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光

因為對她來說,他也是光
在夾縫中,看見的那一道光

自從上次錯過和上官道晚安的機會,小狐狸已經兩天沒和上官說話。
她在戒掉這個習慣。
小狐狸突然好想唱歌,唱給他聽。
她的心意都在歌聲裡,在歌聲裡,她才能釋放感情。。
算準了時間,小狐狸跑到上官家探頭:「熊。」
上官從裡面走出來。
小狐狸這才從門後面走出來,笑著問說:「什麼時候有空,可以聽我唱歌呢。」
「哈。」上官笑。
「呵。」
上官揚眉說:「等我感冒好摟。」
小狐狸訝道:「還沒好啊。」
「嗯嗯,這次有點嚴重,哈。」上官掩嘴低咳。
小狐狸仰頭柔聲說:「等你好再聽你磁性的聲音。」
「Ok啊。」
小狐狸輕嘆:「哎,怎麼遇上我你常感冒。」就她所知道,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呵呵呵,我也覺得奇怪。」
小狐狸問:「是都睡不好嘛。」
上官說:「光是我心理上的剋星,妳可能是我肉體上的剋星吧,呵呵呵呵。」
小狐狸苦笑:「呵,還有這樣的啊。」
「也許吧,呵呵。」
小狐狸歪著腦袋想了想說:「忘記有種療法叫做,排毒反應。」
「嗯?」
「像擦精油,會不斷地起紅疹還是冒痘痘。」
「嗯?」
小狐狸努力絞盡空泛的腦袋,還是想不出什麼補充註解,直接結論:「可能,就像這樣吧。」
上官雖然很認真聽。「不懂妳在說什麼,哈。」
小狐狸又查了查資料,補充說:「又叫好轉反應。」
上官試著理解她想表達的意思。「是指…我在排毒?」
小狐狸拍手:「是啊是啊,自以為。」
上官輕笑:「呵呵呵,感覺妳現在面對我表達有困難,哈。」
小狐狸點頭:「嗯…會比較緊張。還在學講話。」
「呵。跟陌生人說話的感覺?」
小狐狸搖頭:「也不是,是在意太多。反而不是太在意的人就隨便亂說。」
上官問:「在意什麼呢?」
「嗯…」小狐狸坦白說出心裡的想法:「在意你的感覺…在意分離…在意我說的會不會無聊,之類的。」
上官微笑:「呵,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了。」
「嗯……但是那樣不好,所以我想改,無法冷靜思考。」面對他她總是無法冷靜下來,無法像朋友輕鬆自在談話,無法發揮她的能力。
上官說:「不是妳的問題啊。」
「是嘛。」小狐狸疑惑地歪著頭。
「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是喔…」
上官說:「每個人的喜好我都可以配合,每個話題我都可以參與,每一句話我都可以接。可是當別人知道一切不是我的本意之後,大家反而不知道怎麼跟我相處了。」
小狐狸想了一下。「但我不是最近才這樣,是一直。」
「妳之前跟我相處的就蠻好的啊。」
「但是真正說話的時候我說不太出來吧。對話也是我經過思索才講出來的,其他人可能就不會想這麼多。」
「其實妳跟我說話的時候我也覺得還好欸,不算是不善於說話的那種。」
「是喔…嗯……」小狐狸這才稍稍放心。
上官點頭。「嗯嗯。」
「反正我覺得還不夠好,沒辦法說出心裡想說的,腦袋會停止。」無法表現出她真正面貌,無法說出她心裡想說的話。
「其實妳的問題沒有妳想像中的嚴重。」
「嗯,正在克服,讓她更好。」
「但是,還是說的出東西吧。」
「是可以說的出,但不是很好。」
上官笑說:「呵,我都做不到很好,這個沒有三五年歷練是做不到的。」
「呵,至少希望心裡想的能夠說出來,不要不敢說。」小狐狸這麼要求自己。
「再者,想說的不一定是正確的。而且,這也跟個性有關。」
「這樣啊。」
「比如說,妳今天參加歌唱比賽,妳自我介紹說,我的興趣是sm,性感帶是屁眼,這是真的,也是妳想說的,但,這是正確解答嗎?」
「呵。有時明明是我覺得對的、應該說的卻還是不敢說。」小狐狸舉例:「像上次發現狗狗,我卻不敢跟服務中心的人說,還是魚去說。」在這麼冷的天氣,如果她沒說,也許她最喜歡的狗狗就會冷死,她卻還是沒說,連確認的動作也不敢做。
上官靜靜地聽她說完。「嗯,但是,那天如果只有妳一個人,妳就會說了。」
小狐狸不確定地說:「我也不知道耶…」
上官說:「妳需要的是依賴。難過的時候會想在人身上磨蹭,是一樣的。」
「嗯。」
「嗯嗯,所以要得到妳不難,只要選擇好的時間點切入就好。」
「喔…」
但能體悟到這點的人不多,能理解他們對話的人又有多少。
上官看著她的眼睛說:「但我期望的是能讓妳內心自己自足,呵。」
「嗯,希望自己在獨立點,沒事就想依靠。」小狐狸也清楚自己的缺點。
「嗯嗯,所以與其看清自己缺點,我反而覺得,認清比較重要。」
小狐狸喃喃道:「認清。」
「嗯,妳知道自己缺點了,可是妳不認識她,甚至造成壓力,甚至討厭自己,這是沒有必要的吧。」
「嗯,是啊,無濟於事。」這樣說小狐狸就理解了,她討厭沒必要的事,造成壓力、討厭自己是沒有用的事。
「嗯嗯,所以,妳很多擔心是多餘的,只是給自己壓力而已。」
小狐狸用力地點頭:「嗯嗯,我學習。」
上官問:「學習什麼?」
小狐狸說:「不要擔心太多。」
「哈,妳沒搞懂我的意思,但也算對一半啦,哈哈哈哈。」
小狐狸也笑:「呵,我知道你的意思啦,只是我自己表達不完整。」
「呵呵呵,比較精闢,這樣也Ok啦。」
「呵。」
上官問:「呵,生理狀況如何呢?」
「身體很好,比你健康,洗溫水的我沒感冒,倒是你感冒。」小狐狸瞅著他。
「呵呵,那就好,沒有壞掉的狀況了吧。」
「沒啊,最近都是很正經的。」
「哈,不錯,嗯嗯,快睡吧,明天在聊。」
小狐狸笑著對他說:「熊熊晚安。」
「晚安,我還是很期待妳的稿費喔,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小狐狸巧笑倩兮,眨眨眼睛說:「有主題,敬請期待。」
「嗯嗯,我期待,晚安。」
小狐狸看了他最後一眼,不再眷戀,緊緊抱著小熊熊閉上眼睛睡了。

20150212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