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忍耐

每一個時刻小狐狸都在忍耐,忍耐撲到上官身上。
當擁有了一點,總是貪心地想要更多。
她不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因為他也是不擅常拒絕,因為他很溫柔。
深深體會到悵然若失的感覺,要習慣這樣的感覺。
感覺到微微的心痛,這是她自願的。
總是陰晴不定的她,並不適合和誰在一起吧。
她試著不去看他,但卻什麼事都做不了,明明有很多想做的事。
她沒辦法整理和他有關的回憶,只會讓她更想他。
是要對於所有來勢都能豁達應接,但這好像違背自己的本性。
來到這裡,她第一次食慾下降。
脖子又覺得空虛了。
王先生幾乎每天都在跟她倒數,頭又開始痛了。
她已經沒有力氣再跟他揮了,總會胡思亂想是因為她擋下了他的業障所以有壞東西在她頭頂。
就像經前症候群,週期性的低潮,只要…再一下子,就會好轉的,她安慰自己。
她相信自己的自癒能力。
小狐狸試著做點不一樣的事,重溫過去的回憶,看看書。
再把他部落的文章又讀了一次,又再一次了解他一點,又再一次了解自己的存在。
她總是想睡,所以想睡就睡,但總是睡了一下就醒。
有時候工作到一半,累得快要倒下的感覺。
想睡的時候就好想要,想要的時候就想睡,搞不清楚是哪個先,還是同時,隨時都想睡,隨時都想要。
這時候就好想好想大熊熊,如果是大熊熊就可以讓她抱了吧。
一回到家,她就撲到大熊熊身上,靠在他的胸前看一整天的書,累了就睡在他腿上。
什麼都不想做了,連交稿費都沒辦法,這時候只想賴在大熊熊身上。

