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人體中國結

為什麼這麼幸福了,還是會不安得睡不著,還是會從睡夢中驚醒。

算準時間,小狐狸藉著確認回憶的正確性這個理由跑去找上官攀談。
上官問:「妳同伴都不會覺得奇怪妳在寫什麼。」
「等等,」小狐狸伸出一隻手阻擋申明:「我已經回家啦。」
「喔喔喔,不是後天嗎。」
「那天的後天就是今天啊,14號的後天。」
上官搔頭。「跨夜的工作就是這樣,常常搞不清楚今天是那一天。」上官草草收拾,一會便來到小狐狸的房間,他環顧四周。「還是這個房間習慣,呵,好久不見。」
「你不是在工作啊,我以為你在忙。」
「還好,」見小狐狸笑咪咪的樣子,上官說:「呵,這麼開心啊。」
小狐狸笑盈盈地說:「很開心。」感覺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這樣。
「怎麼這麼開心,分享一下吧。」
「啊,看到你就開心。」小狐狸邊說邊摸著身後的大熊熊。
「是喔是喔,妳幹嘛一直性騷擾那隻熊啊。」
小狐狸笑:「這樣以後也可以騷擾你。」
「這算預習嗎。」上官無言說。「熊的毛已經禿了。」
「他會掉毛耶,很會掉。」
「被妳摸的,呵。」
小狐狸說:「比較想抱你。」大熊熊只是上官的替代,因為無法觸及真正的他,所以她依偎在大熊熊懷裡。
「我沒有這麼多毛給妳摸。」
小狐狸眼睛發亮,喜孜孜地說:「我知道有個地方有。」
上官揚眉:「妳又知道有了,妳有嗎?」
小狐狸張大嘴巴。
「對吧,呵呵。」
小狐狸問:「你也有剃毛喔。」
「秘密。」
「噫。」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小狐狸東摸西摸。
「呵,妳怎麼又坐立難安了,嗯?」
小狐狸說:「沒事。」
「沒事?還是沒濕?」
小狐狸想了一下。「沒有吧。」
「吧?那就是有了。」
小狐狸歪著腦袋說:「我不知道啊。」
「妳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妳不知道誰會知道呢?」
小狐狸低下頭,將手伸入內褲用手指在洞口一探。「沒有很濕,應該是正常狀態。」
「原來如此,多久沒手淫了?」
「是啊,上次,是什麼時候。」小狐狸傾頭想。
「問我?」
「都想不起來,但我記得,我有的話有跟你說過。」
「呵,妳有穿內褲?」
小狐狸眨眨眼。「你要猜猜嗎。」她上半身只穿一件長袖運動服,下半身沒穿褲子,但上衣剛好遮住重要部位。
「嗯……沒有。」上官目光變得銳利。
小狐狸故意問:「沒有嗎。」
「妳不打開我怎麼知道?」
小狐狸看著他,笑著緩緩將腿張開。
上官點頭。「嗯,我猜對了。」
「好厲害。」
「開玩笑,呵呵呵呵。」
小狐狸嘟嘴說:「我也是有可能穿內褲啊。」
「但我知道妳現在沒有啊。」
小狐狸將上衣下擺往上拉至下巴。「你幫我看看,有沒有變大。昨天我摸感覺變小,今天又覺得還好,到底有沒有咧。」
上官仔細地觀察:「嗯,有大一些啦。」
小狐狸訝異:「真的嗎。」
「施主,這個問題只有妳自己能解決了。」
小狐狸放下衣服,隔著衣服揉著自己的胸部。「我覺得,應該是,有變軟,因為我有按摩。」
「嗯嗯,簡單來說,妳肉鬆了。」
「不是啦!!!」小狐狸激動地叫道。
上官搖頭嘆氣:「唉,不到三十,唉。」
小狐狸一手一邊掐著自己的胸乳。「唔,軟軟的不是比較好摸嗎,而且只有胸部軟啊。」
「依照這個速度,四十歲應該可以到膝蓋,垂到膝蓋。」
小狐狸皺眉。「我應該不會長那麼大吧,我還是維持平胸比較好喔,就不會下垂了。」
「也是啦,妳也可以不要吃飯,這樣就不會餓死了,呵呵呵呵呵,看妳自己瞜。再者,這種事也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出生那一刻就決定好了。」
