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情人節

小狐狸製造了一個漩渦
然後把自己也給捲進去了

「晚上的吃了嗎?」王先生每天都會提醒她。
小狐狸還想了一下。「嗯,有有有,差點忘了有沒有吃。」
「…忘記一次打下屁股。」
「……妳打不到打不到。」小狐狸繼續招惹他。
「見面妳就知道。」
「我又沒忘記啊。」
「有吧!」
「哪有,我都有吃。」
「有一次還是兩次忘了。」
小狐狸硬要凹回來。「可是我有吃就不算,哈哈。」
「那是妳自己說的…」
「我說的算!」小狐狸理直氣壯,彷彿她就是S。
王先生皺眉:「沒用。」
「呵呵。」
「等著見面一起算總帳欸,讓妳站著趴在桌面唱歌……然後……」
小狐狸悠悠地說:「我昨天夢到前男友哭著問我說妳過的好嗎。」
「嗯…妳潛意識裡覺得對不他。」
小狐狸面對著他說:「我怕傷害了你,我是可怕的雙子,花心,善變。」
王先生補充:「還有好色,欲求不滿。」
「哈,你也不遑多讓啊。」
「徹底臣服後…會改觀的…這幾天不准再刮毛。」
「是喔…」小狐狸皺眉,她知道王先生想做什麼,但她不想。「看心情。」
「不准。」
「很癢我會受不了,我會一直抓,抓到流血。」小狐狸誇張地說,但其實都是藉口,因為她不想在王先生面前展露羞恥的模樣,她只願在上官面前綻放。
「這樣都忍受不住,那強制時怎麼壓抑情慾高潮?」
小狐狸知道到時候她一定忍不住。她自顧自地說:「還是剃你的,我幫你剃嗎,好啊。」她嘻嘻一笑說:「無毛雞。」
小狐狸成功地點燃了王先生心中的怒火,他咬牙切齒地說:「妳死定了。」
小狐狸笑得像銀鈴。
王先生預告他即將進行的:「性奴犬奴肉便器……完全調教…」
「……」
「脘腸過?」
「有用蓮蓬頭灌水過。」
「這那算…」
小狐狸聳肩。「喔。」不算就不算。
「慢慢規劃要怎麼羞辱……不過怕一次就嚇到了。」
「……是喔,是你嚇到嗎。」小狐狸繼續拔獅子的鬍子。
「原來妳是天生淫奴這樣嗎?嚇到我是嗎?別嘴秋……」王先生瞪著她。「妳酒量多少?」
「我半罐就很多,我不喜歡喝到吐。」
「什麼半罐?香檳一罐都750ml。」
「是啊,那樣大罐的一半。你咧,你酒量很好啊。」
「……嗯。」
「不會發酒瘋?喝醉了你會做奇怪的事嗎。」
「沒那麼沒品啦!喝這個不會醉…」
「呵。是喔,那就好。」
「不過越喝越色,越變態。」
「是喔。」小狐狸面不改色,沒在怕的。
「……嗯,妳要小心。」
「彼此彼此。」
「最好妳是。那前幾天喝完酒不是很乖。」
「呵呵。有嗎。」
「不然?」
小狐狸拂順髮尾乖巧地淺笑:「我一直都很乖啊。」裝乖她最會。
「妳少來。」
小狐狸微笑問:「呵呵,那你喜歡我什麼。」就像上官以前問她一樣。
王先生一愣:「怎忽然跳這題?」
「哈哈。」
「那妳怎知道喜歡妳?」
小狐狸很無奈地說:「你今天不是有說。」
「有嗎?」
「呵。」
「…正經點啦!」
小狐狸無奈地說:「我很正經啊。」
王先生問:「有想過?如果見面,真的實踐了sm,我們彼此以後的關係?還是好玩!?主奴間的控制規則…誠心的臣服…會有變化差別…所以事先要告知…」
