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張sir

為了能夠隨時擁抱你,
所以我存在。

自從小狐狸在社團裡亮出脖子上的項圈後,各式各樣的交友邀請洶湧而來,即使標明有主,還是抵擋不了來勢。
當初自介時小狐狸也曾想過要不要掛名SW,來彰顯自己地位、提高威望,較不易受侵犯,但她確實對做S沒什麼愉悅感。
以真實身分公開容易招惹不必要的麻煩,但她又懶得分身。她覺得喜歡SM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有許多圈內的S與m也是以真面目示人,而且她只在沉澱控管的地盤上亮相。
當做出這件事,她就有想過可能會發生的事。
就在她每天唱著「我寂寞寂寞就好」、「你就不要想起我」的時候,她認識了張sir。
其實一開始她對張sir的印象不是很好,因為他一見她劈頭就喊:「女王好。」
小狐狸瞇眼,拉了拉脖子上的項圈說:「我是m。」
張sir還是很尊敬的樣子,說:「是,對不起。」
「嗯。」小狐狸只是微微點頭,有點冷淡。
其實小狐狸不太喜歡m一見到S就擺出低下姿態,也不喜歡S劈頭就朝m喊「賤貨」、「母狗」,對人毫無尊重。
m並不需要對每個S都臣服,對自己的S以外的人他仍是高貴的存在,平時也要多充實以提高自己的層次,這樣才有征服的價值。
張sir又恭謹地問:「尊稱。」
小狐狸說:「小狐狸。」
「是。妳是母狗?」
小狐狸撇嘴道:「別這麼說,我是人。就算是狗也只屬於我的S。」
「呵,是阿。」
「嗯,謝啦。」
幾次對談下,張sir比較不會那麼拘束。
「可是怎感覺妳那樣漂亮怎可能是奴。」張sir很無力的樣子。「私下還是低調點。」
「關於你說的,我怎麼是奴。」
「是啊,好妙。」
小狐狸抬高下巴說:「我很自豪自己是m。」
「哈,套句我朋友一個女的說的…我人矮志氣高,妳是m也很自豪。」
「呵,S掌控著m,m同時也在牽引著S。」
誰主導誰?是無法區分的。
「嗯,現實跟私下,都該努力演好自己的角色。」
「我也試過做S。」小狐狸撇了撇嘴角。「總是有討打的男m。但不如當m時來的舒服自在。」
「哈。一定有的,但是不要干擾到現實的生活。」
「嗯。」
「妳自己?」張sir探頭望了望她身後。
「不。」同伴就在不遠處。
「那…妳還敢聊,不怕被發現。」
「痾,只是聊天又沒什麼。」小狐狸無謂地聳肩。「她在她的世界,我在我的世界。」小狐狸鬱悶地把頭放在桌上。「不過沒辦法和S面對面說話倒是真的,悲劇。」
「哈。痛苦。」
小狐狸苦笑:「要習慣。」
張sir瀏覽著小狐狸生活牆上貼的一個人旅行的照片和生活照,一邊發問。
小狐狸一邊整理回憶,一邊耐心地解釋,將他引導到自由之丘。
張sir進入小狐狸的回憶世界。「上官?」
小狐狸說:「我的S。」
張sir問:「閨蜜也是潛在m?」
「嗯嗯。」小狐狸點頭。
「妳不怕被妳妹看到,自由之丘的妳跟現實差太多。」
「其實,有耐性走到這裡的人不多。」
「哈哈。」
小狐狸反問:「再來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呢。」
「黑啊。不過妳沒天天跟主人說話?」
「我和我的S關係有點特別,和一般的SM又稍微不同。」
「特別?」
小狐狸沉吟:「嗯……」
「怎?妳和男友在一起又跟他?」
「以前是。」
張sir皺眉:「有點雜,不懂,有簡單點的嗎。」
「簡單。」
「拼不起來,我想懂…哈。」
小狐狸微笑:「呵,從我踏入SM開始,快6年了。」
「所以妳踏入時有男友?」
「是的。」
「又同時跟上官在一起?」
「上官是我最後一個主人,我以前有過很多個。」
「就是現在這個。」
「嗯嗯。」
張sir不解又問:「很多個?同時?」
小狐狸瞇眼回想當時的狀況。「同時…也算…」
「也同時交男友。」
「其實我第一個主人是大陸人,當時有男友,後來當他看到我貼夏雨的日記就正式分,其實在這之前就要分不分。」
「夏雨。」
「嗯嗯,看過?」
「沒啊,我在找,呵。」
小狐狸馬上從箱底翻出來給他看:「他以為是我寫的。」
「妳主轉貼的?」
「我第一個主人跟我說的。」
「但是妳也同時有兩個男人,一個主,一個男友在當時。」
「嗯嗯……很複雜,現在想要單一。」
張sir很混亂,試著將現實的她和自由之丘的她結合在一起。「所以那個留鬍子是妳的主。」他指著大狗狗問。
「不是,那是後來的男友。」
張sir一臉疑惑的樣子。
「其實我還沒現實過。」這點小狐狸很晚才說,她不想又因為這點讓人覺得有機可乘。見張sir還是不解,小狐狸在補充:「一直都還是網調。」
張sir甩頭:「妳真的把我搞暈了。所以…」
小狐狸說:「之前都是大陸主,沒機會。」
「上官?」
「呵,上官我也還沒真正見過。」
「是啊。」
「後來我有過兩個男友,都不長久。」