「嗯…是喔。」
「基因啊,可以努力,但不能抗拒。」
「喔喔。」小狐狸愣愣地點頭。
「呵,妳也蠻特別的,妳大概是我唯一一個胸部沒感覺的女生。」
「是喔。」
「我碰過的,朋友裡面的,妳可能是第一個。」
「嗯嗯。」
「恭喜恭喜。」
小狐狸想像著說:「如果是你摸可能會有一點。」
上官問:「一點痛嗎?」
小狐狸吐舌道:「一點感覺。」
上官瞇起眼:「可能不是一點喔。」
小狐狸問:「其他人胸部都很敏感啊。」
「嗯嗯,還蠻敏感的。」
小狐狸歪著頭想了一下。「無法想像。」
上官無言道:「妳的狀況我比較無法想像。」
小狐狸再問:「可是,那,為什麼你會比較難射呢,是很難有感覺嗎。」
「好問題,我也不知道,哈哈哈哈哈。」
「是這樣啊。」
上官問:「為什麼妳胸部這麼小呢?」
小狐狸叫了一聲:「啊!」
「一樣的道理,這都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也不是沒感覺,該怎麼說呢。」上官認真地想了一下,又無奈地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小狐狸再問:「可是那你有射和沒射的感覺不一樣吧。」她現在在事先收集上官的身體資料。
「不一樣啊。」
「一定會有比較容易有感覺的…」
「妳這是一直在鼓勵我開發後門嗎。」上官警覺道。「太明顯了。」
「哪有。」
「哪沒有。」
「啊!」小狐狸搖搖頭,一副很無辜的樣子。「我只是在…」
上官接道:「只是在想像,把我綁著,拿按摩棒插我屁眼,然後叫我舔妳的腳趾。」
「想把你榨乾,吸精補陽。」小狐狸笑說。「剛好我有很多玩具。但重點是,你會想嗎?」
「痾…想什麼?」
「你剛說的。」
「有猜到。」
「猜到什麼。」
「妳有這種想法,妳想的是想當一次主看看。」
小狐狸困惑地說:「但是,我並沒有很想要像你說的那樣,我只是想看你瘋狂的樣子。」她想他快樂。「前幾天啊,突然冒出一個人和我說話,就是個討打的男m,一直在問我想不想打人,試著聊一下,雖然有激發一點我的S魂,但是我沒什麼感覺啊。」
上官說:「好熟悉的劇情。」
「是嗎,你也這樣過嗎。」
「我朋友也碰過類似的狀況,也是來討打。」
「喔喔,你也蠻多各式各樣的朋友。」
上官笑得很曖昧。「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只是大家習慣有奇怪的事就來找我。」
「而且都已經跟他說我是m,還硬要我作S。」
「呵,有一些男m真的很奇怪。」
「怎麼奇怪。」
「他們希望有一個不可能的人來虐他們,比如,妹妹。」
「是喔,這是反差嗎。」
「嗯嗯,一些比較權威印象的,他們反而不喜歡,但他們喜歡。」
「我遇到那個男m是喜歡強迫、絕望感,所以我大概知道他的感覺。」
「強迫,絕望感……」上官無語。「叫他去荒島求生啊。」
小狐狸大笑:「哈哈。」
「妳呢。」
「什麼。」
「妳喜歡甚麼樣的虐呢。」
小狐狸說:「你不是都知道了嗎。」
「想聽妳說啊。」
「是喔。」
「嗯嗯。」
小狐狸還是認真地想了一下說:「強迫,多人,刑…這些大概,其他也有沾到一點點,但都是幻想,我沒真正做過。」
「什麼都想玩一下啊。」
「因為SM不是有分很多種嗎,我覺得我沒辦法單獨歸一類,只能說這個%多少。」
上官點頭道:「嗯嗯,應該說,妳是跟隨型的。」
小狐狸也說:「是啊,心理的比例比較重。」
「應該說,主希望妳怎麼做,妳什麼都願意做。」
小狐狸承認:「會有這種傾向。」
「這也是妳可怕的地方,好的主帶妳上天堂,碰到不好的主……」上官沒再說下去。
「是喔。」小狐狸理解他想說的。「但是,我一段時間就會去思考。」
「嗯?」