小狐狸也陷入沉思。「但是……如果我還是喜歡他怎麼辦。如果我的心沒依歸那些規則也沒用。」
王先生問:「他知道見面,會實調?」
小狐狸低頭。「我想他知道,他不限制我,只是希望我多思考。」
「妳現在只是好奇還是?對我…」
小狐狸認真地想了想說:「我對你說的有感覺,因為我是m。」她很清楚她並不喜歡王先生。「但是……我很容易迷惑在這種感覺,明明有喜歡的人卻還是被誘惑,結果進退不得。……是否該就此打住。」決定權在她手上,她卻遲遲無法下決定。
王先生久久才回覆:「只有形容?妳喜歡的是自己幻想美化的感覺…而非真實的感覺。」
小狐狸承認:「是幻想過,也知道不切實際。可是沒辦法停止。」她也不想停止。
「肉體的慾念,實際被徹底征服後…心理會起化學變化…」
「你是說,我們實調以後,我心裡會變化嗎。」
「嗯…」
小狐狸撇嘴:「像做化學實驗,我都用我自己的身體做實驗。」明明上官都已經跟她說過了,怎麼又犯同樣的錯。
王先生疑惑地看著她。「單純情侶關係已經滿足不了妳。」
小狐狸點頭。「這點我知道。」
王先生繼續道:「控制佔有,疼痛變態,羞恥暴露……」
「嗯……」
「在神秘處…落下印記。」
小狐狸非常堅持:「不要印記啦。」
「要……」
「不,要。我不會太聽話。」小狐狸朝著他疵牙咧嘴地低吼。
「不被允許的印記。」
小狐狸猛搖頭。「不要印記,我是自由的。」
王先生說:「身體會渴望被落下……」
小狐狸低首垂睫:「因為我不知道和誰在一起能多久。」如果是上官她或許還會願意。「你怕失去,還是要烙下所屬印記?這個晚點再談吧,就算要做也沒那麼快。」
卻發現王先生已不在眼前,不知道跑去抽煙還是幹嘛,有時候他們在講正經事,他會突然不見。小狐狸眼睛都快瞇起來了,為什麼她要為了他這樣等。
過了10分鐘,王先生才回來。「嗯…去陽台。喂,1點了啦!」
小狐狸被吵醒,揉著眼睛爬起來。「嗚,我都上床了。」
「上床最好,固定…刺青…」
小狐狸抱怨道:「你一直沒回我都睡一半了。」
「好啦!快睡。」
「嗯嗯。」
「晚安…」
「晚安,你也早點休息。」
「嗯,乖…快點睡。」
小狐狸不再看他,累得再次闔眼睡覺。

隔天一早,要出門前就遇見上官,因為趕著要去工作,小狐狸很開心地答應晚上再去找他。
上班時小狐狸一直在想上官、想著昨晚和王先生討論到一半的問題。
雖然王先生說實際調教後,她的心境會變得不一樣。但她想還是會喜歡上官的機率比較大,王先生對她的吸引,僅止於SM調教口味。
整個過程太快、太快了,就像豪三郎那時候那樣,她被牽著走。
那就會像前幾段戀情那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難分難捨,連想要喜歡喜歡的人都不能。
不是已經答應自己,只要心裡還有人,就絕對不要和其他人在一起。
為什麼一直違背自己的諾言。
她只有一雙手,要如何擁抱兩個人。
她想結束這個無限輪迴的螺旋,但是卻逃不出來。
這次是不喜歡的王先生,如果下次出現更大的誘惑?
她不想再像分愛那樣拒絕上官,她想陪著他。
只要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這不是她的希望?