「是喔,為什麼。」
「因為我愛上主人。」
張sir問:「因為他會關心妳?」
「你是說上官嗎。」
「嗯,黑啊。」
小狐狸說:「喜歡誰好像無法控制,因為他了解我。」
「呵,是啊。」
小狐狸微微一笑。
張sir試著釐清她與主、男人之間的順序和關係,一時之間接受大量訊息有點消化不良。「好難懂。」
「哈,太長了。」
「是啊。」一會張sir又問:「他跟妳同歲?」
「嗯嗯,但內心比誰都老成。」
「呵,頭暈,他也是妳在虛擬認識?現實的,但千萬別在虛擬裡尋找,尤其是玩主奴關係。」
「不是耶,之前在部落,他看見我。覺得我那樣跟我第一個主人(黑夜)不好,因為黑夜後來結婚了。」
「哈,我搞得更暈。」
「呵呵。」
「所以,至少現在簡單點。就是一個主。」
「嗯嗯。是啊。」
「而他只有一個奴,妳。」
小狐狸想了一下說:「他,應該。」
「應該?」
「我們的關係又不是單純都SM。」
「錯亂,妳有跟他過。」
「但我想,現在和他比較親密關係的應該是我吧。」
「你們見過面?」
「還沒。」
「嗯,所以私下的妳,跟真實不同,又或者說反差極大。」
「哈,」小狐狸笑,反問:「哪裡不同呢。」
「至少一個穿很厚,一個給我都沒穿,哈。」
「哈哈哈。」
「妳跟男友時也想自己是奴?」
小狐狸搖頭:「男友沒有給我S的感覺,反而我比較像S。」
「因為愛吧,有些男生會比較讓女生。」
「是啊,他們都很愛我,對我很好。」
「黑啊,那妳就只愛上官。」
小狐狸微笑說:「是啊。」
張sir問:「那他愛妳?」
小狐狸遲疑地說:「喜歡應該是有,愛應該就……」
「嗯,不過,我還是不能接受,很厚跟很少吧,哈。」
「呵呵,我會注意別露點。」
「哈,會被抓走。」
「對啊。」
「有空我會去看妳的,哈。」
「欸。」現在的小狐狸很謹慎,必須直截了當地說清楚:「你來我還不一定會見。」
張sir說:「我是說妳被關,哈,露點會被抓走。」
「被關?喔喔,了解。」
「妳跟男友有性關係過?」
「有啊。」
張sir見小狐狸總是待在自由之丘好像閒閒沒事的樣子。「妳沒跟上官聊天。」
小狐狸說:「等我上繳稿費,哈。」
「他會來自由之丘。」
「會啊。」
「漂亮。」張sir看著她搖搖頭。「嗯,被妳搞暈了…哈。很難想像,現實…衣服厚;私下…沒衣服,啊,好亂…」張sir細細地品嘗小狐狸的回憶,有幻境又有夢境,當他愈是了解,愈是驚異,彷彿京劇變臉,揭下一面還有一面,他喘氣瞪大眼睛說:「到底,我現在說話的是,哪個妳。」
小狐狸笑咪咪地說:「全部都是我啊。」
張sir搖頭:「好難。」
小狐狸展眼舒眉:「只是在誰面前要展現哪一面,又誰能讓我展現全部的我,依對方能接受的程度。」
「哈,好妙,妳家裡的女孩子都跟妳一樣嗎,好會說話…」張先生再次無力。
「虛擬中的我比較會說話啦,現實就沒那麼會講。」
「哈,是嗎。害羞是吧。」
「我對人有點恐懼,所以,才會來做這樣的工作,而不是走諮商。」
「恐懼?為什麼,我能知道嗎?」張sir客氣地問。
小狐狸思索著說:「痾,要怎麼說。」
張sir的態度很小心謹慎:「不勉強妳,ok的。我…只是想多了解妳,哈。」
小狐狸微笑。「呵,我不是很喜歡人,在這個世界上我願意主動接觸的人很少,可能和我小時候和我媽的相處有關。」
張sir說:「妳媽是大魔王嗎。」
小狐狸點頭。「對我來說是啊。」
張sir膝蓋無力癱軟,手撐在地板。
小狐狸繼續說:「現在到外地工作才好點,雖然她是想對我好,但她的方式會讓我不舒服。」
張sir問:「對妳妹她們也一樣?」
「嗯。」小狐狸突然想到,母親對待妹妹也是一樣的方式,為什麼只有她偏掉。
張sir安撫她說:「嗯,哈,放寬心。」
「嗯嗯,現在比較能釋懷,因為以前才有今天的我。」
張sir說:「妳是活在虛擬裡有安全感。」
「因為保持一段安全距離。」
「以前?」
「是啊。」
張sir摀額搖頭:「又對我而言,複雜了,哈。」
「呵呵。」
「好久以前的過去。挨,好難懂。」
「這裡的瀏覽功能很差。」
「黑阿,想搞懂妳都變難了。」
小狐狸往前走,看著眼前一片綠油油的草地說:「嗯,但是,沒有比這裡更自由的地方,就定居在這。」
「所以妳要在虛擬裡。」
「但,我還是想和我的S見面。」
「是阿,不過我的感覺,現實裡妳還是得進步,做好自己,雖然…我不懂過去妳怎了。」
「慢慢在進步啊…在他的照顧下會的。」
「加油,呵。」
「嗯嗯。」
張sir突然又問:「他會下指令給妳?」
「嗯,有時候。」
「哈,好妙,所以妳的現實世界裡…也會期待他成為妳的老公?」
小狐狸的眼神變得渾沌。「我想會期待的…但我更怕與他分開。」
「黑啊。」
小狐狸說:「無論是什麼樣的形式,我希望與他的關係能一直維持。」
「不過…可是相對的,對於現實中那個真心愛妳的人不公平。」
「我,已經和男友分手了。」