「像黑夜,我剛接觸沒多久,不到一個禮拜吧,我說我要走了,因為覺得這不是我要的,可是後來又喜歡他,又跑回去。」
「嗯嗯,所以,與其說妳喜歡sm,不如說,妳喜歡的是人。」
「嗯…但是給喜歡的S那發揮出來m魂的更大。」
上官分析:「嗯……應該說,對於愛情,妳是極端的犧牲奉獻型吧,但前提是,對方是妳喜歡的人。」
「嗯,因為我的個性本來就這樣。但我也很隨遇而安,不太會委屈自己。」小狐狸也很清楚自己的性格和會造成的結果。
「這本來不是壞事,做點心靈建設、道德圍籬就好。」
小狐狸傾頭問:「道德圍籬要做什麼。」
「但這種狀況一牽扯到sm一切就都變得很可怕了。」
「是喔,也是。」小狐狸低頭張望。
上官問:「怎麼了,有東西掉出來嗎。」
「覺得腳癢癢。」小狐狸東張西望找。「討厭,好癢,蚊子叮我屁股。」
「真識貨。」
小狐狸伸出長腿勾引蚊子,準備打死牠。
上官微笑。「呵,冷嗎?」
「今天蠻溫暖,聽說明晚要變冷。」
「真的假的。」
「是啊,爸爸說的。」小狐狸說:「爸爸也感冒耶,你們同時。」
「呵,痾……其實,我就是你爸。」上官瞇眼認真地說。
小狐狸大笑出聲。
上官看了一眼門。「妳媽要來罵人了。」
小狐狸摀嘴看著門口。「對齁,我笑太大聲。」
「是啊。」
「啊啊,應該沒事…」
上官說:「去換件衣服,運動服有點看膩了。」
然後小狐狸便站在衣櫃前苦惱,最後選了一件長版白色毛衣。
回來時,上官眼睛睜大。「這件好看欸。」
「這件竟然比運動服短,屁股涼涼。」小狐狸不自在地一直想將衣服往下拉,下半身什麼都沒穿,只見兩條纖細光滑的大腿。
「我看看。」上官瞇眼看著她一會,令道:「站著,慢慢把下擺拉起來。」
小狐狸依言緩緩拉起上衣下擺,露出無毛的陰部,她害羞地又放下。
「呵,好像小學生,哈。」
小狐狸笑著回到上官面前。
「呵,妳很開心的樣子。」
小狐狸笑咪咪地說:「開心。」她問:「這件下面要配什麼呢。」
「這就很好啊。」
「總不能穿這樣出門嘛。」
「也是喔,熱褲吧。」
小狐狸問:「緊身的那種喔。」
上官不太確定地說:「應該…吧。妳穿這樣感覺不錯欸。」
小狐狸坐在椅子上不斷扭來扭去,一想到上官正在看著她,就坐立不安。
「呵,急著把腳打開啊。」上官微笑問:「有感覺。」
小狐狸紅著臉說:「想著你才有。」
「想著我什麼。」
小狐狸看著他說:「你的存在,你的視線。看不到,就用想像。」
忽然有來電,上官接起談了一下,掛斷後對小狐狸說:「我忙一下喔,我出門一下,回來找妳。」
小狐狸笑著點頭說:「好,你忙。」上官忙的時候小狐狸會乖乖的。
「嗯嗯。」
小狐狸一個人靜靜地在房間裡整理回憶,一會便感到睏意,上官還沒回來,她想再多做點事,但是愈來愈冷,最後小狐狸爬到床上,依偎在大熊熊的懷裡,抱著他想著上官。她相信這時候睡著上官可以理解的,但是她會想他,就這樣靠在大熊熊的胸前迷迷糊糊地睡著。
上官回來時,見她正以奇怪的姿勢昏睡。
小狐狸一會才發覺上官的氣息。
上官已經在一旁看著她好一會了。「醒啦,累了。睡了就好好睡吧,想睡就睡啊,看妳這樣子,讓我罪惡感很重。」
「一點愛睏。」小狐狸看著他露出燦爛的笑容說,同時感到愧疚,她不想讓上官有罪惡感。
上官說:「累了就休息啊,我們有的是時間聊。」
小狐狸點頭說:「好。」
「這樣睡腰不會扭到嗎。」
「我睡的時候會躺下去啦,只是剛剛想抱。」
「呵,妳今天有上班一天了,難怪妳會累。」上官忽然疑問:「妳到底算白還算黑啊。」
小狐狸說:「黑吧。」
「看起來很白啊。」
「呵呵,我也不知道呢,可能你要親眼見過。」
「但我確定,妳下面的顏色。」上官目露精光說。
「…這個就不會看錯。」
「妳彌留了,去睡吧,一整個呆滯。」
小狐狸看了他一眼說:「那我去睡覺囉。」
「嗯嗯,等妳睡飽了再說。」
小狐狸說:「熊,晚安,你也辛苦了。」
「難得休假呢,好好休息,最起碼要睡飽一天。」
「好,有很多事想做,醒來應該就會起來了。」