她的歌都是因思念上官而唱。
明明好不容易,終於可以盡情地愛他。
雖然沒在一起,上官也的確用他的方式在保護她。
但在自給自足的路上,她怎麼感覺好寂寞,因得不到。
每當聽到小孩開朗吵鬧的說話聲,她都忍不住想摀起耳朵。
每當聽到人聲、腳步聲靠近,她都在念著咒語: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想了一整天,還是得不到結論,想得好累。
好想好想親吻上官啊。
好想一抬頭就能親吻到他。
好想吃他的舌頭、咬他的嘴唇,他的全部她都好想吃。
愈想愈飢渴。
如果上官不給親,那就把他綁起來。
讓她好好地親吻他的全身。
她想好好地珍惜他、愛他。
小狐狸讓熱水從頭上澆淋全身,慢慢地重新整理腦袋,不斷地反詰思索。
為什麼每一段關係一定要有個名稱呢。
小狐狸也覺得在一開始就認主簽契約是很奇怪的事,怎麼可能馬上就完全臣服,那第一天就說出來也是騙人的,雖然這也是一種恥辱調教,如果是真的m,根本不需要什麼契約,那些事都是自然而然就會做的。
所以她無法與王先生有契約,她也無法臣服於他。在她的心中主人這個位置已經有了上官。
不管與誰在一起的前提是必須可以愛著上官。
如果只能選一個,她會選擇上官。
她準備要和王先生說清楚,他可以接受才再說。
因為她是自由的。

小狐狸想先跟上官談過後,再來與王先生說,一想到要和王先生講清楚就好想逃避,但是又不能不說,甚至開始期待公司人手不足以至於她必須加班不能放假,那她就不用想不和他見面的理由了。
晚上,小狐狸按照約定來到上官的住處,喝著酒等時間到才靠近。「熊熊。」
上官看似輕鬆地打招呼:「嗨。」
「剛才把上次剩下的最後一罐酒喝掉,又熱熱的。」
「怎麼突然想喝酒。」
「把它喝完啊。」
「一個大掃除的概念啊。」
小狐狸問:「熊熊還好嗎。」
今天早上上官出現的時間不尋常,不是上官也有狀況就是他有話要跟她說。
上官問:「那一方面呢?」
小狐狸說:「身體和心理呢。」
「都ok啊。」
「呵。」
上官也問:「最近睡不好啊。」
「我睡很好啊,只是總感覺都睡不夠。」
上官微笑:「呵,看樣子王先生對妳很有興趣啊。」
小狐狸低下頭。「嗯…今天想了一整天。」
「哈,等等去妳那聊吧。先這樣,我好了找妳。」上官看起來很忙。
「嗯,好。」
小狐狸回到家坐在外面的矮牆上一邊整理回憶。
一會便看見上官朝她揮手走近。「哈摟。」
「呵。」小狐狸撥撥自己剪得奇怪的瀏海,從牆上跳下,和上官一起走進她的住處。
「妳同伴不在啊。」
小狐狸開心地說:「不在回家。」
「難怪妳可以笑的這麼開懷。」上官指著她的懷裡說:「妳這樣緊緊抓著那隻熊,我可以解釋成有重大的事情要發生了嗎?」
「沒啦…」小狐狸緊張地抱著小熊熊。「我沒事就會抓著他,而且熱熱的。」
「每次心靈有波瀾妳都會緊抓著什麼,來吧,最近的波瀾是什麼?」上官拍拍大腿,往小狐狸面前的椅子一坐。
「唔。」一聽見上官這麼說,她總是不由自主地坦白。
上官說:「說沒有,我才不信,哈。我可以解釋成妳已經濕了嗎?」
小狐狸囁嚅說:「波瀾就王先生吧。」
上官點頭。「嗯嗯,我想也是。」上官一直都有在注意她的狀況。
「昨天和朋友聊天我才醒悟。」
「嗯嗯,妳朋友,小喬?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上官輕笑。
小狐狸低下頭絞著手指頭。
「嗯……有這麼不安嗎?」
小狐狸頭低得很低,下巴都快碰到胸口,愧疚地說:「又是跟不是很喜歡的人,又被牽著走。」
「嗯嗯,小喬是甚麼樣的人啊。」上官問。
「他是我第一任男友時認識的一個男生,以前常常聊,後來好像因為男友吃醋還是怎樣,有分開一段時間。」
「妳身邊這類型的異性很多吧。」
「是啊,多到突然冒出來我都不認識。」
「難怪妳說妳是太陽。」
小狐狸了抓頭皮,露出迷惑的神情:「太陽是這樣的嗎。」
上官說:「有這麼多星星圍繞,那我是黑洞,專門毀滅這些星星。」
小狐狸開心地說:「好啊,交給你了。」
「好個頭,王先生我就沒攔到啊。」
「啊。」小狐狸心虛地叫道。
「呵,感覺妳狀況很糟呢。」
「感覺應該想清楚大概要怎麼說了。」
上官抓住關鍵字:「感覺、應該、大概,呵。」
小狐狸說:「也不算太糟啦。」
「喔,那我蠻糟的。」
小狐狸瞪大眼睛看著他,擔憂地問:「熊熊,怎麼了。」
上官別開臉,往左哼氣。「哼。」
小狐狸跑到他左手,張開手說:「要抱抱嗎。」
上官轉過頭,又往右哼氣。「哼。」
小狐狸跑到他右手邊,嘟嘴說:「那親親。」
