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生X死

該是離開了…
失去妳
一切都無所謂了
超越主奴的關係…
夾雜了太多的情愫

情人節後,當關係比較確立後,小狐狸在想他和上官之間的相處有什麼差別?
心不再亂飛、比較不會不敢找他說話,但她抓不準這個距離該如何保持。
少了王先生的打擾,上官又忙碌時,小狐狸的生活安靜許多,應該說本來就是這麼安靜。
沉寂了三天,這天王先生忽然來到說:「我離開了。」
小狐狸眨眨眼睛。「斷絕關係嘛。」
王先生搖頭。「No,」
小狐狸問:「去哪。」
「燒了這裡。」
「嗯。」小狐狸黯然點點頭,永不再相見這也是一種方法,如果這個地方只會勾起他傷心的回憶。千言萬語凝聚成一句話:「謝謝你。」
王先生問:「明天不用上班?」
「要,剛先睡了一下。」
「別把自己身體搞爛。」他向來最在意她的身體。
小狐狸笑著說:「好的,你也好好照顧自己。」
王先生問:「妳要玩具嗎?我這些已經用不到了。」
「是這樣啊,你要退出江湖啊,也許以後還有其他人會用到。」小狐狸訝道,她以為他只是搬家。
王先生憤懣地咬牙道:「這輩子已經夠了,準備砍掉重練了。」
「嗯。」
王先生疲憊地說:「很累了。」
「我知道。」小狐狸知道他總是一個人辛苦,他已經很努力了。
「沒有生活目標,沒希望的生活,已經夠了。」
小狐狸小心地問:「你…不會做什麼傻事吧。」
王先生仰天長嘆:「差不多該是時候了,人生就這一回合,幾十年…這輩子算是過得精彩,不虛此行,只是累了……」
「活著就還會有希望…雖然以前我也是很想死。」
小狐狸非常了解那種想死的感覺,因為她試過很多次,還是苟延殘喘地活到了現在。
雖然浴血之後可能是重生,但是也有風險。
他忽然都不說話。
小狐狸關心地問:「你還好嗎。」
王先生終於動了一下。
小狐狸再問:「嗯,你要去哪呢。」
王先生聳肩。「不知。」
「嗯…活著…就好。做喜歡的事…想去的地方吧…走走也好,休息一下。」
王先生蹲下開始收拾一些東西。「收拾這些能捐的就捐,看有誰需要就給誰,工廠這幾天也會清完。」
「嗯…那玩具給我吧…」小狐狸在想有什麼能吸引他的注意,引起他的興趣,延長他活著的慾望。
「跟國外訂的藥昨天到了。」
「是喔。」
「還好我還找的到自己血管,哈哈哈哈哈哈。」王先生大笑。
小狐狸盯著著他說:「…你,要做什麼。你,」
她知道他有時候狀況不是很好,但是沒想到糟到這種地步。
一個S把自己搞成這樣。
不久前他還那麼有朝氣、眉飛色舞地說想要怎麼改造她。
是因為她給他希望、又給他失望嗎?
不,那是從很久以前就留下的病根。
但她催化了這個結果,這是她捅的簍子。
諮商關係到了這裡,是該尋求專業協助,但是他聽的進去嗎。
王先生只是叮嚀她說:「別太晚睡欸。」
小狐狸很無奈地看著她,現在不是擔心她的時候吧。
王先生說:「我走了。」
小狐狸很謹慎,但人命就在一弦上。「嗯…晚安。」
「打擾了。」
她覺得她應該要做點什麼,卻只說得出一個字:「傻。」
最後她說:「有什麼想說的…我還是會聽你說話。」
因為自己也曾經有那段黑暗時期,所以小狐狸無法放下在同樣情況下的人,否則就像是背棄了當時的自己。
有時候覺得她和上官很像,有時候又覺得他們很不一樣。
他難以容忍有人在他面前在他身邊受傷,用他的技能接近人、瞭解人,介入世道,去修正他看不慣的…他覺得不對的事情。
她則是用她的身體作誘餌,勾引人到身邊,給予溫暖與溫柔。
為什麼一直勾引誘惑人,她想要愛,這個世界沒有人愛她,她就創造一個世界的人愛她。
那一夜小狐狸輾轉難眠,她一直在想,該怎麼辦。
夢到接續著她和王先生的對話,他們又說了很多話,終於吸引他的注意,她比較放心了…
但是醒來才發現是夢…她和他什麼都沒說…
小狐狸想起床記下那些對話,在腦中不斷反覆撥放,想著醒來時再記下來,最後還是睡著了…