上官笑著說:「期待妳用稿費跟我說早安。」
小狐狸笑著跟他說再見:「熊熊晚安。」
「晚安。」

隔天小狐狸醒來賴床了一下,起床著手準備,她要將自己綁起來,送給上官。
待一切就緒,她才上官。「早。」
「早,剛睡醒啊?」
「已經忙一陣子了,等等喔。」
小狐狸脫下外套,展現剛綁好的的龜甲縛。小狐狸穿著昨天晚上的白色毛衣,下半身沒穿。
上官揚眉。「這麼厲害。」
小狐狸吃吃地笑:「我在玩人體中國結,龜甲縛還蠻簡單的。」
「是啊,其實不難。」上官瞇眼:「換件上衣看看,白色的衣服配白色的繩子,不顯眼。嗯嗯,換制服襯衫,有名字的那一種。」
「嗯嗯,來試試。」小狐狸聽話地換上制服,把自己綁好到上官面前給他看。
上官微笑。「呵,感覺妳繩子的細節掌控的不是很好,呵。」
小狐狸問:「你是說調整那個位置啊。」
「沒。」
「我今天才算正式第一次玩啊。」
「就新手自縛來說,妳已經表現的很不錯了,呵呵呵呵。突然有點好奇,下體那邊妳是怎麼處理的。」
「嗯…」小狐狸張開腿,只見一個繩結正好卡在私處的部位。
「呵,怎麼突然之間多了內褲。」
「哈哈,我也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內褲啊。應該被我弄濕了。」
「呵,真的?我看看,內褲底部牽絲嗎。」上官瞇眼。
小狐狸脫掉看。「濕掉又乾掉,只剩一點痕跡。」
上官問:「只有妳一個人在家?」
「爸媽在樓下,剛才我門開開就在綁繩子,爸爸從門外走經過,我在心裡吶喊不要進來。」
上官說:「去鎖門,乖。」
「呵,好啊。」小狐狸說,乖巧聽話地將房門鎖上。
「別讓林叔叔難過。」
小狐狸大笑:「哈哈哈。」
「呵呵呵呵。」
「可是有一些是綁人的,手綁在後面那種就比較難自縛。」
「嗯嗯,改天我幫妳。」
小狐狸笑著說:「不是我綁熊熊啊,哈哈。」
「我們可以先打一架,贏的綁,輸的被綁。」
小狐狸嘟嘴說:「我一定打不贏你啊…」
「妳上次那件黑上衣蠻適合縛繩的。」
「好啊。」小狐狸很有行動力,馬上換上衣服,綁好龜甲縛,給上官看,這次她把內褲脫掉了。
「嗯嗯,不穿內褲會痛?」
小狐狸用心感受身體傳來的感覺。「別拉太緊是不會。」
上官說:「腳打開。」
小狐狸咬著下唇,在他面前緩緩把腿張開。
上官眼尖指出:「小穴濕了。」
「嗯…」小狐狸低頭輕輕應聲。
上官再令道:「把穴拉開。」
小狐狸將陰唇拉開,繩子便陷進去了,就像是用小穴夾住繩子。
小狐狸低喘。
「有感覺?」上官問。
「現在會摩擦到。」小狐狸不安分地忸怩亂動,一移動,便感覺到繩子摩擦陰蒂。
上官看著她說:「呵,好漂亮。」
小狐狸害羞地臉紅了。
上官繞著自縛綁著的她問:「如果我現在抓著繩子扯動會怎樣呢。」
小狐狸輕喘:「會好想要你。」
上官拉起繩子往上扯。
「唔…」小狐狸皺起眉頭低吟。感覺到繩子都陷進肉裡,下體濕濕…熱熱的…流出的水也把繩子也弄濕了…
上官把她的手綁在後面,他從正面提起…
「啊…」小狐狸叫出聲,她的大腿不安分地磨蹭。「好想要…」
就這樣綁著繩子。上官將跳蛋塞入她的小穴,摳著前方小狐狸最敏感的地方,從後方進入她的後庭。
高潮兩次後。小狐狸便急著解掉身上的繩子,叫道:「那個地方好火辣。」
「真夠濕呢,呵呵。」上官從後抱著她在她耳邊說。「這一段看妳要怎麼寫。」
小狐狸吃吃笑說:「我就…略過…」
「略過?」上官揚高尾音。
小狐狸吃吃地笑。「看來繩子一段時間也要洗。」
「是啊,繩子不止要洗。」
「好像還要煮嘛。」
「還要上油跟煮。」
「啊。」
「不過這是針對麻繩啦。」
「嗯嗯,我這個應該不用…洗一洗就好。」
「煮還有一個作用,消毒。」
「嗯嗯。」
「嗯嗯,記得陰乾喔。」
小狐狸愣愣地點頭。「是喔。」
「曬了會硬。」
「嗯嗯,好。」
「妳可以曬到差不不多了,再移動到陰涼的地方讓它乾,然後…可以考慮買罐潤滑油。」