「我今晚就只回這個字,哼。」上官看都不看小狐狸一眼,哼了一聲,高高地把頭揚起來了,不屑一顧的樣子。
「啊。」小狐狸眼珠子烏溜溜地轉想該怎麼辦。「那我把你綁起來,就可以任由我親了。」小狐狸開心地拍拍手。
上官依舊不看她、不理她。「哼。」
「嘿嘿,我今天可是想了一整天。」小狐狸摩拳擦掌,該從哪裡下手呢。「要怎麼處置你,怎麼親。」
「哼,哼,放置我就好,我不介意,哼。」上官像個鬧脾氣的小孩。
好可愛,她好喜歡。
小狐狸拉著他的手搖啊搖。「熊熊。」
「哼。」
小狐狸問:「你感冒還沒好啊。」
「哼。」
小狐狸委屈地說:「害我都不能唱給你聽。」
上官總算瞄了她一眼說:「妳趕快去給王先生身體改造啦,哼。」
「啊啊啊啊啊。」小狐狸抱頭大叫,上官生氣了。「熊熊,我不要改造了啦。」
上官說:「幫妳出一張塔羅牌,鋼索上的人。」
「什麼。那是什麼,鋌而走險嗎。」上官真多才多藝,還會塔羅牌。
上官解釋:「拉起來,沒看好,就會掉進另一個洞。」
「呵呵。」小狐狸摀嘴輕笑。
上官這才轉過頭來看她:「今天思考了什麼呢?」
「思考要怎麼辦啊。」
「先換件便服吧。」
小狐狸疑惑地問:「便服。」
上官說:「熄熄我的怒火。」
小狐狸笑。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脫掉,換上一身黑色的絨毛長袖外套上衣和短褲。
突然,小狐狸聽見門口傳來扭動把手的聲音,同伴怎麼在這時回來了。
「天啊。」小狐狸叫著跑回來,拉著上官躲進角間。
上官看見她身後的人影就明白了,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好,這件,我之前穿過。」
上官也說:「還好,妳沒有穿情趣之類的。」
「啊,還好,還沒脫。」小狐狸拍拍胸脯說。
「今天格雷剛上映,妳差點也上映格雷了,還好不是腳跨在桌上掰開小穴穴。」
「嗯…」小狐狸笑著走出去,接過同伴遞過來睡不著的奶茶。
同伴奇怪地看著小狐狸。「妳今天怪怪的,妳喝酒?」
「對啊。」小狐狸拿起地上的空瓶試圖掩飾她今天不太一樣的反應。
小狐狸摀住臉回到上官身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傻笑會被發現。」
「今天妳沒搞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難得情人節的說,真可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上官這麼一說,小狐狸真的覺得超可惜。小狐狸馬上說:「我後天晚上就回家。」
「哼。」
同伴在外面探頭探腦說:「妳今天很亢奮。」
上官剛好站在角落的陰影下,同伴看不到。上官教她說:「就說妳在跟男朋友聊天啊。」
小狐狸咬著下唇,還是依言跟同伴回說:「我在跟男朋友聊天…」說完她不自主地臉紅了。
怎麼第一次覺得男朋友這個詞很新鮮。
上官笑道:「哈,怎麼特別奇怪。」
小狐狸已經語無倫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上官突然說了一句話。
小狐狸睜大眼睛:「我剛聽到什麼。」
「好驚恐喔,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叫道:「啊啊啊啊,熊熊的聲音。」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好像可以鬧欸。」
「嗚。」好想好想聽他的聲音和他說話喔,因為同伴回來這些事不能做了。「我會帶麥可風回家。」小狐狸馬上把麥克風放進背包裡。
「哼。」
小狐狸嬌聲說:「熊,我不要和他見面啦。」
她什麼都不要了,只要他。
上官將身體轉正面對她。「好啦,把正事解決解決吧。」
小狐狸正襟危坐。「啊,正事。」
上官說:「說妳今天思考一整天的結果吧。」
「嗯。」小狐狸低頭思索該怎麼說。「工作的時候一直想不通,想得好累。」
上官提醒她:「要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這個表情,搞得好像我們在吵架一樣。」
「啊。」
「嘿嘿嘿嘿嘿嘿,想不通什麼?。」
「嗯。」小狐狸低頭沉思。明明白天時想了很多,現在卻講不出來。
小狐狸一認真起來,神情就變得很嚴肅。
上官說:「微笑,要微笑。」
小狐狸困惑地說:「因為,為什麼有喜歡的人我還是可以跟其他人做,這樣就和豪三郎一樣,最後還是一樣的結果。」
