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壞女人

妳最喜歡的人,和最喜歡妳的人,妳會選哪一個?
小喬問她:「妳要和不是很喜歡的人見面?」

「想看小褲褲…」王先生每天都會念一下。已經成了公式,像是看看哪天會不會出現奇蹟。
小狐狸對他扮了個鬼臉。「你看不到。」
「為何……都喜歡欺負我。」
小狐狸嘻嘻笑說:「很好玩。」
王先生挫敗地搥牆。「那有這樣…」
「所以我不是第一個欺負你的,大家看到你都想欺負你。」
王先生啐道:「屁啦!沒人敢這樣對我,那是只有對妳才這樣。」
小狐狸開心地拍拍手:「我已經欺負上癮了,你別想我聽你的話了。」小狐狸忽然理解上官欺負她的樂趣,因為真是太好玩了。
王先生瞪著她:「…真不聽話?見面妳最好也不聽話。」
小狐狸大笑:「哈哈哈。」
王先生搖頭:「唉…會寵壞妳!」
「呵。」
王先生躊躇地說:「如果…如果…」
「嗯?」好多如果。
「妳喜歡穿怎樣的小褲?」
「嗯……這個……」小狐狸覺得好難回答。
王先生說:「老爺要幫妳買啦!」
「你要現在買啊。」
「明天吧!」
「這麼快。」小狐狸拍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的眼光,交給你了。」這麼複雜的問題就不用問她了。
「小褲要透氣一點的比較好。懂嗎?所以才會要看妳的小褲…」王先生振振有詞。
「到底怎樣是不透氣,我覺得都差不多啊。」
「屁啦!夏天妳就知道。」
「是喔,最透氣就開擋。」
「錯,開擋的只能算情趣。」
「那種沒事也不會穿。」
「陰部多少會跟褲子或裙子接觸,易感染。」
「嗯,那,你,還。」
王先生說:「見面要穿唷!!」
「會穿啊。」小狐狸佯裝作若無其事地說。
「妳平常會穿小丁嗎?見面是要穿開擋小褲。」
「平常不會穿開擋和丁字褲。你不是說會摩擦,容易感染。」小狐狸用他的話堵回去。
「見面才准穿嚕。」王先生扣住她的下巴仔細看她的臉說:「不要再抓痘痘啦!」
「好啦,我懷疑真是我沒卸妝好。」小狐狸撫著臉頰,也很困擾的樣子。她怒了。「我決定明天開始素顏上班。」
王先生說:「要上乳液。妳卸妝的,等我看過妳皮膚再幫妳準備。」
小狐狸趴倒在桌上。「卸妝這件事怎麼那麼麻煩。」有沒有一種東西貼上去就卸妝,還是不用卸妝的化妝品。
「當然…誰叫妳亂用東西。」
小狐狸說:「見面我就不化妝啦。」
「…化妝我怎麼看妳皮膚。」
「呵。」
「見我面就那麼隨便唷…」
「上次我好像也沒化妝。這叫,自然好嗎,真誠!實在。」隨便怎麼說啦,化妝實在太麻煩了!
