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我的歌聲裡

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

現在的小狐狸比較不會一直盯著上官看,因為知道了也沒什麼用吧,只有偶爾,偶爾才會看一下。
忍了兩天的小狐狸一看見上官家亮起,便在他家門口探頭:「熊。」
「我剛到家,等等喔。」上官這樣說話好溫柔。
「好。」
小狐狸便先回家,心裡想著上官回家會有什麼儀式呢。
等著等著,就睡著了。她不想讓他有罪惡感。
到了半夜時上官才過來:「還在?」
小狐狸從床上爬起來喊:「熊。」
「嗯嗯,我剛有去自由之丘。」
「呵,我預約明天。」
「嗯?」
「我上床了。」
上官還是不懂。
小狐狸說:「明天同伴會回家。」
上官說:「了解。」
小狐狸笑咪咪地說:「那我繼續睡喔,明天再找你。」
「好的。」
「熊,晚安。」
「晚安。」

這幾天小狐狸都吃飽了就想睡,但又不想花那麼多時間在睡覺,於是便產生了二段式睡眠,趁著同伴還沒回來前手淫到高潮睡著,等同伴回來時再醒來做事,直到半夜再繼續睡。
小狐狸吃完晚餐,在半睡半醒間,有一搭沒一搭地和王先生聊天,想著不拒絕他盡量和他說話,能說話是好事吧。
但忽然有點不耐煩,她等待的,不是他。
突然聽見上官家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小狐狸從床上爬起來,誰也不管了,衝出去喊:「熊。」
上官朝她揮手。「哈囉。」
「我睡醒了。」她揉揉眼睛說,頭髮還亂亂的。
上官問:「這幾天過得如何啊。」
小狐狸皺眉,摀額道:「嗯…就是頭痛狀態。」
「嗯?太累。」
小狐狸搖頭:「不知道是想太多還是其他原因,現在還好。今天聽一個同事一直碎碎唸腦壓又飆高。」自從離開上一份工作,已經很久沒這樣頭痛。
上官靜靜地聽她說完:「嗯嗯,可能王先生那邊給妳的壓力很大吧。」
小狐狸說:「對王先生我這兩天比較冷靜了,不過想聽聽你的看法。」
「嗯?什麼想法?他是不是真的想尋死嗎?」
小狐狸問:「該怎麼做比較好…有什麼我沒看到的東西嗎…」她相信上官的判斷力。
上官很坦白地說:「我不知道欸。畢竟我是從妳的口中瞭解這件事的,都轉了兩三手了。」
「哈哈,也是。」
「再者,這個人我也沒接觸過,所以很難做出判斷。」
「嗯嗯,好。」
上官說:「看妳自己直覺吧,我的狀況妳不能參考。」
「嗯。」小狐狸在想是什麼狀況呢。
「因為我即使再怎麼拼命,也可以把自己保在安全線內,雖然我的安全線比其他人離現場都近就是了。」
小狐狸問:「你是說,當你接觸尋死人。」
「也不一定都是尋死,就比較負面的。」
「嗯嗯,了解。」
上官即使身在其中,也可以讓自己彷彿置身事外,他是怎麼做到的呢。
上官認真地看著她說:「但是妳…連保護自己都做不到,妳怎麼救人?如果真的接觸了,當事人想帶妳一起走?」
她總是把自己放在危險的地方。
小狐狸說:「我會注意保護自己的安全的,我還沒見到你呢。」
「我可以把當事人手扭斷再帶他去醫院,妳做的到嗎?」上官面容嚴肅地問。「我不是在兇妳。」
「嗯。」
「嗯嗯,反正,注意安全,然後,我未來可能不會管妳太多。」
小狐狸屏住氣息。「咦。」發生什麼事了嗎。
上官繼續說:「因為,有人提出,可能會造成妳依賴性。」
小狐狸緩緩地吐息:「這樣啊。」
上官說:「不是外人,就我的身上的那幾個。」他看著她的眼睛說:「妳懂的。」
小狐狸低下頭輕聲說:「我知道了。」一開始小狐狸以為是其他知情的姊妹們,後來才領悟到是其中一隻小熊。