「嗯嗯,好問題,可能,對妳而言,sm比什麼都重要吧。」
「明明好不容易,我終於可以盡情地喜歡。」
上官安撫她:「輕鬆點,乖。」
小狐狸抬頭,露出眩惑的眼神。「但是要怎麼辦,誘惑一直都會有。」
「那就是經不起誘惑瞜。」
小狐狸說:「最後洗澡的時候我比較清楚一點了。」
「嗯?說說看。」
「他的意思是,覺得我只是幻想,實調以後可能就會不一樣,會臣服。但我跟他說:我也有可能還是喜歡他(你)。」
「呵,所以妳跟我的關係還有進度他也很清楚。」
小狐狸搖頭。「他不清楚,因為他不來自由之丘。」自由之丘是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這裡沒有世俗的教條,赤裸裸地直接呈現人性。「他連和自己有關的都不敢看,不敢面對真相。」這點王先生比她想像中的還要脆弱,不過小狐狸也還沒遇過比上官還能坦然地面對自己的人。
「嗯…應該說,他覺得沒有必要吧。」
「嗯,也有可能。」
「因為他清楚,妳跟我還是僅止於虛擬。」
「是啊。」
「而他有的優勢,就是現實會發生的事。」
「嗯,我最後的想法是,不論如何我的想法是自由的,我屬於我自己,我甘願如何。」
上官點頭。「嗯嗯,所以我可以解讀成,妳想跟王先生就跟王先生,想跟上官就跟上官,對吧。」
小狐狸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得更清楚。「有一點那樣的意思。」
上官苦笑:「那就交給妳自己評斷摟,我就靜靜守著自由之丘了。」
小狐狸嗚咽一聲,頭趴到桌上。
她不想要這樣。
因為同伴在,她沒辦法做出太大的動作。
上官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妳也太激動了吧。」
「嗚。」小狐狸扁著嘴委屈地看他。
「到底怎麼了。」上官無奈地問。
小狐狸呼氣,甩頭。「沒事。」
「呵。」
小狐狸跑到上官身邊,拉著他的手嘟嘴說:「想,親,你。」
上官離得遠遠的。「不,給,親。」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狐狸瘋狂地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剛說完那種話,就說想親我,切。」
「啊。」
上官沉著地說:「我大概知道妳跟王先生會發生,是在妳跟他拿保養品的時候,我就大概知道會到這一步,就是親身調教的抉擇。」
「會發生。」小狐狸目瞪口呆。「是喔,想得好快。」
「這是老招啊,呵呵呵。」
「嗯…」
上官補充:「妳又提到他是業務的。小恩小惠,買妳一生。」
「嗯嗯。」小狐狸點點頭,好像是這樣耶。
上官繼續道:「而我又暫時沒辦法給妳更多,所以我馬上就有感覺,會發生。妳又是被好奇殺死的那一隻貓。」
小狐狸懊惱地說:「我好容易被影響喔!」
「所以我一直致力於讓妳自給自足,這不是叫妳跟自己玩一輩子,是不要被自己的情欲所左右。」
「嗯。」
「細節是魔鬼,衝動是野獸。妳到現在還沒出大事,真的運氣很好。所以比起妳的快樂,我更在意的是妳的安危啊。」
「啊。」小狐狸呆呆地望著上官。
「而這兩件事,是有辦法並存。就是,慎選妳的對象,假如,妳今天被王先生調教,有了,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上官問。「生也好,不生也好怎麼走,都是一輩子的傷。」
「嗯。」小狐狸皺眉,這些雖然想過,卻沒當一回事,她總是這樣任性。
「在我們見面之前。我沒辦法保證妳的安危的話,我是沒辦法跟妳爸媽見面的,妳想著眼前,我想著未來,僅止於此而已。」
她好像聽見什麼了。
那是她不敢去想像的未來。
小狐狸感動地看著上官,乖馴地點頭說:「嗯,好。」
「好什麼。」上官無奈地看她。「哈哈哈哈哈,妳這個表情到底是快樂還是難過啊。」
小狐狸答應說:「我會照顧好自己,保護她。」
上官問:「她?妳也要分裂了嗎,哈哈哈哈哈。」
「早就分裂啦。」
上官說:「那就麻煩妳管好容易被牽著走的那一個。」
內部的小狐狸說:「嗯。」
「相對的,妳做出了選擇,我也可以做出選擇。」
「嗯,好。」但在心中的小狐狸吶喊不要。
「所以,呵。」上官撇嘴笑說:「說沒有怨言也是騙人的,畢竟都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了,手機裡照片也快塞爆了。」
是說她的計謀得逞了!?
