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未命名

有什麼不一樣了。

王先生忽然出現在她面前,挑起她的下巴,仔細端詳她的臉蛋。「有改善很多。」
小狐狸笑咪咪地說:「我都有按時吃啊。」雖然沒再每天向他報備,但小狐狸每天都有記得按時吃藥,這是他的心意,她也希望自己變好。
王先生問:「妳自己有感覺?」
小狐狸摸著自己的臉說:「因為我會去抓…所以痘痘還是沒消,但氣色好像有變好。」
王先生抬高下巴說:「嗯,比妳吃妳那些有效吧!」
「嘿嘿。」小狐狸搔頭傻笑。「這個你比較專業啦。」
王先生說:「乳房也會有感覺。」
小狐狸不自覺地掐了掐胸乳。「乳房啊…目前還沒感覺。」
「妳到底有沒有感覺啦!」
小狐狸歪著頭。「因為月經剛過,感覺她又縮小。」
王先生無言地看她。「…緊實度。還有…外陰部也會有。」
小狐狸疑惑地問:「外陰會有什麼。」
「…沒看過。一般來說,會有收縮,色澤有差。」
「咦。」小狐狸低頭看了一下。「這樣啊。」
王先生遲疑地說:「…總不能要求,比較前後差異。」
小狐狸微笑:「呵呵,那可能要再一段時間才比較明顯。」
「如果同伴不在就凹妳拍胸部,來做比較。」
小狐狸摸著乳房問:「胸部是會長大嗎。」
王先生罵道:「廢話,大量荷爾蒙。」
「哈。嗯嗯,會長大就好。」小狐狸開心地說。
王先生說:「我檢查。」
小狐狸找藉口:「同伴在啊。」
王先生指著旁邊無人的角落。「我做的一定有效。」
小狐狸猶豫了一下,快步地走到旁邊暗處,拉起衣服,脫掉胸罩給他看。
反正…之前已經給他看過了,這是要做前後比較。
但那她跑那麼快幹嘛。
王先生仔細地看了一下。「乳頭粉嫩了,右乳有變大一點。外陰部……」
小狐狸也低頭看著自己的乳房。「是喔。」怎麼她都沒有感覺。
王先生又罵:「靠。妳都沒在注意自己身體的嗎?」
「我按摩時沒發現啊。我沒事不會看自己下面。」
「照鏡子…小可愛。多少注意自己一點啦!」
小狐狸想打發他。「那個比較沒關係啦。」
王先生糾正她說:「錯,美觀。」
「喔。」這麼說也有道理。小狐狸雙手一攤。「就當作有好了。」
王先生咕噥道:「看看……」
「看不到…」小狐狸小心地說:「你…」
王先生大聲道:「對啦!不是妳的誰。」他的聲音慢慢和緩下來:「卻是關心妳的人。」
小狐狸抬頭:「我是要說,」她一字一句小聲地說道:「你最近不是在忙其他人嗎。」
「沒。」王先生別開臉。「是有挫折。」
小狐狸眨了眨眼睛,是工作…還是…她嚥了口口水,大膽地猜測:「嗯,應該不是因為我吧。」
王先生淡淡地說:「是…」
「嗯…」小狐狸靜默了一會,她坦承說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其實他再和她說話,她也很高興。
王先生說:「只是想好好照顧妳。」
小狐狸眼眶有些泛紅。「想說是不是保持距離比較好,因為你付出那麼多,我不一定能回應你。」
王先生點頭。「嗯,只想妳快樂。」
小狐狸微笑,現在的,她很快樂。
她輕嘆:「你都這樣,一股腦兒就不斷付出啊。」
王先生也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唉…」
「所以我很認真在吃。」
王先生問:「那時回來。」
「嗯?」
「唱給我聽。帶妳去吃一間都是菜的潛艇堡。」
一講到吃的,小狐狸舉手歡呼:「耶,subway那樣的嗎。」
「比那個菜還多。」王先生比個讚:「超正。」
小狐狸睜大眼睛問:「店員很正。」
「妳才正好嗎?」
「是喔,不是要砍掉重練了嗎。」
「會慢慢改造妳,是忘了嗎?」
小狐狸顧左右而言他。「呵,唱歌。」
王先生凝視著她說:「妳是我的洋娃娃。」
「娃娃…」她也想當洋娃娃,變漂亮。小狐狸只能說:「慢慢來吧。」
現在的她不想再犯同樣的錯,她提醒自己要思考,不想再倉促決定,不想要再傷害人。
王先生說:「剪短髮再染好不好?還有打薄。」
「短髮!其實我有自然捲,短髮不好看。」
「看得出來。」
「嗯…」
王先生安撫她說:「我有好的設計師,放心。」
小狐狸問:「嗯,不能剪到肩膀就好嗎。」
王先生摸摸下巴說:「考慮。」