王先生說:「…舔妳小豆豆的。」
「蛤。」怎麼變成這個話題的。
「沒被舔過唷……」
小狐狸點點頭。「有啊。」
「超愛舔豆豆的,舔豆豆還可以舔到……」
小狐狸不能暴露自己的弱點,她反問:「那你喜歡人家舔你哪裡。」
王先生說:「耳朵…」
「喔喔,好純情。」
「舌吻。」王先生再說:「肉棒。」
「哈。」那不是幾乎全部了。
「不過……」
「嗯?」
「還是愛女人在被舔豆豆到要高潮前求饒蠕動…痙攣抽蓄…的fu。」他的眼神變的銳利:「完全控制……」
小狐狸大笑:「哈哈哈,我要學反制的能力。」
「要中斷快樂……還是要上天堂。當下的身心靈都是完全屬我,完全臣服,與被控制不能自己…同時聽從命令的行為。」
「呵。嗯…」王先生說的小狐狸都喜歡,也理解那種感覺,但她不能表現出來。
「吃了?」
「按摩完就要吃。」
「按摩那?」
「全身,你有賣配精油的椰子油嗎。」小狐狸謹記買東西前要先問王先生,他幾乎沒有不認識的。
王先生問:「妳喜歡什麼味道?」
「我自己還有很多精油啦。是椰子油快用完。」
王先生罵道:「…亂買。」
「之前,學芳香療法,買的,都還不錯。」精油算是少數小狐狸還有自信的。
「…我認識批發的。」
「精油品質也分很多呢。」
「廢話。」王先生遞給她一篇心得。
小狐狸迅速地瞄了一眼。「這,是你,的調教文啊。」
「之前m寫的……」
「喔喔,真乖。」她絕對不要寫這種噁心的東西。
「說不定下個就是妳…」
小狐狸很快地接道:「欺負你嗎,不錯。」小狐狸說話愈來愈像上官了。
「看誰求饒……一次報仇回來,看妳還敢不敢不聽話。」王先生惡狠狠地說。
「哈。」小狐狸拍拍他的肩膀。「別這麼記仇嘛,老爺有大量。」
「兩穴調教…強制調教下不許高潮…看誰會求饒。」
「……」小狐狸轉過身暗地裡穩住氣息。她決定:「把你綁起來。」
「誰綁誰??」王先生問。「已經幫妳買好超高根鞋…」
小狐狸訝道:「已經買了!這麼快。」
「網衣也洗好了。」
小狐狸驚呼:「還有網衣!行李箱裡的嗎。」
王先生說:「新買的啦!但是要洗過,才能穿,不然都是化學味,給妳穿的都是洗過的,這樣才乾淨,小肚兜也有…」
「呵,我們是要過夜嗎,這麼多東西。」什麼時候準備了那麼多,他們不是前天才複合。
「要過年了…妳多陪家人。」
小狐狸知道過年的時候他會備感寂寞。
「不是要教我按摩和唱歌。」這才是主要目的吧。
「邊唱歌邊……唱不好就處罰。」王先生也愉悅了起來。
「……」小狐狸提醒他:「不是還要幫我洗澡嗎,不是還有泡澡。做的完那麼多事?」
王先生忽然叫道:。「啊?忘了買體刷。」
小狐狸說:「我有體刷啊,我自己帶。」
王先生笑說:「這樣每次妳都會期待放假……」
小狐狸說:「再來就三月啦。」
王先生說:「老爺生日在三月欸。」
「是喔!」
王先生問:「…小屁屁開發過嗎?」
「嗯……算有吧。」
「幾次?還是不常?」
小狐狸保留地說:「有過幾次肛交,但不常。」
王先生說:「單純的性,真的麻木了,公式化…」
「是啊,單純性交無聊。」現在的她已經無法和正常人交往。
「嗯啊!而且應付心態…完全沒fu。」
「嗯……」他們都已經病入膏肓。
王先生說:「像昨晚,心情超悶。去找開酒店的朋友聊聊。」
「嗯嗯。」小狐狸這才領悟昨晚他說要出去走走是因為很悶。
「他說介紹一個妞,很敢。結果……連手都沒牽…我就閃了。」
「喔喔。怎麼沒試試呢。」
王先生攤手:「沒fu…」
小狐狸訝道:「不是說很敢嗎。」
小狐狸在心中比較,王先生就算和其他女人做她也不會吃醋在意,但如果是上官她會。
「害那個小姐很受傷,哈哈哈哈哈。」
「呵呵。」
「沒fu的…脫光光…肉棒一點fu都沒…」