小狐狸露出舒心的表情。「我知道了,你的想法。」
「呵,那,我的想法是?」
她摸著胸口說。「我放心了。」
她之前會那麼不安定,是因為不確定上官的想法。
上官說:「我想,妳決定的事,沒有人可以阻擋吧,誰也不能,包括我在內。」
「嗯。」小狐狸點頭,她看著他說:「你很重要。」
「但不是絕對,呵。」上官問:「知道王先生的住處嗎。」
「知道啊。」
「我看看。」
小狐狸伸出手指比向王先生的住家。
上官隨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專題啊,專為一個喜好所辦的。」
「但他好像也沒用其他的,我想。」
上官瀏覽了一會,點頭說:「嗯嗯,大致理解了。」
「嗯。」小狐狸相信上官的觀察力。
「可惜沒有他的臉可以看,哈。」上官看著小狐狸說:「呵呵,不要那麼凝重啊。」
「啊。」小狐狸手掌覆蓋住臉頰,她又在不知不覺中洩漏自己的想法。
現在的她非常在意上官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失去了他。
「妳沒作出決定之前,我甚麼都不會做啊,呵,搞得好像已經生離死別一樣,哈。」
「和你分開是我最怕的事。」小狐狸哭喪著臉。
「這句話我要解讀一下,哈。因為說這句話的人,可能要跟另一個主見面,哈。」
「所以。」
「所以?」
小狐狸說:「我會盡量不讓這件事發生。」
「其實妳心裡的期望是,我對這件事完全不在意。」
「一開始是這麼以為。」小狐狸說。「因為我不是很確定。」
「妳可以給其他人調教,然後我完全不會在意,這才是妳的希望吧。」看著她慢慢扭曲的表情,上官無奈地說:「不可以哭喔。」
小狐狸頭一甩,馬上換上笑臉。「我要在你面前哭給你看,就留到那時候吧。」
「那我想,最好的回擊就是,淡淡的說,我不在意。」
「啊啊啊啊啊。」小狐狸摀著耳朵叫道。「不要說啦!」
「別忘了。我可是養了一隻真正的怪獸,負責處理這種事的,哈。」
小狐狸鳳眼一瞇,目光直射他心中的那隻野獸,她舔舔嘴唇,露出飢餓的模樣:「好想吃。」
上官大笑:「哈哈哈哈哈。」
「上好的肉。」愈想愈嘴饞。
「欸欸欸,妳同伴不是在嗎,節制點,呵呵。」
「唉唷。」小狐狸跺腳。「嗚,我,都沒手淫好幾天了。」
「怪我???感冒又不是我願意的。」上官很無奈地說
小狐狸嘟嘴說:「對啊,要補償我。」然後再輕聲地叮嚀:「感冒快快好喔。」
上官瞪著她說:「誰知道我感個冒,妳差就被別人牽去調教了,呵。」
「不跑啦,在這裡。」小狐狸微笑,溫柔地凝視著上官說:「我甘願。」
上官瞇眼說:「我存疑。」
「你可以看著。但要不時,親一下,抱一下,補充一下能量,我就能自給自足。」小狐狸大膽地說出心中的願望。
「有點麻煩啊,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慌張地說:「哎,那不要好了。」她自己來。
上官微微一笑說:「我在思考,呵。」
「說吧。」
「妳期望聽到我說什麼?」上官問。
「沒呢。」小狐狸搖頭。「期望聽到你思考的。」她不想聽他說從她心中反射的願望,她只想聽他內心真正的想法。
「呵。」上官突然問了一個牛馬不相干的問題:「明天,早上要吃什麼,呵呵呵呵。」
小狐狸愣了一下,還是回答:「同伴的麵包。」
「或許問題回到,小喬所說的,妳又要跟不喜歡的人見面這一點吧。」
「嗯。」
上官看著她的眼睛說:「我願意給妳能量,也願意如妳所說的,給妳所需的,陪著妳。」
小狐狸目瞪口呆地看著上官,都快哭了。
上官認真地說:「但我在思考,怎樣可以給妳保護自己的能力。」見小狐狸傻住的表情,上官在她面前揮手,稍微大聲說:「聽到了齁,不然被怎樣都不知道。」