「還要潤滑油啊。」
「保護一下,因為妳下體有直接接觸,所以上點油可以避免受傷,其他有衣服保護的地方就還好了。」
小狐狸問:「嗯,繩子用的潤滑油嘛。」
上官無語道:「人用的。」
「是喔。」
「嬰兒油也可以。」
「嗯嗯,好。」
上官意外地對繩子的處理還有研究,但對初學的小狐狸很受用。
「呵,那以後可以綁著上街了。」
小狐狸吐舌問:「為什麼還是很嘴饞。」
「呵。是想吃還是想要?」
小狐狸磨牙。「很想咬你。」
「我肉很硬不好咬。」
「就是這樣才好咬,哈哈。」小狐狸舔著嘴唇說:「先舔得濕濕的再咬。」
上官輕笑:「呵呵呵,打贏我就給妳咬。」
「唔…一見面就咬。」
「妳打輸的話,我就讓妳用狗爬式趴在床上,讓我用假陽具插。叫出聲、手腳離開位置都要處罰。」
「嗚…」小狐狸嘟噥。「…我有贏的機會嗎。」
「那我會一手抓玩具插妳,一手把手指摳進妳的後庭。」
「好讓人受不了。」只是這樣小狐狸又想要了。
「呵,嗯嗯,我瞇一下。」
「好,快睡吧。」

夜晚時分,上官才出來露臉。「早安。」
小狐狸開心地朝他飛奔。「熊。」她看著窗外的天色烏漆媽黑。「早嘛!?真早。」
「早啊,呵。」上官說:「這個時刻是我一天的開始。」
「嗯,也是。感覺你都睡兩三個小時而已啊。」
「這樣都被妳發現。」
小狐狸得意地露出銳利的目光。「我今天也瞇一下,起來你已經起床一陣子了。」
「哈哈哈哈哈,綁著睡嗎。」
「沒啦,不過有又手淫一次。我把繩子拿去洗了,就晾在曬衣服那裡,爸爸應該有看到。不過童軍繩好爛,已經有點鬆脫了。」
上官汗顏。「故意的嗎。」
「沒關係,如果他問我有辦法回。」
「請回回看。」
「呵,我綁東西的啊,髒掉了。還好啦,我爸媽不太會追問。」
「試問,什麼東西是綁了之後要放開的。」
「然後就趁這個機會脫殼。」
「被鞭打嗎。」
「同性戀公開叫出櫃,SM公開叫脫殼。」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妳已經脫了吧。」
小狐狸眼珠子轉了轉,找話題問:「三隻小熊不會衝突嘛。」
「不會欸。」
「是喔。」
「衝突的時候也不是在有外人在的時候啊。」
「原來是這樣。」小狐狸想像著。「腦袋裡面打架。」
上官說:「比較像,馬後炮,哈。」
「哈,嗯嗯。」
「嗯嗯,去換件衣服,乖。」
小狐狸的眼迷離。「要便服還是特殊的呢。」
「怎麼,妳有特別的想法嗎?」
「唔,因為便服我快不知道穿什麼了。比較好看的你都看過了。」
「哈。是喔。」
「是啊。」小狐狸換件美式上衣。
「嗯嗯,這樣也不錯啊,休閒風。」上官問:「會冷嗎?」
「不會。熊熊感冒好啦。」
「呵,好啦,早就好啦。」
小狐狸笑咪咪。
上官說:「妳爸也好了對吧。」
「還有咳嗽。」
「嗯嗯,怎麼又坐立難安,怎麼了,哈。」
小狐狸挪動屁股。「你看著就會這樣。」
「是這樣喔,濕了?」
「嗯,沒啦。」
上官思索道:「呵,是不是該讓妳濕呢。」
小狐狸雙手放在嘴邊呵氣。
「已經開始暖手了啊。」
小狐狸問:「拜拜的時候你會想什麼嗎。」
上官說:「世界和平,妳呢。」
「腦袋一片空白。」小狐狸說:「最後才會想:保佑大家平安,就這樣。」
「呵呵呵,心誠則靈。」
「嗯,無所求。自己努力。」
「也是,」上官眼尖地發現。「今天有穿內褲呢。」
「剛才應該先讓你猜。」
「我猜有啊。」
「可是剛才我有露出來。」
「有嗎,有嗎,有嗎。」上官說了三次。
小狐狸弱弱地說:「有啊…」
「只注意到妳奶頭有露出。」
「是喔。」
「呵,好像總是硬的。」
「不一定是興奮才硬。」小狐狸說:「小時候,我很喜歡玩爸爸的乳頭,抱著睡的時候,我覺得把他摸得硬硬的很好玩。」
「……」上官無言了。
「所以變成,現在很喜歡玩男生的陰莖。」
上官接道:「然後長大才發現會硬的不只是奶頭,呵。」
