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祭品

剛覓食完的小狐狸經過上官家,發現屋裡亮亮的。
「熊。」小狐狸的尾巴翹起,從大門後露出一顆頭探望。
上官正一絲不掛吹著電風扇,身上都是汗,回頭見是她,頭微微側了一下。
小狐狸走到他身邊問:「熊熊在做什麼啊。」
「剛運動完,現在在吹風,把汗吹乾。」
小狐狸盯著他水亮的身體,很好吃的感覺。
好想舔乾他身上的汗水,舔遍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肉。
上官說了一聲:「妳過來一下。」
小狐狸穿得整整齊齊地斜跪坐在他兩腳之間,目不轉睛地看著他透紅散發熱氣的肉體,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他怎麼能如此吸引她。
上次說話感覺好像是很久之前,
好久好久,
好想好想念,
只想抱著他。
小狐狸張開手想撲到他身上。「想抱你。」
上官身手靈活地閃開。「不給妳抱。」
小狐狸扁著嘴,嗚咽出聲。
上官把老二掏出來,抓著老二沒說什麼。
小狐狸嘴巴微啟,眼睛裡只有他的肉棒了,她口乾舌燥地說:「可以吃嗎……」
好想好想吃,從三、四天前,不…應該說一整天、每一天她都在期望。
「只准張開嘴巴吃,在我滿意前都不准停。」
她抬頭問:「如果射出來就可以抱抱嗎。」
上官說:「可以。」
小狐狸露出舒心的微笑。
好想在他懷裡。
「但我看很難,哈。」上官搖頭笑說。「可能妳都下巴脫臼了我都還沒射。」
「唔,我會想盡辦法榨乾你。」
上官輕笑:「呵,妳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
「唔,我再多學學……」
小狐狸伸長舌頭,舔舔前端的洞口,像在試探味道。舔的面積愈來愈大,像在舔棒棒糖一樣,直到將整個龜頭的部分都舔濕,變硬了。
她閉上眼睛,張開嘴,用溫熱的口輕輕地含住前端,舌尖在嘴巴裡舔弄龜頭,嘴唇稍微用力地吸住,緩緩退出,再含入、挑逗、退出…不斷地重複。
小狐狸很努力地含,如果可以她想一直幫他含。
上官沒說什麼,摸摸她的頭,繼續看他的電視。
得到鼓勵的小狐狸含得更起勁。
從龜頭開始,緩緩地吸入嘴中,用嘴巴將整個陰莖包覆,她仰頭以便肉棒能更深入她的喉嚨,就這麼靜靜地含著一會,感受他在她的嘴中成長茁壯。
她的嘴唇緊緊吸覆著他的根身緩緩地吐出,舌尖在龜頭繞圈,不斷地靈活挑逗,再自己主動迎上含入,頂到喉嚨,彷彿她只是一個自動的工具,為他服務,任他使用,讓他抽插。
上官很淡定,彷彿只是飯後收碗筷一樣自然。
小狐狸很激動,就像餓了好幾天突然吃到肉一樣猛烈。
不止肉棒,她想要他的全部,他的全身,每一處她都想吃。
小狐狸俯身將他的睪丸也含入口中,細細地舔舐睪丸的皺褶,每個細縫她都舔得乾乾淨淨,留上她的口水。
她回到上面,從龜頭延著凸起的血管,舔過睪丸,沿著會陰,她舔到他的肛門口,舌頭繞著洞口打轉。
小狐狸感覺到下體的濕潤,全身都渴望著他。
想引誘他,卻引火自焚。
「啊……」
小狐狸熱切地看著上官,上官則冷靜地看著電視,一邊把身上的汗吹乾,一邊叫她把他老二舔乾淨。
小狐狸在心中嘟噥。「真的都無動於衷啊……」
上官微笑,彎腰伸手,摸到她大腿上的水絲。「妳說,妳是不是很淫蕩。」
小狐狸低下頭說:「害人家很想要。」
上官站起身來,微笑說:「呵,我吹乾了。」
「哇。」小狐狸一屁股坐到地上,呆呆地看著他。
「其他妳自己解決了,記得交稿費,先忙去,掰。」
小狐狸挺直腰也匆匆地道別。「啊掰。」
「在妳稿費交齊之前我不回喔,就醬。」
「好……」小狐狸依戀地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久久不能自己。

20150304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