「啊。」小狐狸忽然醒悟過來的樣子,她露出最燦爛的笑容說:「好。」小狐狸告訴上官也告訴自己:「我自己要再堅強點。」
上官問:「妳後天回家啊。」
「嗯啊。」
「那到時再補償妳瞜。」上官朝她伸手:「那我的稿費哩。」
「我,不見面啦,就來拍照。」
上官問:「我這樣算不算剝奪妳的快樂啊。」
「你就是我的快樂啊,喜歡著你我很快樂。」小狐狸赤裸裸地表白。
上官問:「如果我死了怎麼辦。」
一想到那種場景,小狐狸就悲傷地不能自抑,她搖頭說:「不要。」她無法想像沒有上官的日子,她不想再失去他。小狐狸難過地說:「所以…不能。」
上官無奈地說:「又不是妳說不要我就會無敵一輩子。」
「我都還沒吃個夠,不准。」小狐狸橫眉怒目地說。
上官提醒她:「妳同伴在,節制點。」
「很餓耶!!!都已經在幻想把你綁起來。」小狐狸恨不得現在就把上官全身扒光,啃得連骨頭都不剩。
「切。」上官搖頭說:「怎麼可能是妳綁我,當然是我綁妳啊。」
「你說過,很有可能逆推。」小狐狸眼珠子一轉。「呵呵,我想到,我幼稚園還是小一,就會自己把自己綁起來鞭打自己手淫。還被我媽發現。」
上官無語。「我開始有點好奇妳的前世今生了,妳媽怎麼說???」
「就叫我把衣服穿上,還找到我藏在角落的衣服和內褲,就這樣默默的,以後我就不太敢做這件事。」
「然後妳爸說“不愧是遺傳”,搞了半天,妳媽是女王,妳爸是…」
小狐狸承認說:「是啊,所以我很怕女S,覺得都超像我媽的。」
「原來妳是瘋狂假面啊。」
小狐狸搔頭不確定地說:「頭戴內褲的嗎。」
「哈哈哈哈,妳真的看過啊。」
小狐狸皺眉。「那個好奇怪。」
「漫畫還蠻好看的,我國小在看的。」
「是喔。」男生都喜歡看那個嗎,番犬也喜歡。小狐狸問:「好看的點是?」
上官微笑。「呵,感冒這幾天,我在想,妳師兄的事。」
「嗯,是喔,想到什麼。」
上官說:「突然坦白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坦白。」小狐狸問:「你接近我那件事嗎。」
「嗯嗯。」
「但。」小狐狸對他的態度不會變。
「因為仔細想想,我第一次虐人,大概是在五年前,哈哈哈哈哈哈。」
「是喔。」小狐狸算了算五年前是…「嗯嗯,天生的嘛。」
「我甚麼都馬是天生的,稍微整理一下,就專業了。」
「沒關係,我幼稚園就會自虐了。」
「所以我會開始思考。」
「嗯。」
「嗯…」上官沉吟著說。「該怎麼說呢,好像,就只是個色情狂,什麼都可以,哈。」
「對我來說還好啦。」小狐狸從來不覺得上官色。
「除了男男。」上官很認真地說:「真要來的話,我一定要當一號,我沒辦法接受給人插這件事。」
「嗯。是喔,但是,」
上官狐疑地看著她:「妳好像很失望,是怎麼回事。」
「我也蠻想插看看你肛門,綁起來。」小狐狸興奮地說。
「靠杯喔!!!!!」上官馬上罵道。
小狐狸露出紅唇的媚笑,不懷好意地將他全身掃了一遍。「探索,你的,有感覺的點。」
上官忽然感到背脊一陣寒意。他很快地說:「底線嗎,不用探索了,這就是我的底線。」
「這樣啊,那如果一邊口交一邊插呢,還是用舌頭深入。」
「啥?」上官領悟過來。「喔喔喔,那個喔,那個我有玩過。」
「嗯?感覺。」
「還蠻……特別的。」
「呵,A片到這裡男主角不是都很亢奮然後就射了。」
「妳不要亂學a片。」上官無奈地說。
「是喔。」那她要看什麼學。
「是真的還蠻爽的啦。」
小狐狸嘿嘿壞笑道:「我會想盡辦法。」
上官抬高下巴說:「我會先讓妳癱平。妳不是第一個打我後門主意的。」
「一定要,讓你射出來。」小狐狸有鼓勢在必得的氣魄。
