近親相姦就變成bl了。」
「哈哈哈。而且,BL很愛掰彎直男的劇情。」
上官點頭。「對,再來就是口味。」
「BL帶有SM意味的也蠻多,比男女更有味道。」
「妳抓到重點了,也就是我剛說的,生物的情欲其實出發點是一樣的,就是罪惡感。」
「嗯嗯,強迫,不可以。」
「嘴巴說不行,身體卻由停不下來。」
「哈哈哈哈。」
「比如,妹妹咬著牙說“我,我才沒有感覺呢……”」
「呵呵。」
「學弟咬著牙說 “我…我才不會喜歡這樣呢。”」
「哈哈。」
「接下來就是攻用快感摧殘受的防線,也就是,反差。」上官將創作理論化。
「嗯。」
「嗯嗯,簡而言之,不可以的最有感。」
「哈哈哈,你的後設認知真好。」
「我們正好有對方沒有的。妳用感性寫作,我用理性寫作,最後我們都綁手綁腳。」
「哈哈哈,好好笑。」
「呵呵。」上官淺淺地微笑,一會他說:「我不太舒服,明天在聊喔。」
小狐狸馬上點點頭說:「好。」
「嗯嗯,晚安。」
小狐狸擔憂地看著他。「晚安,好好休息。」
上官揮手。「謝啦。」
小狐狸目送著他離去。
感覺說話的方式不太一樣了,但她也在變,未來也將會不斷地變化。
沒關係啊,沒關係了。

20150207,08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