小狐狸笑嘻嘻地說:「把他玩得硬了,軟了又摸硬,這樣無限輪迴。」
「好虐啊。」上官皺眉。
小狐狸笑呵呵。「聊著聊著,我的手就會放在那個地方。」男人的陰莖是她的玩具。
「是喔,然後呢。」
小狐狸眼中閃動著淘氣頑皮的光芒。「然後就開始玩啦。」
上官問:「怎麼玩。」
「把他搓硬,不夠再把他舔硬,然後就跑掉,等軟掉再回來玩。」小狐狸笑嘻嘻地說。
「難怪妳每任男友都離不開妳。」
「是因為喜歡被玩嗎?」
「反差啊。妳看起來很文靜,結果興趣是玩別人老二,有這種興趣又長得漂亮的女人不多呢。」
「是喔…」小狐狸歪著腦袋。
「嗯嗯,怎麼,妳有碰到同好嗎?」
小狐狸嘟嘴說:「碰到也不跟你說。」
上官說:「妳妹啊。」
「捏,沒發覺。我懷疑她們是處女呢。」
「啥?怎麼會這麼懷疑。」
「因為她們交往的對象都是佛堂的啊,而且我妹正經八百的。」
「佛堂沒說要禁慾吧。」
「是沒有,不過她們從沒跟我聊過這個,反而是會叫我還是我男友要小心要避孕。」
「呵,立場顛倒了。」
「嗯啊。」
上官問:「妹妹們跟妳感情好嗎?」
「現在好點,但是我也沒有很常跟她們說話,她們兩個感情比較好。」
「這是一定的。」
「國高中的時候我都覺得她們好吵。」
上官大笑:「哈哈哈哈哈。」
「那時候我看什麼都不爽。」
「感覺得出來。」上官點頭,說:「人生中,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原因的,都是為了成就往後的那個人。」
小狐狸也點頭。「嗯,現在會這麼覺得了。」
「不錯啊,長大了。」
小狐狸說:「搞不好這樣才會遇見你。」
「有可能喔。」
「我太正常就遇不到了。」
「應該是。」上官自問自答。「透過光頭亮嗎,不可能,哈。」
小狐狸也笑出:「哈。」
「然後在我身邊變得正常,哈。」
「嗯。」小狐狸笑咪咪地點頭,她想要在他身邊。
「說不定妳妹跟妳以前感情不熱絡,就是因為妳打斷她自慰,哈。」
小狐狸愣愣地點頭。「是喔,但是,只有一個妹妹會自慰啊,另一個沒發現。」
上官一字一句道:「妳,又,知,道,了。」
小狐狸很訝異:「這個你看得出來嗎,應該說感覺得出來,呵。」
「說真的,我不想看。」上官搖頭。「哈,知道了也不跟妳說,我可不想破壞妳們家庭和樂。」
「唔,是喔。」
「嗯嗯。比如說妳一個妹妹是脫殼女王,另一個妹妹是處男殺手,之類的。」
「但就我的感覺這機率很低,哈。」
小狐狸不會去勉強上官說他不想說的事,她相信上官不說一定有他的理由,等他想說自然會說。
她也不會去阻止上官做他想做的事,她相信他做的每一件事一定有他的意義。
她希望他快樂。
小狐狸摀嘴打哈欠。
「呵,怎麼了?想睡啦。」
小狐狸揉揉眼睛。「我無時無刻都在想睡的。」
「好命,哈。」
「所以我無法想像你睡那麼少,感覺好痛苦。」小狐狸皺眉說。
就她的觀察,上官很少睡超過五個小時,有時兩、三個小時就醒來了。
上官說:「呵,沒有人可以想像別人的痛苦,所以人們不該評論他人的痛苦。」
「嗯。」小狐狸靜靜地點頭。
上官觀察她的表情。「呵,感覺妳在醞釀什麼。」
「沒啊,我在記住。輸入到腦袋裡。」小狐狸微笑說:「我很喜歡聽人說話,尤其是主人或有知識的人。」
「呵。嗯嗯,可以想像,妳藉由別人說的,去另一個世界;而我是聽別人講的,建築自己的世界。」上官說:「突然想舔舔妳的耳朵。」
小狐狸開心地說:「我想舔舔你的乳頭耶。」
「妳去玩妳爸的乳頭就好。」上官無言。
小狐狸嘴唇嘟得很高「。現在不能玩啦。」
「我能提供的只有龜頭。」
小狐狸興奮道:「我都要玩。」
上官攤手:「妳要巴西的還是紅泥耳的還是蛇的。」
小狐狸疑惑問道:「那是什麼啊。」
上官解釋:「這是烏龜的品種。」
小狐狸皺眉。「我要你的啦。」
「呵。」上官壞笑:「想要嗎?我都放在那裡了!!都放在偉大的航路了!!