「呵呵,不可能,妳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有這個打算的人太多了,成功的一個都沒有。」
「嘖。」小狐狸握拳說:「這是我的目標。」雖然不一定能夠馬上達到,但她會朝著這個目標努力。
上官瞇眼:「這點我還有自信。」
小狐狸手指玩著髮尾巧笑道:「應該還沒有人把你綁起來過吧。」
「想綁我的,都被我綁起來了,領帶真的是好東西。」
小狐狸問:「你沒事會繫領帶啊。」
「我會帶著領帶準備綁人。」上官目露精光說。
小狐狸恐嚇道:「你就不要有沒注意的時候。」
「沒欸。」上官老神在在。
「是這樣啊…」對於這樣的上官,小狐狸垂涎三尺。「我又開始流口水…」小狐狸兩手捧著奶茶滿足地一口接著一口地喝。「睡不著的奶茶。」
「還喝得很開心!!!!!!」
「啊啊,應該可以,睡得很好吧。」小狐狸想,因為有上官在。
「典型的不計後果表現,是不是很像。有奶茶欸,先喝了吧;有主欸,先給他虐吧。」
「最近想喝,奶茶就出現。」她仰頭飲下最後一滴奶茶。
上官說:「妳趕快想中樂透,中了記得分我。我們可以打造全台最大付費sm中心。」
「哈,我都沒在買。」
「等於今天沒稿費可以看就是了,害我滿心期待。」上官輕嘆。
小狐狸笑盈盈地問:「你猜,我有沒有穿內褲。」
上官連看都沒看就說:「唉,沒,我不用猜就知道。」
小狐狸很訝異:「…耶,我有時候也有穿耶。」
上官聳肩:「但我知道妳現在沒穿啊。」
「嗯……」她真是裡裡外外全被上官摸透了呢。
「哈哈哈哈哈哈。」上官大笑之後又轉過臉哼了一聲。「哼。」
小狐狸馬上緊張了起來,拉著上官的手叫道:「熊。」
上官看了她一眼說:「那妳猜猜,我有沒有穿。」
「你…」小狐狸認真地思索了一會說:「有穿。」
「白癡,當然有啊,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緊緊地抱著小熊熊笑著。
上官指著她懷裡說:「熊快死了。」
小狐狸說:「那我抱著熊熊來睡了。」
上官點頭,看著她說:「需要能量時,就跟我說,有時可能比較忙,沒時間主動給妳灌溉。」上官的眼神很認真、語氣好溫柔。「但是,妳不要怕惹我討厭,需要時,就跟我說。」
小狐狸雙手摀著臉,又快要哭了。
「嗯,因為,有時,我也需要,呵。」上官輕輕地說。
原來上官也需要,其實這些她都知道,只是不敢去期待。
小狐狸大聲說:「好。」
「好久沒看到新照片了,好悶啊。」上官叫道。
「啊,好啦。」
「好啦的意思是。」上官瞇眼看著她四處張望,像是在找什麼的樣子,馬上明白她的意圖。「別看了,不要冒險,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說:「我本來在想要去角落嘛。」
上官搖頭。「Nonono。比起我,妳的自身安全更重要。當我把妳綁起來鞭打的時候,我更注意的是妳的安全,這才是一個主該做的。」
「嗯,在最危險的時候保護她。」
性虐本來就很危險,但是在危險的邊境保護對方,這就是SM。
這點在他們剛認識的時候上官就說過。
「是的,尤其是sm這件事。」
「嗯。」
上官說:「快睡吧。」
小狐狸跑到上官身邊,墊起腳尖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笑著說:「熊,晚安。」
「晚安,祝妳有個好夢。」
小狐狸凝望著他說:「你也好好休息。」
「嗯嗯。」上官點頭。
小狐狸和小熊熊一起進入被窩,滿足地閉上雙眼。
本來對情人節不屑一顧的小狐狸,
覺得這次的情人節,真是太棒了。

20150213,14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