上官點頭。「嗯嗯,所以,過自己的日子吧,需要我時,我都在。」
「好…」
「我也會按時為妳充電的,簡而言之,其實沒什麼變,哈。」上官說。
「嗯,呵。」小狐狸微笑抬頭說:「好。」
小狐狸默默轉身離開,她摸摸臉頰,可是怎麼哭了呢。
她反覆地回想上官剛才說過的話。
上官在訓練她獨立,自給自足,本來就是這樣,這是她想要過的生活不是嗎,但她卻快笑不出來了。
小狐狸深呼吸了好幾次,要將自己調整到上官所說的狀態。
不能擁抱,不能親近。
伸出去的枝枒又縮了回來,在中途不知道該是前進還是後退。
能夠遇見他的她已是那麼幸運。
小狐狸在一個人黑暗的房間中,享受孤獨,這時候好需要安靜,還好今天是一個人。
一會,上官走過來問:「嗯嗯,現在在幹嘛?」
小狐狸茫然地回頭看他說:「發呆…」
上官看了看周圍說:「呵,今天同伴不在啊。」
「回家啦。」小狐狸猶豫了一下說:「可以唱歌。」
小狐狸問自己唱得出來嗎。
嗯嗯,可以的。
上官打趣地說:「不會有人突然開門了。」
小狐狸也笑說:「是啊,呵。」
上官輕笑:「呵,可以再等我一會嗎。」上官好客氣。
「可以啊,沒關係,我睡醒了,做點事。」
小狐狸適應力極好,變得很快,很快地就恢復原本的狀態。
上官點頭。「嗯嗯,晚點聽妳唱歌。」
然後他們各自分開做自己的事。
他們是獨立的個體,他們保持距離,卻又比誰還要貼近內心。
半夜的時候,上官走進她的房間。「嗨。」
小狐狸抬頭看他。「熊熊好啦。」
「嗯嗯,東西寫起來就停不下來。」
「哈哈,感覺很好啊。原來熊熊也會這樣。」
「算吧,我應該比妳再走火入魔一點,哈。」
小狐狸笑笑說:「正在看上次你推薦的電影。」
上官傾頭問:「要不,等妳看完再聊。」
小狐狸搖頭說:「不不,沒關係,我接的起來。」
「呵。」
小狐狸低下頭輕輕地說:「但是,等等唱歌的時候不能看著我,不然我怕會唱不好。」
上官一臉疑惑。「為何?呵。」
「因為我會太在意其他事。」其實一開始她就不打算面對著他唱。
「這麼緊張啊。」
「會啊。」只要面對著他,小狐狸就會很緊張。
上官提議:「不如,妳用錄的,錄到滿意再給我。」
小狐狸搖頭。「不不,一定要即時。」
上官又問:「為何??」
小狐狸說:「也許那樣才能表達出來。」
「是這樣啊,呵。」上官看著她坐立不安的樣子。「要來了嗎?」
「我本來想說隔著睡簾唱。」
「然後?」
「沒啊…沒有然後,就看不到我。」平常的小狐狸不介意讓上官看著她的面孔、她的表情,但唱歌時,她必須全神貫注在演唱上,無暇顧及其他事,她怕唱得不好就無法完整地傳達心意了。
「是有沒有這麼緊張啊。」上官無奈的樣子。
「啊。」
上官問:「為什麼不敢用錄的?這樣可以呈現最好的不是嗎。」
「不喜歡錄的耶。」小狐狸很矛盾。
「還是妳要邊唱邊脫,哈。」
小狐狸說:「因為,我其實不是真的很厲害很會唱歌的,我會的就是灌注感情才讓聲音好點。」
「那妳當初怎麼參加比賽的。」
「那時候,是因為黑夜去的啊。」
「所以?」
「只是選有感覺的歌唱。」
「呵,了解,嗯……」
小狐狸看著他思索的表情。「在想要怎麼做嗎。」
上官摸摸下巴說:「我在考慮要不要用命令句,讓妳錄下來。」
「錄的啊。」
「嗯……」
小狐狸反問:「為什麼熊熊想聽錄的呢。」
上官說:「這樣我可以想聽的時候就聽啊。」
「錄的以我完美主義。」小狐狸想像那種情況,一定沒完沒了,到最後就失去最初的目的。
「可以錄到明年。」
「明年,有什麼事嗎。」小狐狸也無言了。
「呵呵。」上官迅速地做出判斷:「方案一:唱一遍錄一遍,方案二:就這樣直接唱,選一個吧。」