小狐狸喃喃:「偉大的航路。」
「說真的,海賊王我沒看過。」
「哈,我也沒認真看過。」
「那時候聽說很好看,我就想拜讀一下。」
「嗯,我也是這麼聽說。」
「到了租書店,看到六七十集,我就放棄了。」
「漫畫有到6、70集啊。」
「好像…快破百了。」
「是喔。」
「我有推薦過妳戀愛怪談嗎。」
「沒耶,好看嗎?」
上官說:「挺好笑的,畫風也不錯。」
小狐狸大略看了一下封面。「好像少女漫畫。有機會來看看,好看的我都不想錯過。」
「妳總不能老看岡田和人的吧,會壞掉的。」上官無奈說。
小狐狸輕笑:「呵呵,我還有看自殺島啊。」
上官說:「岡田和人跟古谷實都是人生破壞者。」
「是喔,但是我喜歡那種黑黑的,從中找到人生的希望。」
上官挑眉。「有嗎???「岡田和人有人生的希望嗎?」
「岡田就悲傷了,但是那個過程很溫馨。」
「我是蠻喜歡他的啦,新的這一部跟他最早的那一部還算有好的結局,但中間幾部……就是一種,無奈。」上官也輕嘆。「感覺他童年一定過得很不快樂。現在在報復社會。」
兩個宅男宅女一開啟宅話題就聊得起勁。
上官忽然興致勃勃地拍拍她。「欸欸欸。」上官玩心大起。「來玩個遊戲。」
「蛤,什麼?」
上官說:「把妳跳蛋拿出來。」
「這是遊戲啊?」
「是啊。」
小狐狸不解道:「遊戲不是要一起玩嗎?」
「是一起玩啊。」
「你也要把跳蛋拿出來。」但小狐狸還是乖乖地把跳蛋拿出來,問:「然後呢?」
「塞進內褲裡,貼著陰核,開到中吧。」
「嗯。」小狐狸依言將跳到放到內褲裡。
上官看著她道:「繼續聊吧。」
小狐狸嘟嘴說:「你沒有塞到睪丸啊。」
「痾,我沒有那種東西。」
「是喔。」
「嗯嗯,我的睪丸只能給女孩子的嘴玩。」
小狐狸說:「那要給我玩喔。」
上官擺手道:「有機會。」
然後他們繼續剛才的話題。
小狐狸感受著下體的震動說:「我覺得,有陰唇包著,碰不到陰蒂。」
「嗯?妳可以把它翻開啊。」
小狐狸依言翻開陰唇,她表情忽然一凜。「嗯…」
上官問:「頂到了?」
小狐狸臉上泛出紅撲撲的顏色,默默地點頭。
「呵,繼續聊動畫吧,哈。」
小狐狸問:「你是漫畫看比較多喔。」
「都看欸。種類很多。但,還蠻挑的。」
小狐狸問:「怎麼挑。」
上官說:「感覺。」
「嗯…」
「跟我看書一樣,看得很雜。畢竟,什麼都點了一點。」
「嗯,我是省略了去找的手續,別人說好看的我就會記下,避免地雷。」
上官瞇眼:「我也差不多。」
「可是你不是自己去感覺挑的。」
「我也接受別人推薦啊,電影小說漫畫動畫都一樣。」
「喔喔。」小狐狸用力點頭。「嗯嗯!」
上官說:「可以調強一點了。」
小狐狸一邊調大跳蛋強度,一邊不動聲色深呼吸說:「最近都在忙整理回憶都沒做其他事。」
上官微笑。「呵,妳有跟歷屆男友玩過玩具嗎?」
小狐狸說:「大狗狗有玩過。」
「玩什麼?」
「就我把玩具帶去。」
「全部嗎。」上官挑眉。
「我和他幾乎都是去汽車旅館。」
上官無奈道:「很大一包啊。」
「嗯,就一袋啊。但也沒有全部用到啦。」
上官問:「好玩?」
小狐狸聳肩。「還好,他又不是玩家或SMer。」