隔天,小狐狸一直關注著王先生的氣息,生怕他就這樣無聲無響地消失了。
雖然房子還沒燒掉,明明屋內有燈光,卻無人回應,怎麼都連絡不上。
「昨晚我有夢到你。」小狐狸敲門。「你,不理我啊,要問你一件事呢。」
這招很爛,但是他很成功地佔據了她的腦袋。
自由之丘很安靜。
王先生到了戌時才回來。「夢到?…沒嚇醒唷。」
小狐狸哀怨地瞅他,抱著頭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要嚇死我啊。」在經歷了一整天的提心吊膽,她需要抒發一下。「夢到…昨天晚上後來又跟你說了很多話,但是醒來才發現我們什麼都沒說。」
王先生還笑得出來:「哈哈哈哈,還以為夢到,然後嚇醒。」
小狐狸皺眉:「我是擔心死了,突然丟個炸彈給我,叫我怎麼睡的著。」
「該走的還是會走。」王先生故作輕鬆地說。他抬頭看著天空說:「台中下大雨了。」
「是啊,這裡也下雨了。」小狐狸也仰頭看雨。
以後不會有人給她天氣播報了。
「再不下雨,日月潭就要消失囉。」
他說了和她心裡想說一樣的話。
「呵呵,你今天去哪裏了。」
「市區閒晃。回老家一趟,看看變成什麼樣了,10年沒回去了。」
「嗯嗯,變什麼樣了?」
「房子沒變,但裡面住的人都不認識了。」
「嗯。」小狐狸低著頭一會,然後抬頭說:「你不要隨便消失啦。」
「妳忙妳的事,別又搞到那麼晚才睡。」
「……」
「這陣子把該交代的交代完,該去回顧的看完…就差不多了。」王先生像是在交代後事。
「……下禮拜三我休假,你要來嗎。」小狐狸終於說出,這已經是她的最後一招。
一想到可能發生的變化,她就害怕地想哭。
啊…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啦!
王先生擺出勝利的姿勢,露出笑臉。「不留遺憾…」
小狐狸說:「我帶你去爬山。」
「想太多,爬山給猴子看唷。」
「是啊。」
「然後把妳綁起來給牠們看?!哈哈哈哈哈。」
「這裡好像沒有猴子。」
「有。」
「是喔,我怎麼沒看過。」
「我還被丟過石頭。」
「是喔,好想看。」
「妳別太晚睡啦!」
「是你害的啦。」
「哈,早點睡。」
她覺得她應該要說些什麼,卻只會笨拙地說:「你不要消失。」
當一切都無所謂,那就很危險了。
王先生繼續叮囑:「妳自己多愛自己一點。」
小狐狸說:「我已經愛自己很多了,是你不愛自己…」
「我?沒差啦!」
小狐狸大聲說:「有啦!」
「差在那?我昨天只是要跟妳說聲,道別而已。」
「我會擔心。」
王先生拍拍她的頭說:「妳乖乖,別太晚睡,真的。」
「不要啦。」小狐狸撥開他的手,他自己都不照顧好自己,還來管她。
「去跟妳的情人聊天。」
「你好好的。」這時候應該要理性冷靜,卻完全被他的狀況影響無法冷靜下來。
王先生朝她揮手說掰掰。
小狐狸拉著他的衣袖說:「不要走。」
「…我們的故事,可以畫上句點了。」
「還在寫呢,不要亂給句點。」
王先生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前幾天不是就像是句點。早點休息,我先出門了。」他起身穿上外套。
小狐狸悶悶地隨他走出屋外。「嗯…路上小心。」
「來去喝酒。」
小狐狸皺眉,這幾天他似乎常喝酒。
王先生笑說:「能喝沒幾天了啦!」
「喂!」講沒兩句總會回到這個話題。
王先生闔上門。「沒人在家唷。」
「怎麼可以這樣…」
「某浪第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狐狸大叫。「你故意的。」
王先生疑惑地看她。
小狐狸抬頭凝視著他說:「不要到很遠的地方,不要到我找不到的地方,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也曾經是你的m,請好好照顧自己。」
「…干午??」王先生一臉困惑。「最好妳會找我啦!…從來沒調過妳,麥相害。」
「在你照顧的時候啦。」小狐狸說。
「沒入門都不是,是妳不給我照顧的說…還有,妳不屬於誰。喝酒了。晚安,早點睡。」
小狐狸看著他離去的身影,只能說:「晚安。」
王先生強笑道:「…其實胃好痛。酒精可以麻痺一些不需要記載的感覺。」
「你,怎麼這樣,折磨自己。」小狐狸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她悲傷地說:「是你的m你就不會這樣了嗎。」
難道只剩下祭獻出身體這個方法,這不是她想要的,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腦袋好混亂,想得頭痛。
她不管了啦,
得知他現在還沒事,擔心了一整天的小狐狸累得倒頭就睡。

20150220,21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