小狐狸馬上說:「那我選一,就是不讓你看到我的臉。」
「這樣啊……」
「我會緊張啦,還有,想聽聽你的聲音。」
上官說:「那就先錄好再唱啊,呵呵呵呵呵。」
「是喔,那今天先不唱囉?」
上官問:「呵,妳希望怎麼做呢?」
小狐狸皺眉。「糾結在這事也蠻奇怪。」
上官問:「是啊,妳下半身有穿嗎?」
小狐狸眨了眨眼。「你猜猜。」小狐狸現在下半身蓋著被子,上官看不到。
上官說:「有。」
小狐狸再問:「那,有穿內褲嗎。」
「嗯?」上官將她從頭到腳瞄了一眼。「有。」
小狐狸大聲笑出。「好可惡。」為什麼他都會知道。
上官看了一眼門口。「這樣笑沒問題嗎。」
「沒關係啦。」
看著上官,小狐狸將熱水袋放在太陽穴上。
上官問:「頭痛?」
小狐狸點頭說:「一點點。」雖然腦袋抽痛著不太舒服,但還不至於什麼事都做不了。
「呵,唱吧。」
「嗯,那我躺下。」小狐狸讓自己舒服一點,將長袖絨毛外套拉鍊往下拉一點。
上官瞇眼:「為什麼躺下要拉開領口。」
小狐狸解開床邊睡簾的束帶說:「可能會脫掉吧。」這幾天天氣有點熱。
上官說:「我突然改變主意了,就這樣唱吧。」
小狐狸撫著臉頰說:「我的表情我控制不了。」
說來也好笑,小狐狸自己的表情不是她可以控制的,那已經是屬於防衛機制,面對人的反射動作。
「沒關係啊,顏藝也是表演的一環,我很期待喔。」上官問:「哪一首啊。」
小狐狸用手遮住臉,不面對人時臉部肌肉才會放鬆。她微笑說:「唱完再告訴你。」
「好。」
小狐狸閉上眼睛,讓自己平靜下來,
睜眼時,她的眼睛對上他的眼。
一開始,音還有點微微顫抖,她要自己勇敢地對著他唱。
想說的,不敢說的,都在歌聲裡。
她在歌聲中訴說,她的心聲。
唱完時小狐狸低下頭靦腆地笑,又有些懊惱,唱得不是很好。
「唱得不錯啊,怎麼了。呵,我可是聽得很感動喔。」
小狐狸說:「再一次好嗎。」
「有歌詞嗎,還有歌名。」
小狐狸說:「畫情。」
「了解。姚貝娜啊。」上官馬上搜尋。「呵,要再唱一次嗎,我還想再聽呢。」
小狐狸點點頭,微笑著看他,按摩雙頰。
上官安撫她說:「放輕鬆,別緊張,很棒啊,我很喜歡呢。」
所以小狐狸看著他又唱了一次。
「唱完啦。」小狐狸露出滿足的表情說。
「呵,唱得很好。」
小狐狸舒心說:「還好。」
上官點頭說:「我收到了,想表達的東西我感覺到了。」
「嗯。」小狐狸也點頭微笑。
能夠對喜歡的人成功地傳達心意是多麼幸福。
「也大概有預感今天會做甚麼夢了,呵。」
小狐狸好奇地問:「夢是可以預測的啊。」
「呵,秘密。」上官微微一笑說。「妳可以唱滾滾紅塵呢。」
小狐狸有猜到這首歌,了然道:「嗯,以前在部落你家聽過。」
「呵呵呵呵呵,妳把我的家翻得太透徹了。」
「而且啊,我還有個張CD,以你為命名。」小狐狸問:「要現在唱嗎。」
上官問:「妳可以嗎?」
小狐狸點頭。「聽過很多次了。」
「……」上官無語了。「對於我而言,妳太危險了。」
「我說有個張CD,和你有關的。」聽他聽過的音樂,小狐狸在想這樣會不會了解他一點。
雖然知道了上官的這些訊息,小狐狸也不會傷害他或打擾與他有關的人。頂多把他抓起來,生吞活剝啃淨。
「不會這裡的妳也全收了吧。」上官無奈地說。
「這裡倒是只有一部分,沒100%。」
「呵,唱唱看。」
小狐狸哼著熟悉的旋律,她知道這首歌對上官來說有特別的感受與意義。
她將自己投入歌曲中,但畢竟是第一次套上歌詞唱,有些漏拍。
唱完小狐狸吐吐舌。「不夠熟。」
上官不解地看著她。「那妳再唱一次你剛剛那首吧。」
就這樣一遍又一遍,小狐狸唱給他聽。
「嗯嗯……很棒。」上官拍手。