小狐狸愣愣地點頭。「是喔。」
「跑酒店那麼多年了。她們都知道,沒人能坐我身上,或是能親到我。」
小狐狸問:「為何。」這麼難搞。
王先生說:「…沒fu。」
「呃,這樣啊。」
「看a片?只是當笑話看…」王先生嗤笑道。
這點小狐狸也同意:「嗯……愈難找到有感覺的a片了。」
「不過…前幾天……有幻想到…妳…的淫虐…有fu,脖子上綁上專屬皮頸圈……」王先生啞聲道。
「性幻想嗎。」小狐狸深吸口氣,換個話題。「我要喝你的香檳。」
王先生說:「加料的…」
小狐狸無語道:「……加什麼料。」
「把香檳到到妳身上…再慢慢舔吸起來…」
「這樣我怎麼喝的到。」小狐狸搖頭:「糟蹋了香檳。」
「不會唷…香檳要冰鎮過……不是加冰塊喝的…」
小狐狸舉手說:「喔喔喔,我要喝。」
「冰塊是用來玩妳的……」
小狐狸不甘示弱:「我也可以玩你。」
「……妳有體力。手腳能活動再說……」
「……」小狐狸故作鎮定。
王先生嘆氣:「唉,對妳…不用騙人…身體反應最直接了。」
小狐狸傾頭:「幹嘛騙。」
王先生搖頭再嘆:「唉…已經喜歡妳…」
小狐狸補充:「的肉體嗎。」
王先生搖頭:「No,要肉體多的是機會…」
完了,她又要當壞女人了。
小狐狸故作輕鬆地說:「你都這麼快就陷進去啊…」
王先生聳肩:「…啊災…沒這樣過。」
小狐狸握拳拍手叫道:「呵,我知道了。」
王先生無語地看她。
小狐狸一字一句地說:「因為,你,喜歡,被欺負。」
王先生馬上罵:「靠。」
小狐狸笑說:「其實你有m傾向。」
「…妳!!!!死定了。」
小狐狸笑得好開心:「哈哈哈。」
王先生叫道:「屁股啦!」
小狐狸哈哈大笑:「因為,還沒人欺負過你啊,所以覺得新鮮。你要轉職當m嗎,我當S。」
王先生瞇眼盯著她,就像盯著獵物般。「…再說…見面…不准穿胸罩,而且奶頭要夾乳夾。」
小狐狸抱怨道:「你一下說要穿一下說不穿,很善變。」
「欺負我的人,不是已經長草了,就是還沒出生。」
「呵呵,你眼前就有一個。」
「我是有仇必報,多久我都可以等。」
「呃…這麼記仇,老人家這樣對身體不好。」
王先生噓了一口長氣。「我做業務時…當菜鳥時被一個同行訂過。」
「嗯。」
「我忍了5年…一次行動,就讓他在業界無法立足,完全消失。」
「喔喔喔。」小狐狸心裡驚,她好像惹了一頭獅子。
王先生告訴她:「要讓敵人接受妳,要讓外界同情妳,要準備好。一次就讓他永無翻身,這是商場上的攻防。」
「嗯嗯,真能忍、有耐性。」小狐狸讚賞道。「但依然阻止不了我欺負你。」
王先生瞇眼問:「……不怕被老爺玩壞掉?」
小狐狸只是掩著嘴低聲輕笑:「呵呵。」
王先生皺眉說:「先去吃飯。」
就在剛才小狐狸已經迅速解決。「我吃完了,你去吃吧。」
王先生說:「我沒吃晚餐的習慣。」
小狐狸說:「……這樣我們就不能吃晚餐了。」
「沒空吃,哈哈哈哈。」
小狐狸皺眉:「你也要好好保重啊,通常很會照顧人的。都不太會照顧自己。」豪三郎也是這樣。小狐狸又說了一次:「還有要照顧好自己啦。」上次已經跟他說過了。
王先生彷彿沒聽見一樣問:「……還有什麼會讓妳覺得有羞恥害羞緊張的fu?」
小狐狸瞇細了眼:「……秘密。」
「快點老實說啦!」王先生皺眉:「真的不喜歡妳穿的那件外套欸,醜醜的顏色。」
「保暖啦。」
「想幫妳換。」
小狐狸說:「還可以穿。」
「想買羽絨衣給妳穿。」
「外套晚一點再說。」
「……還有什麼會讓妳覺得有羞恥害羞緊張的fu?」王先生像跳針一樣不斷重複問。
小狐狸絕對不會跟他說,她濕了。

20150213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