「但是…我是說未來。」張先生重述她剛說的話:「『無論是什麼樣的形式,我希望與他的關係能一直維持。』」
「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樣。」
「以前?多方是吧。」
「以前明明心裡喜歡著主人,卻還是交男友。」
張sir嘆氣:「唉,好雜。」
「現在我希望自己心裡有人就別和其他人在一起。」
「所以,我的希望裡,妳愛上官,而他也愛妳。」
「嗯,是啊。」
「至少…這是完美的。」
小狐狸笑笑。
「還好多,改天再逛。」
「嗯嗯,辛苦了哈。」
「頭都疼了。」
「嗯。」
張sir抬頭看著她的圖誌喃喃唸道:「沒有在一起,就不會分開了。」
小狐狸解釋:「我太害怕跟上官分開了。」
「妳實在讓我感覺…好妙。」張sir再次驚嘆。
「哈哈。」
「妳跟他多久了?」
「認識兩年多了,但因為中間我有交男友,我們有沒連絡一段時間,但我只是壓抑著對他的感情。」
「嗯,好難懂。」
小狐狸斂首低眉說:「因為我常常因為孤單寂寞,而和不是很喜歡的人做或在一起。一段時間後才發現,自己並不喜歡對方,這不是我要的,傷害了對方。」
「嗯,不是孤單寂寞冷嗎,哈。」
「呵,所以上官現在在訓練我,自給自足。」
「那個症狀,應該比較需要棉被。」
「他也希望我別太依賴他。」
「女生或多或少要有能力照顧自己,而不是一味地給男生壓力。」
「嗯嗯。」小狐狸覺得自己生活上算蠻獨立,就是情感想依賴。
張sir說:「所以下次冷…請把電風扇關小。」
「哈哈哈。」小狐狸大笑。
「哈,他沒別的女人?」
「現在應該沒有吧,但是,他有愛的人,雖然…沒在一起,就像我在上官身上找到安心感,他在其他女生身上得到安心感。」
張sir再次感到無力。「那我能知道,他會在現實裡給妳留個位子?」
小狐狸傾頭:「我不知道呢,我不想勉強他給他壓力,我也希望他快樂。」
「是阿。」張sir問:「妳妹都有男友。」
「有。」怎麼都想打她妹妹主意。
張sir問:「為什麼妳們一家都學歷超高。」
小狐狸說:「他們比較會讀啦。」
「妳也不錯,只是現實虛幻搞混了我,哈。」
「我是懶,都花時間在其他地方。」
「哈,對啊,花點時間別讓自己冷吧。」
「嗯。」小狐狸點頭,也提醒自己該多穿一點衣服。
「妳是對性也很放的開?」
小狐狸反客為主:「不過你也蠻妙的。」
「哈,因為我頭暈。」
「你是算,男m吧。」
「也不算啦,哈。」張sir說:「我很兇。不過都好。」
「喔。我想說一開始說話時,你像在高壓團體待過。」
「高壓團體?」
「高壓團體就是,裡面的m遇到S都要尊敬尊稱,即使不是自己的S。」
「妙…我越來越覺得妳有趣。」
「所以你也是個反差。」
「可能算吧。」
「現實很兇,遇到女王卻很尊敬。」
「哈,但是…我比較活在現實。因為女王不好找…而且有的玩得太…恐怖。」
「嗯嗯,應該說這個圈子,要找到適合彼此對方看上眼的不容易。」
「黑啊,所以活在哪一面都好,重點,快樂,至少有朋友。」
「是啊!這也是SM最初的目的,快樂。」
張sir問:「妳有當過S?為什麼。」
「就我說的,有討打的男m,明明都說我是m,還一直問我可不可以。」
「哈,妳真的鞭他。」
「當然也是虛擬。」
「呵,有人就是眼球白。」
「我喜歡玩。」小狐狸烏溜溜的眼珠子轉啊轉的,她笑說:「男人的肉棒。」
張sir睜大雙眼。「男人的肉棒?妳玩過?」
「以前男友的啊。」
「妳床上很放開?」
「痾,都喜歡SM了,還有什麼放不開。」小狐狸攤手說。
「呵,又是一個反差大的。表面美…私下。」
「哈,只是光線好啦。」
「呵。那我能說…所以男友只是妳的工具?」
「不算是啦,因為他們對我很好,會讓我有種安心感的錯覺,更何況他們都沒喜歡SM,所以也無法盡興,我現在對一般人沒興趣了。」
「所以私下的妳喜歡被羞辱?」
「對S是吧,但這點要拿捏得好。」因為小狐狸總是很認真,弄得不好就變沒自信了。
「嗯,妙,奇女子。那妳最羞恥做過什麼?是他叫妳的嗎?」
「最羞恥。」小狐狸皺眉想了一下。「喝尿吧。」
「妳在他面前喝尿?」
「不,是第一個主人的指令。」
「在他面前?」
「在廁所,超噁。」小狐狸露出嫌惡的表情。
「妳自己的?」
「當然,都沒見面。」
「妳會剃毛?」
「嗯,從第一個主人開始,習慣了。」
「所以妳現在也沒?」
「嗯。」
張sir倒抽一口氣。「我實在不太能想像。」
「嗯…」
「妳玩有穿嗎。」
「他都看過啦,雖然沒現實,但虛擬能做的幾乎都做了。」
「狗奴?開腿。」
小狐狸眨了眨眼。「你想像的到的。」
「插東西都來了。」
「嗯嗯。」
「妳有這乖。」張sir有種深深的無力感。「無法想像漂亮外表下的妳會是。」
「對我臣服的,我很乖啊。」小狐狸笑著說。
「哈,乖狗狗是吧。」
「但犬的%我沒佔很高。」
「不然是?」
「人性對我來說還是蠻重要,SM不是有分很多種嗎,每一種所占的比例不同。」