上官大笑:「哈哈哈,這是被妳遺棄的原因嗎。」
「不是啊,因為一開始就沒喜歡他,一開始和他在一起時是喜歡黑夜。後來分開時是喜歡你,沒愛過他…」
上官不著痕跡地轉移話題:「還是繼續聊電影吧。」
「電影啊…」
上官問:「有什麼推薦的嗎?」
小狐狸馬上說:「我的名字叫可汗、派特的幸福旅程。」
「還有呢。」上官觀察道:「妳臉好紅啊。」
小狐狸繼續說:「心靈鑰匙、為巴比祈禱、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
上官說:「妳比較喜歡溫情型的啊。」
「這些是讓我感動的。」
上官點頭。「嗯嗯嗯。」
小狐狸反問:「那你比較喜歡?」
「阿甘…」上官遲疑地頓了頓。
小狐狸接道:「正傳嘛。」
「刺激1995。」
小狐狸問:「刺激那個,是不是智慧犯。」
「是啊。但是…那個重點不在智慧犯吧。」
小狐狸傾頭。「重點是?」
「我喜歡他人性的刻劃。」上官再推薦:「原罪犯。」
小狐狸問:「電影嘛。」
「嗯,蠻經典的。上官豎起大拇指。「強力推薦。」
小狐狸拍手。「太好啦,我喜歡強力推薦的。」
「呵。」
小狐狸說:「告白你應該看過嘛,好看耶。」
「有打算要看,告白跟渴望。」
「喔喔。」
上官點頭。「嗯嗯,還有一個強推的,秘密河流。」
「喔喔喔。」小狐狸將上官推薦的列張清單,她要把上官看過的都看完!
上官觀察她的表情。「哈,可以再加強了。」
小狐狸道:「已經最強啦。」
「很濕了。」
小狐狸扭捏亂動。「不知道耶。」
「妳看起來好像快去了。」
「這樣不會去啦,要高潮還是必須要手揉。」
上官靠近小狐狸,在她的耳邊吐息:「我是不是該用嘴巴含妳的耳朵,還是我該…直接打給妳呢?希望我打給妳嗎?
小狐狸凝望著他說:「我想聽你的聲音。」
上官退開,瞇眼說:「勾引我,讓我知道妳有多需要我。」
「無時無刻都在幻想你的肉體耶。」
上官微笑說:「用動作,讓我知道,妳現在,有多需要我,內褲都濕了?呵。」
所以小狐狸在他面前表演,只為他一人的獨角戲。
等到小狐狸嬌喘哀號,上官才靠近她。
聽著他的聲音,感受他的氣息,在他的撫弄下,小狐狸一次又一次地到達了高潮。
上官輕輕撫摸小狐狸的臉,微笑說:「好漂亮的女孩。」
小狐狸抬頭,眼神朦朧地看他。
上官看著四周。「很少看妳房間這麼亂呢。」
「這還不算亂啦。」小狐狸抬起腳,揉捏按摩小腿的肌肉。
「怎麼了,怎麼又坐立難安了。」
小狐狸吐舌道:「我在按摩腳啦,剛才高潮太多次,腳有點酸。」
上官說:「去躺著休息吧,想聊時再來找我,我大概六七點才會睡。」
「好,晚上嘛,還是早上。」小狐狸要估量好,因為她不想找醒他。
上官思索著說:「大概,四五個小時後。」
「嗯,那我再整理一下,有睡意就會去睡了。」
上官說:「嗯嗯,反正,我都在這。」
小狐狸露出笑靨說:「好。」但還是又看著他。
「去吧。」
小狐狸揮手:「熊熊掰掰。」
「掰掰。」聽到這一句話,小狐狸這才轉身離去。

20150216-18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