怎麼她的頭髮是他在考慮呢。
王先生說:「還有要跟我去汽車旅館一趟,要好好按摩腳胸,妳回去後,就照我方式按摩自己,但是……會痛。」
「是喔!」
「先說,按摩的淋巴結,還有穴道,所以多少會痛。」
小狐狸點頭。「嗯嗯,知道了。」
王先生瞇眼:「不是要吃妳豆腐…」
小狐狸吃吃地笑。「哈哈。」
「靠,再吵。唱歌就用玩具欺負妳,看妳怎麼唱。」
小狐狸先給他打預防針。「我知道你會心思純正,什麼都不會做。」
王先生搖頭:「不見得。」
「喔。一起唱啊,我想你應該也唱得不錯,才敢提出唱歌這件事。」
「錯。我只有喝酒才敢唱。」
「所以要喝酒啊。」小狐狸一直很效想他珍藏的真正的香檳。
「啊!我們去汽車旅館唱!」
「不過汽車旅館的歌就很少。」
「歌超新的欸,嘿嘿。」
小狐狸調侃道:「是喔,你真熟悉。」
「我常去一間。自己去放鬆泡澡喝酒唱歌的,那間在建的時後,我就常跑,因為他們會跟我點外送咖啡。」
「喔喔,你還有外送咖啡。」從認識到現在聽他做過的職業還真不少。
王先生說:「那時候我開咖啡吧。10年前了,我超愛他們的度假風格,房間都超搭,我愛度假的fu。」
小狐狸微笑。「嗯嗯,比較能放鬆吧。」
「都花錢了,幹嘛住一些裝潢奇怪的房間。」
「哈,裝潢奇怪。」
「空間感自在度假,常常騎車經過就偷懶去泡澡,享受一下。不是那種開性愛啪的地方,很free很放鬆的。」
「喔喔。」
王先生笑著看她:「讓妳泡玫瑰浴…享受一下,什麼是出水芙蓉。」
小狐狸大大的眼睛,天真地看著王先生。「哈哈,感覺可惜了玫瑰。」
王先生說:「生命…就該浪費在美麗的事物上…」他忽然問:「妳喜歡什麼顏色?」
「黑白耶。」
「嗯…」
「要看放在什麼地方啦。」
「…七彩繽紛,一次夢幻到底。」王先生的浪漫天性又發作了。
小狐狸皺眉嘟嘴道:「不能亂花錢啦。」
王先生愣了一下。「……」
小狐狸嘆息:「你辛苦賺的錢,不是很必要的還是省點用。」
「……用在妳身上,還好吧!」
「還是要省著用…」小狐狸還是不習慣奢侈,因為她自己就是這樣。
活著不需要花很多的錢吧,她不想花時間在賺錢上一直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所以能不花就盡量不花。
王先生這才說:「好啦!」
「嗯嗯。」
「嗯嗯嗯。」王先生又看了看她的臉。「皮膚差超多的,開心…」
小狐狸微微一笑:「呵,謝謝你。」
「這次來比較不會痛了吧?」
「是啊,不會痛,只有一點悶悶的。而且,我月經來那兩天還吃了兩個霜淇淋。」
王先生直接罵道:「靠要…妳……」
小狐狸撒嬌道:「哈,和同學在一起。」
「連妳同學一起綁起來強制!!!」
「喔喔!」
「屬小孩…不痛就亂來。」
「哈。」小狐狸吐舌:「其實我很少吃冰啦。」
王先生瞇眼說:「處罰…」
小狐狸無言地看他。
「見面那天不準穿內衣褲出門…」
「咦,不是要穿著對胸部比較好嗎,不然會外擴喔。」小狐狸提醒他。
「所以是處罰,帶著不准穿。」
「是喔。」小狐狸很無奈的樣子。
王先生說:「…是要求看內衣鋼圈。」他又問:「…妳敢穿中空絲襪?就是穴屁股那是空的…」
「中空絲襪,和開檔內褲差不多嘛。」
王先生又問:「妳有無線跳蛋?」
「我只有有線。」他自己不是有一行李箱的玩具。
王先生喃喃道:「……不要教壞妳。」
「喔……壞叔叔。」
「我裡類。」
「哈。」因為不在意分離,所以小狐狸敢對他沒大沒小。
王先生威脅道:「再吵……用乳夾跳蛋夾妳的……」他忽然看了看時間道:「喂,幾點了。」
「啊啊,我要來睡了,估奈。」小狐狸迅速地揮手轉身就要走。
王先生伸出手要拉住她說:「小內褲。」
小狐狸身手靈活躲開他的擒拿:「沒這回事。」
王先生大聲喊:「有!!!小褲褲什麼顏色??」
「嘿嘿。」小狐狸只是笑而不語。
王先生猜:「黑色?!」
小狐狸瞇長眼。
「什麼顏色啦!」
「秘密。」小狐狸食指放在嘴唇前,瞇起一隻眼睛,對他她才不會那麼乖。
「對我還有秘密唷。」
小狐狸笑。「哈哈。」
S轉職失敗。
一瞬間,她又變回了m。

20150211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