「嗯,妳愛那種?」
「很難說是哪一種啊,因為不是只有一種。」
「性虐也是嗎。」
「嗯,每次有人問我是哪一種都覺得很難回答。不過,我從小的性幻想,就是虐待。」
「哈,奇妙。所以妳跟男友時,沒毛?」
小狐狸默默點頭。「嗯。」
「還是好震驚,哈。現實衣服那麼多,在自由之丘卻…」張sir搖頭。「很難想像妳是會把腳張開的人。」
「哈哈。」
彷彿確認般,張sir再問:「妳會打開腿讓上官看?」
「嗯。」
「阿,他有說過要實調妳?」
「有機會。我想,我們在等待的是時機吧。」小狐狸不確定地說。
「哈,在一起的機會是吧。」
「我很期待那一天,也只想讓他調教。」
張sir問:「他叫妳做過最丟臉的事?」
小狐狸歪著腦袋。「我想最丟臉的事,是在他面前坦承我心中的幻想,用講的出來一邊撫摸自己。」
「所以現在起…只有他能幹妳?」
「是啊,當然只想讓喜歡的人碰。」
「嗯,妙。所以在妳的認知裡,他只有妳一個女奴?」
「我的推測現在是的。」
「嗯。」
「我,」
「妳是他的母狗。」
小狐狸搖頭說:「不想干涉他的人生,他也無意限制我的人生。」
「只是,相對妳被限制了。」
小狐狸垂睫說:「只有甘不甘願,願不願意。」
「現實生活的妳怎麼辦。」
「嗯?」
「妳等他,而不知道他是否要妳。」
小狐狸說:「與其和不愛的人,我寧可自己一個人自由,我自己也會照顧自己對自己好。」
「嗯,也是。」
「之前因為有男友,無法喜歡他,現在終於可以盡情地喜歡他。」
「可是妳沒告訴他,永遠就是這樣。」
「他知道。他說,他想的是未來,我想的是現在,他更在意的是,怎麼保護我。」
「未來?保護妳?不懂。」
「嗯,像是不堪誘惑。」
「未來??不堪誘惑?我更不懂。」張sir滿頭問號。
「像是這樣和你和其他人聊天。」
「So。」
「我常在有意無意間,勾引。」小狐狸的嘴角微微翹起。
「哈。」
「把自己放在危險之中。上次差點被牽去調教。」
「危險之中,勾引?他說的未來是什麼。」
「未來啊。」小狐狸傾頭想,目光也有些迷茫。「有點模糊。」
「在一起?還是。」
「但是,我不想勉強他。」
「差點被牽去調教?」
「嗯,情人節。」
「有個王先生,那不是妳男友。」
「不是,是一個S,陷入了我的圈套,所以你也要小心。」現在小狐狸覺得這點要說清楚,一個王先生就夠了。
「圈套?」
「嗯。」
「哈,我不會,我不愛不愛我的,因為我知道妳愛他。」
小狐狸點頭。「嗯嗯,那就好。」
「妳到底是想人家疼還是被狂虐?我搞不懂。」
「都有耶。」
「所以最好是,其實是主奴。」
「是啊。」
「人前是男友,回家妳變母狗。」
「不喜歡母狗啦,這個大概30~50%。」
「人前是淑女…背地是蕩女。」
「哈。只對他淫蕩就好。」
「黑啊,妳有被男友以外的人幹過。」
「有,上個男友曾出軌一次。」
「真假,被誰幹?」小狐狸總是一次又一次讓他感到震驚。
「番犬。關於番犬我沒著墨很多。因為我不喜歡他。」
「為什麼。」
「不喜歡番犬,卻又和他做。」
「為什麼?」張sir無法理解。
「我是做了之後才發現,自己不喜歡。」
「不喜歡又做。」
「因為做之前我也在想著試試看。套上官的話,我用自己的身體做實驗。」
「實驗被別人上?他叫妳去的?」
「番犬也喜歡SM,和我一樣喜歡爬山。」
「他也是S。」
「他喔,他想當S但給我感覺很像m。」
「哈,你們不會在山上…」
「是要去爬山前和爬山後。」
「幹兩次。」
「不只兩次吧,哎。」小狐狸嘆氣。「我不喜歡那段回憶。」每次想起提起那個人小狐狸就會皺眉頭。
張sir又無力了。
「『套上官的話,我用自己的身體做實驗。』他有叫妳去?」
「那時候,我還和前男友在一起,所以沒怎麼和上官聯絡,我是最近才又和上官聯繫。」小狐狸突然想起。「我,做過一個夢。」
「嗯,什麼。」
小狐狸取出那一段夢境給他看。
夢裡的她經歷了很多次重複的過去——被強姦,卻改變不了。最後她拿著圓規,攻入敵營,把所有走過來男人的都刺死。卻反被抓住制服,用繩鞭抽打…
也許對她來說,和不喜歡的人做,就像強姦吧…
「3個打吧,妳不會被3p。」
「痾,不要,只要上官。」
「我是說由夢來說。」
小狐狸恍然:「喔,有吧,很多人。」
「妳3p過。」
「沒。」
「嗯。跟他出去一次,幹過很多次,在山路?」
「旅館啦,過夜。」
「那時有男友?」
「對啊…」
「旅館妳也光溜溜。」
「是啊。」
「被內射?」
「他沒射。」
「嗯。」
「所以妳被4個上過了。」
「5。」小狐狸說。
「怎又多一個。」
「那算是我的第一次吧,也是網友,但因為後來發現充滿謊言,整個很奇怪,所以我不把它歸在男友,雖然當下是。」
「嗯,呵,好妙,第一個應該有毛吧。」
「是啊。後來就沒了。」
「妳……真的很特別。」張sir搖頭嘖嘖稱奇。「現在咧,等上官幹。」
「呵呵。」小狐狸笑而不語。
「妳性慾強嗎?」
小狐狸點頭。「嗯。」