半夜,一個她不敢去期待的人出現了。
上官敲敲門說:「有人在家嗎?」
「有啊,熊熊出現啦。」小狐狸笑得好燦爛。
他一出現,她的目光就集中在他身上了。如果可以,她想就這樣一輩子看下去。
好像好像,黑夜那時。
上官問:「那請問小姐一個人在家啊。」
小狐狸大聲說:「是啊,我在大熊熊家。」
「那請問小姐在幹嘛?」
「在整理回憶啊。」小狐狸大聲喊,怕聽不到他又不理她了。
「整理了那麼久,結果都播一些老片,是整理到那裡去了。」
「哈,轉換一下心情,把舊帳解決。」
「轉換心情,現在自由之丘落差太大了。」
「是喔,落差,以前和現在的嗎。」
「豪三郎恩愛、出軌、偷情、豪三郎恩愛。」上官唸:「上官好像很有風度地走了、上官又出現了、上官又偷情小狐狸了、上官又很有風度地走了。」
「呵,不要一直走啦。」小狐狸哀怨地喊說。
「然後再來又是小狐狸跟上官搞上了,有點糟糕。」
小狐狸吃吃笑說:「呵呵呵,還有很多舊帳呢。」
「這樣看起來,我們兩個都要浸豬籠。」
「等以後全部整理完再按日期排列就好啦。」
「即使日期排好了,我依然是答應妳不再出現,然後又出現讓妳跟豪三郎分手啊,對不對。」
小狐狸嘟嘴瞅他。「呵,你又沒有很頻繁出現。」
「但我一出現就是叫妳脫衣服轉一圈把穴掰開,是不是。」
小狐狸嘻嘻笑說:「是啊…」
「其實算起來,不用太仔細去想,我也是個爛人。」
「但是我喜歡啊…是好是壞觀眾也會判斷,不要故事紅了,你的追求者也變多。」
「不不不,如果豪三郎出現我就整個消失,那我鐵定紅了。」
小狐狸瞇眼說:「後面才精彩呢。」
「但是我出現,妳跟豪三郎分手,我能去的就只有豬籠了。」
「呵呵,到豪三郎,第一部就結束了,感覺好像沒有一點SM意味就寫不下去,好像心靈就無法成長。」
「嗯嗯,妳在家?」
「是啊。」他們有多久沒連繫,已經不知道彼此休假的時間。
上官說:「我讓妳當做祭品誘惑我以召喚我撥給妳的能力。」
小狐狸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是她夢寐以求的。
「因為我有點懶,想跟妳躺在床上聊。」
「呵,熊在上班嘛。」
「沒欸,下班了。」
「咦咦咦。」
他們有多久沒連繫,她無法掌握他的作息。
小狐狸絞盡腦汁想盡辦法各種可以與他聯繫的方式。「呵,要試試看嘛。」
「妳還沒獻上祭品呢。」
「對齁,哈哈哈。」
「呵呵。」
「等一下啊。」小狐狸站起來著手準備,想著要怎麼把自己送上官。
上官朝她招手:「來吧,讓我知道妳有多想聽到我的聲音。」
小狐狸羞紅了臉,躲到裡間,在裡頭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不知道在做什麼。
過了一會上官來敲門。「有人在家嗎。」
小狐狸發出一陣母雞下蛋似的咯咯地笑,露出一顆頭說:「等等為您上菜,現煮的。」
「嗯嗯。」
小狐狸弄了很久,心想著不知道上官的花兒謝了沒,早知道白天就準備好起來庫存。
看見她走出來上官才了然。「原來這麼久是在綁繩子跟換衣服啊。」
小狐狸穿著貼身的長袖上衣,綁著龜甲縛走出來。「呵呵,是啊。」
「表情不錯。」上官問:「濕了嗎?」
「嘻。」小狐狸伸出一隻指頭探。「裡面濕濕…」
「呵,拉開我看看。」
小狐狸腳張開,將小陰唇分開,但繩子陷在陰唇間,要看到裡面,還必須將繩子也拉起來。
上官湊近:「喔喔,很濕。」
「嘻。」
但因為距離的關係,有時會無法聽見彼此的聲音。
小狐狸很懊惱,她也想和上官躺在床上說話,她可是滿心期待的耶。
上官嘆氣。「好啦,我去妳那,但不能太久。」
上官抓住她身上的繩結從後方將她提起,繩子更陷入小穴的嫩肉裡。
上官在小狐狸綁著龜甲縛的身體的乳頭夾上小木夾。因為隔著衣服,一開始還有點夾不上去,但一夾上小狐狸便痛苦地呻吟。
他撥弄她乳頭上的夾子問:「什麼感覺。」
「痛。」小狐狸痛得快說不出話來。
上官解開拉鍊,小狐狸的嘴裡馬上分泌唾液,他在她面前停著不動。「如果小穴和嘴巴只能選一個,妳會想要我放進哪一個。」
小狐狸猶豫了一下,下定決心地說出選擇:「嘴巴。」
上官扶著她的頭開始抽插,頂到喉嚨深處壓緊她的頭,小狐狸動彈不得快要嘔出,
下體卻更濕了。
上官躺在床上,示意她上前趴在他上面,呈現69的姿勢,小狐狸在上邊繼續吸吮他的肉棒。
他將她的腳分開,陰唇拉開,揉壓她腫大的陰蒂。
即使小狐狸高潮了,上官還是繼續壓著她的頭,不讓她的嘴離開他的老二,直到射在她嘴裡。
上官將她的一隻腳抬起,用流出的淫水潤滑,直接進入她的後門,龜頭一進去,便一口氣捅到底,小狐狸屏息咬著牙承受他巨大的進入。
在17分鐘內她就高潮了2次。
高潮後小狐狸馬上問說:「可以拿掉夾子。」
「可以。」
一得到應允,小狐狸馬上動手。在拿下來時,小狐狸又再一次呻吟出聲,她將身上的繩縛全部解開後癱軟在床上喘息。
「下次夾妳舌頭。」
小狐狸嘟噥:「這樣就不能說話。」
上官揚眉:「我有說妳可以說話嗎。」
小狐狸自己掰開小穴讓上官檢查他的成果,再將上衣拉至脖子,讓他看她剛才被夾過的乳頭。
「很紅呢。」上官說。
「是啊…」
「揉揉洗洗快睡吧。」
小狐狸拉著上官的首說:「熊,想你睡覺。」
「嗯嗯,晚安。」
「晚安。」
當上官離開後,夜深人靜只剩她一個人在黑漆漆的房間裡時。
小狐狸蜷縮在大熊熊懷裡鳴叫:「主人…不要離開我…」
這時候好怕好怕…
怎麼會這麼怕呢…

20150302

作者

小狐狸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