小狐狸咳嗽。「聲音不太行了。」
「我認識的女生都很會唱呢,呵呵呵。」
「這麼厲害。」
「呵,妳也是啊。」上官問:「可以,再一遍嗎?」
小狐狸微笑說:「你想聽我都會唱。」
只要他想聽,她隨時可以唱給他聽。
「是喔。」
小狐狸說:「我喜歡唱歌。小時候,我住在鄉下,和阿嬤一起在田裡,我就在田間唱得好大聲,附近的人只要聽到我的歌聲,就知道我阿嬤來了。」
上官輕笑:「呵,這也可以順便解釋你的膚色,哈。」
「鄉下長大的小孩嘛,身手靈活。」
「呵呵呵,那現在怎麼變得那麼不單純?」
「因為幼稚園以後就給我爸媽帶啦,不是純鄉下,但以後我想住在鄉下。」
「呵呵呵呵呵呵呵,所以妳的不單純是妳爸跟妳媽害的?」
「可能住在城市人多的地方就不單純。」小狐狸聳肩。「但是也不錯,變成了現在的我遇見了這些人。」
現在的她已經比較能釋懷,她相信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意義的。
上官說:「再唱一次吧,感覺今晚會很好睡。」
「你嘛。」
「嗯。」
「安眠曲啊。」
「該怎麼說,有感覺到……溫柔?」上官疑問。
小狐狸微笑問:「溫柔就能睡得好嗎。」
「歌詞可能不是很美好的,但可以感覺出妳唱的感情。」上官沉吟。「嗯……我不知道欸。」他歪著頭想了一下。「也許,就像我之前睡在光的身邊,就可以睡得很好,大概是那樣的感覺吧。懂?」
小狐狸點點頭。「能讓你睡得好就好。」
只要能讓上官安睡的方式,小狐狸都想做、都願意嘗試,這是小狐狸的目標之一。
即使…不是因為她,只要能讓他好好地睡著。
她撫著臉頰,閉上眼睛。
她相信這次會唱得比較好。
這次她勇敢地看著他的眼睛唱,不轉移視線。
之前歌唱比賽時的指導老師曾說,唱歌時不要閉上眼睛,唱歌是在傳達情感與心意。
唱完時,上官讚賞道:「越唱越好呢。」
「嗯,會比較進入狀況。」
「呵,嗯。在開心甚麼?」
小狐狸笑著說:「和你的開心是沒有原因啦,單純開心。」
「呵,嗯……」
小狐狸看著他問:「在想什麼。」
「在思考這個歌詞。」
「嗯。」
「嗯嗯嗯嗯嗯嗯嗯……」上官像便秘一樣。「想睡了?」
「我在想另一首畫心,但沒有這首深刻。」
「要唱嗎?」
小狐狸點點頭。「嗯。」
「來吧。」
小狐狸停下。「突然,腦袋裡有好多好多,很多歌想對你唱呢。」
「那就,唱吧,呵。」上官說。
然後小狐狸一首接著一首唱給他聽,將她滿腔的思念釋放出來。
唱完時,小狐狸笑咪咪滿足地說:「差不多,今天想唱的歌都唱了。」
「呵。」
「完成一個心願。」終於一償宿願。
上官點頭說:「嗯嗯,我也是。」上官在想接下來要怎麼做。「嗯……現在濕了?」
「不知道耶」小狐狸低頭用手指探了探。「沒濕出來,還好。」
上官瞇長了眼問:「直接掰開我看不好嗎?」
「好啊。」小狐狸笑笑說,然後把一隻腳抬到桌上,在他面前露出兩腿間的私密處,她自己掰開小陰唇,讓上官檢查。
上官湊近仔細地觀察她粉嫩而濕潤的皺褶。「很想被插喔。」
「很想……」
上官伸出手揉揉她的陰核,看著她躁動難耐的樣子。他把她的胸罩直接往下拉,露出胸部。上官的手指沾滿淫水,順著陰部,直接插入她的屁眼,當一個指節進入後,便直接插到底。
「啊……」
「很有感覺?」上官問。
小狐狸紅著臉點點頭。
上官又塞入第二隻手指頭,兩隻手指頭已是她的極限。
「躺平吧。」上官說。
小狐狸躺在床上,既是等待又期待地看著他。
然後……

20150222,23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