「那現在不就都靠道具。」
「我很少用道具。」
「那怎解決。」
「我習慣了磨擦陰蒂。」
「用桌角,那我看過的。」
小狐狸微笑。「呵,下次可以試試。」
「妙女子。」張sir再次無力。「妳現在有穿?」
「和服。」
「和服?穿那能睡嗎。」
「我蠻喜歡和服,應該說,簡單的浴袍啦。」小狐狸手舉起展示。「穿脫方便,一件式。」
「裡面不用穿。」
「是啊。」
「不會吧。妳會常常自己?」
「算是。」
「所以奇女子私下是個騷女人。那個犬幹妳有戴套?」
「無。」
「妳真的好猛,真的,跟現實反差太大。」
小狐狸摸著下腹說:「因為我的身體好像不太好,不容易受孕,前男友我都沒避孕都內射。」
張sir正好看到她在自由之丘赤裸只用手遮住胸口的照片。「很撩人,讓人心跳加速。我能對妳…」
「你不是頭暈了嗎,還在看啊。要我挑幾段可以心跳加速的給你嗎。」
「妳是幫我還害我,哈。」
小狐狸眼中閃動著淘氣頑皮的光芒。「呵呵,蠻好玩的。」
「等等受不了。」張sir又看到她只穿一件上衣曲膝的樣子。「這下面沒穿?」
「是啊。」
「性感。」
小狐狸微笑說:「我已經,快不知道該怎麼拍了,所以有好的idea可以提供,或是服裝的建議。」
「怎說。」
「因為自拍手長有限。」
「用定時還是藍牙。」
「相機,有點秀逗的相機。」
張sir笑出:「哈,硬了又笑軟。」
「呵呵呵。」
「就這張比較心跳快。」
「嗯,我再努力努力。但太暴露的也不會放上去。」
「別吧,安全第一。」
「嗯,我知道。」
「妳上個男友多久了。」
「兩個月吧。」
張sir點頭。「那還好。妳有開m腿照過?」
「也是齁,下次試試。」
「嗯,借我,嘴跟臉。」他指著小狐狸的照片說。「看得都想了。」
小狐狸做出個請的手勢。「呵,你…自便…」小狐狸已經很習慣了有人對著她意淫。
「呵,感覺好怪。」張sir在旁邊試了一下。「整張看來好像…要被強姦了。」
「哈。」小狐狸無奈地說:「這時候我該說什麼呢。」
「哈,該睡了…」不知不覺他們聊到了深夜。
「嗯嗯,你先睡吧,我等也要睡了。」
「想出來再去吧。」張sir還在努力,最後痛苦地搖頭說:「出不來…想到妳只給上官幹…沒辦法,哈。」
小狐狸笑盈盈地看他。
「早點睡…」
「嗯嗯。」
「我實在不懂,妳為什麼為他那麼迷,迷到可以不要男友。」
「也許等你看完就知道了,他直接攻心。」
「真的,攻心。」
「是啊,有些S和我聊了3、4年,我都無法,上官大概不到一個月吧,我就陷入了。」
「讓妳動心。」
「但主要是安心感,和他說話,有類似於高潮後的安心。」
「哈,妙。」
「嗯,我們都在尋找安息的所在。」
「安息的所在?」
「是啊。」
張sir繼續在自由之丘閒晃。「閨密是那個?」
「這個先保密一下哈。」結果小狐狸還是對他指出正確的那個。
「她也有主?」
「她未開發,我想還是處女,所以我說是潛在。」
「妳怎知道。」
「我們那天聊過。」
「她也沒毛?」
「她未開發怎麼會沒毛。」
「嗯,母狗?」
「痾,我只能說,她有m的傾向,但是她沒真正接觸過。」
「嗯,想被性虐,所以她知道妳。」
「知道,我們那天,我就公開了。」
對於小狐狸,張sir只有無力感。
小狐狸聳肩。「他們早就知道我瘋癲。」
「呵,妳怎知道她沒被幹過。」
「從對談中推測。」
「嗯,哈,妳是柯南,只有妳常被幹。」
「呵,不敢當。」
「那哪個最淫蕩,排除妳。」
「潛在是乖m,她也可以變得淫蕩,但是她比我乖多。」
「乖多?」
「嗯,我是精怪,但她個性更耿直,以前常常跟在我旁邊,被我欺負,哈。」小狐狸從小就是個脾氣古怪的人,心情總是陰晴不定。
「哈,妳好狠,現在推她下水。」
「我有嗎。沒好S我不會交出她的。」小狐狸無語瞇眼。「除了上官,我要自己留著用。」
「哈。好,我知道,妳只想給上官幹。」張sir連點好幾次頭,很受不了小狐狸三不五時就告白。
小狐狸開心地說:「是,只想屬於他。」
張sir問:「兩個月沒肉棒不會想?」
小狐狸說:「我每天都很渴望他,他是我最想吃的肉。」
「哈,贊,他也能內射?」
「要讓他射不容易啊,但這是我的目標。」
「嗯,她跟妳說她也想當奴?」
「我有帶她進入社團,讓她了解一點,我知道她對那些有感覺,但我沒問她想當奴嗎,但她也是會手淫。」
「妳怎知,她會手淫。」
「我有問她啊,我告白那天,發現的。」
「發現的?」
「其實以前就有徵兆,我和她都喜歡看書,她借我的某些書,和我喜歡有感覺的很像。」
「了解,她也喜歡被羞辱跟內射。」
小狐狸奇怪地看他。「她還沒做愛過,怎麼內射呢,她喜歡什麼要慢慢開發。」
「嗯亨。」
小狐狸反問:「所以你喜歡羞辱跟內射?你喜歡母狗?」
張sir點頭。「喜歡母狗。」
「嗯。」
「嗯,她是妳的小跟班,或許私下比妳狠,哈。」
「呵呵,這就要看S的功力了,能不能引誘出她那一面。」
「引誘?」
「嗯,引導。」
「或許她跟妳一樣只是奴。」
「也許。」
「好神奇,她會是條比妳浪的母狗?」
小狐狸心裡想著如果她是S會怎麼調教閨密。「她啊,我想要從輕微的開始吧,也要寵愛,愛護。」
張sir一直搖頭。「嗯,哈,今天太神奇。」
「睡不著嗎。」
「還好,下班有小睡。」
「嗯。」小狐狸起身。「好了我要睡了。」
張sir說:「晚安,被子蓋好。」
小狐狸微微頷首。「晚安。」

這幾天張sir沒事就會看看她牆上貼的照片和她說說話。
他了解人的方式和她很像。他走過她的足跡、去她去過的地方、聽她的一言一行、看她的一舉一動、了解她的想法、看現實中與虛擬的她、過去與現在的她、看她與家人的衝突、她與主的愛怨情愁、她的八面玲瓏、她的多才多藝、她的不安、她的孤獨眼淚……
小狐狸也開始慢慢地習慣生活中張sir的存在,她想這時候如果沒有和他說話,她會寂寞到死掉。
隔天張sir一來便打呵欠說:「愛睏。」
小狐狸吐舌說:「昨天太晚睡。」
「哈,被妳嚇到。」
「是喔。」小狐狸歪著頭。
「呵,反差太大!我還是沒法相信!尤其是妳沒毛被幹!」張先生一副被鬼嚇到的反應。「表面的妳也很搞笑啊,妳能詩書畫寫加空手道,這下帶給我反差更大了。表面世界裡,我感覺妳超強的。」
「呵。表面…」
「其實…我被搞模糊。」
「什麼模糊。」
張sir困惑地看著她。「我到底要用哪個面來認識妳。」
小狐狸傾頭說:「全部都是我啊。」
「但是我沒辦法…哈,很高興認識妳。讓我懂…原來世界上有妳這樣特別的女生。」
「應該還有很多……只是你沒注意。」
「哈,只是能文能畫還能打空手道的總沒有吧。」
「哈哈。」
張sir進入自由之丘看到小狐狸樣的她。「呼…頭疼」
「哈。」
「說實話,我……真的很震憾。」張sir還未能驚恐中從恢復。
「震撼?」
張sir讀著她過去的心緒。「不能喝木瓜牛奶就熱淚盈眶,是要這樣激動嗎。」
小狐狸微微笑。「呵,遇上上官後常情緒化。」
「因為很想被他愛。」張sir看著小狐狸忙碌的身影問:「妳在幹嘛。」
「我在唱歌。」
「又要給上官。」
「我要錄給他。」
「哈,妳不用睡一下?這樣好嗎?」
小狐狸搖頭。「不了,還可以,其實,今天上班有偷懶一下,跑去偷睡。」
「壞小孩。」
「昨晚躺好久才睡著,哈。」與張sir的對談還是在小狐狸心裡起了反應,整晚腦袋活躍地運轉。
張sir說:「身體也要顧,我知道在妳心裡或許虛構的他是妳的全部,現實生活中的妳也要照顧好自己。」
「嗯,我會照顧好自己。」小狐狸笑咪咪地點頭說。「所以今天還是乖乖早點睡。」
「哈,難。」
「會啦,就是現在不要睡。」
張sir搖頭。「我不相信。」
小狐狸無語地看他。「你就看著吧,我現在還好,可能有偷睡的關係。」
「我…還是不相信。」
「嘖,是你想睡吧。」
「因為…我根本看不到。」
「哈。」
張sir甩頭。「哈,我還在學習怎樣面對妳。」
小狐狸大笑。「哈哈哈。」
「壞小孩。」
小狐狸露出笑靨說:「我很乖耶。」
「呵,我想這樣叫妳。」
「嗯?壞小孩嗎。」小狐狸瞇眼。
「哈,讓我太震撼。」
「呵,好玩。」小狐狸就像惡作劇成功的孩子般開心地拍手。「怎麼你的反應很像,看了鬼故事受到驚嚇一樣,需要收驚嗎。」
「哈,那是受驚,不是頭疼,哈。」
「是喔。」
「我可能比較需要普拿疼。」
小狐狸瞪大眼。「有這麼嚴重喔。」
張sir問:「妳要真話假話。」
小狐狸說:「嗯嗯,我不聽假話的,假話就別說了。」
張sir再三確認:「真的要。哈,所以…妳…壞小孩。」張sir仰頭感嘆道:「不過人生啊,開心就好。」
「是啊,這很重要。」小狐狸也深感同意。
「沒錯。」
「所以我才離開上個工作來這裡。」
「很好,別管過去。不管在任何時間點跟位置上。因為都過去,明天要面對的是…未來。」
「話說,你幾歲啊。」小狐狸好奇地問。通常這些個人資訊小狐狸都是最後問的,畢竟不知道那些資料也可以聊天吧,她很受不了一些人聊天劈頭就問一大堆個人資訊的,彷彿沒話題可講。
「比妳大,哈。」
小狐狸點頭。「感覺是啊。」
「所以在我現實世界裡,妳就真的是壞小孩、壞妹妹。」
「哈哈哈。」
「呵,妳如果是我的家人…我一定擰妳的臉,哈。」
「啊…」小狐狸手摀著雙頰。「你不睡一下?」
「不睡了,等等要出門。」
小狐狸又問:「嗯嗯,你是哪裏人啊。」
張sir笑說:「哈,地球人。」
小狐狸點頭說:「呵,我火星人,你好。」
「屁股。」
「哈。」
「我們住同一個地方。」
「是喔。」
張sir點頭說:「所以鄰居好。」
「我入侵地球很久了,像都教授那樣。」
「那妳等著被我修理,哈。現實裡乖一點好嗎。」
「呵。你抓不到。」
「我會瞬移。」
「喔,地球人不會啊。」
「哈,不過等我拜都教授先。」
「難怪。」
「不乖。」張sir指著她的鼻頭說:「妳,乖乖的…去找上官吧,出門。」
「掰。」
「壞小孩。」
「哈。」
小狐狸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便享受一個人的寧靜自由,不過最近沒有心情整理回憶,小狐狸便趴在床上看書,趴著趴著就…想要了。
張sir回來時見小狐狸鬼鬼祟祟的樣子。「妳在幹嘛?」
「嗯…」小狐狸吞吞吐吐的樣子。
「啊。」
「剛手淫完。」其實小狐狸不太想說,因為她知道男人知道後的反應,但她又不想說謊。
張sir目瞪口呆。「真假,有那麼需要。」
「嗯…」小狐狸低下頭。「趴著。」
張sir探頭張望。「同伴不在?」
小狐狸說:「趁她回來前。」
「又是被下指令?」
「沒啊…只是,」
「想肉棒?」
小狐狸說:「如果手淫要讓他參與,所以正在弄這些東西。」
「妳有拍?」
「嗯。」
「沒毛摸起來是什感覺。」
小狐狸說:「刺刺的,就跟你刮完鬍子一樣。」
「哈,好妙的形容。」
「哈,你也可以刮刮看就知道了。」
「婀,好狠。」
小狐狸笑說:「女王幫男m剃毛啊。」
「妳不是啊,妳是壞小孩。」
「哈哈,我也可以穿上高跟鞋,手揚皮鞭。」小狐狸一雙妙目間情意流動,顧盼生姿。
「妳雙面我就很模糊了,還要來第三面。」張sir手無力撐地。
「呵呵呵。」
張sir忽然問:「妳天天跟他聊?」
「沒耶…」
「喔喔,今天的作業是什麼。」
「他說要交稿費才回。我一直沒交,臉被我抓花了。」
「呵,我看看。」
「看什麼。」
「抓花了。」
小狐狸眉心深鎖。
張sir說:「妳應該不是火星來的,是土星。」
「耶,被你發現了。」小狐狸很驚訝的樣子。
「地球不是妳該來的。所以他要妳交的稿就是手淫。」
「不是呢,一般來說稿費是照片吧。」
「哈,介紹首歌來聽聽吧。」
「介紹,呵。」
「正常點…我還是安份地活在現實裡,哈。」
小狐狸古靈精怪,故意唱反調。「不正常的歌啊。」
張sir一邊聽著小狐狸推薦的歌曲,不知道想起什麼,表情百味雜陳的樣子。「我的前女友也是樂隊的…可惜。」
「樂隊。」
「我沒音樂細胞,哈。」
「呵,每個人都有擅長的。」
「我可能擅長罵人,哈。」
「是喔。」
「其實…如果我說。」張sir遲疑地說:「我不是圈內的人…又或我只是喜歡這樣的情境!!我們還能是朋友,哈。」
「嗯?」小狐狸不解地看他。「最後這句話是疑問句嗎。」
「所以…疑問?肯定的分別?我來聽聽妳的說法。」
「我們還能是朋友嗎?我們還能是朋友。」小狐狸用兩種語氣說說看。「我還在試著理解你要表達的,你先說完啦。」
張sir呼氣安撫她說:「不用太緊張…放輕鬆。」
小狐狸也深吸一口氣。「嗯…」
「我們還能是朋友嗎?這樣呢。」
小狐狸點頭說:「朋友好啊。因為現在我需要的是朋友,不是親密關係。」
「哈。是啊,我還是希望妳好好的。」
「嗯,我會好好的。」小狐狸點頭說。
她問自己,如果上官離開了?
她會好好的。小狐狸肯定地回答。
因為在上官的幫忙下,她已經學會了快樂的方法。
張sir搖頭說:「因為,真的很妙,妳給我的感覺。」
小狐狸微笑:「呵,見多了就不奇怪。」
「能文能武的不多,哈。」
「因為我的命本來就是文武雙全哈。」
「最好。」
「呵,真的啊。」
「誇一下屁股就翹很高。」
「八字算的,哈哈。」
「我相信自己創造的。」
「嗯,也是啦。」
「只是真的妳很多才多藝。」
「只是興趣有點多…」
張sir嘆服。「奇女子。」
「想做的事很多。」
「哈,黑啊,好忙。」
「所以高中的時候就覺得痛苦,為什麼不能一直做想做的事,要為了考試讀書。」
「高中?」
「嗯啊。」
「沒辦法,小啊,父母總希望小朋友好,沒辦法。」
「嗯。」
「妳多高多重。」
小狐狸坦白說。
「呵,人小志氣高。」
小狐狸說:「好像聊天室的對話。」
張sir疑惑地看她。
「先問住哪多高多重有沒有男友。」
「哈,幹嘛這樣勒,等我準備啊。」
小狐狸笑說:「你準備啊。」
「我還搞不懂要怎麼跟妳說話。」
他們一邊分享音樂,一邊聊天。
「妳正常面下,很愛笑對吧。」
小狐狸笑著說:「嗯,會笑很大聲。」
「哈。」
「但是,」
張sir接道:「笑容背後有心酸。」
小狐狸說:「現在要面對客人的那種笑都覺得好僵硬。」
「沒辦法,這就是人生。」張sir嘆道:「我也得為了生活,為了…別人的生活,笑笑地陪人。雖然火大了還是會幹橋,哈。」
「哈。」
「沒辦法,人生…沒有辦法只顧自己。」張sir有感而發深深地嘆息。見小狐狸總是待在這裡和他說話,問:「他勒,你們怎聯絡的?」
「上官?」
「黑啊。」
小狐狸看向海的方向,這幾天她都不敢看上官回來了沒,告訴自己只是他比較忙,因為要是他回來了卻不理她怎麼辦。
小狐狸說:「今天要早睡。」
「嗯,多早?」
小狐狸看了一下時間評估說:「最晚11:30。」
張sir點頭。「好,我會讓妳上床。」
「哈哈。」
「充沙。」
小狐狸想了一下。「這是台語嗎。」
「婀,我能再問。」
「嗯。」
「國、台、英,有差別?」
「因為不知道剛那兩個字的涵義,唯一聯想到的是台語。」
張sir腳軟了一下,問:「我能用頭敲牆嗎。」
「哈哈。」
「妳的稿交啦。」
「不算吧,欠蠻多。」小狐狸吐舌。「最近偷懶。」
「哈哈。那安捏,又忙哪件。」
小狐狸吐氣說:「就,覺得孤單。」
「又寂寞冷。妳沒專心交稿,他不會罵人?」
「我交完了,他好像在忙。等我皮膚好點再拍。」
「皮膚好點在拍?臉。」
「嗯啊,抓花。」
「妳用什麼抓。」
「手賤。」
「很花麼。」
小狐狸說:「老抓臉也是沒自信的體現。」
「來。」
「不啦。」
「妳說說為什麼沒自信。哪不好,我聽聽。」
「痾,哈。本來就沒什麼自信,上官有慢慢幫我建立。」
「下次別抓。」張sir說:「我用擰的,哈。」
小狐狸皺眉。
「妳抓哪邊,我要看,快。」
小狐狸閃躲。「NONO醜。」
「快啦,我想知道,妳在搞什麼,壞小孩。」
「哈。」
「妳尬我記住,別下面抓抓又抓臉。」
「痾,是不會啦。」
「妳愛吃什麼?」
「我吃素。」
「真假。」
「嗯,從小吃慣了。」
「只吃蛋跟奶菜。」
「其實很多可以吃,就是不吃有生命的動物。」
「不會啊,妳都吃人肉,哈。」
「對啊對啊。」小狐狸點頭。
「還對。」
「真的啊,超想吃。」
「我能擰妳屁股嗎,壞小孩。」
小狐狸尖叫說:「不能。」
「為瞎瞇。」
「嗯…」小狐狸沒說,因為她會有感覺。
「哈,超想吃。」
「嗯…很想吃他…」
「倒數了。」張sir一直注意著時間。
「我最近在想,」
「嗯,想?來個絕地反攻。」
「不要期望太多,才不會有太多失落,做好自己,自由地發揮自己的能力。」
「真的,我就是在妳身上看到以前的我。」
「是喔。」
「哈,黑啊。」
「你也是對虛擬有幻影啊。」
「不是,不過曾經我很愛那個女孩。期望,讓我從高處重重摔下。」
「嗯嗯。」
「所以…我一直要妳好好的。」
小狐狸呢喃:「我會好好的…」
「那疼會讓妳忘記喊痛。」張sir的目光變得迷離。「我…花了好久好久才爬起來。」張sir沉首。「不過…那代價太高太高,哈……」
小狐狸說:「我也讓我的前男友有那樣的感覺吧。」
「不會啦,我的代價高到我沒辦法接受。」
小狐狸睜大眼睛看著他。「是喔…要說說看嗎…」
張sir看著時間說:「不過妳剩5分,哈,聽不完的。」
「呵呵,那明天繼續。」小狐狸最喜歡聽床邊故事,還記得很久以前上官也是這樣跟她說了好多故事。
「呵。」張sir苦笑,思緒回到那一年那一天。「那個女孩…樂隊…我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追。」
小狐狸靜靜地聽。「嗯,多長呢。」
「應該有一年多。」
「嗯。」
「我載她放學,一次晚上…我載父母去台中,我請朋友載她回家,晚上要補習,我捨不得她自己回家。」
「嗯。」
「我朋友騎車,回自己家途中,車禍掛了。」
小狐狸瞬間杏目圓睜,啞然道:「這樣啊…」
「那一瞬間我有點暈眩。後來…我們在一起了。」
「嗯。」
「不過……」
「嗯。」小狐狸認真地聽他說話。
「妳該睡覺了,哈。」
「啊。」小狐狸這才驚覺已經到了上床的時間。
張sir推著她的後背。「去睡覺,乖,哈。」
小狐狸回頭看他問:「明天會繼續嗎。」
「妳不會想聽的,呵。」張sir苦笑。「乖,上床。」
小狐狸輕輕地說:「如果你不想說沒關係。那我先睡摟。」她乖巧地自己爬上床,蓋好棉被。
「好啦。」
小狐狸對他微笑說:「晚安。」
張sir坐在床邊叮嚀她說:「被被蓋好。」
小狐狸躺在床上,全身縮在棉被裡只露出一顆頭。「嗯。」
「晚安。」
張sir看著她慢慢進入夢鄉,呼吸漸漸平穩。他輕輕地問:「睡了沒?」
他對著她的睡顏喃喃道:「知道為什麼我吃普拿疼?真的…妳讓我怕…妳像當初那個我…把自己鎖在框框裡…分手後我也認為我的世界缺了角…我試著用酒精麻醉自己,我聽不見所有人對我的話…因為當下的我真的覺得我的世界不完美了!我不是說不能期望…只是真的…我很怕妳會受傷…但也或許你們會好好的在一起…人活著總要有希望~~現實虛構都一樣…都別太強求!情慾每個人都有…如果不小心不是妳想的請好好的過好自己的每一天…因為有一天妳會在現實生活遇到一個妳愛的人…雖然我朋友總是告訴我…讓別人愛你比較多比較幸福…至於我跟她…沒什麼了…在我刪掉她的手機後…也等於放下我們快五年的生活…至於為什麼吵架…說真的…我忘記了…因為我不想自己活在恨之中…我不是不想講…是真的我忘記了……而現在的我最想做的事是什麼妳知道嗎?來睏…好累…都是妳…妳要補償我…土星來的壞小孩。」

20150303-06

作者:

小狐狸

我的腳步,只為靈感停駐 不論,我的創作內容是什麼, 只要能寫出, 即使那是一種罪, 我也想成為作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